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女友不干活遭差评:他们让亲近的人两面受难,为何还觉得自己受委屈?

(2018-02-27 12:57:44)
女友不干活遭差评:他们让亲近的人两面受难,为何还觉得自己受委屈?

春节的氛围,终将被返程的节奏给稀释的名存实亡。虽然,元宵节还没有过,可人们已经匆匆忙忙的,投入到新的工作中。只是,有的人在春节的团聚中可以汲取到能量,而有的人在春节团聚中注定被无情的消耗。

社交媒体上,一则被标注为“女友不干活遭差评”的话题,似乎算是比较有代表性。大概的过程是这样的,在重庆工作的小伙子小赵,第一次带女友回河北农村老家过年,一开始亲友邻里都夸小赵女友漂亮、洋气。然而不到两天,女友却因洗漱用掉了家里烧的全部热水、不帮忙包饺子、睡懒觉、等菜上桌等问题,被全家人一致“差评”。

按照当事女孩小顾所说,她并不是故意不想干活,而是自己不适应当地的天气,冷得自己骨头都痛。而且厨房是烧火的,洗菜也是冷水,她实在无从下手,她也给小赵父母解释过,但仍然得不到理解。她还补充说:“在家过年每天都睡到十二点,在小赵家每天九点就起床”。

对于这样的事情,舆论上也是众说纷纭,但基本上也是两个极端。有人说,小赵的家人比较苛责,小姑娘第一次上门,就让人家干活,本来就是一种不合情理。也有人说,作为年轻人入乡随理,该干活就干活,不能因为自己在家里是掌上明珠,就在别人家也傲骄十足。毕竟,这是在未来的婆家过年。

可这些舆论中,唯独没有考虑到小赵的感受。而不管是女孩小顾还是小赵的家人,却都有相应的舆论支持,而且他们也有发声的机会。可实际上,在整个事情的发生过程中,最为难的还是小赵这个“亲近的人”。他一边承担着排除女孩小顾身处异乡的陌生感,一边承担着打通家人对未来爱人的认知屏障。只可惜,在这个过程之中,作为两方关系勾连上“亲近的人”,却被他们无情的忽略和踩踏。

作为小赵的家人,就算对女孩小顾有意见,也应该对小赵讲,而不是直接向小顾发难。毕竟,大过年的,就算再怎么内心不爽,也不应该让远道而来的客人带着怒气而走。诚实讲,这种难以收场的结局,到头来还需要自家的小赵承受,这又是何苦?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小赵的家人并没有觉得自己有错,甚至认为自己家的小赵遇人不淑。可他们恰恰忘记,他们所谓为小赵好的逻辑里,却深藏着一把尖刀,深深插入小赵的心脏,让其难以收场,进退两难。不得不说,在一些农村里(这里没有鄙视的意思,讲一个现实的环境),很多人的处事逻辑里,界限感较差,甚至没有。

与此同时,作为女孩小顾而言,实际上也处理的并不好。既然已经来到男朋友的老家,就算自己不适应,也不应该带着情绪提前回家。这种赌气的方式对自己的恋人还可以用,可要是直接面对恋人的家人,很容易让恋情陷入尴尬或坍塌。

当然,从整个事情的发展来看,已经走向僵局。小赵的家人表态:“姑娘看不上我们家就算了,不合适别勉强”。这种情绪汹涌的言辞里,实则传递着“结婚是两个家族的事情,而非两个人的事情”。这里我想说得是,这种逻辑在过去的生活状态里,可能是正确的。但对于如今的社会风潮,如果两个人还没谈妥,单凭两个家庭硬撮合,基本上是不可能结合的。

大凡以这种逻辑捆绑自己家人的人,实质上根本没有弄明白婚姻的本质。婚姻说到底就是一种联盟,里面有物质的共用,精神的契合,性别的结合,当然也有人情世故,家长里短。可前提还是两个人是主体,而非是家庭之间的联合。

当然,也正因为如此,界限感的不顾就更为突出。他们在插手家人的事情时,打着为家人好的理由,就好像自己必须要干涉成功,一旦落败就觉得很委屈,甚至还要替家人作出决定,主宰家人的生活,着实荒诞可恶。

说到底,小赵的家人能与女孩小顾建立起关系,其中的勾连就是小赵。所以小赵的家人对小顾直接的苛责和情绪,都算是一种越界,甚至是将小赵推向感情的深渊,万劫不复。而姑娘小顾赌气提前回家,最伤害的还是小赵,至于小赵的家人,就从那些言辞逻辑里,就已经满不在乎,所以也不存在什么受伤。

很多人说,事情的冲突是缘于三观不合。可实际上,最大的原因便是“樊胜美”太多,而“安迪”太少。不管是“小赵的家人”,还是“女孩小顾”,都属于“樊胜美”体质,他们看似充满自尊的脸色上,却难以掩盖他们自己的懦弱和自私。

他们都希望自己的儿子,弟弟或男朋友能为自己长脸,而享受其中的“精神红利”和“面子红利”。可如若他们的计划落空,面子受损,他们便唧唧歪歪的,成为一群老母鸡,除却加速撕逼的进程,并无其它作为。

而这个过程里,他们还显得那么委屈,真让人感到遗憾。我常常强调,每一个人把自己的事情干好,这个世界就很完美。可如若有人干不好,也要承认人与人真实的差距存在,而非苛责别人或强求自己。

我相信小赵的家人在没有女孩小顾的帮忙下,家务也不会落下。也相信女孩小顾所说的不适应确实存在。很多事情本身其实并不复杂,复杂的是人们自己对于别人的不同难以平复。追根究底,就是认知水平“太弱鸡”,看到的也都是垃圾。

尼采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还乡篇》中说道:“在他们那里,一切都在说话,却不再会有人理解。一切都落进水里,却不再有什么落进深深的井底”。而对于城市女孩,到底适合不适合融入这破败的乡土人情,对于这个时代而言,依旧有太多难言之隐,就如小赵此刻的迷茫一样,望不到尽头。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