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谷穗儿
谷穗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7,248
  • 关注人气:1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与“叙事者”,曲曲折折的缘

(2020-05-10 13:15:36)
分类: 教育随笔叙事者

                       我与“叙事者”,曲曲折折的缘

                              

我是20171217日加入“叙事者”的,从时间上看,算是老成员了。翻看自己的QQ空间,找到了当时写下的“谷穗儿絮语”。

谷穗儿絮语六十五     2017.12.17   十月三十

今天是个开心的日子。上午朋友向我推荐了一个群“叙事者”。我加了。这里聚集了一帮爱好读书写作的人。这是一帮有教育情怀的人。这个群里的每个人,每月完成三篇“教育叙事”;每月共读一本书,完成一篇读后感;聆听名师讲座,参与两次线上讨论。对喜欢读写的人来说这不是负担,能结识志同道合的朋友是种幸福。花时间去结识朋友,倘不是志同道合,那是件累人的事。活到这个年纪了,大概知晓和谁志同道合,和谁可以做朋友了,大可不必在志不同道不合的人身上浪费太多时间。幸福是:认识了和自己志趣相投值得认识的人,做了自己喜欢的乐意做的事。今天是个开心的日子,加入了一个群,结识了一帮志同道合的人。相信这个群会带给我很多幸福的体验。

入群,就得遵守群规:按时完成每周教育叙事写作,上传作业;完成每月共读书目,完成读后感写作,上传作业。我兴冲冲入了群,发了一两篇作业后,感觉“按时”读写的群规自己做不到。尽管自己喜欢读写,也喜欢热爱读写的人。只是在一七年那个特殊时段,自己内心颇不想再受约束。主动退群,心有不舍;不退群,又不愿守群规。犹豫再三,最终也没跟着大部队坚持读写,只做了“叙事者”的“围观者”。心想只要人家不把我移出群,我就“赖”在这里不走。

2017年前的那五六年,自己过得太累了,内心非常渴望能随心所欲去生活。2012年正月二十四婆婆公公煤气中毒,两个健康的老人一下子成了植物人。那时我正送两个高三毕业班,儿子读初一。送走一二届两个毕业班,又接一三届两个毕业班。一四年儿子中考,考到我们学校读高中,我又带高一两个实验班的课。一七年又送两个毕业班,儿子参加艺考、高考。照顾老人,照顾孩子,五年间送三届毕业班。疲累可以想见。但再苦再累,我得撑着。一七年儿子上了大学,我终于可以喘口气歇歇了。

长时间的疲累,我太渴望放松自己,太渴望随心所欲为自己活一把了。于是我放弃了跟随“叙事者”一起读写。想培养新的爱好,实现自己多年的夙愿——学习国画。

送走一七届毕业班,我又接了一八届毕业班。这次接了一个25人的小实验班。教毕业班,学习国画,忙得不亦乐乎!国画一周面授一次,上传一次网上作业。办公室几个年轻老师听说我跟于新澎老师学习国画,他们想跟于老师学习书法。于是又怂恿我和他们一起学习书法。 “弭老师,你画了画,得落款吧?”“不会写字,你让人家给你落款啊?”禁不住他们的轮番怂恿,我又学习了书法。

文章倒是一直坚持写,不过是一种自由状态的写作。自从有了朋友圈,我也几乎不再用博客写作。从2008年我开始博客写作,坚持了9年多。2017年以后我很少用电脑写东西,多是直接用手机码字,手机毕竟比电脑方便,坐在公交车上、坐在床头上、马桶上,可随时码字,码完之后传个QQ空间和朋友圈,大小文章都叫“谷穗儿絮语”。也多不再将文章上传博客,博客就闲置起来。记得进“叙事者”群时,朋友告诉我文章要先发在博客上,然后将链接地址发到叙事者群。不跟随“叙事者”写作,也有嫌麻烦的因子在。不过几年下来,还是觉得在博客上写作好处多,文章可以分类保存,便于日后查找。

                                 

201712月进叙事者群,没跟随大部队一起读写,群主也没将我这个偷懒的主移出,我就一直呆在群里。今年遭遇疫情,大家都在家上网课。我们班好长时间没开网课。老班想锻炼这帮优秀孩子的自主学习能力。我待在家里不上课,居然呆出病来。失眠的老毛病来袭,白天浑身乏力,蔫不拉几。书不愿读,画不愿画,百无聊赖。打开叙事者群,看到大家都在热情澎湃地读书写作,心生艳羡。尤其看到老乡王维生老师、学生周菲菲他们一直在“叙事者”坚持读写,自己有些心动,也想通过和大家一起读写来调养一下自己病恹恹的身体。于是通过菲菲联系了范自龙老师,很快范老师就吸收我进了——“叙事者·星火团队”,编号18。群里的兄弟姐妹热情欢迎我。菲菲给我大体介绍了一下群规,其中一条是只要有一次作业不交,自动退群。我进群的时间大概是三月十四、五号。十九号周四我交了一次作业。感觉身体精神依然不济,担心跟不上团队的读写节奏,为了不违反群规,大概是三月二十一日我就向范老师申请退群了。范老师给予了我充分的理解,我感动感激。仅仅交了一次作业,我就隐身了。

 四月十三日,我上班了,没想到上了几天班,精神居然大好!我忍不住笑嘲自己,真是干活的命!身体精神大好,又开始念念不忘“叙事者·星火团队”。忘不了范老师的才华横溢,日更公众号;忘不了范老师的“苛刻”与负责,星火团队那群规;忘不了范老师的善解人意,俺出尔反尔,他不介意……忘不了我和潘桂梅老师的聊天,一次聊天却胜似多年的老姐妹;忘不了一七年进群就认识的老乡王维生老师,几年来他一直关注着我的空间,在我学画的路上,给予我的鼓励与指导;忘不了学生菲菲跟随大部队一路读写,她的迅速成长让我欣慰……想起这些,我眼馋手痒,于是四月二十四日,我给范老师发了信息:范老师,俺又想再次入群,行吗?如此出尔反尔,不像50岁人该有的行为,说来有些惭愧。如果您还收俺,俺不会再出尔反尔。一定跟上大部队,和大家一起读写。一定会把两年前写下的“谷穗儿絮语”变成坚持的行动。范老师接着就给了回复:欢迎回来,咱们团队至今没有人退出过,你回来才完美嘛!就这样时隔一个月我又再次入群,编号由18变成29。也就是说一个月的功夫,“星火团队”就壮大了不少!

                             

现在“叙事者·星火团队”在范老师的带领下,已壮大到58人。五月一日那天群组范老师又有新举措。提议我们济南片区的组建“叙事者·星火团队8组”。五月二日“叙事者·星火团队8组”正式组建。推选王维生老师做我们的组长。五月七日王老师提议给我们的小分队起个名字。我取名“星辰”,本想抛砖引玉,结果最后就定了这个名字。五月八日早晨 “叙事者·星火团队8组”正式更名为“叙事者·星辰团队”。团队在范老师、王老师的感召之下,也迅速壮大到11人。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这就是我们的“叙事者·星火团队”。作为“星火团队”的一粒粒星辰,我们会以各自的努力把星空装点得更加靓丽。这就是我们的“叙事者·星辰团队”。

     这就是我与叙事者,曲曲折折的缘。

                                                          2020.5.1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母亲组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母亲组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