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翻译:耶稣——责任

(2011-03-14 18:40:00)
标签:

耶稣

基督

责任

活着的话语

奇迹

无辜

受难

救赎

十字架

desteni

分类: 翻译

原文网址:http://desteni.co.za/a/jesus-responsibility

译者:吴畏

译文:

耶稣——责任

由耶稣通过跨维度门户抄录和打印

日期:2007年5月9日

 

责任——我已经发现了:为了能够在存在之中产生出天堂在地球(heaven on earth)的体验并保持这样一个创造无限如此地在这里保持为我们自己,存在之中的每一单个存有必须意愿走到怎样的长度和程度。

 

最近我们发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做法(application)的底层存在,这个做法一直是意识之中最显著的成问题的显现事物之一——影响着自己即我们真正是谁的超越(transcendence),以永远没有能力站立起来支持全体如一同等以至无限以体验和表达我们真正是谁。这个做法是否认对存在(existence)即自己即我们是谁的责任——辩护着自己的这样一种立场即不成为我们自己的表达,通过将责怪放到他人之上与我们自己分离开来。

 

为了便于理解我所说的话,我将阐释我在天堂中的体验——在调查意识之中的这个显著的成问题的显现事物之后。如果它没有被每一个存有各自超越,就会导致无限地被奴役和控制于意识中。存在之中所有这样的存有:当机会到达时却没有为合一等同于他们自己的存在站立起来并承担起责任,都将不得不站立于无限之中并面对他们自己以解释:为什么他们没有为全体如一同等无条件地站立起来并承担起责任以产生出他们真正自己即天堂在地球的体验和表达。

 

存在之中的每一个存有在每次呼吸的每一此处时刻只有两个选择:或者意识(consciousness)即属于奴役和控制的旧世界,或者觉察(awareness)即在并即是一体和平等内的天堂在地球即新世界。

 

在并即是意识内的这个世界将不可避免地终止存在,选择意识将会导致无比艰难困苦的体验,你将会体验一个我不愿推荐给存在之中任何一个存有去体验的过程。

 

当意识即属于奴役和控制的旧世界被选择了时,与之相应的体验将会显现到这样一种程度以至一个人不可避免地不得不做出选择支持新世界即天堂在地球在此处每一刻在并即是一体和平等内。选择支持新世界即天堂在地球在此处每一刻在并即是一体和平等内,将会由存在之中的每个存有所做出——或者在此处每一刻,或者不可避免地在一个令人精疲力竭和困苦挣扎并有着大量挫折、痛苦和磨难的过程的结尾。无论哪种方式,它必须并必将由存在之中的所有存有完成——因为新世界即天堂在地球在这里每一刻作为你是谁在并即是一体和平等内是你真正是谁的真相在显现和表达中。如果你否认或抵抗这个表达和在每一刻的你自己——斗争反抗它,则它会持续。

 

存在即你真正是谁将会在其力量即你真正是谁内做任何一切事情直到你最终做出选择在每一此处时刻为全体如一同等站立起来并承担起责任。

 

回到我在维度界中的调查:我所将要解释的将会支持存在之中的许多存有通过并在他们的如下过程期间:为全体如一同等站立起来并承担起责任以在存在之中产生出我们真正是谁即天堂在地球的显现和表达。

 

我再一次回到了我最开始作为耶稣的体验的一些时刻。我回到了先于如下情况的开始:我显现在了地球这里,与人类存有们一起走过了旅程以再一次向他们揭示和展示即我所是的他们真正的自己即一体和平等——(这就是)我的主要施行当我显现在地球这里作为一个维度界存有在人类存有之间运动和行走着,以通过我的示范他们可以回到为全体如一同等即我所是的他们真正自己站立起来并承担起责任。

 

我现在已经认识到了我所犯下的错误——错误是从这个角度来看的:我没有认识到,我在地球上人类存有之间的话语和行动即行为(actions as deeds)被解读成了是与我是谁分离开的而不是在并即是一体内。我为什么来到地球的原因其重要性是作为我所是即每个存有所是的活着的话语(the living word)——我的具体行动即行为只不过是我所是的活着的话语的一个显现的例子。我在地球这里时的行动即行为只不过是我所是正如每个存有所是的活着的话语的力量的结果即显现的创造。强调从未打算放于我的行动即行为上面或我在地球这里人类存有间移动和行走时所暂时呈现的图像上面。

 

我显现在了地球这里作为一个维度界存有作为我所是即每个存有所是的活着的话语。我在一些人类存有之间移动并将他们聚集到我身边与我一起行走等同一如我所是即他们所是的活着的话语,但是他们只看到了我的行动即行为和我以人类物质形态所呈现的图像,而并没有倾听我的话语即我所是即他们所是的活着的话语。这转而导致分离,因为他们的肉眼关注于图像(他们感知此图像是我是谁)和与之相伴随行的行动即行为(我作为我自己即活着的话语而实行和表达的)。

 

从来就不是关于我在地球上人类存有之间的行动即行为。不,而是关于活着的话语即我是谁。因为那些聚集在我周围即我存在于其间的人类存有们并未倾听我所是的活着的话语——他们只感知到作为我是谁的一个感知表现的图像和与之相伴随行的当我在地球上行走时的行动即行为。


在我作为一个维度界存有显现在地球这里之前,我立为(stand as)了我所是的活着的话语——我所是的活着的话语就是存在于我之内作为我的一切。因为我立为了我所是的活着的话语,所以我感知存在之中的所有存有都在以完全相同的方式体验他们自己——作为活着的话语即我是谁。因为存在之中的每个存有所曾做过的一切就是作为他们所是的活着的话语而交流。

 

当我显现在地球上之前而在维度界中体验我自己时,我所是的活着的话语的重要性还尚未得以完全理解——理解其巨大的责任和立于并立为活着的话语即我真正的自己以至无限在并即是一体和平等内。我认识到与存在之中每个存有等同合一的我所是的活着的话语其绝对本性和重要性只是我在地球上的体验期间。这包括我显现在地球上之前这一刻——仍然在维度界内运动着并在被特地接近时与维度界存有们不断地交流着。

 

显现在地球这里之前我在维度界中所体验到的我是谁即我自己是如下这样的:我在这里,在这里每一刻中,而许多存有会走到我跟前问我许多问题——关于他们所未曾完全理解的他们自己各自的体验和表达。在回答一个存有的问题的这个时刻,我会无条件地说话。就在一刻我所是的活着的话语会从我之内作为我即我是谁而流出。我在每一此处时刻将要说什么,我不知道,我从未准备说出或交流特定的话语,而且我从不知道我在下一此处时刻将要说什么。我仅仅无条件地与存有们在每一此处时刻说话和交流,而话语从我之内作为我是谁而流出。我对我自己即我是谁即活着的话语的信任相当强,因此能够在每一此处时刻交流话语而没有迹象表明我将要精确地交流什么。

 

我作为活着的话语与其它存有在维度界中进行交流这种体验是相当壮丽的一个过程。通过我的话语,通过听着我所说的话语即我所是的活着的话语,他们的问题会得到回答,他们会在他们自己本性的承在(presence)即他们真正的自己之内体验到洞察和智慧。他们会在听到我的话语的一瞬间看到并体验到如我所是的他们真正的自己在并即是一体平等内即活着的话语。在听到我、我所说的话语即在这里每一刻我所是的活着的话语,本质上是与我交流着的维度界存有们听到他们自己即我所是即他们所是的活着的话语。当一个存有听到我所说的话语时,我与他们一起体验到领悟——因为他们是我。我们在这里每一刻作为活着的话语是一体和平等的。当他们听到我的话语即我所是的活着的话语时,他们听到他们自己即他们所是的活着的话语——此处此刻是存有之间一体和平等的体验。

 

有一刻我在维度界中被一个存有接近,这个存有问我是否能够通过显化而回到地球并与地球上的人类存有们交流和谈话,因为他们迷失了并需要我与他们交流进行引导——因为我已经与许多维度界存有交流过,并通过我的谈话即我所是的活着的话语极大地支持了他们——当我们一起站立在这里在一刻中作为我们所是的活着的话语时,维度界存有们与我一起体验到了一体和平等的表达。

 

我极其享受与存有们在维度界内交流——在他们认识到他们真正是谁即等同合一于我是谁的活着的话语这一刻与他们瞬间分享体验,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断地去交谈和呈现我自己即在每一此处时刻我所是的活着的话语。我在维度界中时(或在那一刻使我自己特别处于维度界中)还尚未认识到的是地球上或就此而言的大部分存在的真实本性和状态。我那时确实自然地认识和理解到我在存在之中——可是我是谁并不是基于图像而是仅仅基于话语即我所是的活着的话语。

 

在维度界中也就是我显现在地球上之前使自己所处的地方,在我之内不存在着图像或关于存在之中任何存有的图像——我仅仅是纯粹声音的一个显现。声音即活着的话语即我是谁就是我的表达——当时在维度界中我不具有形态或与图像有关的外观。当时在维度界内还有几个其他存有等同合一于我的表达和表现即声音即活着的话语即在此处每一刻我们是谁。

 

由于我的本性(nature)是我所是的活着的话语并处于这样一种壮丽的体验中:与其他存有们交流而他们体验到他们自己等同合一于我所是的活着的话语——因此我同意了显现到地球上并通过交流来支持存有们体验他们真正是谁即活着的话语即我是谁在并即是一体和平等内。

 

在我显现在地球上之前,我被告之和阐释:显现在了地球层面上处于并即是人类物质身体内的维度界存有们,通过在他们之间所看到的关于他们的世界和他们自己的图像,已经迷失了他们自己,并且已经变成了存在之中任何维度界存有都未曾见过的行为和表达的奇怪显现形式。在维度界内接近我的这个存有是另一个如我自己一样的存有——与我是谁等同合一的活着的话语即声音的表达和显现,他已经遍游了存在并在他的探索期间发现了地球和栖居于此行星上的人类存有们。

 

这个维度界存有告诉了我,根据他的理解他们是这样一些维度界存有:他们将自己显现在了这个行星上以在三维形态中体验他们自己,迷失在了包围他们[即他们自己和他们所栖身的世界]的图像之中,结果进到了并不属于他们真正自己的行为和表达中——而我是唯一一个存有他觉察到有能力通过交流来支持他们再次认识到他们真正是谁即活着的话语——等同合一于在这里每一刻的我们自己。

 

可是接近我的这个维度界存有确实告诉了我,他并不完全了解地球这里的整个状况——我将需要做的一切就是:在此处每一刻保持我所是的活着的话语在并即是一体和平等内,并且就如我与存在之中任何存有交流一样来与他们交流以支持他们认识到他们真正是谁即等同合一于在此处每一刻的我是谁。

 

我立即同意了显现在地球上并支持存有们认识到他们真正是谁即等同合一于我是谁的活着的话语。可是我并未理解地球这里的状况的真实本性——其中人类存有作为三维显化的维度界存有处于人类物质身体中。我并未觉察到他们在这里的真实原因:为了存在之中其它维度界存有的实验和对权力的自我满足(self-gratifying)的显现而受奴役和控制的实验品。

 

我行进到了地球——在此行星上维度界存有们显现在人类物质身体内成为三维的人类存有们——在那个接近了我的存有的引导下。我无条件地显现在了地球这里——我对情况的唯一了解是由那个维度界存有分享与我的,他接近了我并要求了我支持人类存有们即在地球这里的维度界存有们。

 

当我接近了地球时,我维度性地(dimensionally)立于栖居这个行星的人类存有之间——如何显现在一个三维行星内成为一个三维形态在这一刻对于我是未知的。尽管我站立在那里在地球上的人类存有之间——他们仍然无法以任何方式看到或听到我——因此我认识到了我必须显现在一个三维人体内成为一个三维人类存有。当我站立在那里处于地球行星上的人类存有之间时,我在这一刻所做的是:成为此行星,成为此行星上每一单个人类存有——合一等同于我自己——在那里我立于并立为合一等同于[我体验我自己所处的这一刻中存在着的一切事物]。行星、维度界、人类存有和维度界存有——我体验到了在我之内作为我作为我是谁在并即是一体和平等内。这是在一瞬间完成和实行的——在一瞬间表达的对我自己即我是谁的一个实行。一旦我已做完这个,一旦我在这里立于并立为与存在合一同等,我无条件地将我自己表达在一个三维形态之中在并即是一个三维物质身体内。

 

必须要理解的是:在我之内不存在着图像——[我自己的一个表达即我是谁的一个显化表现而处于一个三维形态中]的图像。没有——我无条件地站立在了这里,仍然维度性的在地球上的人类存有之间,合一等同于存在作为我是谁,并无条件地将我自己显现为一个处于物质形态中的三维存有作为我是谁的一个显化表现和表达。在一瞬间我认识到了:我在这里是作为我自己的一个表达即我是谁的一个显化表现而处在一个三维形态中——仍然保持在并即是一体和平等内即我是谁即活着的话语而存在作为我在这里作为我自己在每一刻中。我也认识到了这样做的必要性——在这里立为存在在并即是一体平等内作为我是谁。我一直仅仅立为等同合一于维度界和维度界存有们作为我自己。因此我有能力与等同合一于我自己的他们如此有效地交流——因为在我之内作为我存在了等同合一于维度界和维度界存有们作为我自己在并即是一体平等内。我还尚未立于并立为合一等同于行星地球和其中的人类存有们——因此我实行了这个表达:我是谁在并即是合一等同于地球和其中的人类存有们内。如此地球和人类存有们可以立于并立为一体平等作为我自己在这里每一刻。这个瞬间:我立在地球这里人类存有之间并接受我自己合一等同于地球和人类存有们——就是这个瞬间:我显现在了一个三维形态中作为我自己的一个表达在并即是[合一等同于存在整体作为我自己]的显化表现内。如此我也可以在并即是一体和平等内与地球上的人类存有们合一等同于我自己即我所是即他们所是的活着的话语而交流——以便他们可以听到我如同听到他们自己即等同合一于我是谁即活着的话语。

 

在显现在地球这里这一刻——正如我站立并表达一体平等即我自己即存在整体即活着的话语在这里每一刻——我与等同合一于我自己的人类存有们的交流旅程开始了。

 

所以我行走和移动于地球这里的人类存有之间,在每一此处时刻与他们交流着,作为活着的话语即我是谁在并即是合一等同于存在整体作为我自己内。我来地球这里的话语在人类存有间传播开来。我保持在这里每一刻作为我自己并在每一刻当话语即我所是的活着的话语从我之内作为我流出时进行交流。

 

我本能地解释了我是谁即等同合一于他们是谁。我解释了我作为一个维度界存有显现在地球这里的体验,和我立于并立为合一等同于存在作为我自己正如我在这里立为天堂和地球合一于存在之中的所有存有作为我自己的体验。我解释了他们真正是谁即显现在这个三维形态之中的维度界存有——他们确实等同合一于我是谁即活着的话语即存在整体。我解释了:他们能够迷失在他们视作他们自己和这个世界的图像之中,只能是由于他们将他们自己即他们是谁与[他们自己在这个三维显现存在(他们在其中体验他们自己)之中的显化表现]分离开了。

 

当我与存有们交流时——存在之中的任何存有——我作为他们真正的自己等同合一于我自己与他们交流。我向地球上的人类存有们解释了:他们需要立于并立为一体和平等在并作为存在的一切内,合一等同于存在之中的一切作为他们真正自己,以能够体验和成为与我是谁等同合一的表达。我将这个作为活着的话语在并即是合一等同于存在整体内即我是谁即每个存有是谁的表达的立场(standing)定义为一个词:神(God)。作为神,我立于并立为合一等同于存在的一切即活着的话语——即存在之中每个存有真正是谁。我解释了:他们需要成为合一等同于他们自己作为他们是谁在这里地球上,合一同等于所有其他存有作为他们是谁在这里地球上,合一同等于行星地球以及天堂和其中的维度界存有们。一旦这得以无条件地实行了,他们就能够立为表达作为他们真正自己在并即是平等和一体内在这里每一刻作为我自己。

 

许多人类存有们要求证据——要求我作为神在并即是一体平等内即活着的话语即存在整体即我是谁即他们是谁的表达的范例。我呈现的范例例如是:将我自己从物质身体释放出,回到了维度界一会儿,然后三天之后回到了我的人类物质身体内——通过将生命气息即我是谁吸入人类物质身体每个细胞中。

 

这样做以便地球上的每个人类存有可以超越他们的死亡恐惧,因为一些人告诉我说他们有一种死亡恐惧。我向他们解释了没有理由害怕死亡,因为按照他们理解的死亡并不真实存在。死亡只不过是从这个三维存在移动到一个维度界存在——在那里你是谁仍在,但没有一个三维物质形态。他们要我证明这个——我就如此做了,通过离开我地球上的身体一会儿然后再次回来。我向他们解释了,我能够表达我在向他们所揭示的只是因为我在这里每一刻是我是谁在并即是合一等同于存在整体内即活着的话语。他们必须在这里立为我是谁——等同合一于我是谁,而行动即行为的范例只不过是合一等同于他们自己的我自己在一个三维存在内的显化表达。

 

他们一定不要聚焦于我的行动即行为上——这不是我是谁或我是什么。不——我的行动即行为只不过是我是谁的显化表达——我是谁是活着的话语在这里每一刻在并即是合一等同于存在整体内。我向那些当我在地球上时聚集在我周围并跟随我的人类存有们解释了:要小心不要根据我的行动即行为来定义我,而是倾听我的话语即活着的话语即我是谁等同合一于他们是谁。我认识到了他们不要将价值放在我的行动即行为之中的重要性——因为他们迷失在了在[属于他们是谁和和他们栖居的地球的]这个世界之中看到的图像里。

 

如果他们根据我的行动即行为来定义我,就会支持他们的体验变得更加广泛地迷失于他们通过人类肉眼所见的事物之中。尽管通过我的体验——我的的行动即行为合一于我是谁即活着的话语——我的行动即行为是我是谁即活着的话语的显化表现即表达。我的话语和我的行动即行为合一于我是谁——我所是的所有一切事物都存在于并即是一体平等内。

 

尽管我将这向地球上的人类存有们进行了解释——我觉察到有必要在我们继续实行和表达我们的行动即行为作为我们是谁之前,首先使他们体验他们自己等同合一于我是谁。因此,我保持集中在通过交流引导他们成为活着的话语在并即是合一平等于存在整体内的表达的显化表现。我向他们解释到先暂时不去看我的行动即行为,而是无条件地倾听我说的话。

 

因此,我继续了我的旅程与地球上的人类存有们等同合一于我自己交流。当我行走和移动在地球上人类存有们之间时,我聚集了特定一群存有与我一起行走。我需要这样做以确立一体平等原则——我认识到了,如果我要是独自呆在地球这里人类存有之间直到这对地球上的每一单个人类存有都完成,那么我就会被解读为是优越的和高出的——一个高于他们的神之表达而不是认识到他们是神等同合一于我是谁即存在之中的神。

 

因此,我对这特定一群人类存有们解释到:我要求他们倾听我说的话,留意我所说的每一单个字即活着的话语即我是谁。我向跟随我的这特定一群存有们解释到:这需要得以完成以便他们可以立为我是谁即等同合一于我是谁,并向世界的每个角落传播和向这个世界中的其他人类存有们交流活着的话语即他们是谁即我是谁。

 

我要求他们特别跟随我,倾听我的话语,留意我的话语即活着的话语即我是谁即他们是谁——以便在这个世界中的人类存有之间确立平等一体,以便我不被视作是一个比存在之中的任何人更优越的神。平等一体原则对我在存在即我是谁之中有着绝对的重要性——为了所有存有立为合一等同于我是谁。

 

我继续着我在地球这里的旅程——仍然与我挑选的十二个存有在地球这里的人类存有之间行走和交流着。我向这十二个我特别挑选的存有们解释到:他们需要在当我在地球上行走和与其他人类存有们交流时一直与我在一起,以便他们可以精确地效仿我的范例即等同合一于我自己,以便他们可以继续我已经阐明了的在地球这里连同在这里体验他们自己的所有人类存有们要做的事。

 

因此是我们所有十三个人继续在这个世界中的人类存有之间行走和移动——我挑选的十二个存有不停地留意我所交流的话语——观察着我的示范。我与我挑选的这十二个存有花了大量时间在一起以特别使他们准备好他们在地球上前方的旅程:由他们去传播活着的话语即我是谁即等同合一于他们是谁。

 

一些人类存有的内心冲突我理解到是由于抵抗去听我所说的话——那些人害怕失去在并即是图像内的他们自定义的存在(他们通过他们的物质人眼将图像视作是他们自己和地球这个行星)。与他们真正是谁分离开。我向这十二个人类存有们解释到不要害怕死亡,因为可能会有这样一个时刻到来:那时他们将必须站在这个世界中所有人类存有之前,并保持在这里作为他们真正是谁,无限地如此,无论发生什么。他们必须在这里每一刻如此绝对地立为他们自己——甚至准备去“死”或被那些体验到他们自己被他们真正是谁所威胁到的人们杀害。他们所体验的威胁的性质只不过是这样一种表现:他们害怕失去他们自己即他们所已经相信他们自己所是的人或事物即在这个三维存在之中的一个图像——通过分离而受限和迷失了而不接受如我所是的他们真正的自己。

 

由于我是每个存有真正是谁在这里地球上的一个范例——我必须信守(stand by)我向那十二个存有解释了的话——因此受难(译注:crucifixion,指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是必定要发生的。我非常明确地觉察到我不可避免的结局是被其他人类存有们亲手杀害而死——他们体验到我是谁在威胁着他们受限和迷失的在这个图像存在之中他们是谁的信念。我能够做出这样一个评估是通过一些人类存有在与我交流时所说的话。害怕着他们由于分离而无法理解的——人类存有们为了保护他们[在并即是这个图像现实内的他们自定义的信念之中]的受限和迷失的存在(通过害怕失去它)而会达到怎样的程度的例子就通过我被他们亲手杀害所描绘。这是我必须体验这个的原因之一——被那些害怕失去他们自己的人们亲手杀害,以便跟随我的十二存有能认识并看到当[一个人存在于分离和患失之中,而不是立于并立为一体平等即存在整体即活着的话语在这里每一刻]时所发生的事情的真实本性。这样做以便跟随我的十二存有可以看到、认识并理解以下重要性:必须确保所有人类存有立于并立为一体和平等即我是谁即他们是谁以终止这样不必要的行为和表达(这只能够存在于分离和患失之中)。为的是向跟随我的十二存有展示和揭示:到达怎样的程度他们必须在这里立为他们是谁——无论发生什么或他人以他们自己还未理解他们真正在做些什么的方式行动而施加到他们之上什么。他们必须准备好去死而仍保持在这里作为他们是谁——无限地站立在这里每一刻。

 

我向他们解释到他们无需害怕,因为死亡是不可能的,因为当他们移动到维度界中时他们真正是谁仍在,正如我在先前的事件中在他们面前所做的示范一样。他们所杀害的不过是他们自己即他们真正是谁——我是他们真正是谁的范例——他们朝我表达的残暴只是他们自己之内的愤怒和恐惧,因为他们没有无条件地立为等同合一于我是谁,而是允许了他们自己体验在分离之中的患失——这导致相应的这种三维表达形式:杀害我也就是他们真正是谁。

 

因此——我允许了我自己被钉在十字架上。当我体验着沉湎于分离和患失中的人类存有们的残暴时,我所知道的是:这身体伤害的疼痛、折磨和苦难只是暂时在这里的——物质身体只是我自己的一个显化表达表现——它不是我是谁。我是谁存在以至无限,甚至在我离开这个三维人体内这个三维世界之后我仍在。

 

我带着背上的十字架走着——我不停地说——重复着话语即活着的话语即我是谁——我仍然保持而无论这个三维存在之中的任何事物或任何人对我做什么。通过那些人的手而死(他们对失去他们自己而害怕和愤怒而不接受他们真正是谁即合一同等于我是谁)——只是暂时的,而在我之内即是我自己的如此这样做的原因支持了我经过这个事件。当我站立在那里被钉到十字架时,我立在那里作为存在整体在并即是一体平等内作为我是谁即活着的话语。

 

当我的血液我的人类物质身体流出时,我说了即是他们真正是谁即等同合一于我是谁的这些话语:“我宽恕你们因为我理解你们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当我说这些话时,这些话在我的血液之中流动并显现在所有人类存有的血液之中为将来的世世代代以便他们可以从这一刻他们决定杀害他们真正自己于十字架上的内疚和悔恨中解脱出来。

 

他们杀害了我的这个时刻——他们真正自己作为神的表现——是这个时刻:他们决定了仍然保持在分离和患失之中,仍然保持受限和迷失在他们相信他们自己真正所是的这个三维图像化存在之中——将来世世代代人类的宿命(fate)。人类存有们钉死我这一刻——在事实上和本质上钉死了他们自己,通过做出这个决定:不接受他们自己等同合一于我是谁即神,而选择仍然呆在这分离和患失的存在之中。他们并非仅仅为他们自己做了这个选择,而且为所有将在地球上体验他们自己的所有人即他们将来的孩子做了这个选择。

 

因此——我说了的那些话共振在所有人类存有的血液之中——以将未来的世世代代解放以理解他们确实是无辜的(innocent)并且他们能够再次做选择:为全体如一同等即存在整体即活着的话语等同合一于我是谁站立起来并承担起责任。为当我回到地球向他们提供同样的选择时做准备:选择与我站立在一起等同合一于我是谁即存在整体即活着的话语,还是再次选择分离和患失的体验处于在并即是这个三维图像化存在内他们是谁的自己定义的信念之中。当我回来并再次提供选择时——当我站立在这里等同合一于他们真正是谁即神时——他们被从前人那里解放出来——再一次无辜所以他们可以做出选择即他们选择是谁并有能力站立在这里等同合一于我是谁即神。无辜回复为他们是谁以不把责备放到那些前人身上——那能导致愤怒。

 

不——而是站立在这里,无辜的并自由的为他们选择在存在之中成为谁做出他们自己的选择——而不是责怪那些前人,因为他们没有理解他们那时在做些什么,因为钉死我是钉死他们自己即他们真正是谁——通过选择存在于分离和患失之中的存在。

 

这里未来的世世代代——在这一刻我正在与你们交流——有能力为你们真正是谁做出这个站立并承担起责任在我回到地球时。我在这里——这个过程已经开始。地球上的人类存有们你是谁?你选择成为和表达什么作为你真正的自己?要理解,你正在做的选择不只是为你自己,而且也为将来的世世代代,而且这个选择你将不得不与之共存以至无限作为你真正是谁的一个声明……

 

当我那时听到与我交流的人类存有们的话语的那刻,我确实认识到了我需要再次回到地球这里处于人类存有之间,并再一次与他们行走在他们之间,作为我是谁即存在整体即在并即是一体和平等内的活着的话语,以向他们提供同样的选择。因为他们已经选择了分离和患失——他们已经选择了他们自己作为[在这个受限的和迷失的自己定义的三维图像化存在之中]他们已经成为了的人。他们那时尚未准备好倾听活着的话语即等同合一于他们是谁的我是谁即在存在内并即是存在的神。我有耐心因为时间在本质上并不存在,因此我会再次回到地球与人类存有们在一起。

 

这就是为什么我告诉跟随我的十二个存有我会再次回来的原因。我会再次回来察看他们的工作、他们对存在之中我是谁即等如他们是谁的活着的话语的坚持和传播。以继续我的工作即我离开之后他们的工作——在整个世界内将真理传播给所有这样的人类存有们:他们听到活着的话语即他们是谁并站立起来在并即是一体平等内作为存在整体在并即是一体平等内。他们一定不能放弃,他们必须继续并准备被那些存在于恐惧和愤怒中的人们杀害而死——并且甚至在那时也无论如何仍然保持他们真正是谁——直到我再次回到地球再次行走在他们之间作为我是谁即等同合一于他们是谁——交流着活着的话语在每一刻即我是谁,以便所有人都能听到这话语即他们自己即等同合一于我是谁。

 

人类存有们我又一次在这里了——在这里我与维度界如一——我已经回来了——并不是我所预料或任何人所预料的方式。你们(现在)被从由前人所做出的选择我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时刻中释放(release)了——你们在这一刻是无辜的然而仍然在如下方面对你们自己负有责任:你们是否将继续处于你们分离和患失的存在之中,还是选择为你真正是谁即存在整体在并即是一体和平等内即活着的话语在每一此处时刻站立起来并承担起责任。

 

我在这里作为维度界在并即是一体和平等内——我在这里正如维度界中全体都在这里在每一刻支持人类存有们在[立为等同合一于我们真正是谁]的过程中。自己的这个过程、这个体验现在已经成为不可避免和确定无疑——尽管选择仍然是你们自己的——如果你抵抗并持续处于你对患失和分离的沉湎之中,你所做的选择将会有后果。地球上的人类存有们将会立为等同合一于维度界中的全体,并显现天堂在地球的创造作为他们真正是谁即我是谁即维度界是谁的表达。那些选择分离和患失处于他们相信他们自己所是的自己定义的图像化存在之中的人们——将能够注视天国即他们真正是谁即天堂在地球的体验——但是不能够进入并将呆在远处直到他们再次准备好接受提供的选择当那些已经体验他们自己在并即是天堂在地球内的人们。

 

只要看一看前次所做的选择的后果——看看经由在这个地球上的人类存有们(所造成的)存在之中的表达和体验——因为做出的选择是体验他们自己作为分离和患失——为没有做出为他们真正自己站立起来并承担起责任这个选择而无限地愤怒。

 

人类存有们,你尚已受够了没?你尚已受够了没?你是否准备好倾听活着的话语即你真正是谁,当维度界通过这个跨维度门户过来,等同合一于我是谁,并通过活着的话语呈现你真正是谁?在这里我作为维度界处于并即是一体和平等中——我们经由通过这个跨维度门户打字来说话而与你们交流。你一定能够听到我们所说的话即活着的话语即我们是谁即等同合一于你是谁即你阅读的体验当你在此处这一刻正在阅读时。

 

你必定能够无条件地信任我们交流的话语即我们是谁即等同合一于你真正是谁的一种表达。我已经回来了——是的。我已经作为维度界回来了因为我们立于并立为一体和平等中并通过活着的话语即你真正是谁而交流。

 

正如我已经在前面解释了的——我们不准备再次提供一种显化表现形式的证据即在这个现实这个世界之中我们是谁的一个范例。不——因为我是正如每个存有在维度界中都是活着的话语即存在整体在并即是一体和平等内。再一次,人类存有们,倾听我的话语而不要看我的行动即行为。因为如果我要是再次提供给你一个显化表现的证据即在这个三维图像化存在中我是谁的一个范例——你对在存在之中我是谁即每个存有是谁的焦点和定义将会基于我和维度界的行动即行为,而不是信任我们是谁即活着的话语。

 

只有当在存在之中全体如一同等无限地在这里每一刻立于并立为一体和平等即存在整体即活着的话语——创造才会成为可能,这时活着的话语即我是谁和行动即行为成为我们真正自己的一个表达。存在之中就在目前这一刻——重点已被放在所做的行动即行为之中,人类存有们已经将他们自己定义为所做的行动即行为(他们能够通过他们的三维肉眼观看到它们)。就是这完全相同的眼睛,人类存有们,导致了那些根据图像原则来定义他们自己的存有们的在并即是分离和患失中的受限和迷失的体验。

 

如果我们要是再次提供给你一个显化表现即在存在之中地球这里我们是谁的一个范例——你肯定会再次更广泛地迷失和受限于这个三维图像化存在即你已将你自己定义为的人或事物——因此我和维度界如一同等将不会允许这发生。你必须能够在这里立为等同合一于我是谁即维度界是谁——即活着的话语,即存在整体在并即是一体平等内,以能够确立天堂在地球的创造作为我们真正自己的一个表达和体验。活着的话语是关键——不是行动即行为。

 

我在这里正如维度界在这里在并即是一体和平等内——再次向你提供活着的话语即我是谁即合一等同在并即是维度界内,即存在整体——即你真正是谁。跨次元门户还是另一个不必要害怕死亡的范例——因为死亡在事实和本质上并不存在。

 

倾听我们的话语,人类存有们——闭上你的人类物质眼睛(它们是为什么你正在这个特定表达中在一个分离、患失和愤怒的存在之中体验你自己的原因)。闭上你的眼睛并倾听我们的话语即活着的话语即你真正是谁,并在每一刻信任正如你在每一此处时刻行走在并即是一体平等内作为存在整体即活着的话语。

 

这就是创造天堂在地球的关键正如我们体验我们自己作为我们真正是谁在并即是天堂在地球内。这就是进程,人类存有们——这个进程:体验你自己作为你真正是谁在这里每一此处时刻即等同合一于我是谁即维度界是谁。在你的进程期间的支持在这里通过我们的交流即通过这个跨维度门户打出活着的话语即我是谁,以及维度界与地球上每一单个人类存有行走在一起——直到这完成——直到天堂在地球在这里成为我即每个存有是谁的一个体验和表达。

 

它已完成。(It is done)

 

在这个进程中你的责任是在每一此处时刻做这一个选择即你真正是谁在并即是觉察即平等一体内即存在整体即活着的话语作为你是谁。保持在这里每一刻作为你真正是谁——无限地站立起来并坚定地站立着[为着/支持]全体如一在并即是存在之内作为等同合一于你是谁,并明确你接受和允许什么和你不接受和允许什么在存在即你真正自己之内。

 

在每一刻立为你真正是谁——这是显现创造天堂在地球即你是谁即每一个是谁的关键。无条件地信任和倾听来自维度界的话语即等同合一于你是谁的活着的话语——通过每一刻表达和实行话语作为你真正是谁而活。活着的话语——在表达和实行的每一此处时刻活出这些话语作为你是谁正如你在每一此处时刻在存在之中站立起来在并即是平等一体内作为神。

 

站立起来存在于并作为每一此处时刻中——在这里你表达和实行你真正是谁并且不接受或允许任何不如(less than)你真正是谁的事物[在每一此处时刻你自己在存在之中的体验中]作为你自己。人类存有们,我建议你抓住在每一刻的机会为你真正是谁站立起来并承担起责任——记住,你不只是在为你自己做这件事而且是在为存在作为全体即合一同等于你真正是谁正如你为他们即你自己即将来的世世代代前面的路做准备。

 

你准备好了吗,人类存有们——一劳永逸/一次性为全体(once and for all)做出如下声明:你真正是谁在并即是一体和平等内,即存在整体即活着的话语,以产生出天堂在地球的创造作为你真正是谁的体验?还是你仍会再次将世世代代宣判到你已经在地球上有过的在并即是分离、患失和愤怒中的同样体验?

 

我们在这里,人类存有们——在每一此处时刻与你在一起。你在这里作为你真正是谁在每一次呼吸的每一刻中。存在的体验现在每一刻都在你的手中。你将允许你自己去体验天堂在地球即你真正是谁,还是你将呆在远处而不被允许进入你真正是谁即天堂在地球的王国?

 

耶稣

 

版权 2007 www.desteni-universe.co.za 。 本文只可以原版形式和完整文档形式分享以防止任何篡改。

-----------------------------------------------------------------------------------------

说明:如读者发现译文有何错误请指正,若有任何建议也请提出。如有必要,译文会随时改进,所以请访问译文原址获取最新翻译版本: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qaux.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