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王舒漫
诗人王舒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9,646
  • 关注人气:19,3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解读:马永波的短诗“秋千”

(2014-02-28 20:16:35)
分类: 王舒漫的散文诗

解读:马永波的短诗“秋千”


解读:马永波的短诗“秋千”

/蕙兰于心

秋千是童年的最欢乐的歌谣,秋千昭示着青春与勃发,秋千是的动感的记忆。马永波的 “秋千”是坐在时光安澜里点亮的繁星,是繁星下那个与时光缓缓踱步的背影。

这是一首如画的短诗,它既无藻饰,也无典故,但极富特色,有很强的乐感和艺术感染力。诗人在精当的诗意中蕴含着透视和语言时空的大境界。透过文本的空间,笔者从四个画面来展开解读。

画面一:情到极处作奇想

“秋千高过了树顶,垂着咿呀作响的星光的长链。

闭上眼睛,任长发飞扬。

古人云“诗人感物,联类不穷”(刘勰《文心雕龙》)柳宗元满腔愁怀登山,睹物感怀,因而看山似芒,这是想象;进而剑割愁肠,这是联想。而永波却用静态的“秋千”“星光”“长链”“长发”与树顶比肩,用常态的视线链接星光,想象的影像活现在眼前,给读者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将星光与天地之间的动感拉动起来,形成一幅荡秋千的生动画面。由静转化的动态给人留下最纯粹,最欢乐童年的记忆。而这一连串奇特的联想都是在诗人的内心奔涌的情感波澜的激荡下生发出来的。真可谓情到极处作奇想。这样奇想,又无疑强化了诗人真实情绪的巨大感染力。

 

画面二:静中见真境

 “秋千的吱呀声,响彻童年的群山。

高些,再高些,摆脱大地的束缚。“

动则静,运动于反作用。静中见真境,见绵密。大地的泪水在浅浅的星光,在深深思维中,在童年的群山里流淌。浩渺无边的苍穹永远不会浮躁,诗人心怀乾坤的度量,将第一画面的“欢乐”继续深入,将群山的静于 “秋千的吱呀声”的 动态镶嵌于美丽的文采之中。接着人类需要“摆脱大地的束缚”尘世的繁杂。这种少渲染,才能保持童年纯真的“无知”状态,在 “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复归于婴儿状态(老子),从而,昭示着诗人渴望内心的自由与浑朴。”

 

画面三:美的理念

 “你的血液忽高忽低,你的耳中落满了风声。

秋千高过了午夜,高过的星光。”

作为汉语诗歌中倡导者,叙述学的主要开创者之一,永波将内敛的叙述在“秋千”中进一步强化,在“秋千”给童年带来的欢乐与美好中一步强化。此刻,从“血液的忽高忽低,“到“耳中落满了风声”诗人试图用柏拉图的“美的理念”、亚里斯多德的“美在形式”、普罗丁的“美是完善”、以及,穆休的“美在愉悦”中加以置换和认知。如此的激越和美的意象在此,早已超越于现实的坚实,超越于冷峻生命的本身,超越肉身的生动,超越表达之上的欢乐。形成了动人的音乐在袅袅记忆中震荡,如此美的理念,飞扬到精神与灵魂的愉悦。

 

画面四:心有乾坤,神闲气定

 “两级短暂的停顿,是生死两忘。

荡着荡着,秋千上就空无一人了。

荡着荡着,黑夜中就空无一人了。

秋千自己荡着,心轴似将断裂。

满头白发的我,站在星光下,任空空秋千从我眼前,反复经过。

 时光在岁月的码头移动,星光接踵童年的脚跟,吹在衰老的面颊。诗人运用“叙说”的手法,由飞扬的长发到满头的白发。生命从勃发,衰老到凋零。“秋千”撇下了童年,童年撇下了青春,青春撇下了欢乐“秋千自己荡着,心轴似将断裂。”面对着自然,时间是万物计量,孤独的凄美。我们无法抗拒生命之树寥落的叶子,但我们可以繁衍智慧,将思想的力量与精神生命深埋大地,注入骨髓。唯有思维植入生命的本体里热烈,才能迸裂,才有力量。虽然“已是满头白发”,但星光没有撇下诗人,生命的指向从未改变。秋千与星光一同前行,一起荡着,隐约在未来的时光,或许又是一个新的意识即将诞生,宛如星光中的秋千在地,在天宇,在璀璨。于是,诗人的心在奔驰,

“秋千”用词淡,色彩淡,情调淡;意境远,想象远,诗味远。从“荡着荡着,秋千上就空无一人了。荡着荡着,黑夜中就空无一人了。”诗人用复调来感受,心有乾坤,神闲气定思绪的绵长,想象丰富,造境自然,寓意幽远,使得诗味浓郁,耐人寻味,凄清的美与乐令人心碎,令人震撼无比。

永波的诗,纯粹,冷峻,厚实。感情内敛,思想深邃。巧于蓄势,诗人用明净的心怀和智慧承接神的声音,心智的光亮或许就是这首短诗的核心诗意。

 

2014-2-28  19:5分于翰墨轩

 

 

附:秋千

作者:马永波/朗诵:蕙兰于心

 

秋千高过了树顶,垂着咿呀作响的星光的长链。

闭上眼睛,任长发飞扬。

秋千的吱呀声,响彻童年的群山。

高些,再高些,摆脱大地的束缚。

你的血液忽高忽低,你的耳中落满了风声。

秋千高过了午夜,高过的星光。

两级短暂的停顿,是生死两忘。

荡着荡着,秋千上就空无一人了。

荡着荡着,黑夜中就空无一人了。

秋千自己荡着,心轴似将断裂。

满头白发的我,站在星光下,任空空秋千从我眼前,反复经过。

解读:马永波的短诗“秋千”

    请点击欣赏视频:http://player.56.com/deux_128824917.swf

 

                                          作者简介:
   马永波,著名文学批评家,诗人,作家,出版策划人、文艺学博士后,厦门大学兼职教授。英美后现代诗歌的主要译介者和研究者,出版著作包括《1940年后的美国诗歌》1986年起发表诗歌、评论及翻译作品共八百余万字,60余部。学术方向:中西诗学、后现代文艺思潮、生态美学,比较文学及西方文论。
 
  主要出版著作
《以两种速度播放的夏天》
《1940年后的美国诗歌》
《1970年后的美国诗歌》
《1950年后的美国诗歌》
《英国当代诗选》
《约翰·阿什贝利诗选》
《为美而死——迪金森诗选》
《格列佛游记》  
《九叶诗派与西方现代主义》
《荒凉的白纸》
《树篱上的雪》
《流放地》网站主持
www.liufangdi.com.cn
《流放地》杂志主编
流放地文艺沙龙召集人
 马永波·炼金术士


博客链接地址:http://blog.sina.com.cn/myb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