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猫侠yz
老猫侠yz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8,200
  • 关注人气:15,3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无处不在的网

(2009-02-03 14:55:46)
标签:

情感

往事

回忆

杂谈

分类: 随笔

                    无处不在的网

 

    网络真是张神奇的网,无论你身在何处,都挣不脱它那无处不在的网。

    春节前,博客“天马”光临我的小屋,发现我们居然是同校学友,插队时他还到过我那里。大喜之下,结为好友。

    浏览“榕城叶翔”博文,竟发现他也是同校学长。

    他在一篇博文中写到俞文,而我认识俞文是在文革时。

    那时我初中还未毕业,学校不上课了。父亲关在牛棚中,母亲天天“抓革命,促生产”,保姆四嫂顾不了我们这么多姐弟。我对政治运动不感兴趣,但从心里感到害怕。为了打发时间,经常与同学去学校打球玩。就这样,与俞文认识了。对她印像深刻的另一个原因,她与其他高三学生不一样的是,和霭可亲,在我眼中,不会高高在上。

    后来插队时,她去了顺昌武坊,那里是有名的山高水冷之地。插队的第一年,我与几个插友去过武坊。先坐火车,然后就是没完没了的在大山中走啊走啊,那里根本就没有路,地上落满了腐烂的枯叶,太阳从大树的缝隙中投下斑斑点点的亮光。早上出发走到下午,还不知路的尽头在哪里。好像脚起泡了,很痛。肚子咕咕叫着,只好在有泉水的地方停下,用手捧几口水喝。突然,有人惊呼“猴子”,忙抬头,只见一个黑影从树梢飞掠而过。我一边走,一边流着泪,众人皆笑。

    好不容易走到武坊,已见不到太阳了,武坊的插友们见到我们,兴奋得拥抱在一起。当晚,我就钻进俞文的被窝,与她共眠。

    俞文因身体不好,队里照顾她,让她在那里教孩子念书。她苦笑着説,光“一”字教了一个星期还学不会。最后急了,拿一根扁担作道具,竖起是“1”,横下是“一”,呜呼,无数双眼睛还是呆呆地盯着扁担,只会用本地方言叫着这是扁担。

    我们在武坊住了两天就回去了。从此,我再也没见过俞文。

    “榕城叶翔”在给俞文的信里写道:

   是我高中时印象很深的一位同学,似乎我们曾在一个小组过。“文革”开始,我当了逍遥派,似乎从那时起就没见过你了。不知你是否上过山插过队,怎么会跑到上海去了。

    你都没机会回福州吗?有机会回来请通知一声,老同学们见见面,“劫波度尽同学在,相逢一笑泯恩仇”,不亦是一件很“人道主义”的事么?不知你以为如何?

    后来“榕城叶翔”收到回信:

叶翔同志:你好!

    告诉你一件事,我妹妹俞文因患病不治于1997年12月26日去世,因为我想你是她朋友,可能有托办的事,故考虑再三,把你的信件拆开看,希见谅!

    我是她的哥哥,在她病中期间我是陪伴她近半年,顺告。祝你合家

                       安好!

                                                      俞弢

 

    我看了叶翔的文章,才知道曾与我同床共枕过的好大姐俞文竟然已去世这么多年了。真是伤心!这篇博文也可作为致“榕城叶翔”的一封信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