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子衿
子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7,795
  • 关注人气:1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纸上清馋

(2019-04-13 09:44:42)
标签:

文化

繁华

幻灭

忏悔

分类: 芍药居闲话

张岱著《陶庵梦忆》时,已是天命之年。他在《自为墓志铭》里毫不掩饰地说自己是个纨绔子弟,喜欢居华屋,有美婢伺候左右,还要有清俊的小厮整日厮混,著鲜衣,骑骏马,吃美食,听好戏,玩古董,养花鸟,是个十足的茶淫桔虐,书蠹诗魔。但一夜之间,清兵铁骑直指关内,世族豪门瞬间而为流亡之民。于是清居山中,提笔著述,繁华幻灭,昔日所为,如今惟有,都来纸上。

“梦忆”中有《方物》一篇,倾力列举了生平吃过的东西南北、天地四方近六十种吃食,地上走的,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土里长的,黑白红黄橙,五色盈腹,地方远的就花一年时间运过来,近则月致之、日致之。因而,他自己说“耽逐享乐,日日为口腹谋,罪孽固重。”他认为享乐愈甚,业障愈甚,仅是一张食物单子便成一篇好文章,昔日奢华可见。如今避迹山中,粗服布衣,蔬食饮水,早晚临窗执笔,也是消除业障,归于清吉的安心之法。

观宗子《梦忆》全书,虽是满纸过往的繁华绮丽,笔下飞扬,实则七分回忆,而多三分寄居之身的怅惘,更是一纸忏悔书。(2015、10、18)

    纸上清馋

2010年夏,居山中,清早露水去了,随手摘四叶草夹于书中,年深月久,草木亦不复昔日形容,而爱夹花叶、草叶、树叶于书中的习性,至今未改。

草叶摘于2010年,照片拍摄于2012年,文字写于2015年,今已2019年,时光究竟是什么,我竟真的说不出。越发相信佛家之言:明心见性,不立文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置酒梅花下
后一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置酒梅花下
    后一篇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