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们都怎么了?

(2011-09-17 14:46:02)
标签:

我们都怎么了

小甲虫

分类: 籁籁的小心“眼”

  

儿童没有时间当儿童  (林清玄)

 


我们都怎么了? 夜里路过一所国中,导护正在指挥路队过马路,我看看手表,感到不可置

 信,国中生要上课到晚上九点吗?

 

 问了路旁的商家,他说:“是啊!每天都上到这么晚,这些学生早上七点

 就到校,听说早餐、中餐、晚餐都在学校吃!”

 

 我站在路边看那些介于儿童和少年之间的学生走路回家,看到他们的脸

 上,几乎人人都架了一副眼镜,想起不久前我一个统计数字:全台湾的学

 生百分之八十五有近视。

 

 再观察他们的表情,大部分孩子的脸上都是忧心忡忡,几乎没有一个是开心的,我又想起一个数字:全台湾有百分之四十四的人有忧郁症,或感到忧郁。

 

看那些学生走路的姿势,由于书包太沉重,他们几乎向前倾斜的步行,我又想起一个调查:台湾脊椎侧弯的人口急速增加,年龄则向下蔓延。

 

我走过学校的围墙边,看见几株小草正努大的从墙缝中钻出来,一面感到惊奇,这小草多么坚毅,在如此恶劣的环境还努力生存。一面感到哀伤,这些小草土地与雨水都不足,要如何度过即将来临的冬季呢?

 

我们是老鼠的民族,我们有很强的生殖力,每代都人数众多,一代排挤一代,儿童没有时间当儿童,一个孩子刚出生,他就不再是儿童,在他后面马上又挤满了无数的匆匆的,难以分辨的儿童。而且,我们没有青年时代,我们一下子就变成年人。成人阶段又太长,因此,从成年时期开始,我们这个整体上来说具有坚忍不拔精神和前途无量的民族,普遍感到某种困倦和失望。

 

我不知这个社会出了什么问题,如果问我最大的问题,我想是“儿童没有时间当儿童,少年没有心情做少年,成人没有空间为成人”

 

生命是一片迷茫,一片浑沌,一片暧昧,一片糊涂。

 

儿童应该游戏,歌唱、笑闹的时间超过上课。

 

少年应该抛掉书包与眼镜,以及脸上的忧愁,跑到春风吹抚的舞台上歌舞。

 

成年人应该除了工作,还要有诗情;除了世俗,还要有梦想;除了虚伪,还有真心。

 

卡夫卡写过一个布料推销员戈勒各尔·萨摩札,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一只甲虫,这时他才感慨着自己变成甲虫的原因:唉!我是选了多么吃力的工作啊!整天在路上奔波,神经的消耗比一般在店里的工作要大得多,再加上旅途的劳顿,交通的拥堵,不定时而草草结束的每一餐。而且和人的接触,时时刻刻变换对象,从来没有深刻的交情,也没有推心置腹的朋友。

 

刚刚在路上遇见的,弓着身体、背着书包向前走的孩子多么像一只甲虫呀!

 

卡夫卡蜕变成甲虫,庄子子幻化为蝴蝶,蝴蝶和甲虫有什么不同呢?

 

穿花蛱蝶深深见, 

 

点水蜻蜓款款飞。

 

我喜欢杜甫的两句诗,“深深”与“款款”是多么自由自在,多采多姿,我希望孩子能像蝴蝶和蜻蜒一样的飞翔、风姿美好。

 

不愿成为一只甲虫,“时常悲从中来,好几个小时一动也不动。”

 

如果我们的孩子从小没有时间当儿童,没有游戏、歌唱与笑闹,我们可以预见二十年后,我们的社会将会没有诗情、没有文学、没有音乐,也没有文明!

 

 

我们都怎么了?

----------------------------------------------

 

读“儿童没有时间当儿童”有感

 

每个周一到周五,清晨将孩子送入学校,夜幕蔼蔼中再将孩子接回家。沉甸甸的书包我帮忙背着都觉得勒得痛,更别说那一个个稚弱的肩膀!

 

每个周六、周日,陪着孩子一个班接着一个班的上,奥数、英语、球课、琴课。。。陪读的时间大人都难捱,更别提教室里被满堂灌脑的孩子?

 

当初手捧着天使般的小生命时,信誓旦旦的许愿:将来,我的孩子,我愿许他落拓无羁的快乐,许他逍遥自在的幸福!可是随着他们日益的长大,作父母的我们仍旧逃不出这个怪圈,在一个个漩涡中不无悲壮和肃杀地放逐着曾经的誓言。

 

我们都怎么了,我的小甲虫?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