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文静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文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0,662
  • 关注人气:1,9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西平及他的利益网络:重庆再曝煤监官员沉浮窝案

(2012-07-31 12:11:55)
标签:

财经

煤炭

能源

贪腐

重庆

分类: 钢铁、煤炭、有色金属

编者按:

    在被喻为黑金的煤炭工业领域中,利益输送似乎已然成为这条产业链上固有的一个环节,不仅仅在屡次曝光的煤炭资源大省,偏居西南一隅的重庆也上演着同样剧本。

    重庆煤监局前副局长王西平有着之前因此落马官员相似的经历,利用公职初试身手,随后胃口大开欲罢不能。而更为相似的,则是其一手搭建的利益网络。在以金钱为中心的人际关系网中,王西平辐射而出的同盟半径越拉越长,更多的人也就此笼络在内。

    虽然这起受贿案件早已告一段落,但在这座城市,王西平和他一起入狱的名字仍然被无数次提起。有关他们的一些沉浮往事也化作一段段文字,写进了法院的判决书。 (尹一杰)

    本报记者 文静  实习记者 肖夏 

    重庆、黔江报道

    重庆市渝北区白杨路32号,重庆煤矿安全监察局(以下简称“重庆煤监局”)的办公大楼便坐落于此。持续一个月内,“警示教育”是这幢大楼里反复提及的关键词。

    今年7月,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如往年般再次在全国安监系统内开展反腐倡廉“警示教育周”活动,但与其他地方局不同的是,重庆煤监局则把这一时间跨度延长到了一个月。

    重庆煤监局的如此举动源于前副局长王西平高达899万余元的受贿案,这位曾经充当数名煤老板利益保护伞的监管“大吏”两年前已身陷囹圄,而案件背后的诸多细节也逐渐浮出水面。

    事实上,王西平只是此案倒下的官员之一,在重庆煤监局这一全市28个产煤区县、261个产煤乡镇的安全监管部门里,利益大网中的其他关键人物也就此相继落马。

    除王西平外,这份名单中还包括该局原科技装备处处长吴俊根、重庆煤监局渝南分局副局长熊烈、渝东分局副调研员秦昌齐,而他们纷纷入狱的理由也如出一辙——受贿罪或介绍行贿罪。

    而与以上受贿案相关联的另一份名单中,重庆产煤大区万盛区(现已合并入綦江区)原政协副主席、区安监局局长赵威因涉嫌违纪被双规;万盛区国土局副局长、黑山管委会副主任熊勇也因涉嫌犯罪接受检察机关调查;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七支队原副支队长陈洪强则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这事在重庆安监系统影响之大,在全国安监系统也是突出案例!”虽已时隔两年,但重庆煤监局纪检监察室有关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仍口吻坚定。

    但案件的影响远没有结束。

    今年5月,重庆煤监局纪检监察室主任牟维华前往该局黔江办事处,对试用了一年的副处级以上监察专员进行考察。黔江办事处,也正是熊烈此前任职过的地方。

  同月,拥有重庆国有煤矿的重庆能源投资集团物资公司60余名职工被安排参观重庆九龙监狱,亲眼目睹罪犯强制接受劳动改造的情形,而在犯人现身说法的活动安排中,王西平和熊烈的面孔再次出现。

  虽然这一牵涉重庆市多个关联部门的腐败案件已然告一段落,但外界对其幕后的来龙去脉仍然难以厘清。

  7月下旬,重庆市第五人民法院法官向本报记者首度还原了王西平利用煤监局官员身份入股煤矿、收受贿赂,以及让停产整顿的煤矿提前“复活”、并在多起煤矿发生死亡事故后依然广开绿灯的全部细节。

  此外,前公安人员陈洪强多次直接出面与煤老板签订入股煤矿协议,并伙同王西平等人借款给煤老板,收取高额利息等,成为煤老板的另一把保护伞的始末也就此一一揭开。

1.权力变成筹码

  掌握着片区煤矿“生杀大权”的王西平将权力转化成一个个筹码。

  王西平,四川叙永人,毕业于中国矿业大学采矿专业。翻开其此前的履历表,这位49岁的前副局长有着看似步步为营的平坦仕途。

  1985年,王西平还仅仅是重庆松藻矿务局的一名普通技术员。此后,他开始担任石壕煤矿的副科长、矿长,再进入重庆煤监局綦江办事处任职主任。

  2005年,王西平升至重庆煤监局渝南监察分局局长、重庆煤监局安监处长,一年后再度被任命为重庆煤监局副局长。

  但如此顺坦的官场之路并未就此延续,直到2009年7月21日,王西平被重庆市纪委“双规”,随后又被判处无期徒刑,这位此前略显富态留着短发的中年男子的仕途生涯也戛然而止。

   对于王西平这位科班出身,从基层爬到煤监局高层领导的专业人士的腐化变迁,其曾工作过的原松藻矿务局一些干部员工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评价,这是“必然,正常的”结果。王本人也在监狱里忏悔:“理想信念丧失,人生失去追求。”

  值得注意的是,从2004年作案到案发之日,王西平的主要任职岗位为安监处长及此后分管安全监察的副局长。在煤监局的机构设置中,安全监察处可谓手握实权的要害部门。

   本报记者从重庆煤监局了解到,该局内部共设6个职能处室,分别为办公室(财务处)、政策法规处、科技装备处、安全监察处、事故调查处和人事培训处。煤监察局下设渝中、渝南、渝东3个监察分局,并设1个黔江工作站。 

   相比其他部门,安全监察处具有以下权力:负责煤矿企业安全生产许可证颁发和管理;负责煤矿建设项目安全设施设计审查和竣工验收;协助其他部门做好煤矿安全专项整治、煤矿整顿关闭、瓦斯治理、煤炭生产许可证颁发管理、煤矿建设项目管理。

   这也意味着,在其管辖区之内任何一个煤矿的正常营运审批环节中,安全监察无疑是首当其冲的第一关。也正是由于其手中掌握的“生杀大权”,王西平开始将安全监察的职能转化了一个个权力的筹码。

  重庆市第五人民法院长达38页的判决书中指出,经审理查明,王西平在煤矿企业安全生产许可证的办理和延期中,收取多个煤矿矿主的财物。  

    其中,2005年,王西平担任重庆煤监局局长助理兼安全监察处长,同时担任重庆煤监局安全生产许可证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彼时,根据国家规定,各煤矿要在2005年7月底之前办理安全生产许可证。

   在国家硬性规定出台之后,綦江县民营煤矿石壕长宏煤矿矿长赵久富不久便敲响了王西平办公室的大门。

  2005年1月12日,赵久富提交了办理安全生产许可证的申请。但同年4月8日,该矿就发生了一起顶板事故,死亡1人,被停产整顿,其办理安全生产许可证的申请也被无限期搁置。

  然而7个月后,事情出现新的转机,经王西平亲自审查同意后,赵久富最终拿到了安全生产许可证,有效期为2005年11月18日至2008年11月17日。

  事成之后,赵久富立马开始对王表示感谢。判决书中显示,获得许可证后,赵久富在重庆市九龙坡区黄金岛茶楼,送给王西平1万元。在王西平的授意下,赵久富出资5万元购买了一辆二手桑塔纳2000轿车“借”给了王的朋友林华,虽然打了借条,但林华一直未归还车款。使用多年后,林华于2009年将该车以8000元出售。

  赵久富还仅仅是王西平利用公职牟利的冰山一角。

  同年,南川区三岔河煤矿二井因未办理安全生产许可证而被停产整顿,2006年上半年,郑照中通过南川安全监察局原局长张武找到王西平帮忙,办下了安全生产许可证。这一次,王西平则胃口大开,从郑照中处收取了人民币31万元。

  除为民营煤矿私开绿灯外,指定安全评价机构参与牟利则是王西平获取非法钱财的另一手段。

  本报记者获得的案卷中显示,2006年,王西平违规在片区开展煤矿安全的中介评估业务,让煤老板周波控制的重庆创诚安全技术咨询有限公司垄断经营中介评估,并将重庆煤矿安全专业技术协会下设的安全评价咨询专委会也设立在该公司。

  2007年,时任重庆煤监局安全监察处处长的牟维华草拟了一份报告,提出由数个中介机构在片区内自由竞争,各企业可自主选择中介机构进行安全评价。当时,重庆从事煤矿安全评价的中介机构约有10家左右。

  但这一报告遭到了王西平反对,甚至直接将报告改为“实行工作区域责任制”,并删掉了自由竞争的内容。

  事实上,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第13号令《安全评价机构管理规定(2004年)》中就已明确指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煤矿安全监察机构及其工作人员不得指定生产经营单位接受特定的安全评价机构开展安全评价工作,不得以任何形式实行地区保护。

  重庆市第五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提供的材料则显示,创诚公司的老板周波实为重庆宝丰煤炭石油有限公司董事长。2003年4月18日,该公司经营的南川新世纪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由重庆煤监局綦江办事处调查处理。为得到关照和顺利通过整改验收,周波同样通过张武,认识了时任綦江办事处主任的王西平,并送去2万元人民币。

  但周波与王西平更深的关联仍集中在煤矿。

  本报记者调查获悉,早在2004年底,周波就以750万元购买了贵州川威煤矿。当时,王西平、吴俊根便和周波协商,两人各投资75万元入股,各占煤矿10%股份。但此后王西平并未出具资金,而是用重庆的一套住房以38万元人民币作价取而代之,吴俊根则实际出资37万元,二人均要求不足部分从以后煤矿的利润中扣减。此后,王西平从周波和其煤矿处非法获利共计41万元。

  形成合作同盟关系后,王西平对周波的生意更是颇为关照。周波的创诚公司成立后,王西平则通过违规划拨片区照顾周波的中介评估生意,并在王的疏通下得到了几个区县指定的评估业务,此后,创诚公司还衍生出另一家公司——康泰公司,并在划片区获得到永川、涪陵两区的中介评估业务。

  为感谢王西平,周波再次砸下大手笔,为其出资买下了汽配城门面,又送钱给其购买轿车。短短四五年时间内,王西平共收受周波所送人民币126万元。

  2.无孔不入

  除向煤矿放高利贷外王西平等人还通过其他多种手段疯狂敛财。

   在权钱交易泥潭中越陷越深的王西平宛如脱缰的野马般恣意,而除利用安监部门公职图谋钱财外,其与吴俊根还顺藤摸瓜开辟了另一条索财之路。

  给各大煤矿放高利贷便是其中之一。

  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2005年底或2006年初,王西平给当地分管煤矿的武隆县经委纪检组长赵瑞峰打电话称,他和一个朋友想到该县洛英山煤矿投点钱,赵也可以一起合作,但他们不熟悉这个煤矿,由赵先去了解一下。当时,洛英山煤矿煤层已挖开,但还未正式出煤。

  此后,赵瑞峰随即与洛英山煤矿投资人向业文取得联系,称王西平要来检查安全。据向业文回忆,“检查后,王西平说煤矿感觉比较好,听说他经济比较困难,王西平的一个朋友有

  点钱,可以借给他投入洛英山煤矿。”向业文随后问询具体金额,王西平答30万,向再问利息如何计算,王西平等人商量后达成协议,“借2年,每年给20万利息,半年付一次。”向业文打了一张借条。

  向业文提供给法院的证言称,“当时他并不想借这30万,但王西平是重庆煤监局的领导,有管理煤矿的权力,王西平强行把这30万元以‘借’的名义给他,他没有办法,只好同意。”

  王西平对法院的供述也称,“他们的本意是想投点钱,让向业文看在他们职权上多给点股份,以便长期有收益,但向业文说他搞煤矿不喜欢别人插手。”

  此后,王西平等人共出资30万元支付给洛英山煤矿,向业文于2006年7月至2008年1月,分3次将共计人民币70万元本息划入王西平朋友的银行账号,其中支付“利息”共计人民币40万元,均从洛英山煤矿单位账户支付。

  除此以外,抓人把柄趁人之危则是王西平等人疯狂敛财的另一途径。

  本报记者掌握的材料显示,2005年9月22日和10月22日,万盛营寨煤矿连续发生两起安全事故,共死亡3人。业主张昌谊经人介绍,通过松藻煤电公司水电所书记何维学帮忙联系上渝南分局局长王西平、副局长吴俊根,并请求对事故从轻处理,并承诺送给王、吴两人该煤矿干股。

  张昌谊证言指出,王西平提出他和吴等人入干股比例总共为20%,之后又达成入干股15%的协议,占年利润的15%,从2006年开始支付,半年付一次。但这一协议随后又发生变化,王西平等人又要求从2007年开始,不论营寨煤矿盈亏,王西平等人每年固定分150万元。

  四处见缝插针时,王西平还参与煤矿转让,在煤矿搬迁赔偿中予以“关照”,获得感谢费。

  本报记者了解到,此前南川区欣顺煤矿业主试图低价购买相邻的水洞煤矿,便以水洞煤矿手续不齐为名,希望王西平派人去查处。不消时日,水洞煤矿果然如愿被停产,终以120万元的低价卖给了欣顺煤矿。而这一笔“生意”中,王西平腾挪之间则轻松收取好处费6万元。

   此外,2005年下半年,因修建渝怀铁路涉及对重庆涪陵区东胜煤矿的赔偿和关闭等问题。东胜煤矿业主王绍南为不被关闭和得到更多的赔偿而行贿王希平7.5万元。

  昔日的煤监局副局长自己非法捞金时,也不忘给中间人好处。

  王西平自知身为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款不能亲自收取。而经法院查明,不论是王西平和吴俊根等在南川、万盛煤矿入股,还是在酒店收取行贿款,代为出面的则均为南坪私人汽车租赁公司一名名为林华的人士,林甚至为其提供了入账的银行卡以及代其在入股协议上签字。而作为报酬,煤老板赵久富出资5万元购买的二手车,也就成为了王西平给“替罪羊”的回报。

  3.搭建利益网

   与王西平结识后,公安局刑警总队七支队副支队长陈洪强也加入了这张利益之网。

  王西平给煤老板们办事收取好处,碍于法律法规障碍,他还不得不笼络另一个人——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七支队原副支队长陈洪强。

  王西平在狱中自我总结的最后一点写到:“交友不慎,结识了一些酒肉朋友,加速了腐化堕落”。

  事实上,陈洪强的落网,正值重庆打黑除恶活动进入高潮。2009年8月,被告人陈洪强在重庆市公安局被传唤到案,在王西平伙同多人共同实施的受贿犯罪中,陈洪强系从犯,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

  知情人士透露,王西平是在2004年经人介绍认识陈洪强的。两人相识后不久,在煤矿安全事故的处理上,身为公安人员的陈洪强和王西平为了共同利益而捆绑在了一起。

  2005年,营寨煤矿接连发生两起死亡事故后,业主张昌谊托关系找到王西平和吴俊根,这两位不便直接出面入干股的煤监副局长很快把陈洪强介绍给了张。

  重庆市第五人民法院查明,由陈洪强出面负责办理王、吴、陈三人入干股的事情。张昌谊则将钱交给陈洪强,由陈洪强转分给王和吴。

  张昌谊证言称,大概在2006年底,陈洪强便与他谈好,从2007年底,不管营寨煤矿经营情况如何,张每年给王三人150万元干股利润。“那是在2008年七八月份,陈洪强打电话说到万盛拿分红,叫张昌谊准备75万元现金。张在农行卡上取了30万元,在工行取了45万元,用塑料袋装好,开车在万盛广场把75万元现金交给了陈洪强,陈提起放到自己警车上,就开车离开了。”

    而在给洛英山煤矿放高利贷的“生意”中,陈洪强也大伸贪婪之手。

  向业文说,“他先说每年给10万利息给王西平、陈洪强、赵瑞峰三人。但是陈洪强认为少了不同意,向加到了15万利息,陈洪强还是不同意,直到加到20万利息。”向原本只借一年,但陈洪强则称时间过短,向只好说借2年。

  双方谈妥后,由陈洪强和向业文签了一个简单的协议,陈洪强用其哥哥的名字签字。但协议只有一份,由陈洪强保管。三人“借钱”给向业文后,分钱和利息,后来退本金,陈洪强皆全部参与其中。

  陈洪强还为煤老板违法开采煤矿给予关照。

  本报记者调查得知,2006年六七月,重庆万盛区石桥煤矿业主方建红欲违法超层越界开采煤矿,陈洪强称他可以找王西平、吴俊根帮忙,使其不被查处。此后,王西平、吴俊根没有组织人员对石桥煤矿进行检查。为此,方建红分3次共交给陈洪强90万元。其中,王西平分得人民币35万元,陈洪强分得人民币25万元,吴俊根分得人民币30万元。

  后经重庆地质矿产研究院工程人员鉴定,石桥煤矿非法采矿动用煤炭资源量为3768吨,非法采出煤炭资源量为3699吨。煤炭资源价值为152.3063万元。

  吴俊根也曾向法官回忆当时情景:陈洪强打电话给他称,渝南分局在安全检查过程中不要将越界开采的事情移交给国土部门处理。吴估算了下,开采量大概在2万-3万吨,按照当时的市场价格,毛利有800多万元,纯利润约300多万元。

  “如今三人都受到了法律的严惩,在监狱服刑期表现都不错。”7月初,九龙监狱有关负责人在电话里对本报记者说,但三人均不愿接受外界媒体采访。

  “王西平出事后,他的位置由重庆市煤炭工业管理局一副局长接替。现在,煤监系统内部正处级干部5年一次干部交流,这是防止腐败产生的一种制度完善。”7月20日,重庆煤监局纪检监察室相关人士对记者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