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自我宽恕示范:一步一步自我宽恕工作单

(2011-03-16 09:34:52)
标签:

自我宽恕

意念

感情

情绪

词语网

图像

记忆

龙之子

力量

改变

医院

desteni

分类: 原谅自己

 

以下是我参与Desteni介绍课程第三个月的作业(由英文翻译/改写过来的)。懂英文的可以去看看‘Desteni我进程’的课程(Desteni介绍课程是其中的初级课程)http://desteniiprocess.com/

 

 

一步一步自我宽恕工作单

 

1. 铺陈思想构造(thought construct)

 

思想(thought)

我希望我能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来指导世界。(注:龙之子是一本日本漫画书中的主角。)

 

<其它组分>

情绪或感情(也指明是哪种):

失望的情绪

 

词语:

力量,改变

 

图像:

(1)龙之子被他人崇拜的图像

(2)龙之子与敌人打斗的图像

 

记忆:

(1)我本科阶段学习成绩好受人尊敬的记忆

(2)我接触Desteni早期的一段住院经历中做得非常有效这样一个记忆

 

 

 

2. 思想工作单

 

触发点:

阅读龙之子漫画

 

思想类型:

希望/欲望/想求

 

 

对这个思想、思想的触发点和思想的类型实行自我宽恕:

 

思想本身: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想“我希望我能够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来指挥世界”。

 

思想的触发点: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阅读龙之子漫画’连接到‘我希望我能够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来指挥世界’这个思想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阅读关于龙之子的漫画’在我之内作为一个触发点而存在,触发‘我希望我能够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来指挥世界’这个思想。

 

思想的类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希望/欲求/想要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以指挥世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以指挥世界’这个希望/欲望/想求存在于我之内作为我。

 

 

 

3. 感情/情绪工作单

 

情绪或感情的具体类型或‘色调’:

失望这种情绪

 

将思想连结到情绪/感情的原因:

我体验到失望这种情绪是由于我认识到了龙之子只是漫画书中的一个虚构人物而不是现实之中的一个真实存有,并且他在漫画世界中所做的事情无法在物质现实之中实际实施。因此,我希望变得像他在漫画世界中一样有力量只是一个不实际的希望而没有考虑到在物质现实中指导和改变需要些什么。我认识到我的希望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欲望,想要快速解决我当时体验到的无法移动/停滞不前/缺乏方向和改变。虚构的漫画现实是一个藏身之地,在其中我在我的心智之中体验到一种虚假的力量,目的是逃避现实。

 

 

对将思想连结到情绪/感情和连结原因实行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希望我能够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来指挥世界’连结到失望这种情绪体验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失望这种情绪体验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进入到一种失望的情绪体验中,因为我认识到了我无法像在漫画现实中一样如此容易地在现实世界中实际显现我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这个欲望。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感到失望,因为我认识到了龙之子只不过是漫画现实中一个虚构的人物而不是物质现实中的一个真实存有,并且他在漫画现实中如魔法般所做的事情并没有考虑到在这个物质现实之中进行指导和改变实际要求些什么,因而那些事情至少无法像在漫画现实中那样容易地实际显现在这个物质现实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感到失望,因为我认识到了并不存在一个迅速的魔法般的解决办法来解决我在物质世界之中的实际体验即无法移动/停滞/缺乏指导和改变。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渴望一个迅速的魔法般的解决办法来解决我在物质世界之中的体验到的无法移动/停滞/缺乏指导和改变,而不愿意面对我的现实并为我的现实也就是我自己承担起责任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不想面对我的现实,不想为我通过我的接受和允许而创造和显现在我的世界中并即是我的世界也就是我自己承担起责任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感到失望,因为我认识到了我必须为我在我的世界中创造了的事物承担起责任来并在物质现实中实际指导/改变我自己——而这并不像在漫画现实中那样是件容易的任务。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使用漫画现实作为一个藏身之处,在那里我通过想像我自己是龙之子在指导这个世界而在我的心智之中创造出一种虚假的力量体验,这样一来我就不必面对真实的现实世界即这个物质现实也就是我的世界和这个世界整体,而不是为我所接受、允许、创造和显现的事物承担起责任来并一口气一口气地一步一步地实际指导/改变我自己和我的世界。

 

 

 

4. 词语工作单

 

词语网一: (可以自己在纸上画一个词语网,例如将每一词语点用圆圈圈起来,而圆圈之间用线连起来)

 

与‘我希望我能够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来指挥世界’这个思想直接相连的一个词语是‘力量’并且我对这个词充荷了一种‘正面’的价值。而与‘力量’这个词直接相连的词语网中的词语点包括:龙之子在漫画现实中是有力量的,毛泽东引导中国人民建立新中国是有力量的,知识,能够指导和改变世界,限制,责任,滥用,‘我在本科阶段中成绩好而受人尊敬’这样一个记忆,在梦境中飞翔这样一个图像,能够做他人做不到的事,控制,钱,优越感,超人/英雄,‘我父亲在家庭中是权威而能够惩罚我’这样一个记忆。

 

 

对词语一的正面/负面价值实行自我宽恕:(力量 +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充荷上了正面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评判为是‘正面的’/‘对的’/‘好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将‘力量’这个词评判为是‘正面的/对的/好的’而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分离开来。

 

 

对词语网中每一点与词语一进行连结、定义和由此造成的分离实行自我宽恕:

 

(1)龙之子在漫画现实中是有力量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漫画人物龙之子指导世界’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漫画人物龙之子指导世界’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与龙之子这个漫画人物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漫画人物龙之子指导世界’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2)毛泽东引导中国人民建立新中国是有力量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毛泽东引导中国人民建立新中国’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毛泽东引导中国人民建立新中国’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与毛泽东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毛泽东引导中国人民建立新中国’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3)知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知识’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知识’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知识’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知识’这个词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4)能够指导和改变世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能够指导和改变世界’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能够指导和改变世界’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能够指导和改变世界’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5)限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限制’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限制’这个词的对立极性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和与‘限制’这个词中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定义在‘限制’的对立极性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6)责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责任’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责任’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责任’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责任’这个词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7)滥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滥用’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定义为‘滥用’这个词的对立极性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和与‘滥用’这个词中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定义在‘滥用’的对立极性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8)‘我在本科阶段中成绩好而受人尊敬’这样一个记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我在本科阶段中成绩好而受人尊敬’这样一个记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我在本科阶段中成绩好而受人尊敬’这样一个记忆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成绩好’和‘受人尊敬’。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成绩好’‘受人尊敬’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成绩’和‘他人’和‘尊敬’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我在本科阶段中成绩好而受人尊敬’这样一个记忆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9)在梦境中飞翔这样一个图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在梦境中飞翔’这样一个图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在梦境中飞翔’这样一个图像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在梦境中飞翔’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在梦境中飞翔’这样一个图像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梦境’‘飞翔’‘虚幻’这些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梦境’‘飞翔’‘虚幻’这些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梦境’、‘飞翔’、‘虚幻’这些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梦境’‘飞翔’‘虚幻’这些词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10)能够做他人做不到的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能够做他人做不到的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能够做他人做不到的事’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他人’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能够做他人做不到的事’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11)控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控制’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控制’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控制’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控制’这个词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12)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钱’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钱’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钱’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钱’这个词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13)优越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优越感’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优越感’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优越感’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优越感’这个词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14)超人/英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超人/英雄’这个词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超人/英雄’这个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超人/英雄’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超人/英雄’这个词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15)‘我父亲在家庭中是权威而能够惩罚我’这样一个记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我父亲在家庭中是权威而能够惩罚我’这样一个记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我父亲在家庭中是权威而能够惩罚我’这样一个记忆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连结到‘父亲’‘权威’‘施加惩罚’这些词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力量’这个词定义在‘父亲’‘权威’‘施加惩罚’这些词语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力量’这个词和‘父亲’‘权威’‘施加惩罚’这些词语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我父亲在家庭中是权威而能够惩罚我’这样一个记忆和相关的‘父亲’‘权威’‘施加惩罚’这些词语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词语网二:

 

与‘我希望我能够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来指挥世界’这个思想直接相连的一个词语是‘改变’并且我对这个词同时充荷了‘正面’和‘负面’价值。而与‘改变’这个词直接相连的词语网中的词语包括:龙之子能够改变世界,一致性,呼吸,无力无助,失败和放弃——我无法改变拖延习惯的记忆,改变的观念/实质改变,迷惑,困难/努力,等待——等待访问Desteni农场后再改变这样一个记忆,命运/限制——我的进程开始后手上显现出的掌纹,在我接触Desteni早期的一段住院经历中做得非常有效这样一个记忆。

 

 

对词语二的正面/负面价值实行自我宽恕:(改变 +/-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这个词充荷了正面价值——从想要/欲求改变这个角度来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这个词评判为‘好的/正面的/对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其评判为‘好的/正面的/对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这个词充荷了负面价值因为我进行改变的失败和我认为改变困难的看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这个词评判为‘负面的/错的/坏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其评判为‘负面的/错的/坏的’。

 

 

对词语网中每一点与词语二进行连结、定义和由此造成的分离实行自我宽恕:

 

(1)龙之子能够改变世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龙之子能够改变世界’与‘改变’这个词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这个词定义在‘龙之子能够改变世界’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这个词和与‘龙之子’分离开来——通过将‘改变’定义在龙之子之中而与我分离开来。

 

(2)一致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一致性’这个词与‘改变’这个词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定义在‘一致性’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这个词和‘一致性’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改变’定义在‘一致性’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3)呼吸: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呼吸’这个词与‘改变’这个词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定义在‘呼吸’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这个词和‘呼吸’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改变’定义在‘呼吸’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4)无力无助: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无力无助’这个词连结到‘改变’这个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定义在‘无力无助’的对立极性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这个词和‘无力无助’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改变’定义在‘无力无助’的对立极性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5)失败和放弃——我无法改变拖延习惯的记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无法改变拖延习惯’这个记忆和‘失败’、‘放弃’这些词连结到‘改变’这个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定义于‘我无法改变拖延习惯’这个记忆、‘失败’和‘放弃’的对立极性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失败’、‘放弃’、‘拖延’这些词和与‘我无法改变拖延习惯’这个记忆分离开来——通过将‘改变’定义在‘我无法改变拖延习惯’这个记忆和‘失败’‘放弃’这些词的对立极性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6)头脑中改变的观念/实质改变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头脑中改变的观念’这个词连结到‘改变’这个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定义在‘头脑中改变的观念’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这个词和‘头脑’、‘观念’这些词分离开来——通过将‘改变’定义在‘头脑中改变的观念’之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7)迷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迷惑’这个词与‘改变’这个词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这个词定义在‘迷惑’这个词的对立极性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和‘迷惑’这个词分离开来——通过将‘改变’这个词定义在‘迷惑’这个词的对立极性中而与自己分离开来。

 

(8)困难/努力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迷惑’这个词与‘困难’‘努力’这些词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这个词定义在‘困难’‘努力’这些词的对立极性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和‘困难’‘努力’这些词分离开来——通过将‘改变’这个词定义在‘困难’‘努力’这些词的对立极性中而与自己分离开来。

 

(9)等待——等待访问Desteni农场后再改变这样一个记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等待访问Desteni农场后再改变’这样一个记忆与‘改变’这个词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这个词与‘等待’‘访问’‘Desteni农场’这些词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 ‘改变’这个词定义在‘等待访问Desteni农场后再改变’这个记忆和‘等待’‘访问’‘Desteni农场’这些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等待’‘访问’‘Desteni农场’这些词分离开来——通过将‘改变’定义在‘等待访问Desteni农场后再改变’这个记忆之中而与自己分离开来。

 

(10)命运/限制——我的进程开始后手上显现出的掌纹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与我的进程开始后手上显现出的掌纹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与‘命运’‘限制’‘掌纹’这些词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定义在‘我的进程开始后手上显现出的掌纹’和‘命运’‘限制’这些词的对立极性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命运’‘限制’‘掌纹’分离开来——通过将‘改变’定义在‘我的进程开始后手上显现出的掌纹’和‘命运’‘限制’‘掌纹’的对立极性之中而与我自己分离开。

 

(11)我接触Desteni早期的一段住院经历中做得非常有效这样一个记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与‘我接触Desteni早期的一段住院经历中自我实行非常有效’这样一个记忆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这个词与‘住院’‘有效’这些词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改变’定义在‘我接触Desteni早期的一段住院经历中自我实行非常有效’这样一个记忆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改变’‘住院’‘有效’这些词分离开来——通过将改变’定义在‘我接触Desteni早期的一段住院经历中自我实行非常有效’这样一个记忆之中而与自己分离开。

 

 

 

5. 图像工作单

 

图像一:

 

画出/写出图像表现:(可以象征性地画出头脑中的这个图像中的各个要素)

我头脑中的这个图像非常简单:左下角的几个人朝着在右上角坐在王位上的龙之子鞠躬。

 

 

这个图像整体代表什么:

这个图像代表着崇拜、力量、权力。

 

 

对图像整体、图像细节、图像代表什么和将其与思想连结实行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左下角的几个人朝着在右上角坐在王位上的龙之子鞠躬’这样一个图像存在于我之内作为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把‘左下角的几个人朝着在右上角坐在王位上的龙之子鞠躬’这个图像连结到‘我希望我可以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来指导世界’这个思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崇拜’‘力量’‘权力’这些词连结到这个图像‘左下角的几个人朝着在右上角坐在王位上的龙之子鞠躬’。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崇拜’‘力量’‘权力’这些词定义在我头脑之中的龙之子受他人崇拜这样一个图像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需要获得他人的崇拜才能使我体验到自己是有力量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崇拜’‘力量’‘权力’这些词分离开来——通过将它们定义在我头脑之中的龙之子受他人崇拜这样一个图像中而处于与自己分离之中。

 

 

图像二:

 

画出/写出图像表现:(可以象征性地画出头脑中的这个图像中的各个要素)

这个图像是:龙之子在用一把刀与敌人战斗,他表情扭曲,牙关紧咬,汗流满面,而敌人腿脚横飞,血如泉涌。

 

这个图像整体代表什么:

战斗,暴力,血腥,力量

 

 

对图像整体、图像细节、图像代表什么和将其与思想连结实行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这样一个图像‘龙之子在用一把刀与敌人战斗,他表情扭曲,牙关紧咬,汗流满面,而敌人腿脚横飞,血如泉涌’存在于我之内作为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把‘龙之子在用一把刀与敌人战斗,他表情扭曲,牙关紧咬,汗流满面,而敌人腿脚横飞,血如泉涌’这样一个图像连结到‘我希望我可以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来指导世界’这个思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战斗,暴力,血腥,力量’这些词语连结到龙之子用刀与敌人激战这样一个图像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战斗,暴力,血腥,力量’这些词定义在龙之子用刀与敌人激战这样一个图像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如果我参与战斗或表现得暴力那么我就是体验到我自己是有力量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与战斗、暴力这些词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这个词定义在战斗、暴力这些词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战斗,暴力,血腥,力量’这些词语分离开来——通过将它们定义在龙之子用刀与敌人激战这样一个图像中而处于与我自己分离中。

 

 

1.     6.记忆工作单

 

记忆一:

 

记忆的完全展开:

这个记忆是关于我的进程开始阶段的一次住院经历。这次经历从我的角度来看是我自己主动进入医院的。在医院中我的自我指导非常有效。医院里有一个小组讨论会,我在那里积极发言并分享自己的认识和洞察。那里还有一个艺术小组可以参加,在那里我体验到自己变得非常有创造力,画了一些画,通过观察其他人的一些画分享了一些自己从其中观察到的洞察,做了一个拼贴画并也从中得出洞察并与他人分享,还有一些其它事情。同时能够有效地帮助和支持医院中我周围的其他人。例如帮助一个叫做Grace的人克服她的不自信,如独自去洗衣还有写汉字这种事。我从医院出来,从我自己的角度来看也是我自己主动出院的——是由于我认识到了自己需要出院进一步学习和扩展自己以能够更有效地支持和帮助我自己和他人,因此我向这个世界通过言语的方式传达了自己的意愿,几天后我就出院了。我在医院里呆了三个星期,前一个星期是在一个医院,后两个星期是在另一个医院。在这住院期间发生了许多事情,我无法在这里一一细致地陈述。我的博客上有一篇用英文写的文章是写在我住院经历之前的经历,与住院经历紧密相关。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difd.html

 

为了彻底释放这整个记忆包裹,我上面所进行的描述是根本不够细致的(越是细致深入释放得越彻底)。从作为例子实行自我宽恕的角度,我只将记忆暂时只描述到这个程度。

 

记忆之中的相关点:

我的进程开始阶段(时间)

医院(地点)

参与小组讨论,分享洞察,画画和拼贴画,支持和帮助他人,通过言语传达而自主出院(行动)

稳定的,有洞察力的,有创造力的,有表达力的,主导的,有力量的(体验)

 

紧抓记忆的原因:

我将自己的稳定性、洞察力、创造性、表达力、主导性、有力量等自我表达定义在这次住院经历中。

 

对记忆(使用相关点来描述记忆)、紧抓记忆和将记忆连结到思想实行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在医院中参与小组讨论分享洞察,创造有创造力的作品中,帮助支持自己和他人,通过言语传达而自主出院’这个记忆连结到‘我希望我能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来指导世界’这个思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紧抓 ‘在医院中参与小组讨论分享洞察,创造有创造力的作品中,帮助支持自己和他人,通过言语传达而自主出院’这次住院经历的记忆不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的这次住院经历记忆来定义‘稳定性、洞察力、创造性、表达力、主导性、有力量’等自我表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稳定性、洞察力、创造性、表达力、主导性、有力量’分离开来——通过将它们也就是我自己定义在这次医院经历的记忆之中而与我自己分离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为到稳定性、洞察力、创造性、表达力、主导性、力量在这时作为我在每次呼吸的每一刻中。

 

记忆二:

 

记忆的完全展开:

前几天我的同事对我说他听说我在本科阶段很有名因为我的GPA(教育体制内用于衡量一个学生学习成绩的指标)很高并处于前几名之类的话,这些话使我想起了本科阶段我学习成绩好并受其他同学尊敬的记忆——包括他们称我为‘畏哥’。我听到这些话时首先感觉很好继而又感到失落,因为我知道这些都已不再是现在的情况了。

 

记忆之中的相关点:

本科学习(时间)

GPA,学习成绩(度量)

尊敬(他人行为)

满足,有力量,失望(体验)

 

紧抓记忆的原因:

我根据‘本科阶段学习成绩很好并受他人尊敬并且人称我为畏哥’的记忆来定义我自己的力量、价值和意义,并借此逃避我当前自觉无力、无意义、无价值的现实状况。

 

 

对记忆(使用相关点来描述记忆)、紧抓记忆和将记忆连结到思想实行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本科阶段学习成绩很好并受他人尊敬并且人称我为畏哥’这个记忆连结到‘我希望像龙之子一样有力量来指导世界’这个思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紧抓不放‘本科阶段学习成绩很好并受他人尊敬并且人称我为畏哥’这个记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价值和意义’定义在‘我本科阶段学习成绩很好并受他人尊敬并且人称我为畏哥’这个记忆之中,以及相应感觉很好的感觉满足的体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力量、价值和意义’与我自己分离开来——通过将‘力量、价值和意义’定义在‘我本科阶段学习成绩很好并受他人尊敬并且人称我为畏哥’这个记忆之中,以及相应感觉很好的感觉满足的体验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力量、价值、意义在这里作为我在每一次呼吸的每一刻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本科阶段学习成绩很好并受他人尊敬并且人称我为畏哥’这个记忆充荷上了正面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回想起‘本科阶段学习成绩很好并受他人尊敬并且人称我为畏哥’这个记忆时感觉满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满足这种感情体验,根据这种感情体验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回想起‘本科阶段学习成绩很好并受他人尊敬并且人称我为畏哥’这个记忆并对比自己当前的状况时感觉很失落。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失落这种情绪体验,根据这种情绪体验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用‘本科阶段学习成绩很好并受他人尊敬并且人称我为畏哥’这个记忆及其相应的满足这种感情体验来逃避我的现实状况和现实体验,而不是停止生活在记忆之中,面对我的现实状况和现实体验并为自己承担起责任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