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西藏我的师  第二篇上

(2011-07-28 22:54:47)
标签:

进藏之路

分类: 娃子与战友

                  我的西藏我的师           

                                                                      第二篇   进藏之路

                         (上)

 

                        

                 

 

自从和父亲挥泪告别后,我因为等待办理入伍手续,暂时寄住在也和我一起等待入伍的李小梅家里。小梅比我大5岁,从小在北京长大,文革前父亲调到四川省委工作,全家一起到成都定居。她的父亲和张国华伯伯是老18军第一批开山铺路进藏的老战友,所以通过张伯伯把女儿送到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我和小梅尽管原先根本不认识,可能因为她说了一口纯正的普通话,我俩一见如故。我的名字在上初中时顺应文革潮流,彻底放弃了李巧娃,摇身一变,成了李彤。班里的同学也不知道是啥口音,楞把“彤”音发成“通”,念成“李通”不说,还要后缀上“外国”俩字。那时谁要是被扣上个“里通外国”还不被打翻在地啊?所以班里同学要是这么叫我,我就装没听见,烦!见了小梅,我灵机一动,把李彤中间加了“小”,又摇身一变,变成了李小彤!既和李小梅来了个排列组合,又和我哥哥李小宁的名字捋顺了,多棒!我和小梅在入伍登记表上写名字时,接兵的第一句话就问:你们俩是亲姐妹啊?!当时我俩才彻底反应过来,完了完了,从此以后老得没完没了的解释了。

 

现在都兴讲个“缘”字,那会儿人的头脑简单,没那么多说法。可是因为我改了这个名字,我和小梅的缘分真的就越来越深,在西藏的岁月中,我们的感情真的和亲姐妹一样;后来的几十年,她在成都,我在北京,我们有时还可以心有灵犀一点通。

 

19701月底,历尽周折,我们终于办完了所有入伍手续,穿上了盼望已久的新军装,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战士。我当时的心情,除了兴奋,可能更多的是惶惶不安。                   

 

我和小梅到新兵连报到时,女兵们已经训练一个多月了。上帝保佑,我基本上没赶上新兵们“谈虎色变”的紧张日子。对于新兵连,我的记忆很模糊,只剩了基本轮廓。还记得新兵连是在离成都百十公里的新津县青龙场。当我第一次跨进真正属于自己的“营房”,看到了我想象不到的景象:那是一个废弃的大粮仓,除了仓顶还可以遮风避雨,四周围墙八面透风;偶尔可以看见老鼠肆无忌惮招摇而过。这根本不是可以住人的地方嘛,怎么会驻扎着一个女兵连?!200多名女兵坐在地上乌泱泱一大片,好像正在学习。各班按照连队建制打地铺,就睡在薄薄一层稻草上,当然稻草上还铺着一层更薄的褥子。四川的冬天,阴冷潮湿,寒气渗人。虽说新兵连的四川女孩儿占了一大半,尚能适应这种气候,但毕竟还有很多像我一样从没到过南方的北方女孩儿。我不记得当时大家是怎么咬牙挺过来的,好在年龄小,谁都不在乎自己。大家心里都清楚,真正的艰苦和考验还没有到来,我们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进军西藏!

 

                       

 

我们天天都盼着进藏这一天快点儿到来。就在马上要进藏的前两天,突然女兵连全体集合,宣布了一批身材瘦小、体质较弱的女孩留在成都军区分配工作,不再进藏。这个名单里居然有我!宣布完后,这些名单中的十几个女孩全部出列。出列的女孩中,不知是谁,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这事来得太突然、太受刺激了!哭是一种最迅速的传染,这个头一带,大家没有任何控制,左一声哇右一声哇的,一起哭开了!我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不都说好了去十一师吗,怎么突然变卦了?只觉得心里委屈极了,索性和大家一起哭了起来。女孩子的哭有一个特点,边哭边说还边嚷嚷:

 

凭什么不让我们进藏?

我们身体有什么不行的?

还没去呢怎么就不行了?

就看表面现象啊?

个子高身体胖的就比我们强啊?

太主观了!

我们绝不留在成都!

谁留下谁没出息!

我们坚决要进藏!

 

被留下来的女孩子们态度鲜明,不让进藏就一哭到底!

 

没有被留下来的大部分女孩也陪着伤心落泪,两个多月朝夕相处,怎么会说分手就分手?

 

新兵连的接兵干部们(大部分是西藏军区文工团的大姐姐们)眼圈也红了,被女孩子们超常的坚韧和真情深深打动!她们根本没想到会是这样,还以为大家都愿意留下!

 

西藏,我们虽然还没有进去,但已经把她装进了心里。她遥远,神秘,她有着说不清的强大吸引力。这些少女们,大多数的父母都为西藏建设无怨无悔奉献了自己的青春。有父母的榜样在前,她们绝不会后退半步!现在不让她们进藏,怎么接受的了?“献了青春献子女”,这是当年老18军军人家庭的真实写照,是驻藏部队军人几乎令人无法理解的高原情怀。我也是到后来才慢慢理解了这种情怀,并为之敬佩为之崇拜。那是一种高尚,一种追求,一种境界。坦率的说,我当时坚决要求进藏,比起这些女孩子们的境界差得很远,就是一个最坚定的念头在支撑着我:听张国华伯伯的话,到西藏最艰苦的部队去锻炼,为父亲争气,为我自己争气!我的西藏我的师 <wbr> <wbr>第二篇上

 

在女孩子们的真情打动下,新兵连的干部们经过研究,决定只要身体确实没有问题的,一个不留统统进藏!这个决定一宣布,女孩子们又哭又笑,满脸放炮;又蹦又跳,拥抱成一团。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是女孩子们大无畏英雄主义气概的伟大胜利!没办法,惯性,写到这,不由自主就想喊口号。这是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刻进心里的烙印,更是那个年代独具的最纯粹、最阳光、没有半点儿虚伪的军队女儿的精神!

 

19702月底,春节刚过,西藏军区历史上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的一次女兵集中进藏开始了。无论当年,还是现在,只要对川藏线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个月份,不是因为特殊原因,绝不是进藏的时机。

 

 但是我们确实该开拔了。我们的行囊很简单,一个手提包是全部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具,一个背包,一把水壶,一袋战备干粮。来自祖国各地、平均年龄不到16岁的200名女兵,开始了人生第一次心理和生理的苦旅,用自己少女的青春,勇敢挑战大雪封山、路途险恶的川藏线。

 

我的西藏我的师 <wbr> <wbr>第二篇上
    从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到1970年我们进藏,已经整整20年。我们全体进藏女兵,不会忘记那段历史。

 

  当年解放军官兵、工程技术人员和我的西藏我的师 <wbr> <wbr>第二篇上各族民工用铁锤、钢钎、铁锹和镐头等最原始的工具夜以继日地工作,劈开悬崖峭壁,降服险川大河。在四年多时间里,川藏公路穿越整个横断山脉的二郎山、折多山、雀儿山、色齐拉等十四座大山,横跨岷江、大渡河、雅砻江、金沙江、怒江、拉萨河等众多江河,通过了八条大断裂带,战胜了种种困难。工程的巨大和艰险,在世界公路修筑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在整个川藏、青藏公路的修筑过程中,3000多名干部、战士和工人献出了生命。

 

 

   我们这次的行程,就是要踏着前辈开出的道路,翻越十四座大山,跨过无数的江河,用我们年轻的身体,去完成生命的穿越。

 

我的西藏我的师 <wbr> <wbr>第二篇上

 

  在一个太阳刚刚从东方升起的清晨,我们出发了。200多名女兵分乘8辆(?记不清了)旧式解放牌大卡车,每车28人左右。车内摆成四排,中间的两排背靠背。因为车队还兼有运输物资的任务,我们上车时,车上已经整齐的摞满了大麻袋,好像是粮食。我们的背包放在麻袋上,我们再坐在背包上,加上我们都穿着厚厚的棉大衣,那种拥挤,现在很难想象。可在当时,我们对漫漫征途充满好奇,对艰苦未来充满向往,我们用一颗滚烫炽热的心,竟然暂时把身体的不适和痛苦完全熔化了。

 

注:图片来自百度搜索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