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霆章
王霆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7,015
  • 关注人气:4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男人、和人、诗人

(2014-11-17 12:58:18)
标签:

转载

存谢紫马。
原文地址:男人、和人、诗人作者:紫马

男人、和人、诗人

                    ――――王霆章及其诗歌

                            

今早有点意思,初夏凉快,人松气顺,蝴蝶在可触摸处笑脸生动灿烂,频动翻飞,改先发借一两根桃枝的原说:“君,来了。”在出租车上,一观众说学校教育底线是让孩子不跳楼,教学生理念应取老子骨髓:道法自然,和而不同。我反对用精髓一词,因为所有权归老子的夫人还有侍候的丫鬟。这两种情态,竟然是二十年来做为学生对老师诗歌的体味总和。写诗评,主要是做功课太累,而且到头来评的其实是自己的想法,并非诗人本人当时瞬间的灵息和一直的脉落,一个人的思考脉落与矛盾脉落一般是不太愿意随意地抖落给别人的,但他的字给出了信息。最近看了柏桦的不少诗评以及博尔赫斯的演讲稿,深厚带来的冲击再之后的愉悦无与伦比,史、议、解再加上本身就是诗化的语言,大快朵颐盛宴;再者我是强烈反对创作能力旺盛的诗人花过多的精力在诗评上,这是两种不同的消耗途径,一个完成,一个要剥开,穷经词源土石,完成一个主观的宫殿,到头来还不过是客观的花瓶。诗不是不可言说,是不能早说。情境推理,肉体滋润,精神捕获,千百年来,诗可谓文学母本,多少先人后人当下人,把玩侵淫扬弃举起垂下,是精神生命体,在此我发明一个词:是诗人精神里的活路。但很多很多的诗评我就看不懂,奶油、哲学性的词语、生词、虚词太多,篇篇如此腻、碜得很,尤其长者对于欲加提拔的漂亮后生或回礼。“真正的诗评就是把你读过诗后的理解朴素的写下来,向作者汇报,我的理解对不?”,有人理解了,写不出来,说得出来,仍是知音。写出了共同的理解,写出规律共性和时代中的恰当地位以及别人写不出来而确存在的隐指和方向性,评论家。除此之外都是功利性评论家或伪评论家。先生,这一段说得对不?

回到原题。喜欢先生的诗,是从大学里他的《野百合花》开始,写了不入流配角的至纯,白梦灰姑娘情结反衬的是诗情结很重的男人境遇和自信;到了《拉丁美洲组曲冬》,单纯的由一首音乐和一位真爱的女人激发而成的诗,想起舒缓的节奏从忧伤的眼神中缓缓流出,有清澈的水滴在柔软的蓝光中下落,他喜欢的意象“窗帘”也是蓝的,在一个暄闹城市的角落诗人点起了一根烟,听着天籁神曲,你能想象出那一束照着诗人额头和头发的光线也是多么的伤感,“过尽千帆皆不是,余辉脉脉水悠悠”。他忧郁得很华丽,温顺得很疼人,我总瞎想任何一个蓝颜淑女知道这光景一定都会象《英雄》那样献出温暖的身体温暖诗歌里那具清凉的骨骼和性感的手指。在博上看到了这首诗,可能做了些改动,这首成名作之一奠定了先生在当时上海诗歌界的地位。到了后来的《摆渡船夫》、《围棋》,因他爱好武侠和下棋长期思考而必得,走上了人性的壮实、人生的圆融、人世的乐居等理性之路,他会在诗中和别人并行一起走路,他在诗中经营别拘一格的快乐和幽默,包括写痛苦、紧张、人欲、叙古。他形象比喻自己是边缘人,打工仔,在自嘲的心态中他的诗构建得日超饱满、表达形式与意象运用不重复、用词轻达意重、结构生动。这些就不引例句,他博里旧诗都有可观照。大四,我读到了先生的《交通事故》,很是轰动。这种魔术般的艺术手法写出所处环境及其内心矛盾的不确定性给人带来的虚幻,那是一个时代特征,诗人想给时代做个描述,先生的确生活在了一个诗歌年代,因诗而让生活和选择都显得非常纯粹,这么多年,包括他职业多次痛苦决择转型和感情上起伏变故,于我则无法融入和理解,于他则是以字为友,与诗为伴,一路穿越。先生爱诗惜诗如命,每每遇到好的作品,都要演绎给我们听,我们知之半解,但时光安澜,幸福相渡,耳濡目染,那么多的人,十大几届的工科文学青年,带着这种满足和情商走向社会结婚生子功名利禄。霆章大学从师,必有师德的中性、温情、循矩,就是思考问题从整体到枝节,从外围到核心,在文学昂头的年代,我们受益于此,此后在社会上跌打滚爬吃苦耐劳艰苦创业,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坎儿都没有偏激,不断跟自己社会和解,现在想起来,是先生早就施下的一颗了不起的种子。毕业那天晚上,向先生请益,大致是深夜才离去,感到他窗户发出的灯光都是诗意的人性的愉悦的,他的留言:男人、和人、诗人,用一个圈圈起来。就一个“和人”十六年后才吃透全部要义并著此立身。诗人那是一辈子不敢言实只能孜孜以求的事儿。王老师三年的诗歌鉴赏课和第二课堂后来搬到八角亭他的卧居给了我们一生当中可能一想起来就觉得是最幸福的时光。

写完先生的诗歌,先生就来了,随行的台湾老板有很深的文学底蕴。在江边上吃鱼,金山翠芽泛到茶杯壁沿上,龙酒的氤氲穿透身体,先生首先做为诗人,气息慢慢的弥满了船上的大厅,继而扩散到白色的江面。先生谈起了诗歌,背起了千锤百炼的诗句,服务员和夕阳醉了。

这就象十九年前来自乡下的一位伪文学青年,就听完先生的一堂课,变成了文学青年。时间与空间在机缘中“遇合”,我与字结源是先生的引领,先生与诗合源是命数限定,我发明一个词叫“生理性认同”,三十年,好花常开,开了不败。我扒了一下,先生创办的星期四诗社已经有了二十五年历史。

陈总说:王总的司机应该出现的时候准时出现,不该出现的时候绝不会出现,象一首诗。王老师的MBA溶进了诗歌,而且淡定。

我曾给王写过一首诗《王》,易勇毕业给王写过一部诗歌表演剧《致王》,二十年星期四诗社母校聚会,我几乎是泪流满面的听王朗诵着:

    这是一段漫长的旅程今天,我来到离你最近的地方;一双鞋要走多少路才会破一双脚要穿多少鞋才能够一个人要历经多少事才会坚强一些朋友要经过多少思念才能重逢;因为热爱,所以无法面对因为珍惜,所以刻意回避因为幸福,所以我站在角落里我要和你们一起吟唱学会的第一首诗歌我要和你们一起喝自己酿的酒苦与甜爱和恨生生死死悲欢离合都不能阻挡我们今天的快乐

                          ----摘自王霆章《今天我来到离你最近的地方》

 

这些句子充满光辉,充满血和人性,充满深情和爱意。先生表达了一种柔软与刚强并重的情怀,这是先生真性情的写照。

对诗歌的温文尔雅、用词意象的婉转百度对比他命运的强势高态、执着进取,先生青年得道,诗风自成一体,进退自如,不染功利之气,虽不说仙风道骨,但逍遥自在,安坐其理,乐在其中。

  

  爱从来就是忧伤的尤其在做完以后棉花把忧伤铺展在床上,忧伤便饱满起来棉花把自己铺展在画中,白发如深冬大雪

               ----摘自王霆章《棉花》

 

这是对爱的整体体验,把爱非整体、残缺的属性写得精致透冷。

诗歌创作中有一种特殊的年龄现象,我细微的体味过。年轻一点偏爱写裙子、脸蛋和青春豆,嫌不过瘾就直接写白哗哗软绵绵的乳房和性事,中年诗人关注生存、合理性和哲学,以点观面,试解人生困惑之理,月亮、山水、女人全划到意象中去了;年长的诗人,一般是写理想国,精神或人文里的故乡,以及使不上劲后的性幻想。

先生站在城市潮水般的人群身后,网球刚打完,点上了一枝烟,走到了飘窗旁边,灰谐的说道:

 

被包围在掌声中掌声过后发现原来仅仅是一阵掌声;永远不要说永远我们只说珍惜

                          ----摘自王霆章《寂寞的碎片》

 

除了签单的快感,诗人们自引成群,风流快活美好,即使放纵也是优雅的放纵,但先生背负纯粹,有一种观照在红酒和小姐的怀中冉冉升起:

 

椭圆拱顶适宜朗诵,你的草原在屏幕上渐次展开另一个遭遇的新人已成旧人,旧而陌生,陌生也好搬走心上的石头、水底的石头、天空漂浮的石头彼此点燃潜伏在内心拐角的、尚未熄灭的野性的火焰火车偏离轨道,因为轨道没有顺从自然与心跳的方向

                        ----摘自王霆章《诗歌原本就该如此美好》

 

最后就谈一首诗,它全面地体现了先生的艺术创作风格、艺术情趣取向、技巧意象应用的娴熟。这是截止至现在两年内最好的诗歌作品之一,它的艺价值肯定超过《五月》,而且网友张蔚的史料与内涵解读已覆盖全面:

 

人生苦短

比《蝶恋花》还短

柳永带着他的排比句来到柳树下

柳树的叶子便柔软了

 

柳树长在西湖以西

与青楼女子比邻而居

              从两个方向都能看到官府大院的红杏

柳永过着三点式的生活

有时喝醉了

就在晓风残月下睡觉

大梦醒来功名利禄擦肩而过

不知道是柳树变成了柳永

还是柳永变成了柳树

 

这样一个浪迹江湖的自由撰稿人

偶尔也当过员外郎之类的小官

大部分时候在秦楼楚馆

面对舞女歌伎浅酌低吟

他觉得她们是宋朝最有才情的一群女人

他把她们当朋友

他和她们在最被人看不起的地方

用水做的灵魂

洗涤水做的灵魂

 

柳永死的时候柳树的叶子特别绿

青楼女子们凑钱给他操办了葬礼

葬礼办得像模像样

她们把他的词当作纸钱在坟前焚烧

 

凡有井水处

即能歌柳词

柳永以他一生的沉沦

柔软了宋词的小蛮腰

               ----摘自王霆章《柳永和柳树》

 

《柳永和柳树》是文坛史上对柳永的清新的诗性白描。出生宦官家世的他演绎出曹雪芹笔下的贾宝玉,不同的是一个情藏青楼,一个情藏红楼,一个真实如柳树在岸,一个虚无如柳影在河。诗中没有提到柳永的“婉约”词风,却让柳树点睛传神,让人不能不欣喜作者的独特视角、刹那间的逻辑思维、跨越时空的联想和诗性的勃发。

  不爱江山爱美人,不是柳永。不爱江山爱佳人,才是柳永。活着是青楼的爱,故去是青楼的魂,谁人能抵?柳永一生所彰显的人性的柔软正抵心灵的土地。想想世间如果只有豪放,只有田园,哪里还有人间真情的细腻吐纳,人性的美岂不留下一隅的残缺和遗憾?

我想,作者写作此诗的意义,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作者是在传扬人性心灵柔软的一面,让“用水做的灵魂洗涤水做的灵魂”--- 妙!   

                    ---摘自张蔚的网评

 

先生的诗歌历来以舒缓的音乐自居,意象轻盈,对人性尊重,整体一气,不怒目,不艰深,不拒人于门外,和中有道。先生行幽默的风格,写生活与命运的常态,随手粘来,时而委婉曲致,时而径直吐张,无浮华之风,无经卷之气,精神独立,同是诗歌的大地,先生的歌唱安静从容,诗歌再大,她也只是生活的一部分,诗歌是色性的,诗歌让我们的日常生活充满快乐。

如我开始讲的场景,我知道先生早已经与诗歌合二为一,融为一体,谈文做事,一笔一画,衣食起居,人情事故,诗的气质无不渗透其中,星汉其里,而作为学生,仅能得一皮毛,张望浸营一小世界,得先生则已是人生幸矣。

以上拙见,请恩师斧正。

有空就来镇江坐坐,我会挑一个有山有水有船有姑娘的地方,一起看日落,酒杯端起,男人起立,诗人坐下,先干为敬。

 

   附我最喜欢先生的两首诗,一直陪伴着我曾经的青春:                  

 

 

让我们找北岛去

        ·王霆章

 

我们等车的站台已经废弃,昨夜

最后一班车已雾一般驶过

最后一班车已载着他们满足的微笑华丽地驶过,豆豆

不要告诉我除了爱情什么都在涨价

不要让黑发遮住你美丽的眼睛

在最后的道路被冻僵之前

戴上你红色的贝雷帽

让我们找北岛去

 

让我们带着那些熟悉的名字

带着干净的换洗衣服

让我们穿过在漫天大雪中颤抖的城市

穿过黑夜的期待受伤的河流

千百年来,从未开启的门

 

在黄浦江边掬起浑浊的水,洗互相凝视的眼

钢铁大桥像一只鹰,一只黑色的鹰

想起火车汽笛撕裂空气的嘶叫

想起你在半空中拼命挥舞的手帕

没有一条河流是真正的河流

没有一条血管流的是真正殷红的血

鸟群盘旋了一个冬天又一个冬天

每个冬天都有三十六个人死去

三十六个人出生

 

河水中,我们看清自己的脸

倾听月光诉说孩提时的笑声

月光中你为我唱起一支久已失传的歌谣

我透过歌声看你,

透过你满脸的泪水看你,豆豆

我依然要对你说

戴上你红色的贝雷帽

让我们找北岛去

 

让我们到比北方还要北的北方,

那儿每棵树上都结着蓝茵茵的果子,

每个少女湖蓝色裙子下面,

都有一汪蓝茵茵的湖

也许有一天,我会疲惫的死去,

你要流一些泪

但不要让别人看见

你要朝我们来的地方鞠躬

你要朝我们来的地方深深鞠躬

我倒下的姿势将会告诉你

你还要走很远很远的路

才能走到北岛去

 

你必须走很远很远的路

到比北方更北的北方

找——北岛——去!

 

 

稍纵即逝的事物

      ·王霆章

 

只有失去的乐园

才是唯一的乐园

—— M.普鲁斯特

 

 

蝶展翅,蝶便已飞去。

四季替变,却只有四季

时间骑白色的马纷纷渡过这条河

进入感官深处

使视者的眼睛闪亮

之后相继远离

 

最神秘的部分,也会枯萎

人面桃花都部红过

都容易感伤

距离突然被打碎,象盛水的瓷罐

落在地板的瞬间

你仰头看着我

你的触摸雪一样白而美丽

让我想起悬崖上的一株薰草

为什么那儿会长有一株薰草

 

手指也摸不到  呼吸也挥不去

即使反反复复发生

每一处,我们坐在这里,就这么回事

有人死在出发的路上

有人死在归来的路上

我们静静坐在这里,偶然的意义

仅仅是一个动作

这个城市很大

抒情的音乐打聚光灯下匆匆闪过

谁能回到曾经喜欢的地方

 

并不遥远,又无可启及

记忆和期待同样的空洞

那么就让稍纵即逝的目光

在陌生中一点点闪亮  今夜

让窗帘更温柔,让雨声更温柔

让展翅的蝶更温柔

 

稍纵即逝的事物,并不会消逝

她就在那儿,被时间践踏而过

成现在的一部分

现在晚会已经开始

痛苦和快乐构成硬币的正反面

你总得买门票  梅表姐说

我漂亮吗

你心跳得快而柔软

你微笑的酒窝淹没了许多人

在灯光下微微发红的这些面孔

谁能和时间融为一体

片刻拥有自己

和你

 

而你注定要收回,从每个亮丽的梦境中

收回你的影子,你知道你穿衣的姿式好看

你总是骑白马穿过那片桃花,正值三月

渐渺的蹄声播撒在多云多雨的天空

 

还有渐渺的过程

被允许赞美的得到与失去,一一割舍,隐逸

稍纵即逝的事物,针一般锐利

常使我们在疼痛中

握紧你的手

 

 

 

 

 

李兴龙

一四年十一月于镇江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