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自我宽恕示范:处理评判和恐惧实例

(2011-07-05 01:59:29)
标签:

自我宽恕

评判

恐惧

意念

感情

情绪

记忆

心智

意识

系统

改正

dip

desteni

分类: 原谅自己

 

介绍Desteni课程是Desteni我进程(Desteni I Process)之中的入门课程。关于Desteni我进程,有一短篇汉语介绍: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uwnj.html,英文网址上有更全面的介绍:http://desteniiprocess.com/。由于目前此课程材料为英文,参与者需要有一定英文基础,同时可以选择目前参与课程中的中文招募员作为自己的课程辅导员来辅助课程学习。有疑问者可加入Desteni中文论坛咨询:http://desteni.co.za/chinese/forum/

 

以下是我把在「介绍Desteni(Introduction to Desteni)课程中学习到的自我宽恕方法实际应用到我个人生活中的一个具体实例。实施自我宽恕的具体步骤和做法在课程材料中有详细的讲解。

 

 

事件:今天同事穿上了博士服要去照相,问我怎么样,我嘴上说不知道,头脑中却有念头在说:“stupid()”,而且还大笑用来掩饰自己。这是自我分离的表现,是心智在运作,是对自己的不诚实。外表一个样,内心中却是另一样,这就是自我欺骗,对自己的隐藏和压抑。

 

 

铺陈思想构造(thought construct)

 

思想:stupid(蠢)

 

思想类型:评判(judgment)

 

触发点:看到同事穿博士服的样子

 

情绪和感情:恐惧这种情绪

 

情绪和感情类型:害怕别人知道我头脑中的念头

 

将情绪和感情连接到念头的原因:对念头的评判,对自己的欺骗

 

词语:评判,欺骗

 

图像:自己满脑袋是汗的图像,一个男的留着一个怪异发式的图像

 

记忆:(1)我父亲与我的一次关于我博客上手淫内容的对话的记忆。(2)在与我Desteni的伙伴交流时读到:如果我参与谋杀的念头,那么我与谋杀了人是负有同等责任的。

 

 

 

思想工作单:

 

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看到同事穿了博士服的时候,在头脑之中参与这个念头:“stupid(蠢)”。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stupid()”这个念头连接到“看到同事穿上博士服的样子”这个触发点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看到同事穿上博士服的样子”成为了一个存在于我之内的触发点,触发我头脑中“stupid()”这个念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评判他人的衣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他人的衣着来定义他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对他人衣着的评判和根据衣着来定义他人,实际上也在表明我也在评判我自己。

 

 

自我改正声明:

 

我接受并认识到我头脑中出现的这个条件反射式的念头“stupid(蠢)”并不是我真正的自己,而是我体内心智意识系统的程序设计,是经由我的接受和允许而存在的。

 

我不接受和允许自己根据我头脑中的念头来定义我自己。

 

我不接受和允许自己相信我就是我头脑中的念头。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为自己承担起责任来,不再接受和允许自己头脑中念头的奴役、支配和控制,而是在此处每一刻呼吸中的自己,作为自己导向原则指导我自己和我的世界。

 

 

为触发点重写实际的解决办法:

 

当我看到他人的衣着时,当评判性的念头要冒出来的时候,立即停止念头,可以在心中或口中大声说:“停止!”,同时通过觉察自己的呼吸在此处此刻支持自己,呼吸过这个经历。也可开诚布公地与当事人进行探讨,揭露自己内心中隐藏的念头,克服自己的恐惧情绪,诚实地面对自己,不再做念头、感情和情绪的奴隶。每当有类似的经历出现时,都通过这种方式支持自己和改正自己,直到这种心智反应模式不再是自己的一部分而彻底停止为止。

 

 

 

感情和情绪工作单:

 

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害怕别人发现我头脑中的念头这种情绪连接到了“stupid(蠢)”这个念头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stupid(蠢)”这个念头成为存在于我之内的一个触发点,触发我的恐惧情绪——害怕别人知道头脑中评判他人的这个念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别人发现我头脑中的念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别人发现我头脑中的念头与恐惧连接起来——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别人知道我头脑中在想些什么。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别人知道我头脑中在想些什么与恐惧连接起来——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这种表现的恐惧事实上是在反映着我对自己的恐惧——我害怕面对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面对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面对自己与恐惧连接起来——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面对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面对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己与恐惧连接起来——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面对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我不诚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面对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我不诚实与恐惧连接起来——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揭露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揭露自己与恐惧连接起来——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把自己的内心暴露出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把自己的内心暴露出来与恐惧连接起来——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揭露自己内心中隐藏的念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揭露自己内心中隐藏的念头与恐惧连接起来——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如果我将自己的内心暴露出来别人会如何看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如果我将自己的内心暴露出来别人会如何看我与恐惧连接起来——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作为意识的恐惧是我,相信我实际上就是这恐惧,并因此将自己限制于这恐惧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受恐惧的限制、束缚和奴役,将自己囚禁于恐惧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让恐惧存在于我之内,相信我是这恐惧,并在这相信之中赋予恐惧以力量和生命,由此实化并体验到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恐惧——这也就是作为心智意识系统的复合能量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恐惧是心智意识系统产生的复合能量,目的是使我害怕我自己——害怕自我亲密,以使我不领悟并实现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自我亲密——与自己亲密——允许我自己深入考察我自己的内在,以有效地帮助和支持我自己不再继续做一个奴隶,而是作为我真正的自己而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所有恐惧都与“失去”有关,害怕失去,害怕失去什么东西,而这种“失去什么东西”与我和我的世界之中的许多变量相连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所有恐惧都与一个恐惧连接——害怕死亡;死亡对心智意识系统来说代表着失去,害怕死亡也是害怕失去,是心智意识系统害怕失去自己的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失去我的念头,因为我已根据我的念头定义了我自己,相信我的念头就是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就是我的念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失去我的念头与恐惧连接起来——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失去我作为一个心智意识系统的存在,因为我已根据心智意识系统定义我自己,相信我就是这个心智意识系统,有念头、感情和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失去我作为一个心智意识系统的存在与恐惧连接起来——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失去我的感情和情绪,因为我已根据我的感情和情绪定义了我自己,相信我的感情和情绪就是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就是我的感情和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的感情和情绪与恐惧连接起来——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失去我作为一个心智意识系统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我限制,因为我已根据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我限制来定义我自己,相信我就是我的自我限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就是我的自我限制,根据我的自我限制来定义我自己,并因此害怕失去我已接受和允许为的自我限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失去我的自我限制与恐惧连接起来——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事实上害怕自由——自由意味着我所知道的目前这个经由/作为心智意识系统而产生的所有一切关于我的定义不复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由与恐惧连接起来——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在每次呼吸的每一刻中作为我自己作为自由的表达而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在每次呼吸的每一刻中作为我自己作为自由的表达而活与恐惧连接起来——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次呼吸的每一刻中作为我自己作为自由的表达而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如果我持续不断地存在于恐惧之中,那么我就被“囚困和奴役”在了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心智现时(the now of consciousness)之中——如此一来,我就没有在这里作为每一次呼吸的每一刻之中的我自己的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让恐惧将我奴役在“意识的现时(now of consciousness)”即过去、现在和未来之中,而没有在这里作为每一次呼吸的每一刻中的我自己而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恐惧的愚蠢——在这个世界中让心智的恐惧情绪控制、限制、阻碍、束缚和奴役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给自己真实生活的机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给自己一个真实生活的机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在我整个一生中,在我大部分生命中所处于的恐惧,那些将我束缚、限制、维持在受控的环境的约束之中的恐惧,并不是必要的,并不是真实的——是我自己使其貌似真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失去念头的私密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念头的私密性与恐惧连接起来——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念头的私密性所支持的是自己根据念头对自己的定义——是在支持自己作为一个心智意识系统的自我定义,是心智意识系统的保护和防御手段。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失去我的自我定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失去我的自我定义与恐惧连接起来——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失去我所知道的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失去我所知道的自己与恐惧连接起来——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失去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失去我自己与恐惧连接起来——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如果我能够失去我自己,那么这个我自己并不是真实的,而是经由/作为心智意识产生的臆构的自我(心智臆构自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恐惧是不实际的,恐惧实际上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而只是在制造和实化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别人对我的评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别人对我的评判与恐惧连接起来——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别人会如何评判我头脑中的念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别人会如何评判我头脑中的念头与恐惧连接起来——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对别人对我的评判的恐惧实际上是由于我自己对我自己的评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评判我自己头脑中的念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头脑中的念头赋予了负面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头脑中的念头评判为是坏的/恶的/不好的/错误的/负面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我头脑中的念头分离开来了——通过将其评判为是坏的/恶的/不好的/错误的/负面的,而与我自己处于分离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对我头脑中的念头的评判投射到他人的身上,而没有认识到这种评判事实上是存在于我自己之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如果评判任何事物,那么我事实上害怕我所评判的那个事物。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评判实际上是从恐惧中衍生出来的,评判是恐惧的行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对我头脑中念头的评判以及恐惧来压抑和隐藏我自己,压抑和隐藏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己,来压抑和隐藏我自己真实的内心,来压抑和隐藏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我欺骗和自我不诚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害怕揭露我内心中隐藏的念头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害怕面对我自己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实际上并不是害怕面对我自己,而是故意逃避面对我自己,而利用恐惧作为一个幌子。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用恐惧作为幌子来继续隐藏和正当化我心智中的念头,以便继续维护我根据念头来定义我自己的这样一个自我定义——而没有认识到念头并不是我真正的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用恐惧作为一个幌子,称其为害怕面对自己,而事实上却是在故意逃避面对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逃避面对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不愿意面对自己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我欺骗和自我不诚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保护自己的自我欺骗和自我不诚实,因为我已经将它们定义为了是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并作为自我欺骗和自我不诚实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操纵恐惧来逃避面对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躲藏在恐惧背后,隐藏和压抑自己的自我不诚实和自我欺骗。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对头脑中念头的评判以及产生的相应恐惧实际上都是我作为一个心智意识系统用来继续维护我的存在的操纵和控制手段。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利用自我评判和恐惧作为手段来维护我作为一个心智意识系统的存在——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处于自我欺骗、自我不诚实、自我奴役、自我虐待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自我评判和恐惧本身即是自我不诚实,因为这是我作为一个心智意识系统用来继续存在下去的操纵和控制手段。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对自己的评判投射到他人身上,想像别人会如何评判我,然而这事实上是我在通过对自己的评判来压抑、隐藏和逃避面对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我不诚实和自我欺骗。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责备别人对我的评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所体验到的自我压抑、自我束缚和自我限制责备到他人头上,认为是别人对我的评判压抑、束缚和限制了我,而事实上是我自己在压抑、束缚、限制和奴役我自己,而用他人对的评判作为我将责任推卸给别人的借口和理由,以便逃避自己的责任,以便继续作为自我不诚实和自我欺骗的本性而存在下去,继续压抑、束缚、限制和奴役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诚实地面对我自己,而是采用了责备这种手段来逃避自己的责任——而不是为自己承担起责任来,面对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己,站立起来,改正自己,不再接受和允许自己以这样一种自虐的存在方式存在下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是在虐待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虐本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为自己的自虐本性和自我限制辩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故意麻醉我自己,以继续存在于自虐本性之中,继续自我欺骗和自我不诚实的生活。

 

 

自我改正声明:

 

我接受并认识到:我所体验到的恐惧实际上是害怕我自己,害怕面对我自己,害怕面对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己,害怕面对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我不诚实、自我欺骗、自我奴役、自我虐待,害怕我所创造了的,害怕为自己承担起责任来。

 

我不接受和允许自己受恐惧的支配。

 

我不接受和允许操纵和利用恐惧来逃避面对我自己。

 

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诚实地面对我自己,面对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己,面对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我不诚实、自我欺骗、自我奴役和自我虐待,面对我所创造了的。

 

我不接受和允许自己将自我不诚实、自我欺骗、自我奴役和自我虐待定义为是坏的/错误的/负面的,因而根据此种心智的极性观点对自我不诚实、自我欺骗、自我奴役和自我虐待产生抵触情绪,进而逃避面对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己。

 

 

我接受并认识到:恐惧是不实际的,恐惧实际上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而只是在制造和使恐惧成为现实。

 

我接受并认识到:恐惧是心智意识系统产生的复合能量,目的是使我害怕我自己——害怕自我亲密,以使我不领悟并实现我自己。

 

 

我接受并认识到:我对念头的评判以及害怕别人发现我头脑中念头的恐惧情绪——这些并不是我真正的自己,它们本身即是自我不诚实,是我作为一个心智意识系统用来压抑、逃避面对我自己,继续作为一个心智意识系统存在下去的操纵和控制手段——恐惧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确保我不认识/实现作为生命与全体如一同等作为「我是/我在」的自己。

 

我接受并认识到:我无法逃避我自己,我总是在我自己的面前,我总是在这里面对我自己,因为我总是只与我在一起、在我之内并就是我。

 

我不接受和允许自己评判自己头脑中的念头——将其当成是什么不好的/恶的/错误的/负面的/,因为我认识到这种评判使我自己处于一种对念头的压抑、抵触反应之中,逃避面对我自己,将我自己继续奴役为一个心智意识系统。

 

我不接受和允许自己通过评判和恐惧这些手段来压抑自己和逃避面对我自己。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与自己亲密起来——允许我自己深入考察自己的内心,考察我真正在体验什么,考察我真正是在想什么、做什么,了解我自己,认识我自己——只有真正地、诚实地了解我自己,我才能够有效地支持和帮助我自己来改变我自己,转变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这并非真实生命的自己。

 

 

我接受并认识到:将我所体验到的自我压抑、自我束缚和自我限制责备到他人头上,认为是别人对我的评判压抑、束缚和限制了我,这事实上是我自己在压抑、束缚、限制和奴役我自己,而用他人对的评判作为我将责任推卸给别人的借口和理由,以便逃避自己的责任,以便继续作为自我不诚实和自我欺骗的本性而存在下去,继续压抑、束缚、限制和奴役我自己。

 

我不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用评判这种手段来压抑、束缚、限制和奴役我自己。

 

我不接受和允许我自己通过将我自己对自己的评判投射到他人身上的方式责备他人而推卸自己的责任。

 

我不接受和允许我自己通过责备他人为我的自我不诚实、自我压抑、自我束缚和自我限制辩护。

 

我不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利用责备这种构造继续奴役我自己。

 

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为自己承担起责任来,全面对自己诚实,在此处呼吸的每一刻中面对我自己,停止逃避我自己,站立起来,改正自己,不再接受和允许自己以这样一种自虐的存在方式存在下去——事实上我也无法逃避我自己,而普通常识是认识到了这一点,那么就要转变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我不诚实本质,而以在此处呼吸的每一刻中作为我真正的自己的生命为光荣——对自己诚实:以作为生命的自己为光荣。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拥抱恐惧,与恐惧同等如一,从恐惧之中站立起来。

 

我自己在每次呼吸的每一刻中作为我自己作为自由的表达而活——不受心智意识的奴役和束缚。

 

 

实际的改正行动措施:

 

写下自己的恐惧和评判(评判是恐惧的行为)并做自我宽恕以后将其标记,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觉察自己写下的恐惧和评判,如果恐惧或评判确实再次出现,通过呼吸支持自己走过这个经历,如果有必要那么需要在当时那一刻采取必要的行动。

 

这种改正行动的一个例子是:例如,有一个人已经在胡说八道很长时间了,以前你总是任其如此,你从来没有声言制止,因为你害怕——那个人会怎么看你?这一次你不再屈从于恐惧,你指导这个场景。你说:“我再也不受你的这些胡说八道了。这是不可接受的。如果你要与我做得体的谈话,那就停止吧。”然后你转身离开。

 

大笑——这是心智未预料到的,帮助“打破恐惧对我的掌控”,笑我自己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无用的恐惧之中。

 

 

 

词语网:

 

词语一:评判(中性)

 

与评判连接的词语:看法,极性,矛盾,左右,操纵,控制,情绪,优越感,自卑感,在乎,愚蠢,no judgment

 

 

自我宽恕:

 

如果对词语赋予了正面或负面价值,那么可以用如下方式做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正面价值赋予了评判这个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评判这个词评判为是正面的/好的/正确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评判这个词分离开了——通过将评判这个词评判为是正面的/好的/正确的而与我自己处于分离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负面价值赋予了评判这个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评判这个词评判为是负面的/坏的/错误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评判这个词分离开了——通过将评判这个词评判为是负面的/坏的/错误的而与我自己处于分离中。

 

 

 

看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看法这个词连接到评判这个词上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看法这个词定义在评判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看法和评判这两个词分离开了——通过将看法这个词定义在评判这个词之中而与我自己处于分离中。

 

 

极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极性这个词连接到评判这个词上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极性这个词定义在评判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极性和评判这两个词分离开了——通过将极性这个词定义在评判这个词之中而与我自己处于分离中。

 

 

矛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矛盾这个词连接到评判这个词上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矛盾这个词定义在评判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矛盾和评判这两个词分离开了——通过将矛盾定义在评判这个词之中而与我自己处于分离中。

 

 

左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左右这个词连接到评判这个词上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左右这个词定义在评判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左右和评判这两个词分离开了——通过将左右这个词定义在评判这个词之中而与我自己处于分离中。

 

 

操纵: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操纵这个词连接到评判这个词上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操纵这个词定义在评判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操纵和评判这两个词分离开了——通过将操纵这个词定义在评判这个词之中而与我自己处于分离中。

 

 

控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控制这个词连接到评判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控制这个词定义在评判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控制和评判这两个词分离开了——通过将控制这个词定义在评判这个词之中而与我自己处于分离中。

 

 

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情绪这个词连接到评判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情绪这个词定义在评判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评判和情绪这两个词分离开了——通过将情绪这个词定义在评判这个词之中而与自己处于分离中。

 

 

优越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优越感这个词连接到评判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优越感这个词定义在评判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优越感和评判这两个词分离开了——通过将优越感这个词定义在评判这个词之中而与我自己处于分离中。

 

 

自卑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卑感这个词连接到评判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卑感这个词定义在评判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自卑感和评判这两个词分离开了——通过将自卑感这个词定义在评判这个词之中而与我自己处于分离中。

 

 

在乎: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在乎这个词连接到了评判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在乎这个词定义在评判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在乎和评判这两个词分离开了——通过将在乎这个词定义在评判这个词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的分离中。

 

 

愚蠢: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愚蠢这个词连接到了评判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愚蠢这个词定义在评判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愚蠢和评判这两个词分离开了——通过将愚蠢这个词定义在评判这个词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的分离中。

 

 

No judgment: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 no judgment这个词连接到了评判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 no judgment 这个词定义在评判这个词的对立极性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no judgment 这个词和评判这个词分离开了——通过将no judgment这个词定义在评判这个词的对立极性之中而处于与自己的分离中。

 

 

重新定义词语评判:(注:对词语的重新定义,是要使新定义与一体平等原则相一致,通过践行与一体平等原则相一致的新定义的词语实现对一体平等原则的践行。重新定义词语的参考材料包括:(1)当前字典中对这个词语的定义。(2)词语本身的字音、字形等信息。重新定义词语后,着重检查两个方面:(1)这个新定义中是否含有正面/负面、好/坏、正确/错误等极性在其中(2)自己(根据目前的理解)是否能够永恒地坚持和践行对词语的这个新定义。如果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为是或对第二个问题的回答为否,则需要重新考虑对词语的定义。

 

字典定义:判定胜负或优劣

 

词语发声:(注:英语单词一般可从其发音中听出其它单词,看看能否根据这些识别出的单词启发对这个词语的定义,也就是说可以用词语本身的发声来帮助定义这个词。由于汉语语言特点与英语的语言特点的不同,这种做法不知是否仍能同样有效。不过,我们总是可以尽量根据词语本身的特点,如字音、字形等,尽量从词语本身来帮助重新定义词语。)

 

对评判这个词我没通过其发声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只是根据评和判这两个字来理解评判这个双字词。

 

对评判这个词的重新定义:

 

评判是心智对事物的极性评价和判断,如正面/负面、好/坏、正确/错误。

 

 

 

词语二:欺骗(负面)

 

与欺骗连接的词语:诚实,不诚实,该死,惩罚,千刀万剐,活该,自己

 

 

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欺骗赋予了负面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欺骗这个词评判为是负面的/坏的/错误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欺骗这个词分离开了——通过将欺骗这个词评判为是负面的/坏的/错误的而处于与我自己的分离中。

 

 

 

诚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诚实这个词与欺骗这个词连接起来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诚实这个词定义在欺骗这个词的对立极性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诚实和欺骗这两个词分离开了——通过将诚实这个词定义在欺骗这个词的对立极性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的分离中。

 

 

不诚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不诚实这个词连接到了欺骗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不诚实这个词定义在欺骗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不诚实和欺骗这两个词分离开了——通过将不诚实这个词定义在欺骗这个词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的分离中。

 

 

该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该死这个词连接到了欺骗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该死这个词定义在欺骗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该死和欺骗这两个词分离开了——通过将该死这个词定义在欺骗这个词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的分离中。

 

 

惩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惩罚这个词连接到了欺骗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惩罚这个词定义在欺骗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惩罚和欺骗这两个词分离开了——通过将惩罚这个词定义在欺骗这个词中而处于与我自己的分离中。

 

 

千刀万剐: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千刀万剐这个词连接到了欺骗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千刀万剐这个词定义在了欺骗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千刀万剐和欺骗这两个词分离开了——通过将千刀万剐这个词定义在欺骗这个词之中而处于与自己的分离中。

 

 

活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活该这个词连接到了欺骗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活该这个词定义在了欺骗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活该和欺骗这两个词分离开了——通过将活该这个词定义在欺骗这个词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的分离中。

 

 

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这个词连接到了欺骗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这个词定义在欺骗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自己和欺骗这两个词分离开了——通过将自己这个词定义在欺骗这个词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的分离中。

 

 

重新定义词语欺骗:

 

字典定义:用虚假的言语或行动来掩盖事实真相,使人上当。

 

词语发声:

 

重新定义欺骗:所有欺骗都是自我欺骗,即自己欺骗自己,自我欺骗也就是自我不诚实,即对自己不诚实,也就是不尊敬作为生命的真正自己,不以作为生命的真正自己为光荣,不荣耀作为生命的真正自己,不作为生命而活,自我欺骗集中表现为我们所接受和允许自己成为的心智意识系统。

 

 

 

图像工作单:

 

图像一:自己满脑袋是汗的图像

 

画出/写出图像表现:(可以象征性地画出头脑中这个图像的各个要素)

 

这个图像倒不是我亲自看到的图像,而是我自己在头脑中想象的图像。因为我每天都跑步,而跑完步之后会流汗,头上到处都是汗。我所想象的这个图像是脑后全都是汗。图像本身就不是很细致具体,只是一个印象。图像要素可以说是:脑后和汗。而我(注:如果图像本身确实是具体细致的,那么最好将图像细节描述出来,细致的自我宽恕能更有效地解除头脑中的图像。)

 

这个图像整体代表什么:

 

这个图像代表我自己对自己的评判,因为我觉得自己满脑袋是汗的形象很恶心,害怕被人看到。关键词:汗、恶心,评判,恐惧,形象

 

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满脑袋是汗的图像存在于我之内作为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满脑袋是汗的图像连接到了“stupid()”这个念头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恶心、评判、恐惧、形象和汗这些词语与我满脑袋是汗的图像连接起来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恶心、评判、恐惧、形象和汗这些词语定义在我满脑袋是汗的图像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恶心、评判、恐惧、形象和汗这些词语分离开了——通过将这些词语定义在我满脑袋是汗的图像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负面价值赋予了汗。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汗评判为是负面的/不好的/错误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汗定义为是恶心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评判自己满头大汗的形象——将其定义为是恶心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觉得自己满头是汗的形象很恶心。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汗感到恶心,因为汗是粘粘的,而我觉得粘粘的汗很恶心。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粘粘的东西产生一种厌恶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汗分离开了——通过将汗评判为是负面的/不好的/错误的,还有恶心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的图像外观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将我对自己满头大汗的形象的评判投射到他人身上,认为他人也一定是觉得我这种形象很恶心。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评判和心智投射之中。

 

 

自我改正声明:

 

我接受和认识到:汗只是身体分泌出的一种物质,不需要赋予其心智的极性评判而受这种评判的左右。

 

我不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对汗进行心智的极性评判而使自己受这种评判的左右、支配和控制。

 

我不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根据我自己对自己的评判以及投射到他人身上的评判来束缚我自己。

 

我不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受自己头脑/心智之中的观念定义我自己。

 

我不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根据自己的图像外观以及由此形成的美丽/丑陋的心智极性评判来定义我自己。

 

我接受和允许在此处每一刻中作为生命的呼吸的自己,作为自己导向原则来指导我自己和我的世界,而不是让自己心智的极性评判来指挥和控制我自己。

 

 

 

图像二:一个男的留着个“怪异”发式的图像

 

画出/写出图像表现:(可以象征性地画出头脑中这个图像的各个要素)

 

今天在系楼中遇到了一个留着一个“怪异”发式的男子,就是把两边的头发剃光而留中间一趟高高耸起像把大刷子的那种发式,我不知道那发式叫什么名字,不过这也不是重点。

 

这个图像整体代表什么:

 

评判、怪异、古怪、愚蠢、恐惧

 

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一个男子留着两边的头发剃光而留中间一趟高高耸起像把大刷子的这种发式”这样一个图像存在于我之内作为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留着这样一个发式的男子的图像连接到了“stupid(蠢)”这个念头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评判、怪异、古怪、愚蠢、恐惧这些词语连接到“一个男子留着两边的头发剃光而留中间一趟高高耸起像把大刷子的这种发式”这样一个图像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评判、怪异、古怪、愚蠢、恐惧这些词语定义在留着那样一个发式的男子的图像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评判、怪异、古怪、愚蠢和恐惧与这些词语分离开了——通过将这些词语定义在留着那样一个发式的男子的图像中而处于与我自己的分离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评判那个男子的发型愚蠢。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自己是头脑中出现的“愚蠢”这个评判性的念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觉得陌生或不懂的事物评判为是“愚蠢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对他人的评判事实上是表明在我自己之内存在着我对我自己的评判,而表现为这样一个经历向我反映——在我之内存在着对我自己的评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评判自己是愚蠢的/fucking stupid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头脑中的 fucking stupid 这个念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头脑中出现的评判性念头“fucking stupid”就是我自己,并因此根据这个念头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我是很有理由来将我自己评判为”fucking stupid”的,认为这是一个事实,因此就可以正当化我在头脑中出现的念头”fucking stupid”。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正当化我头脑中出现的念头”fucking stupid”。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通过在头脑中参与”fucking stupid”这个念头是自我诚实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仅仅通过在头脑中不断地对我自己说“I am so fucking stupid”是无法解决任何问题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只需要在头脑中参与”I am so fucking stupid”的念头,而甚至都未考虑到要亲自动手来解决问题改变自己的这种愚蠢状况。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头脑中出现评判性的念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头脑中出现念头与恐惧连接起来——因而,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评判我头脑中出现的评判性念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头脑中出现的评判性念头与恐惧连接起来——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试图通过将我的视线移开而避免在我的头脑中出现评判性的念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故意视而不见以便能够躲避开自己头脑中可能出现的念头——而没有认识到这事实上只是在逃避问题而不是解决问题。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式的念头模式——在头脑中说“no judgment”来试图通过对抗而停止评判性的念头,作为我处理头脑中出现的评判性念头的方法,然而事实上我并没有真正处理和解决问题,而是将其变成了一种对抗性的习惯性模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所形成的“no judgment”这个习惯性的条件反应念头定义我自己——相信了这个念头就是我自己,相信了这个反应模式就是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通过一个相反的念头来对抗原来的一个念头并不能停止我头脑中出现的念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头脑中参与评判性念头以及相反极性的对抗性念头”no judgment”,由此形成了一个相互支持的极性构造,支持着我所形成的心智的评判性反应模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逃避面对我自己,而不是为自己承担起责任来,停止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心智极性反应模式。

 

 

自我改正声明:

 

我接受并认识到:我对他人的心智极性评判实际上是在向我反映我自己的内在中存在着对自己的心智极性评判——是我自己在头脑中被“I am so fucking stupid”这个念头所占据,在不断地评判着我自己。并且我接受并认识到:在头脑中参与”I am so fucking stupid”这人样一个念头是无法实际解决任何问题改变任何事情的。

 

我不接受和允许自己在头脑中不断地参与 I am so fucking stupid”这样一个念头。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实际地为自己承担起责任,亲自动手来解决问题改变自己的这种愚蠢状况,实际地转变我自己和我的世界,转变我的现状,不再继续接受和允许自己继续存在于使自己存在于这种内心的不断评判之中。

 

我接受并认识到:通过一个相反的念头来对抗原来的一个念头并不能停止我头脑中出现的念头,”no judgment”这样一个试图对抗我头脑中出现的评判性念头事实上在支持着彼此而形成了一个相互支持的极性构造。

 

我不接受和允许自己在头脑中参与互为极性的念头,通过极化的相互支持的念头形成习惯性的反应模式。

 

每当评判性的念头要冒出来的时候,立即停止念头,可以在心中或口中大声说:“停止!”,同时通过觉察自己的呼吸在此处此刻支持自己,呼吸过这个经历。直到这种心智反应模式不再成为自己的一部分为止。

 

 

 

 

记忆工作单:

 

 

记忆一:

 

记忆的完全展开:有一次我在博客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了手淫(自慰)的事情,后来我父亲读到了那篇文章。在一次与我通过网络的谈话中,闪烁其词,拐弯抹角,搞得我莫名其妙,因为我搞不清楚他到底想要说什么。后来我明明白白地叫他直接说,他才从嘴里挤出“青春期的事情”一些话。我联想到自己当时最近的博客文章,猜到了他是在指我在博客文章中提到的手淫的事情,“手淫”两个字还是由我说出来的。当时我很恼怒,因为我觉得他是在束缚和压抑我,居然告诉我不应该在博客上写这方面的内容。然而事实却是我自己本身由于性禁忌观念的束缚对于在博客上讨论与性有关方面的内容存在着恐惧,当时那篇博客文章中提到我在戒手淫的事情也只是一笔带过的。我当时对我父亲恼怒的这种情绪反应,实际上是由于触发了我自己内心中的恐惧,而运用了责备这种心智的防御机制,将责任推卸到我父亲身上,认为是我父亲在束缚和压抑我,而实际上却是我自己头脑中的观念在束缚和压抑我自己,因为如果我要在我博客上写这方面内容,那么我父亲实际上是没有力量阻止我的。当然我父亲他自己也是在受那些观念的束缚的。

 

记忆之中的相关点:

网络博客(地点)

我和父亲(人物)

关于我博客上涉及到手淫方面内容的对话(行动)

恼怒,责备,恐惧,束缚,压抑(体验)

 

执取记忆的原因:

将我对自己的压抑和束缚责备到我父亲身上而继续存在于这种被恐惧所支配的心智自我定义之中。

 

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在与父亲通过网络关于我博客上涉及到手淫方面的内容对话时,体验到恐惧、责备、恼怒、束缚和压抑”这个记忆连接到“stupid()”这个念头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执取于头脑中这个记忆——“我在与父亲通过网络关于我博客上涉及到手淫方面的内容对话时,体验到恐惧、责备、恼怒、束缚和压抑”这个记忆连接到“stupid()”。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恐惧、束缚、压抑、恼怒、责备定义在这个记忆之中——“我在与父亲通过网络关于我博客上涉及到手淫方面的内容对话时,体验到恐惧、责备、恼怒、束缚和压抑”这个记忆连接到“stupid()”。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恐惧、束缚、压抑、恼怒、责备与我自己分离开了——通过将这恐惧、束缚、压抑、恼怒、责备定义在这个记忆之中——“我在与父亲通过网络关于我博客上涉及到手淫方面的内容对话时,体验到恐惧、责备、恼怒、束缚和压抑”这个记忆连接到“stupid()”,而处于与我自己的分离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与恐惧、束缚、压抑、恼怒、责备是同等如一的,因为是我接受和允许了它们成为我自己,因而我作为创造者有能力为自己的创造物承担起责任来,从其中站立起来,停止它们。

 

 

自我改正声明:

 

我接受并认识到:我真正的自己并不是由心智之中的记忆定义的,而根据我心智之中的记忆定义我自己是自我分离和自我奴役。

 

我不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根据我心智之中的记忆定义我自己。

 

我不接受和允许我自己通过根据我心智之中的记忆定义我自己而分离和奴役我自己。

 

我不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执取于记忆,用记忆定义我所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成为的心智意识系统。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作为在此处每次呼吸的每一刻中的生命而生活。

 

 

我接受并认识到:事实却是我自己本身由于性禁忌观念的束缚对于在博客上讨论与性有关方面的内容存在着恐惧,而我当时对我父亲恼怒的这种情绪反应实际上是由于触发了我自己内心中的恐惧,而运用了责备这种心智的防御机制,将责任推卸到我父亲身上,认为是我父亲在束缚和压抑我,而实际上却是我自己头脑中的观念在束缚和压抑我自己——因为如果我要在我博客上写这方面内容,那么我父亲实际上是没有力量阻止我的。

 

我不接受和允许自己受心智的和社会文化所编程的性禁忌的观念束缚,我不接受和允许自己认为手淫是什么禁忌的话题因而受此束缚。

 

我不接受和允许自己受恐惧的支配和束缚,而接受和允许自己走出自己用恐惧为自己设下的限制和束缚。

 

我不接受和允许自己利用责备这种心智防御机制将责任推卸到我父亲身上,觉得是他在束缚和压抑我。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为自己承担起责任来,认识到事实上是我自己在接受和允许自己受恐惧的支配和束缚,因而从恐惧之中站立起来,走出自己接受和允许了的恐惧,作为在此处每一次呼吸的每一刻中的生命而活。

 

 

记忆二:

 

记忆的完全展开:我形成了害怕揭露自己的念头这样一种模式。在某篇Desteni的文章中读到,“不应隐藏有指向他人的念头,内在和外在必须在所有时刻都相同。(There should be no hiding in the thoughts directed at another. The inner and the outer must be the same at all times.)”——想到这一点让我恐惧(事实上恐惧是用来正当化/合理化念头的私密性,是我继续维持自己的心智臆构自我的一种手段)。我记得自己曾经就与此相关的问题(也包括其它问题)给在Desteni的一个同伴发过邮件,通过电子邮件交流时读到的:如果我参与谋杀的念头,那么我与实际参与了谋杀的人是负有同等责任的。当时读到这一点时,产生了很强的情绪反应,因为我在头脑中曾经产生过类似的关于谋杀和暴力的念头,由此更加深陷进了不敢揭露自己头脑中念头的这样一种恐惧之中。

 

记忆之中的相关点:

Desteni的一个同伴(人物)

通过电子邮件交流关于念头方面的事情(行动)

反应,评判,恐惧,压抑(体验)

 

执取记忆的原因:

对念头的恐惧这个心智模式定义在这样一个记忆之中 

 

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与Desteni的一个同伴通过电子邮件交流时,产生了很强的情绪反应,由此更加深陷进了不敢揭露自己头脑中念头的这样一种恐惧之中。”这样一个记忆连接到“蠢(stupid)”这样一个念头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执取于“在与Desteni的一个同伴交流过程中,由于对其中的一句话产生强烈情绪反应,而更加沉陷进不敢揭露自己头脑中念头的恐惧中”这个记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紧抓这个记忆不放,因为我将对揭露念头的恐惧这个心智反应模式定义在了“由于在与Desteni的一个同伴交流过程中对一句话产生强烈情绪反应,而更加沉陷进不敢揭露自己头脑中念头的恐惧中”这个记忆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将自己“对揭露念头产生恐惧”这个心智模式分离开了——通过将其定义在这个特定的记忆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的分离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与“对揭露念头产生恐惧”这个心智模式是同等如一的——这个心智模式是通过我的接受和允许而创造出的,因而我作为创造者有能力为自己的作品承担起责任,从这个心智模式之中站立起来,停止它,不再允许自己做这种对揭露自己念头的恐惧的奴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反应、评判、恐惧和压抑这些词连接到“由于在与Desteni的一个同伴交流过程中对一句话产生强烈情绪反应,而更加沉陷进不敢揭露自己头脑中念头的恐惧中”这个记忆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反应、评判、恐惧和压抑这些词定义在上面所提到的这个记忆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反应、评判、恐惧和压抑这些词分离开了——通过将这些词定义在所提到的记忆之中而处于与自己的分离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与这些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反应、评判、恐惧和压抑”同等如一,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是我接受和允许了它们作为我自己,因而我作为创造者有能力为自己的作品承担起责任来,从其中站立起来,停止它们。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负面价值赋予了谋杀这个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谋杀这个词评判为是负面的/错误的/坏的。(并不是说谋杀因此就是正面的/正确的/好的,或是可以接受的,而是要停止心智的极性评判,而有能力与之等同一如地停止它。)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谋杀这个词分离开了——通过将其定义为是负面的/错误的/坏的而处于与自己的分离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头脑中关于谋杀和暴力的念头赋予了负面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头脑中关于谋杀和暴力的念头评判为是负面的/错误的/不好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头脑中关于谋杀和暴力的念头分离开了——通过将其评判为是负面的/错误的/不好的而处于与自己的分离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头脑中出现的关于谋杀和暴力的念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头脑中出现的关于谋杀和暴力的念头与恐惧连接起来——因而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恐惧。

 

 

 

自我改正声明:

 

我接受和认识到:我与“对揭露念头产生恐惧”这个心智模式以及“反应、评判、恐惧和压抑”是同等如一的——这些都是通过我的接受和允许而创造出的,因而我作为创造者有能力为自己的创造物承担起责任,从这个心智模式之中站立起来,停止它们,不再允许自己做这种对揭露自己念头的恐惧的奴隶。

 

我不接受和允许自己根据头脑中的过去的记忆定义自己,使自己受记忆的奴役和支配。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对自己承担起责任来,停止受过去记忆和心智反应、评判、恐惧和压抑的奴役、支配和束缚。

 

我接受和允许自己通过自我宽恕解除记忆的束缚,作为不受记忆束缚的在此处每一次呼吸的每一刻中的生命而生活。

 

---------------------------------------------------------------------------------------

Desteni英文主网:www.desteni.co.za

Desteni中文论坛:http://desteni.co.za/chinese/forum/

Desteni QQ群:154490172

Desteni 新浪微群,群名:Desteni 群号:769509

平等富裕金钱系统常见问题: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ncc4.html

自我宽恕示范:一步一步自我宽恕单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qdgz.html

自我宽恕示范:处理评判和恐惧实例: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vzmo.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