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衙外
衙外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09,695
  • 关注人气:6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为啥喜欢虐?只因一根筋!

(2010-07-12 19:03:16)
标签:

傥骆道

太白顶

蜀道

游记

游览图

秦岭

旅游

分类: 游思·行者絮语

   来旅游版3个多月了,一直没有在自己掌控的版面上发过游记,一是,这段时间的确没有什么像样的出行,也写不啥来;二是觉得还是应该给朋友多发一些。然而,明天的旅游版上,有我一个聊自虐的回顾性游记。是我组织的系列“户外”专版。从俩月前,因版面原因,不能保证每期都能出来,断断续续地我组织了爬雪山的山友、骑友、伞友、车友等4个专题,明天见报的是“自虐狂”专题。嘿嘿,对于这个主题,我确实也没有理由不去“掺乎”一下——

 

为啥喜欢虐?只因一根筋!

 

□衙外

 

    常有人问我,为啥喜欢自虐?我的回答很简单:只因为一根筋。而说起来我这一根筋,最典型的就是钻秦岭,大约7年来,我先后去了11次。不过我比老马强多了,11次,我去的不是同一个地方,即便是同一个地方,走的也不是同一条线路,而那“货”去了20多次,线路和目的地多有重合,几乎全是奔着大爷海而去——秦岭主峰太白顶拔仙台下的一个高山海子。如果说我是一根筋,那“货”估计连骨头带筋全拧成一团了!


    在多篇游记里,我提到自己对秦岭的感受,我几乎是没来由地喜欢这块地方,喜欢它的雄壮和苍茫,但事实上,这些都是表象——毕竟,三番五次地往来同一地方,再美的景色也早就熟视无睹——其实最重要的是,对于一个身处中原的上班族来说,想用仅有的三五天假期让自己玩透、玩劈、玩出感觉,最能拉体力就是秦岭,而其他有点海拔的地方,都太远了。


    这里只提其中三次去秦岭的经历。


    先说华山后山,也就是解放军智取华山的那条道!很多去过华山的游客,听我这样说,都会不当回事,因为他们会认为自己也走过。对此我不抬杠,因华山游览图上,的确印有一条“智取华山道”,但咋说呢,我只能告诉你,你走的那条不是真的。真正的智取华山道是在凶险的猩猩沟内,基本上还保持着当时的原貌,别说台阶了,连路都没有,或者说,那里根本就不是人走的路。那是2003年夏天,我和另外三个驴友跟随当地向导披荆斩棘整整用了15个小时,翻王刁岭、钻猩猩沟上到华山北峰,下山时腿都直了。一路上,大家汗流浃背,身上的水分都快挥发完了,但每个人尿意连连,却一滴也尿不出来,为什么?全是吓的!多少悬崖,我们要脱掉登山鞋而只穿着袜子一点点蹭过,因怕万一打滑;多少石梁,我们只得像螃蟹一样双腿颤抖着爬行,因下面就是万丈深渊……


    再说傥骆道,那是我第四次去秦岭,是2004年的元旦。傥骆道是四条蜀道之一,“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这大家都知道,但恐怕没几个人知道完全废弃后的白雪皑皑下的蜀道又有多难。从都督门出发没多久,就是著名的三十里吊沟。在那30里的路程中,我们哪里是在走路?完全是在爬行!当时虽然是冬天,但已经干枯的荆棘还是稠密得让人窒息。我们像一只只背着大包的獾,在雪地上匍匐着一点点向前钻,甚至弄得裤裆里面都是雪。我印象中,这30里让我们走了整整一天,在厚厚的积雪上扎帐休息一夜后,第二天终于爬出吊沟,可以像人一样站着走了,可刚站起来,就迎来了又一场大雪,本来雪就厚到没膝,大家深一脚浅一脚地没走几步就喘个不停,而北风裹着鹅毛般的大雪片那个吹啊,吹得你刚喘两口气就得把嘴巴紧闭。我到现在都忘了自己究竟是怎么翻过兴隆岭的,只记得同行每一个驴友全身都白得像北极熊,眉毛和胡子上结着冰凌,笨重而踯躅……


    再说鳌山,那是2005年的夏天,是我第五次去秦岭。刚才说到雪的凛冽,这次领教的却是雨的厉害!鳌山也就是西太白,海拔3476米,比3767米的太白顶拔仙台低了将近300米,天气好的话,站在太白的跑马梁上可以看到鳌山的全貌,鳌顶的确像一个龟盖,一望无垠,无遮无拦,你可以想象在这样的地方遭遇没完没了的暴雨该是怎样一种情景!那哪里是雨?简直就是水做的鞭子,一根根横抽在我们的身上、脸上,再好的冲锋衣也不济事,所有人从里到外全都湿透,大家都累垮了,而没有一个人敢站下来休息,因为只有靠不停地走,才可能让身上保持一些温度。太细的就不用说了,只说两件。一、那晚我们扎帐在鳌顶,睡袋湿得一拧一股子水,而扎帐的草窝又是一拃深的水,那一夜我们就是睡在水里,翻个身帐篷里都要起波澜,现在真想不出来当时究竟是怎么睡着的。二、当我们终于认输,知道再这样走下去非出人命而选择下山后,当时正是火热的七月,而我们却冷得要跑到太白县长途汽车站的锅炉房里取暖……


    秦岭,就是这样一个地方,这座横贯南北中国的分水岭,几乎没有过晴天,不是风便是雨,不是雪便是风,我先后去了11次,我在这里摸丢过,乃至于几天只靠蜂蜜充饥,我的同伴在这里险些被洪水冲走,但一次次遇到假期,我一次次又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这里。我知道,这很有点执拗,甚至有点变态,但每次从那里归来,不知道为什么,我都是载满了满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