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快乐的蜗居老人
快乐的蜗居老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5,099
  • 关注人气:9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巫山风雨路之“买车相亲去”(3)

(2020-07-30 07:01:31)
标签:

情感

           第三章  买车相亲去(3) 

 

巫山风雨路之“买车相亲去”(3)

楚江的确是喝醉了,而且醉得很厉害。

他是被春木和春山兄弟俩架着胳膊、强拽着回到自个家的,前后蜂拥着同桌喝酒的一班人。担心路灯昏暗,拐角盲区照不到,便有人打着手提矿灯引路照明,也有的是不放心或来看热闹的。楚江醉得像一滩烂泥似的,没了个重心,稍放松就会摊到在地,两个大男人搀扶着他,走起路来还是晃悠悠的,左倾右斜,深一脚、浅一脚,就怕有个闪失,三人都滚落到路边的水沟里,啃一嘴烂泥、呛一肚子的污水不说,只怕张扬出去,十之八九会被当做笑话传唱哩。

跟在身后的人则闲着无聊,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质疑,说他酒量大着呢,也没见喝多少酒,可不会是故意装的吧;有人暗讽楚江老大不小的人了,明知自己不会喝,还要硬撑着,冲好汉,当英雄,很是幼稚;更有埋怨先前主张罚酒的人,不知分量深浅,只会瞎起哄,喝出事来,谁担得起责呢。

总之,一路走来,人间百态,美丑善恶,纷纷上场,表演得淋漓尽致,趣味黯然。

这些谈话全被默默地走在身后的一对母女听得清清楚楚,她们没有搭腔,他们也没注意有人在听着。

“老舅,舅母。”

推开虚掩的大门,厅里的灯敞亮着。楚江父母默然坐在条凳上等着,他们已然知道楚江酒醉的事?

听到响声,一对老人立刻起身,迎上来:“这傻孩子,酒喝这么多干嘛呢?”

“他今儿高兴。”

“其实也没喝多少,可能是有些累了吧?”

“先坐下。”

老舅伸手协助安置楚江在条凳上坐稳,又转身吩咐舅母取来一碗早备好用米醋调制的解酒水,在春木他们几个帮助下,硬是给灌下去。

“啊——”

楚江双目微闭,头歪在一边,靠在他父亲的肩上,嘴里不时呓语着:“没醉……没……没醉……我没醉。”

大伙屏气凝神,默默地站在一旁,像在等待奇迹出现。见大家都站着,老舅一边叫坐,一边又吩咐舅母泡茶去。

“不用泡,喝不下的。”

“我们过一会儿就走,不麻烦了。”

“唔——唔——”

楚江脸色苍白,不时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很难受的样子,站着的人听着心里一阵紧似一阵,只在默默地祈求菩萨保佑,千万别出啥意外的事才好!

这时,不被注意的李若冰上前一步,扫视大家一眼,在舅母附耳嘀咕几句,便飘然离开,往厨房方向走去。

“啊?”

几个站着正准备离开的人,眼前突然一亮,有这么个美女跟着,竟全然不知,联想来时的路上,风言风语,悔意顿生。虽说是晚上,光线不如白天,但那高挑的身段,飘逸的秀发,和刚才转身离去华丽的背影就足以吸引眼球。特别是春山,双脚仿佛生了根,深深地扎进地里,再也动弹不得,心却突突地跳得厉害。心想表哥也真是的,有这么个大美女在家,还瞎喝什么酒呢,一夜春宵喝没了,可惜!

“舅母,她是……俺们什么亲戚?”春山忍不住走到舅母身旁,低头悄声问道。

“是亲戚,怎么啦?”母亲乜斜着春山,突然想到什么,觉得这小子不怀好意,便转头朝正迎面走来若冰说,“还是我来吧,看把你忙的。”

言语亲昵,疼惜有加,仿佛自家儿媳。她希望以这种方式彻底掐灭春山的非分之想。

若冰是早上和母亲一起来的,那时楚江还没到,但一路上母亲不厌其烦地对她讲的话题都是关于楚江哥的,她听着听着,心里已不在排斥,相反好奇心被勾起,反而更急于想走近楚江,了解楚江。大学毕业,工作了好几年,社交的圈子实在太小,要找个如意郎君实属不易,看着一个个同年人不是已经走进婚姻、组建了小家庭,就是派对热恋中,自己居然还是个连男性的手都触摸过的纯真老姑娘。想想,真是好笑。更可笑的是,她和楚江还没正式见面、认识呢,竟然遇上他醉酒呕吐,自己忙前忙后,还乐于给他端盆搽脸这档子奇葩事。

是缘分浅吗?那怎么自己心里没有滋生丝毫排斥、厌恶之感!

李若冰刚走近楚江,就听得“咕噜”一声,喷出一大口污秽物来,还好她眼疾手快顺势把脸盆往前一伸,恰好吐到盆,惯性的作用溅得若冰斑斑点点,满身都是。

“呃——”

“啊?”

一股酸辣混合着酒味迅速弥漫开来,充斥着大厅,刺激着大伙,随后就听到有人“呃噜”着一声,跑出大门,暮色中,双手撑倚在墙壁上,嘎嘎几声,站一会儿,消失在小巷尽头。

“孩子,让我来吧,你看你弄得一身脏兮兮的。”舅母走过来,准备接过若冰的手上的脸盆,嘴里不住地埋怨楚江的不懂事。

“伯母,算了,脏都脏了,万一又吐,就连你也弄脏了,何苦再多一个呢?”老人听着,心里美滋滋的,若冰的话,质朴在理不说,更看出她心地善良,贤惠明理,将来必定是个的知书达理的好媳妇。这样的女孩子就是打着灯笼,恐怕也没有地方找啊。

她越想若冰的好,对楚江的埋怨和不满就越多,也就越发怪自己的粗心和大意,竟没有事先和儿子交个底,打个招呼。自责心切,难过越深。

她稍稍一顿,干脆避开若冰,到卫生间打开电热水器,好让姑娘家好好地洗个热水澡,又到给若冰睡的卧房,点上檀香,熏着。檀香既驱蚊,又消毒灭菌,临走还特意撒几点花露水。做完这些,她的心稍稍舒畅些许。

楚江吐了小半盆,嘎嘎半天,也只是吐出少许酸水,估计差不多了,原先顾虑、担心的堂亲发小开始陆续退去。

若冰取来毛巾,打湿拧干,小心地拭去沾在楚江的脸颊和衣物上的污秽物,再递给他小半碗醒酒水簌簌口,淘去嘴里的酸苦咸辣,这一切让旁边的楚江父亲看得发呆,他不明白一个大学毕业,在不过是些许沾亲带故的小伙子面前,竟可以不露痕迹地做得如此细微周到,就是女儿楚虹恐怕也难以做到啊!

他接过若冰手中的脸盆,屏住呼吸,快步走到隔壁菜园,反手一扣,污秽物倒在了老鼠出没的角落,嘴里嘀咕着,混小子不知自重,美食一餐,都替鼠辈服务,折回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将脸盆冲了个底朝天。

楚江已完全清醒,看着眼前忙来忙去的若冰,他错愕半晌,支支吾吾地问道:“你,你是?”

若冰抬头,望着他:“你没事了吧?”

“嗯。”

楚江还想问些什么,见母亲走过来,催若冰赶紧去洗澡,并把路灯全都打开,又亲自送她到洗浴间,告诉她洗澡时,最好关闭电热水器的电源开关,才放心地退出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