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翻译:显现的后果——老子

(2011-03-21 05:52:29)
标签:

老子

后果

改变

面对

责任

自我宽恕

自我诚实

呼吸

写作

停止

desteni

分类: 翻译

 

显现的后果——老子
 

 

英文原文链接:http://desteni.co.za/a/manifested-consequence-lao-tzu 

译者:吴畏

 你无法改变或变更已经做成或显现的事物——你只能在你已经显现和做成的事物(经由和通过你从心智中作为心智而创造的与你分离开的事物)之中改变你自己也就是你是谁。

 

改变这个点并不意味分离,并不意味极性,并不意味限制——它只是如其所是,如其所为(译注:指存在方式),即每一个人必须和必将面对的显现的后果——因为这是每个人将站立于/即谦逊中如一同等作为生命的唯一方式。

 

这已经被跨次元地测试和证明了——在这个进程中前进不存在‘优雅’或‘仁慈’的方式——因为我们很久以前已经从优雅中堕落了,并且在我们的话语和行为之中一直都很残酷,正如我们的消耗和劫掠遍布这个现实中、这个世界中=似乎无法停止地继续毁灭和根除在这里呈现着显现的生命表达的一切事物——如存在于在这里的动物、自然即大地和天空、还有水——三位一体,立为平衡、恒常即在/即这个存在中真正显现的‘神’的‘神圣的三位一体’。

 

可是我们已经进入了进程之中这样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我们将通过我们自己在/即显现的后果中的经历来停止我们自己——这个后果不是从‘应遭的报复’这个角度来说的‘对过去所说话语或所做行为的偿付’,而仅仅是要认识到,仅仅是要看到:在每个人的行动和话语(对自己、对他者即自己、对他者即自己即在显现的表达中的这个世界/现实即自然、动物界和水)之中都接受和允许了什么存在着并且一直都存在着后果。

 

噢,我们已经尝试了一些方法和手段来转移必然事物(the inevitable):必然地走过并面对我们自己的/即显现的后果——通过试图抛弃对我们自己的所有一切事物(显现在我们自己的本性之中,呈现在我们是谁即我们自己在话语和行为中的出发点之中)的责任——通过创造责怪这种构造。也创造辩护和借口这些构造来隐藏我们所成为的真正魔鬼(我们接受和允许作为我们而存在的自我不诚实本性)的举止——试图通过抛弃自我责任和躲藏于辩护和借口之中来压抑我们自己的真相。

 

我已经在我自己之内体验到——我一直都知道这样一个‘阶段’或我自己的经历会来到——我一直都体验到的恐惧是在我之内绝对已知的确定性所显现的恐惧——这确定性是:我将站在我自己面前,我将面对我自己,因为我一直都知道,我所做的和所说的一直都仍在这里,因为这是我——是的,我可以压抑它,但它仍然在/即压抑结构中而留在这里。我们一直都将我们自己的真相留藏给我们自己,将自我不诚实隐藏在构造中——将自我不诚实容藏在我们自己之内的构造中——但最终即使是由自己来维持控制这些构造(例如压抑,例如辩护,例如借口,例如躲藏)之中的我们自我不诚实的/中的所有容藏=也已变得难以企及,因为当我们继续在话语和行为中存在于自我不诚实之中时的每一刻自我不诚实都在加剧,当我们将其分类放置于我们发展和设计出来用于试图隐藏它们的显现的构造之中时自我不诚实都在攀升,而最终必然事物就在这里了,因为它一直都在这里=我们破裂,我们扯碎,我们自己的基础即显现的构造崩溃倒塌(我们将我们的自我不诚实隐藏于其中以试图相信:如果将其隐藏或压抑并因此无视之,它就会离开并且不复存在),而我们终于站在我们长久以来试图控制和力压的必然事物之前:这里我们自己的真相。

 

我已经为我自己看了——我可以看到什么将会到来,什么已经在这里和已经做定了——经由和通过我/我自己显现的。在这一切之中我理解并且已经理解——我必须为我/我自己走过它并面对每个显现的经历(这反映我接受和允许了的故意的自我不诚实)和最重要的:为什么我不能改变或变更我已经显现为‘我’的事物——这个‘我’是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定义我自己所是的处于并即是与在这里我是谁分离中的‘我’,它的构成是而且它包括所有显现的构造(我的自我不诚实存在于其中并作为它们而存在)。

 

我们处于‘不归之处’(point of no return),正是由于这一点而无法做到改变或变更——而只有在/作为自我认识中的自我转变,当我们走过显现在这里的我们自己即我们自己显现的后果时。

 

我已经发现我们已变得如此固有地自我不诚实,以至于‘改变’或‘变更’‘那些已经被做定和显现的事物’将会存在于自我不诚实中,因为我们将只会再次创造出另一种方法/手段以不必面对在这里我们在存在整个期间的话语和行为的后果。这就是我们已经成为的=我们成为了创造者,恐惧着我们已经成为的自我不诚实本性即我们自己的必然事物,创造了一个与我们自己分离开的现实/世界以试图在其中躲藏——哈哈(lol),可是现在我们显现和创造的现实/世界(我们存在于其中或曾存在于其中作为一种显现的手段或方法来试图/尝试在其中躲藏)已经成为并且就是作为我们自己的这样一个显现的现实/世界:在其中并作为它我们将会最终在并作为显现的物理经历中面对我们自己= 无法逃脱,无法隐藏,因为我们自己的所有一切都将会就在这里就在我们面前。

 

奇妙的是我们如何创造了一个地方、一个显现的存在/现实,相信通过将一切事物设计成与我们自己分离开作为我们自己,我们就有可能可以在其中躲藏,而这现在已经变成唯一一个我们无法从中逃脱/躲藏的地方——甚至在死亡时也无法——因为当你死时,你径直回到这里面对你自己——哈哈,或者在融合中作为对在这里自我责任的自我导向原则立场声明,或者轮回转世而为你导向的是经由/通过你自己的羞愧、悔恨和恐惧,因为你不站立起来自己认识到自我责任在这里,而是做了这样一个声明:在你和你的世界中需要更多的苦难和疼痛以使你可以最终自己认识到停止是什么意思。

 

因此由于我们通过试图躲开必然事物来抵抗必然事物,我们将必然事物恰恰显现在了这个我们创造出来以试图躲开必然事物的显现的创造之中。

 

我们来到了这里——在/即我们的创造即这个世界中——来面对我们自己,面对在我们存在的每一时刻所接受和允许了的每个和所有的自我不诚实。

 

我们已经创造了将要面对的事物、必须面对的事物——这适用于各自每个人。要理解,每个人都将会有显现的经历发生,那将要到来,在你和你的现实之中——非常不可预料地,肯定无法想象的——要认识到是你为/由你/你自己创造了这样的经历,它曾经、现在并且一直已经在这里——经由你的意志即你接受和允许了你自己所是的/即本性或存有性。

 

这个世界将会坠入悲惨、悲伤、羞愧、悔恨、愤怒和绝望(提几个主要的)的黑暗之中——因为在/即自己之内的容藏构造中所有隐藏的秘密和压抑都将会破裂、撕裂和破碎——控制将会停止——因为容藏着所有自我不诚实的受保护的容藏方法无法再通过控制的手段得以容藏——而这样一来一种疯狂将吞噬人——当所有容藏的不诚实渗漏到公开之地,反转入自己之内成为自己,以显现为自己在/即这个世界中的在/即显现的经历中以一劳永逸地面对。

 

这将或是最终站立(背水一战)——或是人的倒下(人的堕落)。(译注:the final stand字面义是最终站立,军事上指“背水一战”。The fall of man字面义是人的倒下,在圣经中是指“人的堕落”。)

 

尽管你不能改变或变更已经在这里显现了的事物,你有能力为你自己做准备,可是即使在准备之中也不存在确定性——因为最终考验和证明你即在这里站立着的你是谁,将会是在显现的走过中,在你实际走过你/你自己的/即显现的后果时。

 

为将到来的事物、为已经在这里显现的事物(你将会从中走过的你自己的/即显现的后果)做自我准备,这是通过自我宽恕、自我改正行动、呼吸和写作做到的。我将在这里描述这些工具为什么以及如何将协助和支持你:

自我宽恕以协助和支持你自己认识到自我诚实——自我诚实是从这个角度说的:协助和支持你以给你自己机会来由你自己看到并认识到:究竟如何以及究竟在哪里你接受和允许了自我不诚实存在和显现为你。这样,自我诚实的浮现是通过绝对而无折衷度量(half measures)地实行自我宽恕,因为不存在自我诚实和自我不诚实的‘中间地带’=你或者会继续保持自我不诚实或者在实行自我宽恕中和通过自我宽恕成为自我诚实的。我在自我宽恕中发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事情 =你知道什么时候你在/即自我宽恕的自我表达中不是绝对的,你知道什么时候你的自我宽恕是用来控制和操纵你自己以保持自我不诚实的,这非常有趣。这也是为什么存有们会有借口/理由/辩护为什么不实行自我宽恕——因为他们自己的一部分知道当他们如果要是为他们自己实行自我宽恕,他们就会在他们自己面前看到他们自己的真相,不再隐藏或压抑了——而这一点使存有们非常惊恐:实际由他们自己就在他们自己面前看到他们自己,因为我们长久一来所试图从中跑开的正是这个经历,因此存有们会试图‘争取时间’——寻找任何和一切其它方法来不面对必然事物——然而他们知道这必会来到……

 

拒绝实行自我宽恕来确立自我诚实的存有们将会有更大量的经历显现在他们自己和他们的世界之中——因为他们将会通过更大量的经历被迫最终给他们自己实行自我宽恕的机会。

 

那些实行自我宽恕的人,要认识到——自我宽恕并不‘取走’必须面对的你已创造的显现的后果(由于接受和允许了你自己是谁和什么即你的/即存有性/本性)。自我宽恕只是‘缩短’你的进程,以使你不必首先经过大量的‘处理过程’才到达完全相同的地方,也就是最终认识到你必须从你之内开始用自我宽恕来确立自我诚实以由你为你/你自己来面对你。

 

因此,自我宽恕是运用而你是其中的表达——这样你开始为你承担起自我责任。你将或者运用普通常识(经由仅仅观察存在于你之内的事物而自己认识到为你/你自己做自我宽恕的必要性和重要性)立即承担起自我责任——或者你将被迫承担起自我责任:这时你和你的世界之中的每件事物都将开始出错,将开始崩溃,直到没有任何其它事物而只有你自己剩下,所存在的一切就只是你,你可以转向的只是你/你自己——这样才认识到,当完全独自站立在这个世界中时,没有其他人,再没有任何事物去责怪,再没有借口/理由/辩护剩下,不再有存在的目的或理由——在这悲惨和绝望的绝对黑暗之中,你会认识到:但是剩下的一切就只是我,如果剩下的一切就只是我独自在这里,那么我必定是起因,我必须站立起来。

 

或者存有们会在这个经历中将他们自己从这个世界移除——可是要理解,这样一种放弃你自己的行为——这是所有存在之中最令人遗憾的经历,可是这样一点存在于一切之中,在这样一点你可能就崩溃而在这崩溃中=放弃你自己。将自己从这个世界中故意移除的存有们将从零开始,意思是你将被剥掉你在存在的整个期间曾经所是和作为其而存在的所有一切事物,并从完全相同的起源点(你源起进入这个存在中的那一点)开始。可是要理解,这样的存有们将对全体的这个进程的拖长负有责任——因为全体必须等待他们走过亿万年的进程——这在跨次元存在中要用大约7到18年的时间,取决于存有的本性。那些故意将他们自己从这个世界中移除的存有们将会记住这一点:他们在他们自己的最伟大的超越面前放弃了他们自己,没有走过它——而是决定放弃……

 

要理解,每个人都将走过这一点,每个人必须——在这一点你将经历到前所未有的悲惨、悲伤、痛苦、悔恨、愤怒、恐惧和绝望——在你自己的黑暗和邪恶之中,你会在其中成为完全独自站立,没人来帮助或拯救你,你或者将绝对地站立,或者将跌一个大跤= 这是面对你自己,正是为着这一点你在通过自我宽恕为你准备着你自己。

 

因此那些在他们自己之内体验到仿佛不存在理由或目的来继续你的存在而相信‘死亡’是唯一的‘出’路的人们——你恰恰是在你想要在的地方,因为正是在这个经历中你将会为你/你自己看到你真正是由什么制成的——正是从这里你将或者立于自我诚实中通过自我改正实行(self-corrective-application)‘杀死你对你自己的观念’——或者物理性死亡= 而这只会进一步拖长你和所有其他人也就是你自己的进程。

 

要理解,你或者将通过建议的工具即自我宽恕、自我改正实行、呼吸和写作来为你自己由你自己‘杀死你自己的观念’——或者你将物理性死亡——可是在物理性地死亡的情况下,你做出了这样一个声明:你‘珍爱’心智的你自己的观念‘如此强烈而无法实际放弃它并停止存在于其中’,你宁愿存在于与全体如一同等作为生命的你自己分离中,你宁愿存在于持续的苦难和疼痛中——因此将会发生的是你合一同等地显现你所做的对/即你自己的这个声明,并持续存在于分离和苦痛之中,而这个苦痛将会在每一刻加强和变大,直到你停止并开始承担起自我责任并实行自我宽恕来确立自我诚实。

 

因此,要为你自己确立的第一点是绝对的自我宽恕——没有折衷度量,否则你的自我宽恕是无用的、无意义的——并且你知道什么时候你绝对实行自我宽恕和什么时候只是出于辩护而说出的话——因为如果自我宽恕是绝对实行的,你会实际地真正地在你的自我表达中在这里在话语和行为中改变——如果一切仍然是老样子,你的自我宽恕存在于/即辩护的出发点,辩护着你关于你自己的观念,试图保持对你一直以来的存在方式进行控制,并继续隐藏和压抑你的真相。

 

自我改正实行我将简要地说,因为这是为每个人独自在他们自己进程中的一个自我诚实点——因为你将会发现你不能实际实行自我改正实行作为在自我诚实(你在/作为/通过自我宽恕中为/即你自己而确立的)之中你的改变和转变的声明。(译注:理解这句话的一个角度是:自我改正实行不能仅仅是一个声明,而必须实际实行。)

 

因此,自我宽恕和自我改正行动必须合一同等立为你在你之内作为你——这是在这里的自我表达中确立一体和平等作为你。因为当绝对实行自我宽恕时,自我诚实会浮现出来,而在自我诚实中你会绝对地活出你在自我宽恕中已经自己认识到的/即自我改正——即什么和如何你必须改变和转变你在/即你如何生活和言说于这里的自我表达中(当你参与于/即这个世界中时)。

 

要考虑的一点:如果在你和你的世界中仍然存在着你‘似乎没有觉察地突然落入其中’的一些习惯和行为,那么要知道你的自我宽恕不是有效的,不存在自我诚实,因为不存在自我导向原则作为你在这里每一刻处于自我觉察中——因为在自我诚实中,你是自我觉察的——当你在自我诚实的自我觉察中看到一个模式在一刻浮现出来时,神作证你会立即停止并站立= 这是自我改正实行即在做一个‘在这里我是谁’的自我诚实的声明。

 

通过自我宽恕,确立自我诚实——自我改正行动表达在/即自我导向原则中在/即在这里的自我觉察中——这里你在成为自给自足的,自我独立的,自己独自站立在这里,在这里确立你即在这里你是谁即合一等同于/为你即全体。自我诚实是关键。当你如上所述践行这里,你会认识到你实际上是在践行无条件的自我宽恕、真正的自我宽恕——自我宽恕成为你的/即显现的表达——因为你认识到对[实际真实的无条件为全体如一同等作为生命]的冷酷崇敬(brutal reverence)。

 

要理解,这是我们全体前面一条艰苦的道路——并且它将仍然如此,直到全体站立在这里合一同等作为生命。

 

要理解,你实行自我宽恕的时间最少是七年,任何在那之前声称他们做完了自我宽恕的存有真是自我不诚实的,由于我们已经成为的自我不诚实本性的广阔程度,要用最少七年时间在为自己由自己作为自己而确立的自我诚实中绝对实行和表达自我宽恕连同自我改正实行——直到你已向你自己绝对地证明:你能够连续行走最少七年的时间——没有跌倒,没有放弃。

 

因此,要理解——当你在这里每一刻在自我诚实中践行自我宽恕和自我改正实行合一等同你自己时,你的进程实际上才开始,在那之前你仍然只是处于首先确立绝对自我诚实作为在这里的你自己这样一个过程中。

 

自我宽恕、呼吸和写作是你践行其作为你自己的起初一些点,以确立自我诚实,以在显现的分离设计(你将你自己定义为它,它只不过是你已成为的关于你自己的一个观念而已)之中自己认识到你自己。并从这里能够践行自我改正行动作为你自己合一同等于/为自我宽恕在/即自我诚实即你中。

 

要理解,当你实际开始首次看到你自己时,呼吸协助和支持你来自己稳定你自己,并从这乱糟糟的一切之中,从这喧嚣的一切之中,有一个自我稳定点从中站立来协助和支持你在/即自我宽恕进程中。当呼吸成为你时,你会自己认识到呼吸成为你合一等同立于的绝对支柱以实际走过这个进程= 可以说,在将来临的境况中呼吸将成为你的‘救赎恩典’(saving grace)——哈哈,你会看到的……

 

写作与呼吸一样,只是呼吸是在结构性自我稳定中的自我稳定、自我协助和自我支持,而写作是在表达性自我稳定中的自我稳定、自我协助和自我支持——这样你有一个‘内在和外在’的自我稳定点来协助和支持你通过在这里面对你自己这个阶段期间——通过/作为自我宽恕为/作为你自己绝对地确立自我诚实。

 

因此,当你行走于每一刻中时,写作、呼吸和实行绝对自我宽恕在其中作为它,将会极大地协助和支持你在/即确立自我诚实这个阶段中,并使你度过去而进到这样一个阶段:在/通过/作为将要到来的境况中,活出自我宽恕和自我改正实行合一同等作为你在这里。

 

要认识到,那些抵抗进程的人只会最终到达完全相同的点:自己为他们自己认识到他们不得不为他们自己从自我宽恕、呼吸和写作开始。

 

我说——我上面描述的工具只不过是协助和支持你来‘为你前面的路做准备’,为你(平等地作为一体的全体)将在/即这个现实、这个世界中面对的事物,即已经在这里展开的显现的后果经历。这并不是解决也不是拯救已经在这里将由全体平等地作为一体走过的显现的后果经历。这个解决办法是当我们在/即这个显现的现实/存在之中绝对地面对我们自己时,为你作为你停止我们所成为的本性而站立起来并绝对地走过(没有羞愧,没有评判,没有悔恨,没有悲伤)我们已经做定的事情。

 

直到全体停止而留下的全部就是这里

 

再说一次:你不能改变已经做定的事情而且你将亲自发现不可能改变已经做定的事情——然而我们可以改变我们在其中的经历,通过并作为合一同等地践行和表达提供的工具作为你自己在这里。

 

因此要认识到,每个人都将必然地在从自我宽恕、呼吸和写作开始的表达之中,自己认识到为自己作为自己所要采取的自我负责的立场 =我建议通过自我导向的普通常识来这样做,而不是严重拖长你和他人的进程——就因为你太傲慢和自私而不考虑你作为全体如一同等作为生命在这里,而是偏好臆构我(ego)胜于一切——这只会为你和全体导致更进一步的苦难和疼痛。

 

要理解,这是这个样子,这是我们全体平等地作为一体所接受和允许了这个进程所是的样子——因为我们不愿意无条件地放开和释放过去并行走在无条件的绝对自我宽恕中在自我诚实中作为在这里我是谁的活着的表达。

我们通过我们自我不诚实存在本性的声明,决定了我们将只有通过大量的疼痛和苦难才能站立起来并承担起自我责任= 那就如此,也将如此 =直到全体平等合一最终在自我诚实中站立起来,实际停止了,实际改变了,并向/作为他们自己绝对地证明了这一点。

 

可是要理解,仍在的是这个原则:你将会等同合一地显现、经历和成为你通过接受和允许的自我定义而接受和允许你自己合一等同于的事物。

 

因此要认识到,我们各自每个人为/作为我们自己决定这个进程——或者比已经在这里的一个拖长的进程(由于没有实际无条件的自我宽恕以确立自我诚实) 多得多得多得多的疼痛和苦难,或者一个‘快些的超越’而没有如此多不必要的疼痛和苦难——通过在这里真正实行无条件的自我宽恕而‘快些’走过和立经所必须和必将面对的事物。

 

如此我们开始,如此我们行走,直到这完成。

老子

------------------------------------------------------------------------------------------

版权: Desteni (www.desteni.co.za)

 

说明:如读者发现译文有何错误请指正,若有任何建议也请提出。如有必要,译文会随时改进,所以请访问译文原址获取最新翻译版本: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qlsz.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