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勇藏地悲歌
田勇藏地悲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0,008
  • 关注人气:6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珠穆朗玛》第三节

(2018-08-30 13:22:41)

《珠穆朗玛》第三节

 《天葬》布面油画。

这是一部我拿生命来赌,永不会在这个国家出版,只给自己和懂我的关注私密人性的少数人阅读的。“在高原的阳光下,赤裸。”是作品的主题。一起期待吧!

 

雨后,看守所院内的阳光,开始让拉洛飘忽起来。

继而,是层层叠叠的金黄色叶片。时节,分明还没走进秋天。拉洛望见,有数只的乌鸦在做线状排列。只一会儿的功夫,两片巨大的叶翅,在肋旁陡生。迫不及待地,他试着忽扇了几下,就悬入了空中:羊卓雍措、日喀则、定日,曲宗。路的尽头总见索朗曲宗痛绝的眼神。当他急切地想要把她用羽翅揽入怀中的当口,目光掠过的是有两个脑袋的黑牦牛------

“第一次吸食大麻的体验!”是在认识永琪卓玛的第一天。

 

回到四壁皆清的逼仄房间,拉洛直觉毒瘾又该犯了。虽然没有那么剧烈和夸张,但他还是警觉地把枕头的一角塞入口中。“仓木觉”,也是在这样的场景发生前想到的名字。唯一让他不解的,是卓玛在孕期的三个月,才告诉他。

“我此时的状况,怎可以有个孩子?”在措美林隔壁的深巷甜茶馆,攥着卓玛喜悦的有些小小颤抖的手,拉洛即将出口的话,被咽了回去。

 

“去拜拜吧!”一壶三磅的甜茶只喝了几杯后,卓玛指了指措美林寺的方向轻轻摇了摇拉洛的手臂道。

拉洛没有回应。似乎有些生硬地立直身,掏出摩托车钥匙,用眼神示意她跟上自己。

 

天已经完全黑了。刚启动,摩托车巨大的轰鸣声,让卓玛有些不知所措。沿着拉鲁湿地,一路上高亢的印度流行歌曲,同引擎的轰鸣意外地契合。让紧搂着拉洛腰部的卓玛逐渐放松下来。何尝她不知道拉洛吸食大麻的事情?只是两年的小学教师身份,令内心桀骜的她似被束住了手脚。于是,她下载了大量的地下音乐。在夜半,点燃幽暗的从阿妈的经堂偷来的酥油灯,在音乐中辗转。

直至那个叫多加的六岁男孩的出现。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