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自我宽恕:极化能量和心智投射

(2011-04-18 09:38:38)
标签:

极化

能量

心智

投射

反映

意见

褒贬

操纵

逻辑

常识

结论

忽视

重要

desteni

分类: 原谅自己
在我与他人交流所说的话语中可以通过自我反映发现自我宽恕点,进而实施自我宽恕。下面是一封我与他人交流过程中的一封回信的部分内容,以及我从中进行自我反映实施的自我宽恕。
 
 

FAQ(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翻译成汉语就是“常见问题”,两者没有什么意义上的实质差别,而是同一个事物在两种语言中的不同说法。你在回复中提到的“FAQ主要在解答Desteni 真正要传达的一体平等的精随和方法,是Desteni要带领全体走入天堂地球的真正用意。而常见问题是为了要解答和应付常在论坛上出现的疑问”——这事实上是你自己对 Desteni材料形成的个人意见,请注意你自己的用词是如何在试图支持这个意见以得 出你的结论的:“精髓”和“真正用意”是你自己对FAQ形成的看法,是在抬高FAQ, 但这两个词并不是FAQ材料内容的本有之意;而“应付”也是你自己对“常见问题”形成 的看法,是在贬低“常见问题”——由此通过你对FAQ和“常见问题”的极化看法,你得 出了结论“其实性质是相当不同的”。请诚实地审视一下: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来 的?是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的,还是建立在对词语的操纵基础上的?Desteni的材料 如果是平等一体的表达,怎么可能会一部分材料是“精髓”和“真正用意”,而另一部分材 料就变成了“应付”呢?这是谁的看法?是Desteni 材料本身的事实所是,还是你自己通过心智产生的个人意见?进一步可以问的问题是,形成这样一个个人意见背后的动机是什么?我建议你考虑如下这种可能(这取决于你自己去检查是否真是如此):也就是,根据你所翻译的材料来定义你自己,有意将你翻译的材料的价值/重要性提高,由此来提高你所感受到的心智自我的价值/重要性。

 

--------------------------------
以上段落的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精髓”和“真正用意”这两个词赋予正面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精髓”和“真正用意”这两个词定义为是褒义词,因此是好的/正面的/积极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精髓”“真正用意”这两个词产生一种正面的能量体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精髓”和“真正用意”这两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它们评判为是好的/正面的/积极的/褒义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用“精髓”和“真正用意”这两个词来描述新FAQ是有意抬高新FAQ,因而并不是对新FAQ的实事求是的评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用“精髓”和“真正用意”来形容新FAQ是故意操纵词语来抬高新FAQ的地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所得出的“故意操纵词语来抬高新FAQ的地位”这个结论是建立在我对“精髓”和“真正用意”这两个词语的极化正面能量基础之上的,并不是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定“故意操纵词语来抬高新FAQ的地位”这个结论是个事实,而没有认识到这是我通过心智极性能量得出的结论,是一种个人意见,并非实事求是的评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应付”这个词赋予负面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应付这个词定义为是一个贬义词,因此是不好的/负面的/消极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应付这个词产生一种负面的能量体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应付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应付评判为是不好的/负面的/消极的/贬义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用“应付”这个词语来形容常见问题是对常见问题的贬低,因而并不是实事求是的评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用“应付”这个词语来形容常见问题是故意操纵词语来贬低常见问题。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所得出的“故意操纵词语来贬低常见问题的地位”这个结论是建立在我对“应付”这个词语的极化负面能量基础之上的,并不是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定“故意操纵词语来贬低常见问题的地位”这个结论是个事实,而没有认识到这是我通过心智极性能量得出的结论,是一种个人意见,并非实事求是的评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受我赋予词语的正/负极化能量的控制、指挥和支配,而没有认识到当我接受和允许这些时,我是在接受和允许自己成为极性能量的奴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赋予了词语的正/负极化能量而产生相应的情绪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词语分离开来,因为我将词语赋予了极化能量,并因此受极化能量的驱动、指挥、操纵和控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定我通过心智极化能量得出的结论和个人意见就是事实,并相信它们确确实实就是事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通过心智所得出的结论和个人意见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翻译的材料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我翻译出来的材料分离开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与我的作品分离开来——通过将我的价值定义在我的作品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没有认识到我的作品与我作为创造者是如一同等的,并不是分离开来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将我的价值定义在我的作品之中事实上是我与我的作品处于分离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将我与我的翻译作品分离开来而使我的作品成为了比我更有价值的某种事物。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的价值取决于我的翻译作品受认可和受关注的程度。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的作品受认可和受关注的程度来定义我自己的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价值与我自己分离开来——定义在我的翻译作品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如果我的翻译作品受到认可和受关注那么它们就会被认定为是重要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的翻译作品来定义我的重要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的翻译作品是否重要能够决定我自身感受到的重要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通过提高我的翻译作品的价值/重要性,我的价值/重要性也能够得以提高。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通过我的翻译作品的受认可和关注程度而感受到的价值/重要性事实上我的心智自我的价值/重要性,并不是我真正的自己作为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价值一直都在这里作为我自己,并不是与我分离开的,因此我不需要向别处寻求我的价值——我是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通过翻译作品来定义我的价值/重要性本身就表明我存在于相应的极性对立面之中——无价值/无重要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处于无价值/无重要性这种自我定义之中,因而通过其它途径来“获取”价值/重要性。
 
 
-------------------------------------------------------------------------------------

是你在这里可能有些误解,还是你在这里的具体用词确实是想要造成某种印象?

 

你可以看到你通过一步步铺垫而最终得出结论过程中采用的逻辑了吗?这是逻辑(logic),是心智的逻辑,而不是常识 (Common Sense)

 

-------------------
以上段落的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的心智模式投射到他人身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采用特定的词语,以期望造成特定的印象,来达成我想得出的结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操纵词语来达成我想要引出的结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想要引出的结论来构造逻辑链条以“证明”我的结论是站得住脚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心智的逻辑推理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心智的逻辑推理来引出结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结论来寻找逻辑依据,而没有认识到这样一来,如果事先预定的结论是完全相反的,那么我也会通过寻找逻辑依据来证明这个完全相反的结论是站得住脚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扭曲事实,操纵逻辑和词语,以得出我的心智自我期望得出的结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定我通过心智逻辑得出的结论是站得住脚的,认定其就是事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通过心智逻辑得出的结论是自我欺骗幻象。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认定我通过心智逻辑得出的结论事实上是在进行自我欺骗,受心智自我的欺骗而存在于心智自我制造出的幻象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运用普通常识(Common Sense)。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头脑中参与“普通常识是无关紧要的(irrelevant)”这个念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头脑中出现的这个误导性的念头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生命常识分离开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信任心智逻辑,而没有信任生命常识作为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心智逻辑是需要一步一步的“推理”得出一个貌似合理的结论,而生命常识则是直接看到的对全体最有益的——不需要有中间的一个个逻辑步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心智逻辑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需要通过心智逻辑才能看到一个解决方案。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试图通过心智逻辑来寻求解决方案。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直接明了简单的生命常识作为我自己,而是接受和允许了心智逻辑作为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翻译选择词语过程中,期望通过心智逻辑得出一个唯一的最恰当的译法,而认定所有其它译法都不如这唯一的最恰当的译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定一定存在着唯一的一个最恰当的译法,并且这个译法一定比所有其它译法更好,除了这个译法之外没有任何其它选择的可能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如果选择是幻象,选择并不真实存在,那么在翻译中译词的选择也是幻象,只应该存在着唯一一个最恰当的译词,而所有其它译词都不是最恰当的,并且所有人都应该统一采用这唯一一个最恰当的译词。  ——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如果不是如此,那么这种选择又如何解释?这难道不是与选择的幻象相矛盾的吗?
 
关于选择我也许存在有误解。这一点我已发信问我的Recruiter了,也许她会澄清一些这里提出的疑问。
 
 
-------------------------------------------------------------------------------------

我建议你问如下这个问题:是Desteni FAQ被忽视,还是你被忽视?是Desteni FAQ放在最主要版面上,还是你放在最主要版面上?再有,这是否与DIP Agents的讨论有关系? 我无法做任何假设,这些只是我看到的可能隐藏心智定义的地方,至于事实是什么需要你自己来回答。

---------------
以上的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自己被忽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的翻译作品来定义我自己,害怕如果我的翻译作品受忽视,那么我会受忽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如果我的翻译作品受忽视,那么我会受忽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我的翻译作品分离开来,并于这种分离之中形成了一种关系联结。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如果我的翻译作品受重视,那么我也会受重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如果我的翻译作品放在主要版面上,那么我会受到重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如果我的翻译作品不放在主要版面上,那么我会受到忽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希望得到关注,希望通过我的翻译作品受到关注而得到关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如果我的翻译作品不放在主要版面上,那么就是有人故意与我作对。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有人故意与我作对这个心智投射和解释是真实的,而没有认识到这只存在于我的心智头脑之中。

 

-------------------------------------------------------------------------------------------

Desteni英文主网:www.desteni.co.za

Desteni中文论坛:http://desteni.co.za/chinese/forum/

平等货币制度常见问题: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ncc4.html

自我宽恕示范 —— 一步一步自我宽恕工作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qdgz.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