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勇藏地悲歌
田勇藏地悲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9,786
  • 关注人气:6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青苹(节选)

(2018-09-13 12:09:07)

青苹(节选)

青苹

突然间出现在床边的索朗曲宗,还是让拉洛错愕不已。

在曲宗的注目下,他慌乱且笨拙地套上衣服。当准备拽过益西曲塔给他的羊皮袍时,已经泪流满面的索朗,啜泣着将脑袋靠近他的肩头。

 

此时的拉洛,顾不上什么,手指再次斜插在她的黑发间,逐步前探。接着是唇轻压在她的额心,鼻尖------,过程中,他睨见曲宗天蓝色内衫上渗出的大团奶渍,尚在不停扩散。

情绪中的索朗曲宗,此刻也感应到了乳部的变化。羞涩地解开上衣,将硕大、鼓胀的乳头接入拉洛的口。

时光一下子变得无比安静。除了拉洛吸吮奶汁的声音。

“无论你走到哪里,都是我的孩子,吃奶的长不大的孩子!”听着曲宗这犹如始自天际的语调。拉洛这才尝试抬起头,不想,暗涌的奶汁瞬间喷溅到他涨红的脸上。接着,他望见曲宗白皙的乳上更加醒目的青脉------

 

 

说起来,令人难以置信。

索朗曲宗是拉洛叔叔家的女儿。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些用在他俩的身上并不矫情。那次,也是秋末的暴雪,都懒得起床的拉洛还是被阿妈的酥油茶香唤醒。出得院外,远望皑皑的珠峰,似乎快要坍塌景象。拉洛于是抓了把雪向隔壁的叔叔家奔去。

还躺在炉边熟睡的索朗曲宗,听脚步就猜出谁进来了。还是假装把被子蒙过头顶。

“就让你装,让你装呀!刚刚雪大得让珠穆朗玛都给压塌了。这就是珠穆的雪。”拉洛边叫着边准备将雪团赛到索朗曲宗的胸前。就着窗外洒入的冷阳,拉洛这才发觉刚才手背不小心触到的她青苹果般生硬的细乳;白得像掌心的小雪团。仅是片刻,拉洛赶紧移开了发热的目光,背过身子,还是把握的要化的小雪团搁到索朗的颈上。逃离的一刻,他听到了比自己大两岁的堂姐,第一声尖叫。

 

 

一起读书一起长大。直到要去县城读中学的拉洛准备出发前的那天,索朗才心知肝肠寸断的离别滋味。白天,她没有打扰任何人,独自骑上匹小马,到二十公里外的绒布寺点燃两盏酥油灯,为俩人的------?祈福!细思起来,索朗曲宗真的不怎么明白她跟拉洛之间是什么样的一种感情?是爱?她连想都不敢想,脸就红到脖根;是单纯的亲情升华?可这亲情是与生俱来的不是。朋友?有此方面的成分吧。

五体投地,在一遍遍磕着长头的曲宗于是想。

 

就是在思虑俩人关系的那晚,他们肩并肩坐在了一处牧人的空屋内。被珠峰映照过的月光,不加任何的巧饰,像位热情的老友般,纷涌泄入。

也只有此刻,索朗曲宗好像才恍悟到他俩的关系:就像这身沿的场景,一切都是自然的。谁说地老天荒生活在一起的月和珠穆不能相融?

“那日后呢?”

“日后将被日后销蚀!”

 

主动地,她让额贴近拉洛的宽厚的胸膛。第一次,拉洛的唇印在她的额、鼻尖------,过程中,他望见了月色下,她乳面上清晰的血脉。像青溪、像苹果叶片上的纹理,像夏日珠峰明媚的雪线------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