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36岁全职太太的简单生活》27 文/天籁微语

(2009-04-02 22:42:49)
标签:

《简单生活》27

分类: 籁籁的小原创

相信爱情,相信婚姻

相信当初牵手你的那个人

 包容,宠爱,照顾与扶持,一路上

第二十七章 相信爱情相信婚姻-----------------------------------------------------------------

 

    这几年里,凌和丈夫身边的同学朋友中婚姻亮红灯的为数不少。曾在凌晨4、5点钟的时候,夫妻俩被刺耳的手机铃声惊醒,是丈夫朋友的妻子打来的,电话那头的妻子想来是独坐了一夜后,最终放下了女人的矜持,在最黑暗的时分给自己不归家丈夫的好友打来这个求助的电话,朋友妻子疲惫的声音时断时续,伴着抽啜,一声声地拜托着自己丈夫的好友帮忙规劝那个不回家的人。电话结束后,凌和丈夫久久不能入睡,丈夫指间燃着的半截烟头红红的,在黑暗中忽明忽灭。丈夫的这个朋友当年是个小小的业务员,十几年打拼下来,如今生意做得很大,事业上很成功,与他的妻子算得上是一对从患难中熬出来的夫妻,还特别幸运的有着一对双胞胎儿女。可是,生活越过越好,两个人的心却越走越远...

    那一年,充满冯氏幽默味的贺岁片《手机》上映,凌的大学同学兼蜜友文清禁不住朋友的极力推荐,跑去电影院凑了个热闹,结果引发了一场家庭“地震”。文清回家时,丈夫正在浴室洗澡,都是那场电影惹的祸,鬼使神差地,文清去翻看了丈夫的手机,手机里频频出现来自同一号码的短信,暧昧的语气引起了她的注意,文清直接照号码拨了过去,一个女人欢快的声音接听...

    凌不是婚姻爱情研究学者,不会像他们那般将婚爱中的各种问题上升到冷冰冰的心理学,法哲学理论上来剖析,评判。只是作为一个有着十几年婚龄,热衷于安定的家庭生活的女子,看着自己身边纷纷扰扰的爱恨离合,看着一对对昔日的亲密爱人转眼间成了不可以做朋友,不可以做敌人的最熟悉的陌生人,凌也不禁悲观地审视着婚姻。

    茫茫人海中,穿过了多少的人,经历了多少的考验,才有可能把手牵在一起,从此走入对方的生活。他(她)和你结婚,必定有着他(她)爱你的地方,一场婚姻中,人人都会比当初成熟了很多很多。也许感情不可能永远是一帆风顺,如果可以幸运的一直这样手牵手走下去,永远这样温馨而安定,那成就的将是个无憾的人生;如果不可以一辈子这样,如果这一切因为某种未知的原因突然结束,那也决不是一个人的挫败,婚姻的失败决不单纯是哪一个人的错,婚姻中的两个人结成的是一个团队,没有高低之分,输赢也是一体的。

    未来是个未知数,凌不会去迷信永远的爱情和50年不变的婚姻,天长地久的完美境界,不是每个人都能幸运拥有的,但把这个当作一种希望,一个目标,并为这个目标去努力,去付出,总是没错的吧?相信爱情,相信婚姻,相信当初牵手你的那个人,必定希望看到你开心并且从你的开心里获得他的开心。包容,宠爱,照顾与扶持,一路上。有分歧时,不要冲上去大吵大闹,要记住,往往赢了道理输了感情;一个人的问题,两个人去修正;一个人的挫败,两个人去共同承担。

    凌记得曾在那个无眠的晚上,和丈夫说过一句话:如果在向前冲的路上,咱们中有一个人步履迈得太大,步子走得太快,不知不觉中把另一个拉下了,那么,请停下来,在每个转角的地方,等等她(他)。

    婚姻生活是一个有颜色、有生息、有动静的世界,把它的那缕光芒放在心上,细心地呵护着,让它在任何可见和不可知的角落,温暖的燃烧着……

    早上还窝在暖暖的被子里,听到先起身的丈夫冲自己和儿子叫到:嗨,嗨,起了,起了,下雪了!今天要多穿点!真的?凌跳下床,把主卧的落地窗帘撩起一个角:真的!树上,草坪上,停靠在路边的车顶上, 抹上了一层雪白。

    今冬的第一场雪!洁白的雪花软软的飘落,将凌昨日压抑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

    一家人穿得厚实暖和,跟丈夫的车出门,小猪同学这两天眼睛不舒服,得带去医院检查一下。丈夫把母子俩送到儿童医院后赶着上班去了。检查结果:结膜炎,开单取药,打道回府!

    回到小区时,雪又开始飘飘洒洒起来,不怕冷的小猪同学,挥舞着两只小肥手在路边的常青灌木上团起一球一球的雪团,挑衅着凌,兴奋地妄图发动雪球战役,遭到严厉禁止后,随意的找寻着下一个进攻目标,一阵热闹的唢呐声吸引了他。凌跟过去,只见素来安静的小区里竟转出一支唢呐锣鼓齐鸣的花轿队,披红挂彩的新郎倌身着大红蟒袍,头戴状元帽饰,插一对宫花,胸前一朵大大的红花,护着一辆4人抬雕龙绣凤的大红花轿。

    “演戏?”凌的第一反应,和小猪同学好奇的站在路边看着,旁边一个上了年纪的奶奶笑着说:结婚呢,以前成亲都这样抬花轿的。哦,凌恍然大悟:复古式的四抬花轿迎亲队。

    吹吹打打的花轿队缓缓从身边走过,守护在新娘花轿旁的新郎倌脸红红的,带着些许羞涩,傻傻地笑着,冬日里的第一场雪,漫天飞扬,轻柔地飘落在新郎倌大红的礼服上,帽沿上,鲜艳夺目的大红花轿上,凌的眼睛不争气的湿润了。

   “幸福的人儿啊,你们拥有着这第一场雪的婚礼,愿你们白头偕老!”望着渐行渐远的一对新人,凌在心中默默祝福着!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