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霆章
王霆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6,824
  • 关注人气:4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草籽大诗界:诗歌欣赏(303)

(2016-02-22 11:39:04)
标签:

转载

存谢《草籽大诗界》

草籽大诗界:诗歌欣赏(303)

编辑:劳拉·米西尔

草籽大诗界:组诗三人行(053)

白公智
 
大音希声。所以聋子听到的
我们听不到。聋子耳朵
远离尘世的喧嚣,安静而寂美
所以哑巴发出的声音
我们听不懂。哑巴喉咙
拒绝私欲的呐喊,恬淡而素朴
所以瞎子看到的世相
我们看不到。瞎子
不用眼睛,就能看破红尘
 
老彦娟
 
我没有兄弟,为什么要有兄弟呢
这片没鼻子没脸的土地有我守护就行了
我喂着湖水里的蓝与寂寞的水妹子
喂着不住在笼里的小家雀
在没有锉铁之声的兰花旁,选择诗歌的羽毛

我的兄弟呢
喜欢安分的,到地下做蚯蚓去了
地上凶鸭遍地,一旦探出棉垅就有被按住吃掉的危险
他们只能在地下求得耕耘
不甘寂寞的,搬着尸体走入欢快的城郭
在随时都有塌陷可能的楼层间,学习蝙蝠的飞行术
学习在黑夜里望着万家灯火忍气吞声

我不需要兄弟
但我不会阻止他们在清明的烟雾里,寻找家的呼吸
寻找父亲母亲的尸骨未寒
寻找我并不情愿的割袍断义之前
 
长风
 
谁家挑河挖沟留下的土堆。斜坡。蚕豆稳稳地站在那里。
田埂两侧,小沟边,房前屋后,有太多它们的兄弟姐妹。
土地的边边角角,与蚕豆,更多是相互呈现吧。相依也相偎。
 
对蚕豆最早的记忆来自父亲。一碟盐呛或水煮蚕豆,
一杯老烧,高兴不高兴全在里面了。
 
四月末,成串淡白嫩紫色的小花别在腰眼。
小女孩误以为是蝴蝶,当她双手捧着跑向爸爸妈妈时,
蝴蝶翻飞在那对羊角辫子上。
 
放学途中,偷偷摘几个,你一定记得那甜甜的味道。
整个六月,蒜苔炒蚕豆,蚕豆炒蒜苔,管你大人小人,喝酒。
接着水煮,接着盐呛。春去秋来,这大概也是泥土的四种味道。
 
对父亲最早的记忆来自土地。土地像年轮一圈圈把他穿在身上。
现在,白天黑夜,他们都在一起了。边上种蚕豆。
 
湘小妃
 
疾患虽在暗处:淤滞,溃疡,风邪,
经不得望闻问切。相识者
俱是良医,秘方之余,奉上苦口之药。
也罢。今日又挥舞手术刀,
企图把不臣之心也割了去。叫我望风而逃。
医者尤切切,大声呼喝:
“勿讳疾忌医!”我就把耳朵堵上。
 
“君有疾在腠理!”我裹紧面纱。
医者又递来黑白片:
一具骷髅,令我再三摩挲用旧的皮囊。
“君有疾……”
“君有疾……”
要紧的事物无疾而终,
竟没有人,为我开出一剂活命的药方。
 
麦克诗人
 
我曾怀着致命的柔情
倾诉一首诗
 
我曾孤单了那么久
而内心回响着感情的波澜
 
在这初秋的天气里
请给我一个晴朗的眼神
 
一棵飞翔的树呵
可知道遥远岁月里的山谷


@忧郁

麦克

 

骤雨来临之前

小鸟依旧飞在天空

 

而你的忧郁顺流而下

沿着词语的堤岸

 

黑手鼓从屋顶响起

敲醒你的心脏

 
蓝天
 
不知从哪里来,也不知往哪里去
随风,或浮尘
哪儿都可以安身立命

也有不幸
不能与娇宠共存。犯冲
伤害了肉体

出于对自身的怜爱,习惯了平凡和安静
在风中舞蹈,雨中沐浴
山野也绽开了笑脸

倘若一切风云雷电
体内的溪流会一路鸣唱
灵魂飘逸
 
沐墨磐
 
无法规范的寒流没有一成不变的原版
却总在岁月的裂隙相似的不停复制
抑或一次次呈现脱离窠臼的创新
故事的情节随之也植入了十二级台风
 
渴念中的暖阳即使远离了春天
也能在角落一隅寂静的彰显它的独特性
为了抵达燃点,蓄谋已久的辞藻
悄然背对灵感不断地添加助燃的柴薪
 
申城峰儒
 
落入杯中的落日,竭尽全力
想得到自慰,夜归隐
半岛上空陷入沏茶的步骤
瓷器未雨绸缪。在层次感分明的水中
海的味道足以腌制人体
下潜时的泳姿

晚安!每日越来越具有艺人气质
乌龙估计是一种试探
瞭望玻璃球,镜面相互揭短
穿过光明星的锁孔
美人鱼的标准转嫁寒潮
回过神的
漩涡,让心安静下来
展示咫尺之间
 
 
什么
文/峰儒 
 
无语作沉默的邻居多年
废弃和被遗忘的日子
不想再交替重叠,我和我的他们
一遍又一遍掏空我的思念
反正最后也不会说:有关无关
庆幸不指望时间的畅所欲言
是什么都会变或者不变
唯独黑留在白的下面
专注打发日常。有聊无聊
自己为自己作答:什么
有关无关,反正最后也不会说
 
 
增广贤文
 
缠绵的春雨像无数根棉线
将天与地
密密缝合在一起
让我分不出哪是天
哪是地
 
分别的眼泪像无数滴粘胶
将我与她
紧紧粘和在一起
让我分不出哪是我
哪是她
 
深寒之冰雪
 
一如风来帘起
想念母亲的思绪
幽幽而来
总会不假思索地拿起电话
在或长或短的等待后
唤着“妈妈”,低诉涌动的牵念
直到隐匿的时间
斜倚在彼此的叮咛中
才轻触连接目光的红色窗口
而那苍老,幽远的声音——母亲
已如暖流,溢满我的小屋
 
乡土歌者
 
一块小小的燃料
顷刻间就被扔掉
忘掉
 
然而,我没忘
那种默默的等待
等来磨擦的苦痛
燃起渴望的火苗
 
哦,燃烧的生命才能
煮沸生活。我的诗也如此
愿和这伟大的时代
一起燃烧
 
 
像是被冻结,掩藏的部分
在阳光的抚慰下,开始的复苏
像是被忽略,丢失的记忆
在空虚的缺失中,悄然的滋长

带着面具,我装作孤傲的冷酷
踯躅在匆忙而焦躁的人群
有一种花幻,环绕上我的头顶
时光共有的命运,显现出破损的裂痕

我试图要打破这僵化的部分
刺耳的笛声却搅扰了睡梦
我必须,孤独地走向固化的路途
紧随着麻木而流畅的时钟

春草萌动,冰雪坍塌而消融
我还是茫然地,一次次在搜寻
直到那几声燕鸣,啄向我尘封的故园
慢慢地我就有了这久违的心痛
 
张华博
 
到家的时候
母亲正在藤椅上打瞌睡
一把还沾满泥的锄头
正倒在母亲怀里打瞌睡
 
屋子,空荡荡的
母亲这叶孤零零的小舟
在寂静的湖心,漂啊漂
 
我轻轻蹲下身子
轻轻,用目光作一次深呼吸
 
人间最亲切最安祥的佛啊
真想就这么一辈子,乖巧的小狗样
静静地趴在时光里
一点一点舔醒
母亲一生的疲惫和苍老
 
让泥土的内心不再有孤独与疼痛
这点,我们应该能做到
 
朵儿
 
此刻,内心有诸多想法
飘散如落英。唯恐俗念缠身
成为梅林,不合节拍的一枝败笔
 
一路跟进梅园的背包们
搁浅于镜头之外
它们小心捂住自己的嘴巴,担心
一粒红尘冒出芽来
 
还要经历几场寒暑
才可以在梅林前,不卑不亢
呈上心底的一片净土
然后,也站成一株梅花
 
谷未黄
 
河流路过很多人
很多坟场
总有人在描摹它的形状
一条弱水
更多时候是月光的肉身
它们有无数的机会修正自己
不停地改道
把那些约束它的人
安葬在下游
到底有多少水掌握在我们手上
在这荒谬的人间
有些水推着水
抄了一条近路
 
王霆章
 
诗是写给自己看的
自己喜欢了
伤口就愈合了
 
因为忍冬的花
诗中的我有时会侧身出来
坐在现实的我对面
一起喝咖啡的慢动作
让彼此低首静安

如有别人也喜欢
诗的桥
把目光与目光连接起来
拱形的金属的弧线
经过风雨后
成为引力之虹

站在桥中央
看得见两岸善良的芦苇
蓝天上白云在微笑
内心深处的积水
一滴一滴地滴入时间的河流

水东流三十年
而水依然
这样的隐喻让我感到幸福
生命如此短暂
使用一些朴素的文字
就能够说明
自己到这个世界来过
 
守望心灵
 
就这么静静地坐在窗前
看日子的升迁
抚摸阳光的心跳
倾听大自然拔节的韵律
就这么静静地坐在窗前
摊开手掌
将白云揽在怀里
放开思绪
遐想聚集寰宇
我不知道
一缕花香隐藏多少秘密
一枚落叶演绎多少传说
一池溪水过滤多少往事
一串脚印重复多少感慨
我来了
我从万水千山中走来
从滚滚红尘中走来
为一睹你的风采
为牵你嫩嫩的小手
时光瞬间停止
鸟儿瞪大好奇的眼睛
自己好伟大
 
我不知道
一滴泪水会扼杀多少人
一颗子弹会拯救多少生灵
一次宽容会平息多少愤怒
一次感动会闪烁多少光芒
当我的灵魂蜕变成一颗小草
我的自由开始穿越
孤独在真实中盛开
一切都在非语言之外
纵然被烈火焚烧
也不改绿的膜拜
对信念的膜拜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