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衙外
衙外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08,520
  • 关注人气:6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感触:干嘛去功利地算计生活?

(2011-04-02 23:26:07)
标签:

石康

自由意志

冬泳

肉体反讽

算计

杂谈

分类: 偶感·娓娓道来

小感触:干嘛去功利地算计生活?

 

衙外

 

最近看到石康的一篇文章——不知道是不是那个著名的编剧石康——作者写到他与自己68岁老父亲打网球的经历。大意是,原本他和他父亲都不会打网球,但打得多了,由于他善于总结,愿意花时间研究和体会动作,慢慢地,他就掌握了一些技巧,把父亲打得招架不住。如果不是为了亲情,跟一个比自己水平低很多的人打球是很无趣的,于是他就劝说父亲也去钻研一些技巧以提高球技,可他父亲却“不思上进”,总是说自己这么大岁数能打球就很高兴了,“我又不想当世界冠军,打好了又有什么用?”作者很是沮丧,为此引出一大箩筐的感慨,甚至搬出了物理学家费曼的关于人的智慧的论述,继而联想到身边很多类似这样的人,说他们从根本上不相信自己是一个有智慧的人,而更倾向于一种孩童似的幼稚想法,忽略了人的自由意志……看完这篇文章,俺很是羞愧,自己虽然还没有老到68岁,但觉得自己完全就是石康他爹。

 

而事实上,俺还不如石康他爹呢,在很多方面,俺更是一样“不思悔改”。比如游泳,正确的蛙泳姿势,是游泳者的头在水里一进一出地前进,而我则始终是把头仰在水面之上——泳镜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是个摆设。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七八岁时在家门口的臭水沟刚学会游泳时,由于水不干净,只能把头仰在外面。你要说那是狗刨吧,狗绝对没我刨得费劲!可现在几十年都过去了,你就是让我在纯净水里游,也依然是那个姿势。我也曾买来碟子临摹甚至请教高手,但总是没有练习几次就烦了,总抱着石老爷子的那种心态:咱又不去跟菲尔普斯比赛,干嘛非要难为自己?于是我几十年如一日地这个姿势游,乃至于在冬泳时还占点便宜——毕竟,头不入水,减少了一些热量丧失,所以也就比别人能多游几米。

 

够倔吧?这是游泳,其实我在其他方面也大概如此,比如滑雪,这么多年,我虽然也敢从高级道上滑下来,但从不像人家那样之字形刷刷刷地就下来了,优美而洒脱,更不会像人家那样撅着屁股倒滑,而总是跟个企鹅一样,笨重而僵硬,常常因别人从我身边嗖一声地滑过而暗下决心改正,但同样也是还没有练习两下就放弃了。唉,真是烂泥巴扶不上墙。

 

但即便这样,我在羞愧的同时,却认为自己的这种不思上进并不跟自由意志相冲突,相反,我总在劝慰自己:不思上进,何尝不也是一种自由意志?这个世界,当然有一些更正确的做法,掌握了它们,很多事情的确会事半功倍。但我从来就没有想把他它当成一件“事”,仅仅是娱乐一下而已,我又何必去计较那个“功”呢?除了应该努力经营好自己的家庭和工作外,在生活中的其他方面,我干嘛不能抱着一种得过且过的心态,干嘛要对所有事情都那么认真?对任何事情认真,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哪怕结果证明这个代价是值得的、划算的,但我干嘛要这么功利地去算计生活?干一件事情就要把它干好,我佩服这样的人。但虽然佩服,在多数情况下,我却不愿像他们这样活,说白了,是自己的心懒。可我干嘛不能允许自己的心懒一懒呢?尤其是在放松和娱乐自己的方面,让自己的心偷点闲,让它酣眠,让意志在嘲笑肉体的同时,也给肉体一个反讽意志的机会,呵呵,在我眼里,这才是真正的自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