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36岁全职太太的简单生活》29  文/天籁微语

(2009-04-02 22:52:12)
标签:

《简单生活》29

分类: 籁籁的小原创

这个钟情到现在的儿时的化妆品

就象少女时代的伙伴

带着记忆深处悠远而熟悉的芳香

 第二十九章 相亲----------------------------------------------------------------------------- 

    凌从热气腾腾的浴室里出来,用大浴巾擦着头发,看到丈夫倚在床头正在打电话。凌在床边的梳妆台前坐下来。丈夫说的是家乡话,应该是在跟小姑通话吧。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后,丈夫的家乡话十句中凌连猜带蒙也能搞懂个三、五句的。

    冬天的皮肤就是干燥,凌望着镜中的自己,紧绷绷的,象戴着个面具。凌的梳妆台上,身形各异的香水,瓶瓶罐罐的化妆品你挤我,我挤你,象开杂货铺一样。这几年,丈夫也开始略解风情了,从当年送咸鸭蛋的层面上升到送香水和化妆品的新境界。境外公干时会给凌带回兰蔻、倩碧等全球五大高档化妆品,也会趁一年一次的这节、那节之机间歇性的关注身边的妇女,奉上娇兰,资生堂等顶极系列。

    凌的手越过这些“高档货”,拿起了儿子抹的“小蘑菇”——孩儿面嫩肤霜。轻轻地转开小蘑菇的绿帽子,凌的指尖挑起一团洁白的霜乳,均匀的涂抹在脸上,这个钟情到现在的儿时的化妆品,就象少女时代的伙伴,带着记忆深处悠远而熟悉的芳香,滋润着凌的脸,呵护着心的角落里依旧保持着的小女孩的单纯情怀。

    “嗨,嗨,又偷抹儿子的面霜!”凌扭头,挂了电话的那个人正笑笑地打趣着自己。

    “去,一边去,”把丈夫赶回他那侧床位,凌专进自己专属的这侧被筒,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大火炉”帮捂了一夜的被窝,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每一寸空间温暖得让人发酥,就象一杯红酒下肚,周身从血管到毛孔都有着一种微醺的眩晕感,凌清醒的知道,为了这一刻的享受自己会继续丢失人权,丧失主权地沦陷下去。“要在革命时期,我一定会是叛徒”,凌闭上眼睛,再一次地鄙视着自己。

    “老婆,”丈夫凑过来,想说什么,顿住了。

    “呵呵,全是儿子的味儿。” 丈夫鼻子蹭在凌脸上,颈间嗅来嗅去。

    “嗤”,凌怕氧氧,推着丈夫。“帮你省钱,还不好!”

    “好,我老婆最好!” 丈夫拥着凌,把脸埋在凌的一头柔顺秀发里,呢喃着。

    “痛,”凌把自己的长发顺着拨到另一侧,“扯着了。”

    “是小姑的电话?有事吗?”凌想起刚才的电话,不禁问道。

    “唉,还是为黑子相亲的事。” 丈夫帮凌拨弄着头发,苦笑着摇头:“相亲不止,折腾不息!小姑和姑父是草木皆兵啊,黑子也是的,跟家里闹得也不象话!”

    黑子是丈夫的表弟,小姑家长子,大名龚榷,黑子是小名,因其生下来皮肤较黑,家里人顺口给起了这么个小名。黑子大学毕业参加工作2年多了,现年26岁。适龄青年尚无对象,这事皇帝不急,老太监急。从去年年末开始,小姑姑就开始张罗黑子的相亲。毫不夸张的说,黑子相亲是小姑家,不,应该说是龚家上下,吴家上下游走于2007—2008年的天字第一号大事。

    “周日咱们请小姑一家来吃饭吧,做做工作,缓和一下气氛。”

    “嗯,你联系吧,我负责弄菜”,凌答应着,瞌睡沉沉的靠在丈夫肩头,迷迷糊糊地听着丈夫还在那说个不停:相亲...有什么意思?老婆...要自已找,自己追来的老婆...才有味......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