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讨薪难”为何总是农民工的悲伤?

(2017-01-11 09:56:43)
“讨薪难”为何总是农民工的悲伤?


多年来,“讨薪难”一直是农民工难以逾越的一道坎儿。奔波一年,四处流走,等到年底却拿不到应得的工资,着实让人感到心痛和愤懑。对于绝大多数农民工而言,留守妻儿,奔走异乡,已经成为常态。在高昂的的精神代价和灰暗的血泪付出面前,他们依旧活的难有尊严。

这不,澎湃新闻就有报道,农民工河北讨薪手脚遭打断,事情已经开始发酵,不少媒体在转引报道的时候,甚至将更深层次的原因直插标题:《农民工讨薪手脚被打断,人大代表现场指挥》。能有如此的不堪,并非空穴来风。

相信,对于这些农民工的指控,除了极力的期盼拿到工资回家过年,他们并没有太多奢望。对于报道的风向标,也能看出来,似乎,这又是一场官员保护伞下的社会缩影。如若坐实人大代表确实有指挥和主导打人的行为,这或许又是一次撕裂性的冲突。

我们似乎隐约看到了一些很灰暗的逻辑和丑陋的嘴脸。一个地方的小小人大代表,非但不去代表农民工维权,却徇私枉法,助纣为虐,酿造悲剧。实则是这个时代最不堪的映像。现实的社会秩序中,本来官民的交互就已经处于紧张状态。然而,这样的事情只会更让我们觉得失望和撕裂,毕竟在民的心中,我们想要的只是起码的尊严,该得到总得给我们。

这些年来,建筑业的红利几乎快被掏空。但是,建筑业内的各种操作混乱,却是行业公开的“潜规则”,没有农民工会直接与总承包商签订劳动合同。层层转包后,欠薪的责任主体难以认定,工人维权也才会如此困难。因欠薪而发的恶性事件早非此一起。工人被打伤致残的案例层出不穷,农民工欠薪案也很难再引起媒体和公众的兴趣。

只有到了年底,好不容易浮出一些,最终也只能草草了事,被宏大叙事之后,只能解决个案的悲剧,整体的行业不堪基本上很难触动。建筑业成为欠薪重灾区,根源是与工程层层分包紧密联系的垫资制度。每层分包、转包关系下的承包者都需要自掏腰包,垫付部分款项。最底层的农民工则垫上自己的工资,每月仅领取两三百元生活费,等到了年底或工程结束再最终结算。任何一环资金链断裂,都将形成三角债务,而处于最底层的农民工,是风险最终的承担者。

当然,这其中也有聪明的商人,他们不会不给,但是绝对给不全。大多数时候,是给的钱与雇工时的承诺不一。劳资双方在工资标准、工时计算等方面发生争执。为躲避社会保险等一系列的责任,资方几乎不与农民工签订劳动合同。而地方劳动监察部门介入后,首先便会询问工人是否有劳动合同。没有劳动合同,只能按最低工资标准结算。少有工人会想到上法庭讨要劳动合同、追讨欠薪。工人缺乏法律意识,平日亦无保全证据的想法,走法律程序对他们而言费时费力,结果难料,只能吃哑巴亏,隐隐作痛。

且不论如何扭转建筑行业扭曲的资金体系,欠债还钱,乃是底线。这条底线,却在一些官员的层层保护下,一再失守。虽然,官商勾结已经受到一些遏制,但是总有逃掉的一些,这也促使一些官商勾结的项目上,农民工很容易被权利的爪牙进行打压和驱赶。所以,悲剧使然,结局就是要不腿断,要不手断。在官商勾结的逻辑里,打残一些,就会让更多农民工目瞪口呆,不敢闹事。可是,他们却忘记了,人伦是非,自有因果,出来撒野,迟早会成为阶下囚。

原创文章,谢绝无署名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