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勇藏地悲歌
田勇藏地悲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9,786
  • 关注人气:6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阿妈(散文)

(2018-08-09 11:50:29)

阿妈(散文)

 

少时,邻居有位叫小超的男孩。脖子,手、脚腕处,皆是鳞状斑痕。每至夏,他之痛楚?!

由是,命起处,可不就是水和大海。上月,在波罗的海畅游。不觉忘了时常发作的痛风,差点就溺亡在那琥珀色的母液中。

 

生处几难回,可不?

印象中,游泳技术算是不错的我。在水底从没潜过超出两分钟时间。

 

 

上高原,即是为的了却这一世的悲苦。命回的光景,却适应不了这薄氧的呼吸。那么醉酒的状态,极像死亡前的最后挣扎。数年前,自那曲回拉萨的车中。我能觉出,每一根头发都是死神变异的爪子。及至玫瑰色的朝霞覆盖在圣城的金顶,我的额心。

 

 

益西边觉、玉珍。

当把阿爸阿妈拉的名字纹在体上,是我妊娠反应明显的时段。深知,这会被感染的。但我没有事先告知纹身师。静静的,这一份的刺痛,像是一场皈依的仪式。只是,我皈依的分明是命!

 

 

女孩,是在我的怀中走的。如若生死是两条平行线。可为何偏在我的面前交叉。如若“爱”,能让生死,只是生死。那么,我血泪中的一场场付出:给亲人的,故土的;及至给予我体内又被剥离生命的你?

扎基寺。法师将我的木碗旋转了数次。魂回了。命还悬在湖心。

 

 

海莲心。

终年行走在高原和海平面间。请允许我俯下柔软的身骨,对着自己,叫一声阿妈!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