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Joshua
Joshu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346
  • 关注人气: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精彩图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洪予健牧师﹕三自运动的真相 — 中国教会的严峻试炼

(2009-01-23 17:09:05)
标签:

三自运动的真相

三自会的本质

登记教会

「三定」政策

洪予健牧师

分类: 家庭教会路线思辨
三自运动的真相 — 中国教会的严峻试炼

「我还告诉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盘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太 16:18)

中国自八十年代在经济上实行改革开放后,各地在文革中被查封原属于三自会的教堂都陆续向外开放了。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时至今日,国内仍有这么多传道人和信徒,宁愿担当「非法聚会」的罪名,冒着被抓的风险,坚持以家庭教会的名义聚会,而拒绝加入三自会?三自会到底有什么问题?家庭教会如此行有圣经教导的根据吗?温哥华浸信会信友堂与温哥华基督徒短宣中心合办的「基督教与中国」系列第七讲,就针对上述议题,由洪予健牧师剖析「三自运动的真相 — 中国教会的严峻试炼」。(以下许多资料引自中国福音会的《三自神学评论》光盘版,读者可自行检索。)

共产主义与基督信仰的根本冲突

洪牧师开宗明义便指出:共产主义与基督信仰是无法调和的。

首先,从信仰的本质看,共产党人相信他们自己就是救世主;基督徒却笃信只有上帝能拯救世人脱离罪恶。

其次,从历史的角度看,共产党认为基督教是愚昧落后的迷信,必被历史淘汰;基督徒却相信上帝是历史的掌管者,任何人的夸口和骄傲都必伏在神永恒真道的审判之下。

第三,从统治的性质看,共产党建立的是政教合一的极权政府,因此惟有控制思想,将全国民众都统一在它的组织领导下,才能使政权得以稳固;基督徒却只奉基督为教会唯一的元首,以遵循大使命为念,认为福音的传播以及门徒的交流与合一,是不分国家、种族和文化的,任何政党政府都无权干涉、控制民众心灵的信仰。

洪牧师分析,正因共产主义与基督信仰有上述不可调和的根本冲突,中共建政之后才会出现「三自会」这样的政治机关,专门管辖、控制教会,而其根本意图则是消灭基督教。洪牧师也强调,「三自会」和「隶属三自会的堂会」是两回事,我们不该用含糊笼统的「三自教会」之名将两者混为一谈。三自会是无神论政党强加在教会头上的政治架构,在三自会管辖下的教会,则好比寄居异地的以色列百姓,处在掳掠捆绑中。其中有些教会因传道人卖主求荣而彻底败坏了;更多的教会则在政府允准的信仰范围内行事,苟且偷安,不敢照着神真正的心意来自由地敬拜祂,以致羞辱了主名,在三自会的罪上有分。

洪牧师特别提到,在三自会辖管下的教会里,确有不满被其捆绑的传道人和弟兄姊妹,我们绝不可因他们仍在三自中而排斥他们;但我们更不可因三自会下的堂会有这些属主的基督徒,便对三自会加以肯定,犹如我们不能因着巴比伦有但以理,就连带肯定了巴比伦一样。

三自会的形成和发展

中共早在建政以前,就已为接管和改造中国的教会,作了一系列的步署。他们首先派遣共产党员打入中国基督教青年会等机构,做地下工作;又差派有基督教家庭背景的党员出国进修神学;还在基督教自由派人士中,大力扶掖原本位阶不高、但积极向共产党靠拢的吴耀宗、丁光训等人,出任未来的教会领袖。

中共建政来年就有了「三自运动」。共产党宣称,三自运动是基督教界自发响应政府的举动;但洪牧师列举多项史实,证明这宣称完全是假象,三自运动其实是政府全面策划、领导和组织的结果。

1950年1月底,自由派掌权的「中华全国基督教协进会」发起一个名为「基督教与新时代」的全国性会议,用意是向新政府输诚。会议临时被迫喊停,因为政府连「教协」的白手套都不愿戴,他们要另外一手打造「三自会」的新炉灶,以便完全掌控。

1950年5月,周恩来三次召见吴耀宗等人,确定由吴耀宗为首,发表〈三自革新运动宣言〉。同年9月23日,《人民日报》以巨大篇幅刊登〈宣言〉全文,同时以「基督教人士的爱国运动」为题,发表了社论,全国各大报纸纷纷转载。〈宣言〉直截了当地表明教会当前的总任务是爱国,总方针是反帝和实行三自(自治、自养、自传)。借着〈宣言〉,政府成功地将自己的意图,转化为基督教界自发的表态。

三自会是透过下列四大步骤成形的:第一步是大造声势,通过信徒签名认同〈宣言〉,造成全国教会莫不拥护三自运动的假象。第二步是胁迫利诱,先威之以势,发动了两百多场控诉大会,斗争批判那些不愿就范的传道人和信徒领袖;再诱之以利,逼使有影响力的基督徒加入三自。第三步是镇压打击,逮捕那些坚决不参加三自运动的忠心信徒如王明道、袁相忱、林献羔等。不少教会因为牧人被击打,羊群四散,聚会人数骤减;至此,政府便有借口实行第四步骤「鸟笼政策」,于1954年将原有的各宗派合并为全国一统的「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简称「三自会」),对教会严加控制。

三自会的终极目标:扑灭基督教

在政府全面掌控下,三自会成为中国唯一的基督教组织;但它所做的与基督教思想不但没有任何关系,其目的根本是在于最终消灭教会。三自会成立后,昔日拉来壮声势的教会领袖已无利用价值,于是盲目的如陈崇桂,违心的如贾玉铭、杨绍唐等大批加入三自会的头面人士,都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被打成右派。而后,政府又借着1958年的大跃进运动,进一步将全国三自系统的教会大幅压缩合并,如上海的两百多所教会被缩并为十五所,北京的六十四所被缩并为四所,几乎摧毁了中国有形的教会。在思想上,更出版官方教会机关刊物《天风》,分别批判《荒漠甘泉》、儿童主日学等,企图以共产理论取代基督信仰;到了1964年,《天风》干脆停刊,连门面都免了。

「三自会」的本质,在1961年第二次「三自全国会议」议决的任务中表露得最为淋漓尽致。这任务是:

1. 高举反帝爱国旗帜
2. 接受共产党的领导
3. 积极参加劳动生产
4. 加强揭发所有非法家庭教会的活动

教会本应奉基督为元首,此刻却以「接受共产党领导」为任务,一时间到处是肃杀之气,基督信仰进入寒冬。有些三自会属下的堂会牧师是共产党员(例如原上海国际礼拜堂的党内高干李储文),不但到处举发家庭聚会,甚至若有知识分子或年轻学生出于好奇而进入礼拜堂,立刻就被牧师通报到所属单位展开调查,教堂成了「请君入瓮」之所。1966年文革山雨欲来之前,三自的高层早已停止办公,所有三自会属下的堂会也都关闭。及至文革开始后,连效忠共产党的三自传道人都难逃被批斗的命运,只因他们曾经披着基督教的外衣!

文革后复出的三自和三自神学
文革后,中共党内以邓小平为首的改革派掌权。虽然否定了文革、大跃进、人民公社,甚至基本上否定了反右运动,却从不曾就「三自运动」对中国教会的逼迫,作出任何检讨和反省,反而重新开展三自会的活动。

吊诡的是,三自会挂羊头卖狗肉,本是中共建政后镇压教会的刽子手,但文革后竟能以极左路线受害者的面目复出,靠的就是曾因挂着基督教的羊头而在文革期间受批斗。有些人不察,以为三自会的重开表明了基督教的解冻。但洪牧师指出,文革前政府是藉三自会打击、缩减、消灭基督教;文革后改革开放,政府知道基督教一时无法消灭,便重新调整三自会的功能,改为藉三自的管理、控制,将基督教纳入社会主义的轨道内。其方法之一,是对登记教会实行「三定」政策,惟独持有政府传道证的神职人员(定人),在指定的宗教场所(定点),于指定的宗教活动时间(定时),才可以从事宗教活动。三自会属下的教会在教牧人员的按立、任命,以及教堂的财务支配上,亦莫不俯首听命于宗教局,也因此出现教会受命捐款协助盖佛庙的怪现象。

另一方面,文革前三自会不搞任何神学,只从事组织、政治上的逼迫;文革后则开始走神学管道,企图将官方思想输送进教会。为了配合政府这一新目标,以丁光训为首的三自领袖发展了一种有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三自神学」,其目的是要颠覆正统的基督教信仰,把教会引离真道。以神学的包装,重新塑造教会的元首,以共产党取代耶稣基督。因此传道人不能按着正义分解真理的道,《圣经》中童女生子、耶稣再来等全备真理都被禁止传讲。「三自神学」更为教会必须接受共产党的领导作辩护。他们挖空心思,手法也层出不穷,这些所谓神学家们的进路包括:

1. 改变神学立场的出发点
神学的出发点本是认识神、以神为主体;但他们却将「人民」当作神学的主体,强调神学的出发点必须选择站在人民与国家利益的一边。

2. 以处境化作为神学思考的素材
信仰的处境化表达确实是神学研究的相关部份,但这里的处境化思考只是借口,目的是宣扬教会应随时紧跟共产党与政府的路线。

3. 引入进程神学去改变神话语的永恒性
丁光训引入德日进的进程神学思想,提出以「因爱称义」代替「因信称义」。藉此磨去正统教义,淡化信与不信的对立。

4. 以本色化宏扬中华文化
将普世真理加以窜改,认为「三自神学」要表明是一种本色神学,要致力于基督教与中国传统文化相融合,要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找到自己的「根」和「家」,使基督教成为所谓「真正中国的基督教」。「本色神学」的名目一出,确实迷惑了不少深受民族主义影响的中国基督徒。

从圣经得教训

洪牧师带领与会者回到《圣经》上帝的话语。他说,上帝建立教会的原则是永不改变、也绝不妥协的。惟独上帝是全人类的主,惟独基督是教会绝对的元首。任何妄图取代上帝地位的谋算,都是惹神憎恶,且不能得逞的。

《圣经》出埃及记中记载了摩西带领以色列百姓出埃及的经过。法老在连番灾祸的打击之下,原本强悍的态度终于逐步软化,准许以色列百姓在境内的定点敬拜神(参出 8:25);但摩西完全不给法老任何谈判的空间,只是再三再四地重述耶和华命令他传达的话:「容我的百姓去,好事奉我」。

洪牧师指出,中共政府种种意图以政治控制信仰的想法及作法,与昔日埃及法老极其相似。摩西深知神口所出的话决不徒然返回,也深信神的权能大过一切,因此即使孤身面对法老的威吓胁迫,还是斩钉截铁,不容法老讨价还价。反观今日中国,三自会甘奉共产党为主子,践踏了基督徒在信仰上的良心和自由,企图迫使全国教会和信徒迎合政府的要求,在政治上表态效忠。洪牧师感叹,若说当年摩西对法老一步不让,这几十年来三自会辖下的堂会对政府却可说是让了千步万步,有些甚至让到同声一气的地步了。

洪牧师指出,《圣经》早已警告那些擅自扭曲修改上帝的吩咐,以迎合政治现实需要的人,他们必难逃审判。所罗门王朝分裂为南北两国后,北国以色列王耶罗波安因为不愿民众照常前往南国耶路撒冷献祭,于是利用政权,擅自改变了献祭的地点、人员、内容,要百姓就近到伯特利去敬拜金牛犊(王上 12:26-30)。最后的下场是儿子一登基就被篡了位,全家灭尽,不留活口。洪牧师认为,耶罗波安的作法可以比拟为古代的「三自」运动;昔日耶罗波安的三自拜的是金牛犊,今日中国的三自则奉党的指示为最高,将基督信仰放在无神论共产党的领导下,实在是对神极大的亵渎。洪牧师大声疾呼:这是一场谁才是教会真正元首的争战,真基督徒绝不可置身事外、无动于衷,甚至胡涂到责备家庭教会不与「三自教会」合一的地步!

基督徒如何看待三自

基于以上的剖析,洪予健牧师分别对中共政府以及三自会属下的教会发出如下呼吁:

一,.对中共政府的呼吁:洪牧师说,共产党建政近六十年来,政府对以往很多错误的政策都已修正或废止,唯独三自会的牌子至今仍未摘除,以致对内妨碍信徒的自由相通,对外禁止福音的自由传扬,在一片改革开放声中显得特别突兀,广遭侧目与物议。更由于三自会在信仰领域中拉一派打一派,使得胡锦涛主席「团结信教群众,建立和谐社会」的理念无法实现,造成非常不好的影响。因此,洪予健牧师呼吁政府在这一方面与时俱进,解散三自会,还给基督徒按着神的心意来敬拜神的自由,不要再用任何政治组织来凌驾教会、插手教务。

洪牧师特别澄清:基督徒反对三自,只是反对政府不当的宗教政策,并不是反对政府存在的合法性。《圣经》讲得很明白,政府秉公行义的权柄乃是神所赐予的,因此基督徒必用百般的忍耐,恭敬顺服政府的这项权柄。耶稣说「西泽的物,当归给西泽」,意义在此。真正的基督徒只是坚持耶稣的另半句话「上帝的物,当归给上帝」,笃信「一主、一信、一洗」,因此众教会的合一,必须是在真道上「属灵的合一」,绝不是世俗政府指令下「组织的合一」。三自爱国会的宗旨直接抵触《圣经》真理,基督徒否定三自会,纯粹是为了信仰,此外无他。

二,对三自属下堂会及信徒的呼吁:洪予健牧师说,三自会的掌权者和三自会的投靠者披着基督教的外衣,其实正如当年王明道弟兄所言,是「不信派」,我们不能视之为主内肢体。至于三自会所属堂会的牧者与信徒,有些是软弱的妥协者,有些是真理装备不足者,还有些是不知情者。他呼吁三自会属下所有忠于圣经、忠于基督的牧者和信徒,靠主勇敢地站起来,促使所属的堂会脱离三自;或是个人主动离开三自,加入以基督为元首的家庭教会;或是留在三自,为神的真道积极争战,使不明真相的信徒摆脱三自的捆绑。

后记
2008年12月12日这场信仰与文化讲座举行的当天,气象局向大温哥华民众发出大风雪的警告。以今天的先进科技,气象报告都非常准确。奇妙的是大风雪竟延迟了整整一天才到临,免去很多与会者路上的危险和不便。为此与会者都同声赞美上帝。衪昔日既有能力平静风浪,今日当然也能延阻大风雪,衪的大能、美善和信实从没有改变!洪予健牧师在此时此刻把三自运动放在永活全能上帝的真理下剖析,实在是倍添意义。
                                                                                
整理:加拿大中国福音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