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36岁全职太太的简单生活》21 文/天籁微语

(2009-04-02 22:24:23)
标签:

《简单生活》21

分类: 籁籁的小原创

厌倦了漂泊

厌倦了那种浮萍般没根的感觉

终于决定结束流浪,倦鸟归来

第二十一章 我们曾拥有过的那些个小家---------------------------------------------------------

 

    凌和丈夫的第一个小家安在椰风海韵的那个城市。那一年,追随着不知道天多高,海多远的年少轻狂的丈夫,辗转那座滨海城市。那时的家其实是一间跻身于小餐馆、小书摊、小果滩、小发廊鳞次栉比的狭窄巷道里的小出租房,凌称它为“我们的一家”。其后丈夫公司为骨干员工租赁了五室两厅的大套间,凌称之为“我们的贰家”的家就是这大套中的一间。所幸的是曾经拥有的“一家”和“贰家”都带着个小阳台,下班时间早于丈夫的凌,最爱的就是趴在阳台上,在挡不住的椰风中,搜寻着那个晚归的身影。

    “一家”里添置了他们的第一件家当:依立牌电紫砂汤煲。很小巧的煲,口径大约20CM,古香古色的紫砂内胆,上面刻着四个字"延丰益寿" ,离家在外的几年生活,东奔西跑的,凌胃不好,时常会胃痛,第一件家当是丈夫为凌添置的。那时身为男友的丈夫,每天临睡前,往煲里东一勺子,西一勺子的添加着他认为健胃益气的米类,枣类,坚果类食材,插上电,调到温火煲上一夜,隔天早上逼着手忙脚乱,慌着出门上班的凌灌下这碗已经分不出A类还是B类的糊糊。

    “贰家”里添置了他们的第二件家当:进口索尼14寸彩电。那是一段丈夫加班加点工作最为疯狂的日子,隔三岔五熬通宵,每每深夜回来,看到蜷在床头苦撑着等候的凌,丈夫心疼不已,背着凌,也为了凌,添置了这个凌称之为天价的进口高档家电,这个化掉了丈夫近一个月的薪水加奖金的奢侈品,足足让凌心疼了近一个月。

    厌倦了漂泊,厌倦了那种浮萍般没根的感觉,终于决定结束流浪,倦鸟归来。选择了这座长江边上的城市定居,于是有了“我们的三家”。

    凌和丈夫的第三个小家仍然是租的房子,四十多平米的房子,一室一厅带阳台,最让凌激动的是终于有了单独的厨房和卫生间,虽然它们小得可怜,仅容一个人转身。租的房子里只配置了旧式的一张绷子床,一套旧桌椅,阳台上还堆着一堆不能动的房东留下的杂物。

    凌对这个新家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激情,她和丈夫的每个休息日都泡在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和小商品市场,燕儿衔泥般今天搬一件,明天扛一个,往小家里塞。锅碗瓢盆,柴米油盐酱茶醋,一一添置齐备;和小贩讨价还价一番后拎回个活动式的折叠衣柜,丈夫照图拼装,小家的衣柜有了;折叠餐桌椅,两人抬着回家,抬着扛上5楼,累得小狗一样伸着舌头直喘气地你望我我望你翻白眼,但好歹吃饭总算有地了。一点点地,小家雏形初具,却怎么看还是空,还是少了点什么。

    恰逢这时,丈夫公司购置了一批电脑和大批各种型号规格的设备,拆装后留下了一大堆的空硬纸箱,保存完整的泡沫塑料将纸箱撑得平整硬挺,来公司找丈夫的凌无意中看到了,拉着丈夫挑挑捡捡的,将一堆大小不一的空纸箱连抱带扛的搬回小家。第二天一大早,送走被临时通知出差的丈夫,凌跑到布匹批发市场,买了一大包便宜的布头,这包颜色各异的布头里,有漂亮的花卉水果图案,可爱的卡通图案,古朴素静的方格子图案,都是凌扒在堆积如山的布堆中一块块挑选出来,觉得是配得上她的美美的小家的。

    满载而归的凌坐在这一堆纸箱和一地布头中,一会儿用裁纸刀裁着纸盒,一会儿在布头上剪子飞舞,穿针引线...

    那一天,出差回家的丈夫,推门进来,那傻傻的呆样和随即眼中满溢着的惊喜和幸福,凌这一辈子都忘记不了。小饭厅里房东留下的灰暗陈旧的窗帘换上一块浅紫色小碎花的花布,轻薄透气,窗前摆放的65元低价购买的折叠餐桌上铺着鲜艳欲滴的水果图案的花布,让简陋的桌子顿时充满了生气;旧旧的绷子床头多出了两个小巧的“纸箱”床头柜,铺着可爱的小猪亲嘴的图案,掀开可爱的小花布,纸箱盒里,丈夫睡前爱翻的案头书静卧其中;“二家”带来的电视有了它专属的“纸箱”电视柜,高度适宜,铺着蓝底小碎花,与电视黑色的机身竞相辉映;两个漂亮的“纸箱”杂物盒,衬底的是大方素静的蓝色格子图案的花布,一个里面已经排放整齐地放着家里随处乱扔的杂志,另一个里面是凌的零星小玩意;最让人惊喜的是藏在阳台的储物架,四个厚度相同或方或长的纸盒,拼成了一个三层的开架式储物架,纸盒与纸盒间用双面胶粘着,里面整齐的摆放着丈夫的大脚鞋和凌的小巧鞋...

    凌知道自己的手工活实在粗糙不堪,也知道自己的针线活儿不济,花布上所有收边的针脚儿歪歪扭扭的,有几处还一不小心留下了血染的风采,可眼前这个亮丽一新的小家已经足以让年青的丈夫激动的抱着这个他想要牵手一辈子的女孩,用颤抖的声音再一次的说出那五个字:老婆,我爱你!

    第四个家,是凌和丈夫真正意义上的家,用光了他们所有的积蓄。在这八十平米的二居室里,25岁的丈夫娶了24岁的凌,拿钥匙开启新居房门的那一天,拉着凌的手,丈夫说:我终于给了你一个真正的家!那一刻凌和丈夫的眼中泪光闪烁...

    几年后,凌和丈夫拥有他们的第五个家,这一次和他们一起搬进新居的还有他们的可爱的儿子小猪同学。

    在这慵懒的冬日午后时光,在这奶油香味与咖啡香四溢的城市的一角,凌静静地坐着,捧着茶杯细细啜着。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丈夫,凌接听,耳边传来丈夫温和的声音:在哪?今天好点了吗...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