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澳门《九鼎》月刊
澳门《九鼎》月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275
  • 关注人气:38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荷官  赌场人物纪实之一

(2011-03-09 13:10:52)
标签:

澳门

博彩业

荷官

揭秘

杂谈

分类: 澳门话题

 前 言

荷官是澳门所有单一工种中从业人数最多的,到目前为止,澳门荷官的总数约有5万之多,占澳门总人口的10%。而且随着赌台的增多,荷官的人数也不断增加。

澳门荷官的工作范围主要有以下几项:

洗牌:将全新开封的扑克牌洗牌,但因科技的日新月异,现多数由洗牌机取代。

发牌:按游戏规则发牌,发牌程序因不同游戏而异,如百家乐则须按牌例发牌。

筹码处理:如客人赌赢了赌注,需按规定的赔率赔彩,相反,则需将客人输掉的筹码收回。由于每种游戏的赔率各有不同,荷官于入职前需接受一系列游戏程序与赔彩计算的课程。例如百家乐游戏中,下注庄的注码胜出的话,赌场需抽取5%的佣金,故客人只能获得原注95%的胜出彩金。另外荷官亦需在赌台上处理现金兑换筹码工作,方便客人下注。

目前澳门荷官每月的薪酬约为1万5千澳门币左右,客人打赏的小费也包含在内。这相对澳门每月9千澳门元的平均薪酬来说已经算是相当高了。而且赌场对荷官的入职要求也很低,只要求初中毕业学历。入职前接受2至3个月的培训便可上岗。正是在荷官这种低要求高收入的刺激下,澳门的警员、空姐、银行职员、中小学教师纷纷跳槽到赌场工作,这种现象导致澳门其它行业的用工处于一个捉襟见肘的局面,令澳门社会不堪其忧。同时正是因为荷官要求低收入高的特点,决定了荷官是一个高风险的职业。面对工作中的巨大压力,因为荷官普遍学历不高,所以他们的抗压能力比较弱,荷官中的很大一部分人的生活方式是畸形的,不健康的。

                           

阿MAY一边脱着身上的制服一边看着床上那块红得有点晃眼的椭圆形的面值十万港币的现金筹码,心里既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喜悦又夹杂着一丝紧张与不安。但她已经来不及细想了,她得马上换了衣服出去皇朝的一间酒吧,因为给她这个筹码的人在酒吧等着他,那个人的小弟则在她家楼下的车里等着她。

阿MAY是新濠峰赌场的一名女荷官,而那个男人则是一个姓刘的大陆豪赌客。到今天下午5点前,他们都还互不相识。而在半个小时前,她收工走出赌场的时候,那个男人叫他的沓码仔在赌场员工出口处塞给她一块十万的现金码。

阿MAY在新濠峰当荷官已经有将近一年时间了,因为长得很漂亮所以她一直都被分配到5楼的贵宾厅上班。下午5点的时候,阿MAY当完班休息了半个钟头后照常规到赌台换岗,还没走到她要当值的赌台的时候她已经听到骂人声了,“你个婊子!发的什么牌啊,你是不是出老千啊,老子一把牌没赢就杀了我40万了!”典型的中南地方特色的口音。她心里一下紧张了起来,抬眼望去,那张赌台座着3个人,骂人的是中间个子高高的一个中年男子,穿着上下一身白的西装,里面的花衬衣的领子向外翻着,留着一个寸头,看上去绝对就是一个正在学习上流社会生活方式却还没怎么学到位的暴发户。阿MAY紧张地来到赌台前跟当值的那位荷官示意换岗。那位荷官长嘘了一口气对高个赌客用只有她自己才能听见的音量说了声:“老板赢多点”。站起身来跟阿MAY打了个眼色就匆匆地走了。

骂人的那个男人抬头看见阿MAY后,阴沉的脸色稍微好看了点。但依然没好气的对她说:“美女,牌发好点啊,再把把杀我的话我掀桌子了!”他旁边的沓码仔急忙强装笑脸安慰他说:“刘总,不要生气,慢慢来,靓女发靓牌,这靴牌我们肯定赢回来。”阿MAY坐下来也陪着笑脸说:“老板,是的是的,别生气,有赌未必输嘛,我一定帮你发条好路出来”。

在赌场做荷官被客人骂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了,运气不好遇上赌品不好的客人,祖宗十八代都会被人骂个遍。更有些下流的赌客在输钱的时候甚至会先伸手在自己裤裆里摸几把再来翻牌。现在阿MAY只能是暗暗求祖宗保佑,希望能发出一条好路来让客人赢钱,这样才能让自己家的祖宗少遭点罪。

不知道是赌客运气好还是阿MAY祖宗真显灵了,阿MAY一坐下来就连开了11把闲,姓刘的赌客这一条长闲下来赢回来30多万。心情也好了起来,看阿MAY长得漂亮,开始调她的口味了,他看了看阿MAY胸前别着的名号牌,笑咪咪地对阿MAY说:“哎呀!美女,你叫阿MAY啊,你早就该来了,刚才那个荷官真是个倒霉鬼,肯定是昨天晚上做了好事,牌发得烂,人也长的像猪的亲戚一样。你好好发牌,我要是赢了钱就找你做女朋友。”阿MAY见客人不发脾气了,自己也松了口气,一边发牌一边笑嘻嘻地说:“你这么有钱,人又长得高大威猛帅气,肯定女朋友都多到排长队了,我才不敢做你女朋友嘞”。这个刘总坏笑着答道:“你这么旺我,我把老婆休了取你当老婆”……两个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一靴牌(百家乐开始前将8副牌一起洗好放入出牌盒,盒子称为牌靴,牌靴里的牌发玩后,一场赌局结束。)就发玩了。刘总心情不错,赌钱的心态也好了,下的注码也更加合理,虽然后面的百家乐的路子也不算太好,但一靴牌下来,他不但把前面输的追了回来还赢了20多万。

洗新牌的当间,又到了换岗的时间了,刘总看阿MAY要换台,一下急了,忙要身边的沓码仔跟赌场PM交涉,不让阿MAY换台。因为新濠峰贵宾厅的服务一向是澳门最好的赌场之一,只要不是原则上的事,一般都会尽量满足赌客的要求。所以沓码仔跟PM沟通没几句,PM就同意了。

换了新牌,赌局又开始了。路子不错,刘总赌得挺顺的,他旁边的那个小弟和沓码仔也不遗余力地叫着“吹”啊“顶”啊帮他呐喊助威。不一会台面上已经有接近200万的筹码了,除去他100万的本金,赢了接近100万。越赌气氛越好,刘总的心情也越来越HI,暴发户的基因也开始显现出来。刘总的投注每注最小都在2万,每赢一把他就用那种类似很潇洒的刘德华式动作扔一个一千的筹码给阿MAY当小费, 阿MAY开始只是礼貌性地说声:“谢谢老板。”然后把筹码塞进小费箱,其实她心里有一种莫名的难受,因为筹码一进小费箱,她就一分也拿不着,又不敢放自己兜里,因为每张赌台顶上都有七八个摄像头监视着赌场工作人员和赌客的一举一动。这几把下来就扔了一个名牌包包进去了,名义上是给自己的小费,自己却一分也拿不着,这种感觉,任你是谁也不好受啊。

这样持续几次之后坐在旁边的沓码仔坐不住了,小心翼翼地对着他说:“刘总,您不用给那么多的,您给的小费他们荷官也得不到,都是要上缴公司的。”语气中带着酸酸的味道。“是啊是啊,刘总您不用这么给的。”阿MAY也赶紧附和着说。“这样啊,但是你这么旺我,我就是想给你啊”刘总说话的时候把音量提高了几节,脸上挂着得意的表情。看上去刘总是老赌客了,他其实是应该知道澳门赌场这个规矩的。这时刘总话锋一转,对着沓码仔说:要不这样吧,你帮我统计一下,赢一把就给美女一千小费,到赌完了你看看总数多少,等阿MAY小姐下班后一起分红给她。”“哦,这样啊,反正刘总你说了算,就这么办吧”,沓码仔悻悻地答着。阿MAY听到这句话先是一阵狂喜,但转念间这种狂喜的感觉就减弱不少,因为在赌场这么久,她很了解赌徒是没信誉可言的,这些赌客没几个说话算数的。尽管是这样,她心里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她在威尼斯人的卡地亚专卖店里看中一款港币7万多的表很久了,最近一直在存钱。如果这个刘总的话真能兑现的话,她就可以轻易地实现这个愿望了。

她带着点撒娇的语气嗲嗲地对刘总说:“那刘总你赢多点,到时你可要说话算话,不能骗我哦”。听到阿MAY这种语气,刘总更得意了,咧着嘴暧昧地说:“我从不骗美女的,但是你晚上下班后要请我去酒吧玩,我每次来澳门就光在赌场赌钱,从来没去别的地方玩过,你分了红可要带我好好玩玩。”这时他旁边的小弟也附和着说:“开玩笑,我们老大是什么人,他说话从来都是一言九鼎的,到时你可别忘了带上你的好姐妹啊。”“好的好的,你放心,我到时带几个漂亮的姐妹一起。”阿MAY赶紧接上小弟的话,因为她很清楚刘总这个小弟的意思,其实如果真要跟他们去酒吧的话,就算小弟不说,她也一定会带上几个姐妹的,这样才会更安全,万一对方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也好脱身。

就在边赌边聊的过程中,阿MAY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了刘总的小弟,并告诉他们自己晚上11点半收工,等她收工后记得打电话给她。在这种怪异又相对轻松的气氛下,很快又一靴牌赌完了,沓码仔数了数刘总台面上的筹码,有280多万了,这时的时间也快晚上7点了。他怕刘总恋战,赌的时间长了怕又给输进去,于是就建议收工不赌了,出去新濠峰赌场后面的六棉酒家吃晚饭。刘总的小弟也附和着,因为他知道他老板赢了钱他肯定也多少能吃点红,要是输了,他不但没红吃搞不好还得挨骂。阿MAY更是极力劝说:“是啊,刘总你们先去吃饭吧,吃饱了休息一下晚上才有精神玩啊,我也到时间要轮休了,不能给您发牌了。”因为刘总承诺她的可不是笔小数目,她要的不光是那款卡地亚手表,最近她那烂赌老公在赌场输了不少钱,手头很紧。她当然不想这个也许是她的财神爷的人再变回衰神。

刘总赌得正在兴头,显然有点不想离开赌台,但看到阿MAY也这么劝他,为了在美女面前展现他的气度,就同意大家的建议说去吃饭。刘总临走时,阿MAY还不忘提醒他:“晚上等你电话哦”。刘总回头暧昧地笑着对她打了个OK的手势,居然冒出一句中南部口音的英文:“NO PROBERLEM。”

刘总他们走后,阿MAY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牌桌上了,一度还给发错牌,被客人投诉,下班后被PM叫去休息室臭骂了一顿,换做往常,她是少不了要顶几句嘴的,可今天她就好像没听到一样,一声都不吱,就盼着赶快骂完,赶快开手机,就怕那边电话打不进来。结果手机一开,就接到一条短信,短信内容让她差点没开心到发癫,原来刘总的沓码仔告诉她已经在楼下等她了。阿MAY提了包就快步往外走,那一刻她清楚地感受到她的心怦怦跳动的频率比她的脚步还要快上两倍。

走出门口,阿MAY一眼就见沓码仔在路边的车里向她招手示意上车。一上车,沓码仔就斜着眼睛看着她说:“你今天发达了,发几张牌,讲几句漂亮话就得了十个,刘总说了,账不好算,就给你这么多了。”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块十万的现金码扔给她。阿MAY接到筹码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陪着笑脸说:“还不是靠大哥您的关照,谢了谢了……”“少啰嗦,你家住哪里,现在送你回去换衣服,穿漂亮点,顺便接你的姐妹,今天你可别想放鸽子,要是敢放我们的鸽子,你以后就别想在澳门混了。” 沓码仔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话,说着就启动了车子。在回家的路上,沓码仔就开始催促阿MAY给她姐妹们打电话约好地方。

刘总的用意阿MAY当然是再清楚不过了,但她也不算是随便的人,至少她对刘总是没有一丁点意思的,她需要钞票,但她并不想轻易拿身体去交换。就在阿MAY边换衣服边想着晚上该怎么应付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沓码仔又打电话上来催了……(待续)

 

文/鲍勃(澳门) 原载九鼎第40期 版权所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