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中道巴菲特俱乐部
中道巴菲特俱乐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9,878
  • 关注人气:30,9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股价最终表现取决于企业的经营业绩”,巴菲特等投资大家如是说

(2018-10-16 15:39:06)

关于“股价最终表现取决于企业的经营业绩”,巴菲特等投资大家如是说

“我们大部分的主要股票仓位往往都要持有很长一段时间,而我们的投资记录反映的也是这些被投资公司在这段时间的经营表现而不是它们的股票价格。就像我们认为收购一家公司,却只关心它的短期状况是件很傻的事一样,持有公司的部分所有权——股票,如果你只关心它的短期表现或变动趋势也是不对的。”(1980年致股东信)


只要市场恢复理性,市价终究会反映公司累积盈余的能力,有时甚至超过买进后累积的盈余,这等于是在你本来已经很好吃的蛋糕上多加了一点糖霜呢。”(巴菲特1980年致股东信)


“我们长远的经济目标(附带后面所述的几个标准),是将公司每股内在价值的成长极大化。我们不会用伯克希尔的企业规模去衡量公司的重要性及业绩表现,我们看重的是每股内在价值的长期表现。”(1983年致股东信)


“公司管理人员是无法决定股价的,他们能做的只是通过比较充分的信息披露和一些相关政策,促使市场参与者的行为能变得更加理性一点。就我个人偏好而言(可能你们已经猜到了),是期望公司股价的变化能够始终与公司的价值接近。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公司股东在其持有股票的变化能够始终与公司的价值接近。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公司股东在其持有股票的期间内才能与公司共同成长。股价的巨幅波动无法改变股东的最终受益,到最后,所有股东的收益总和与公司的经营所得会基本一致。但是如果公司的股价长时间偏离内在价值(高估或低估),将使得企业的经营成果会很不公平地在各新老股东之间进行分配,并导致投资的最终结果完全取决于每个特定股东的个人操作是聪明还是愚笨,是有幸还是不幸。”(1985年致股东信)


“追随格雷厄姆的教诲,查理跟我着眼的是企业的经营成果,而不是它们每天甚至是每年的股价变化来判断投资是否成功。市场或许会暂时忽略一家经营成功的企业,但这些企业终将会获得市场的肯定。就像格雷厄姆所说的:短期看,股票市场是一个投票机;长期看,它是一个称重器。一家成功的企业是否能很快地被认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家企业的内在价值能否以令人满意的速度增长。事实上,迟到的市场认可有时是个优势,它能让我们有更多的机会以便宜的价格买进它的股份。”(1987年致股东信)


“我们宁愿要盖可保险的企业内在价值增加X倍而股价下跌,也不要公司内在价值减半而股价高涨,以盖可保险这个例子,乃至于我们所有的投资,我们看的是公司本质的表现而非其股价的表现,如果我们对公司的看法正确,市场终将还它一个公道。”(巴菲特1984年致股东信)


“所有投资人的目标,应该是要建立一项投资组合可以让其透视盈余在从现在开始的10年内极大化。这样的方式将会迫使投资人思考企业真正的长期远景而不是短期的股价表现,从而借此改善其投资绩效。当然不可否认就长期而言,投资决策的绩效还是要建立在股价表现之上,但价格将取决于未来的获利能力,投资就像是打棒球一样,想要得分大家必须将注意力集中到场上,而不是紧盯着计分板。”(巴菲特1991年致股东信)


“对我来讲,重要的是公司能提供股东什么,我不喜欢概念,我只对价值感兴趣。”(巴菲特1991年《商业周刊》文章)


巴菲特1991年致股东信:“既然要找到好的事业和好的经理人是如此的艰难,那么为什么我们要放弃那些已经被证明过的投资对象呢?我们的座右铭是:如果你第一次就成功了,那就不要费力再去尝试新的了。”


“从1991年到1993年,可口可乐与吉列刮胡刀每股获利的增加幅度分别为38%37%,但是同期股票市价的涨幅却只有11%6%,换句话说,两公司的表现超越股票市场,主要原因还在于华尔街对于品牌有很深的疑虑,但是不管怎样,真正重要的还是这些公司本身的获利情况,如果他们经营顺利,伯克希尔也就跟着水涨船高,虽然不是依照一步步稳定的方式前进。”(巴菲特1993年致股东信)


“就长期而言,伯克希尔股东的整体利得一定会与企业经营的获利一致,当公司股价的表现暂时优于或劣于企业经营时,少部分的股东不管是买进的人或卖出的人,将会因为做出这样的举动而从交易的对方身上占到一些便宜,通常来说,都是老经验的一方在这场游戏中占上风。”“虽然我们主要的目标是希望伯克希尔的股东经由持有公司所有权所获得的利益极大化但在此同时我们也期望能让一些股东从其他股东身上所占到的便宜能够极小化。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唯有让公司的股价与实质价值一致,公司股东的公平性才得以维持,当然很明显,这样理想的情况很难一直维持,不过身为公司经理人可以透过其政策与沟通的方式来大力维持这样的公平性。”“当然股东持有股份的时间越长,那么伯克希尔本身的表现与他的投资经验就会越接近,而他买进或卖出股份时的价格相较于实质价值是折价或溢价的影响程度也就越小,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希望能够吸引具有长期投资意愿的股东加入的原因之一,总的来说,我认为就这点而言,我们算是做得相当成功,伯克希尔是所有美国大企业中拥有最多长期投资观点股东的公司。”(巴菲特1996年致股东信)


“我们在购买企业时从来不预先定下一个目标价。比如,如果我们的买入价是30,当股价到达405060,或100时,我们就卖,诸如此类。我们不再如此的行事。当我们花2500万买私有公司喜诗糖果时,我们没有如果有人出5000万我们就卖的计划。那不是一个考量生意的正确方式。我们考量生意的方式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是否买下的企业会带来越来越多的利润?如果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任何其他问题都是多余的。”(巴菲特1998年在佛罗里达大学的演讲)


在媒体采访《巴菲特的23个投资秘诀》中,当被问到“哪些股票是最值得买入”的问题时,巴菲特的回答是:“利润和未来利润的前景决定了股票的价值。我们喜欢那种资本投入能产生高收益并且很可能持续产生高收益的股票。我们买入可口可乐公司的股票时,它的市盈率大约是23倍。用我们的买入价和现在的收益比,市盈率只有5倍了。购买高利润率的股票实际上是对通货膨胀的对冲。高利润率公司信用评价很高,但它对债务资本的需求却相对较少。那些获利能力较差的公司最需要资金,却得不到足够资金的支持。”


“在任何时候,我们不是通过投资品的市场价格来计算我们的投资进展。我们宁可用两条适用在我们自己企业的测试标准,来衡量它们的成绩。第一条标准,扣除整个行业预期增长后的实际收益增长;第二条,更主观些,就是看它们的护城河是否这一年里变得更宽,护城河是一种隐喻,指的是公司拥有的,会让它的竞争对手日子难过的竞争优势。”(巴菲特2007年致股东信)


“长期以来,美国的企业将会有良好的表现,股市也一定会向好的方向发展,这是因为市场的命运最终将取决于企业的命运。是的,阶段性的反复会时有发生,但投资者和经理人参加的是一场已预先设定好只对他们有利的游戏。(20世纪,道琼斯指数从66点增至11497点,增幅达到令人难以置信的17320%,这期间还伴随着4次代价惨重的战争、一次大萧条和多次的经济衰退。不要忘记,除了指数增长以外,在这一个世纪里,股东们还收到了丰厚的股息。)”(2012年致股东信)

  

巴菲特:如果企业经营业绩出众,股票的价格最终会随之上涨的。


巴菲特:在巴菲特的心中,衡量一个上市公司的试金石没有不同,“对于我们持有的股票,芒格和我喜欢让它们以自己的运营结果说话,而我们不需要每天、甚至每年的市场牌价(指股价)告诉我们投资是否成功。在一段时期里,市场或许会忽视企业本身的价值,但最终会反映其真实价值。”


巴菲特:价格是你所付出去的,价值是你所得到的。


巴菲特:我想强调,市场价格在短期有局限性。月度或年度的股价波动通常不太稳定,并且无法反映公司内在价值的变化。如果将时间区间拉长,股价与内在价值最终会趋于接近。伯克希尔的副主席、我的伙伴查理·芒格和我都相信,伯克希尔过去50年的每股内在价值基本上等同于公司股票的市场价值,同样上涨了1,826,163%


《奥马哈之雾》:巴菲特教导我们,一个真正的企业投资人应当忘记股票价格的短期变化,把主要注意力集中于公司的经营层面;即使你的目标是获取资本买入与卖出的差价,也应当以5-10年为一个周期来规划你的投资。巴菲特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因此,如果我们总是习惯性地用短期市场表现来评估巴菲特或其阵营中的其他投资者某项投资或某段时期的好与坏、对与错、行与不行,我们将会一而再地重蹈覆辙。巴菲特从来都是以至少5-10年的时间来规划自己的投资。以短期表现去评判他的投资成败,只会再次上演龟兔赛跑的股市。


巴菲特:集中投资是长期投资的重要方法,如果你问巴菲特他理想的持股期限是多久?他会回答:“永远!”只要这家公司还能不断产生超越平均的经济效益,以及公司管理层能理性地配置公司盈利。他说:“以静制动令我们成为智慧的行动者。无论美联储是否调整利率,或华尔街如何预测市场,我们以及公司管理层,都不会因此而热衷于卖出旗下全资拥有的能下金蛋的企业。同样的道理,我们为什么要急于出售手中的股票呢?”


巴菲特:我们不在乎企业的大小,是巨型,大型,小型,还是微型。企业的大小无所谓。真正重要的因素是,我们对企业,对生意懂多少;是否是我们看好的人在管理它们;产品的卖价是否具有竞争力。


巴菲特:只要公司的内在价值以一个令人满意的速率在提升,公司被股市认可的速度并不重要。甚至,实际上,这种迟到的认可还有好处,它能提供更多可以折扣价买入的机会。


查理·芒格:我们的确从许多优质企业上赚了钱。有时候,我们收购整个企业;有时候呢,我们只是收购它的一大部分股票。但如果你去分析的话,就会发现大钱都是那些优质企业赚来的。其他赚许多钱的人,绝大多数也是通过优质企业来获利的。长远来看,股票的回报率很难比发行该股票的企业的年均利润高很多。如果某家企业40年来的资本回报率是6%,你在这40年间持有它的股票,那么你得到的回报率不会跟6%有太大的差别——即使你最早购买时该股票的价格比其账面价值低很多。相反地,如果一家企业在过去二三十年间的资本回报率是18%,那么即使你当时花了很大的价钱去买它的股票,你最终得到的回报也将会非常可观。所以窍门就在于买进那些优质企业。这也就买进了你可以设想其惯性成长效应的规模优势。理想的情况是——我们遇到过很多这种情况——你买入的伟大企业正好有一位伟大的管理者,因为管理人员很重要。例如,通用电气的管理者是杰克·韦尔奇,而不是那个掌管西屋电气的家伙,这就造成了极大的不同。所以管理人员也很重要。而这有时候是可以预见的。我并不认为只有天才能够明白杰克·韦尔奇比其他公司的管理者更具远见和更加出色。我也不认为只有非常聪明的人才能理解迪斯尼的发展潜力非常大,艾斯纳(注:迈克尔·艾斯纳,1942-,迪斯尼公司时任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和威尔斯(注:弗兰克·威尔斯,1932-1994,迪斯尼公司的时任总裁兼首席营运官)是非常罕见的管理者。所以你们偶尔会有机会可以投资一家有着优秀管理者的优秀企业。当然啦,这是非常幸运的事情。如果有了这些机会却不好好把握,那你们就犯了大错。然而一般来说,把赌注押在企业的质量上比押在管理人员的素质上更为妥当。换句话说,如果你们必须作选择的话,要把赌注押在企业的发展前景上,而不是押在管理者的智慧上。


巴菲特:为了完成这个目标,查理和我希望以下面的方式增加伯克希尔的内在价值:1)不断改善子公司基本的盈利能力;2)通过收购的方式提高子公司的盈利水平;3)采取投融方式;4)在公司价值被低估的时候回购股票;5)偶尔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收购。偶尔情况下,我们也会出于对股东的考虑增发一些股票。


彼得·林奇:如果每年能够保持20%的盈利增长速度,那么经过3年半的时间就会增长到现在盈利水平的2倍,而经过7年就会增长到现在盈利水平的4倍。公司盈利增长,会推动股价相应增长,并且股价增长幅度常常会超过盈利增长速度,这正是为什么投资者们都愿意为未来增长前景良好的公司股票支付更好股价的原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