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自我宽恕:呼吸

(2009-05-17 00:00:00)
标签:

呼吸

觉察

施行

挫败

21天

时间

环圈

自律

进度

生命

气息

吸气

呼气

desteni

分类: 省觉

有多少时间我觉察到自己的呼吸?我是否将呼吸当作了理所当然的事情?当我无视自己的呼吸的时候,我的鼻子变得堵塞,有一种窒息感。明明知道自己应该督促自己保持对呼吸的觉察,为什么不具体施行?

 

这学期刚开学的时候,我很好地保持了自己对呼吸的觉察,几乎可以对每一次呼吸都有觉察。但是后来逐渐失去了自律,觉得这样做太累--不愿意做,结果是形成了一个时间环圈,一个习惯。为什么要给自己制造麻烦呢?前一段时间觉醒的时候已经认识到了在每一个时刻保持对呼吸的觉察的重要性,但是还是落入了曾经落入过的圈套。为什么要屈从于习惯?

 

(在开始阶段在一天之中对每一次呼吸都保持觉察而没有一个念头升起是无法做到的,不要强求自己做无法做到的事情而为自己制造出自我挫败的循环。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为自己量身订做合适的进度。)

 

气息是生命。气息是我与整个存在的沟通。存在与我共呼吸。生命是气息。当我吸气,存在将生命注入我;当我呼气,我将生命注入存在。存在即我,我即存在。

 

为什么要将一切复杂化?只有头脑才想要追求复杂。生命是简单的,生命就在呼吸之间,就是呼吸这样简单,不需要强迫,是自发的表达。

 

---------------------------------------------------------------------------------------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呼吸分离开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呼吸形成了一些观念,一些存储于我头脑/心智之中的观念。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呼吸理解为一种非常玄妙难以理解的什么事物。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觉察呼吸定义为是困难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困难这个词连结到呼吸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呼吸和与困难分离开来——通过将困难定义在呼吸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无法有效地觉察自己的呼吸。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抵触对呼吸的觉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用知识和信息来定义呼吸。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试图通过知识和信息经由我的头脑的分析来理解呼吸,而没有认识到呼吸是一个物质过程,并不是由知识和信息定义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受知识和信息的奴役,将呼吸理解为我头脑之中对呼吸形成的观念、看法、信息和知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觉察呼吸想像为是一种极其困难的事情,困难到我根本无法做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受我头脑中对觉察呼吸形成的观念的束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用头脑中的观念来定义什么是觉察呼吸。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试图在头脑中观想什么是觉察呼吸。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以为在头脑中想像我自己觉察呼吸,那么我就是觉察呼吸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心智维度之中投射出一个觉察呼吸的观念,试图通过头脑/心智来理解什么是对呼吸的觉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对呼吸的觉察想像为是一件极其神秘的事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神秘与呼吸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将神秘与呼吸连结起来而将自己与呼吸和神秘这两个词语与我分离开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自己无法有效地对呼吸保持觉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对呼吸的觉察是需要我费力去做的一件什么事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对呼吸的觉察必须要有一个什么信号向我表明我是在觉察着我的呼吸。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期待一个信号告诉我——我是在觉察我的呼吸。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试图觉察我自己的呼吸而将我的注意力放在了观想我的呼吸——试图看我的呼吸,试图看我是否在觉察我的呼吸——而在这样一种“观想”呼吸之中,我将自己与我的身体与我的周围环境与物质界分离开来,因为我的注意力事实上是在我的头脑之中,而不是在这里呼吸着并对呼吸觉察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注意力“集中于”呼吸之上,而在这种集中之中完全忽视了其它一切,导致我在生活中功能失常。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如果我要是保持对呼吸的觉察的话,那么我无法在生活中正常行使功能。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正常行使功能与觉察呼吸对立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正常行使功能与觉察呼吸是不相容的——做到一个就无法做到另一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被在日常生活中正常行使功能与觉察呼吸是不相容的这个观念所奴役和束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成为了“在日常生活中正常行使功能与觉察呼吸是不相容”这个观念的奴隶——在我的日常生活中只是在不断确认这个心智定势。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当我在觉察我的呼吸时我无法保持对我周围环境的觉察,无法保持对我所做的事情的觉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觉察呼吸形成了一个观念,认为/相信当我觉察呼吸时,我无法觉察其它事物。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觉察呼吸当成是一个我需要将精力集中于其上的一点,而在这种所谓的集中之中,我无视/忽略了所有其它事物,对其它事物——我的身体,我的行为,我的话语,我周围的环境,我的世界中的一切全部都没有觉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对呼吸的觉察理解为是一种神秘的体验,一种深奥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觉察呼吸神秘化、深奥化和复杂化,而没有认识到呼吸的简单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期望自己在呼吸之中体验到某种深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刚开始接触Desteni材料时就想象自己如何能够觉察呼吸21天,试图通过头脑中事先的观想来实现21天呼吸觉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强行要求自己21天觉察呼吸,而没有考虑到我自己的现实情况,结果是创造出了一个不断挫败的循环。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愤怒这种情绪连结到Desteni的那个21在觉察呼吸视频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愤怒的情绪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体验到愤怒因为我认为是那个Desteni视频的过错才导致了我的这种自我挫败和自我减损的经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Desteni产生怨恨,认为是Desteni对我的误导才造成了我的经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怨恨这种情绪体验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并作为怨恨这种情绪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责怪Desteni视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责怪这种心智构造抛弃自己的责任和力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责怪无法解决任何问题,而只是在加剧我的困难体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责怪这种无用的举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看到解决方案后就立即改正自己,使自己不再继续存在于这种明显没有支持和协助我自己的模式之中,而是先参与于责怪这种模式之中,甚至拒绝采用已经提供的解决方案,以此作为继续参与于责怪这种行为的借口。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并作为责怪来定义我自己,不愿意放弃责怪这种心智模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责怪产生上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责怪抛弃我自己的责任和力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看到普通常识:看到了解决办法,立即实施改正自己是最佳的解决策略,指责抱怨只是在自我折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错过对呼吸的觉察时狠批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错过对呼吸的觉察定义为一种错误,是非常不好和病态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觉察自己是错过对呼吸的觉察时,觉得是犯了极其严重的错误,将会有极其严重的后果。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存在于错过呼吸觉察的恐慌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出自恐慌而“想要”在每一刻保持对呼吸的觉察,而却在这种“想要”保持对呼吸的觉察之中事实上显现着我所恐慌的结果。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急于想要在每一刻保持对呼吸的觉察,结果却是欲速则不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于错过对呼吸的觉察甚至一次都感到惊恐不安,并由此创造出了一种挫败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错过一次呼吸觉察时就进行挫败感的体验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长时间都无法达到对呼吸的21天觉察而形成了一种持续不断的挫败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挫败感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存在于自我挫败感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置于自我挫败感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自己提出不切实际的要求而创造出了持续不断的自我挫败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于自己没有做到21天持续觉察呼吸而感到内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内疚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内疚这种情绪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这种挫败感来定义我自己,相信我根本就无法对呼吸保持觉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Fred形成了一个印象,认为Fred是呼吸觉察大师,已经做到了21天保持对呼吸觉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Fred相比较,觉得自己在呼吸方面不如Fred。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与我头脑中对Fred形成的印象和观念相比较,并不断确认自己的自卑感和挫败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将我自己与我头脑中形成的Fred的观念相比较而参与于自卑感和挫败感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抵触对呼吸的觉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Fred曾经提出呼吸可以帮助支持我时,认为自己无法保持对呼吸的觉察,因而甚至根本没有给自己一个机会来实践呼吸觉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想要等到将来的什么时候再练习对呼吸的觉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Fred想像为什么了不起的大师,已经对呼吸达到了极其深入的理解和实践。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Fred对我说出的关于呼吸的话形成了他对于呼吸已经达到了极其深入理解和实践的境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没有信任我自己,而是盲目信任他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在我的头脑之中对Fred形成印象和观念而将我自己与Fred分离开来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受他人对我所传达的知识和信息来定义他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Fred向我传达的知识和信息来定义Fred,认为他是比我优越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优越/自卑这种极性比较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没有荣耀作为生命一体平等的我自己,而是接受和允许了优越/自卑这种极性分离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固化在无法觉察呼吸这样一种心智定势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无法觉察呼吸这个心智定势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石化在无法觉察呼吸这样一种自我定义、自我印象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石化在觉察呼吸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这样一种心智定势、自我定义、自我印象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自己的过去记忆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无法对呼吸觉察或呼吸觉察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这样的过去记忆之中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一次一次又一次的觉察呼吸的挫败感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就是这一次一次又一次的自我挫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觉察呼吸的自我挫败感固化/石化为我的内在本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让挫败感成为我的内在本质/存有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作为挫败感来生活,并将挫败感展现在我的生活之中,不断地确认着我接受和允许了的挫败感的自我定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每当到觉察呼吸这个问题上时就回想起自己长久以来一直存在于其中的挫败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无论我怎样努力都是无法一直觉察着我呼吸的,因为我的过去所有尝试一直都没有达到觉察呼吸那种我所期望的“状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作为呼吸作为觉察定义为是一种可以在我的头脑中拟想的状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甚至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放弃对呼吸的觉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我断的挫败感而放弃对呼吸的觉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自暴自弃之中,并根据自暴自弃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自己甚至无法对呼吸保持一次觉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甚至连一次觉察呼吸都做不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干脆就放弃了对呼吸觉察的尝试,再也不想进行尝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已经事先存在于肯定会失败这样一种心智定势之中,因而事实上也是在显现和创造着这种心智定势,显现和创造着失败这种结果——这只是在反映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内在本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逼迫我自己保持对呼吸的觉察,而在逼迫之中更是加剧我自己的抵触情绪,反而进一步加剧了我的挫败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以为我对自己恶狠狠地说出话,逼着我自己觉察呼吸,会是一个解决办法,而没有认识到这事实上是在加剧我的挫败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以为强迫我自己觉察呼吸是解决办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采用硬逼的手段来逼迫我保持对呼吸的觉察而事实上只是在使事情变得更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形成了一种顽固逆反心理,你越是逼迫我做一件事情,我越是不做。

 

我宽恕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顽固逆反心理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逼迫、逆反、抵触、抗拒来不断强化这种自我挫败的心智模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不断体验到自我挫败以至自我放弃。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并作为自我放弃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形成了自我放弃这种心智模式/人格定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放弃对呼吸的觉察,因为我相信自己没有能力对呼吸觉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没有能力对呼吸觉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在进程之中我对呼吸的觉察是有缺陷的,因为我有鼻炎。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由于我有鼻炎,所以我对呼吸觉察的能力就不如别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用鼻炎来限制我自己对呼吸觉察的能力。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存在于鼻炎使得我无法在进程中对呼吸保持觉察这样一种观念和信念之中,并受其束缚、局限和制约。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相对于别人来说我的鼻炎使得我的呼吸能力处于劣势地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在进程之中是处于劣势地位的,因为我有鼻炎。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对呼吸觉察的困难完全是由鼻炎造成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觉察自己很不幸,居然患有鼻炎,相信这使我在进程之中相对于他人处于劣势地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鼻炎定义为一种制约我觉察呼吸的因素。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把觉察呼吸与鼻炎连结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鼻炎评判为是负面的、不好的、错误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鼻炎充荷上了负面价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将鼻炎评判为负面的、不好的和错误的而将我自己与鼻炎分离开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与觉察呼吸和鼻炎分离开来——通过将觉察呼吸定义为鼻炎的极性对立面。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让鼻炎成为了我进程之中的一个障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鼻炎是我的进程之中觉察呼吸的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让鼻炎成为支配和控制我的显现事物。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鼻炎分离开来,并在这种分离之中将力量赋予鼻炎,使之成为高于我/强于我/支配和控制我的事物,而不是与之合一同等地指挥鼻炎作为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鼻炎作为一种显现是通过我所接受和允许的,是我自己的心智创造物,我作为创造者有责任也有能力改变我的作品也就是鼻炎作为我自己。

 

 

 

自我建议:摆脱对于呼吸和觉察呼吸所形成的各种心智观念和定义,停止试图通过心智来理解呼吸。不要强求自己去做做不到的事情,量力而行。在错过呼吸时不狠批自己。摆脱鼻炎对呼吸觉察是不可逾越的障碍的观念。不接受和允许自己受鼻炎的束缚和制约。

 

---------------------------------------------------------------------------------------

Desteni英文主网:www.desteni.co.za

Desteni中文论坛:http://desteni.co.za/chinese/forum/

平等货币制度常见问题: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ncc4.html

自我宽恕示范:一步一步自我宽恕工作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qdgz.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