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36岁全职太太的简单生活》08   文/天籁微语

(2009-04-01 23:38:14)
标签:

《简单生活》08

分类: 籁籁的小原创

照片的背面

是一行娟秀的字迹

在辉煌的舞台诉说昔日的黯淡

 

第八章  这寂寞里长出了今夜的思念-----------------------------------------------------------

 

    夜已深,儿子早已熟睡,每天睡着的时候,小脸蛋总是红扑扑的,象个甜蜜的天使。(醒着的时候象个“小魔头”)

    丈夫是昨晚飞的北京,此时正在飞德国法兰克福的航班上,十几个小时的国际航班,不知今夜的他是否睡好了。

    此番出国公干,约一个多星期的行程安排。家里就余下凌与吴小猪同学。臭小子昨晚临睡前与他老爸通电话抱怨说老爸一走,家里少一个人真寂寞,只能跟“无聊的”老妈混。惹得凌在一旁听了咬牙切齿:“得罪老妈,后果很严重!!”

    家里少一人真寂寞,这寂寞里长出了今夜的思念...

    今夜无眠,凌翻出家里的一大堆影集,就着台灯桔黄色的光影,坐在地毯上,慢慢地翻看着,呃,才发现,相伴身边的小人儿一天天地成长强大,从嗷嗷学语的稚嫩婴幼儿蜕变成了小小少年;才发现丈夫与自已正悄无声息的“红颜”老去,空气中流动的炙热激情和恋爱般的气息,定格在这一张张的影像上,慢慢地看着,不禁莞然……

    影集中几张略为泛黄的照片,吸引住了凌:照片上是一间简陋的办公室,一个女孩儿正在练习着老式的英文打字机,另一个笑笑地在桌上书写着什么;再一张是宿舍场景,四壁斑驳,简易的木床,四角竖着四根竹竿,撑着白色账子,床前一张桌一张椅,铺着印花的一块布,桌上摆放着小录音机,书,英文字典等等;最后一张照片:灰蒙蒙的天空下是破烂陈旧的厂房,堆积成山的废料粉堆前,两个女孩儿的笑容象花儿似的在灰暗的天地间绽放着。照片的背面是一行娟秀的字迹:在辉煌的舞台诉说昔日的黯淡。   

    照片上的另一个女孩是RAIN,照片上的厂房和宿舍是凌离开家乡后工作和生活的场所,是凌遥远的梦想起飞的地方。

    这是一家小型外资企业,确切地说,公司OFFICE在广州,在Q市郊区的镇上租赁了一家不景气的小厂的厂房,从事皮革来料加工业务。老板是西德人,老板娘是台湾人,所以音译过来的公司名是:德威公司,带几分种族色彩。

    所谓的来料加工,即境外采购生皮(猪皮/牛皮等等),修边抛光,染色干燥后,销售给珠江三角洲如雨后春笋蓬勃发展着的鞋厂,皮包厂。凌离家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这家德企,工作地点就是这个加工厂。

    记得那是十月的秋天,依然是在凌爸爸的陪同下,凌到了Q市,加工厂所在的镇与城区一河之隔,河面宽阔,除了Q市大桥,驳船是最方便的交通工具。坐上这种轰隆隆的过渡船,望着驳船马达激起的层层的白浪,凌的心也随着船身忽上忽下的。小镇比想像的更糟,街道尘土飞扬,天也是灰蒙蒙的,耳边充斥着听不懂的当地方言。一路问到加工厂,厂区很小,一幢L型的办公楼兼宿舍楼,车间和仓库都是平房。里面都是生皮革的腥骚气味,厂房外左一堆右一堆的废料粉堆,车间里也弥漫着修边皮粉尘。见到了白姐(新姐的朋友),夫妻都在这工作。也第一次见到了RAIN,初次见面,RAIN明显地对凌的到来很冷淡。第二天见到从广州回来的白姐丈夫,公司主管何生,听他说RAIN是X大英语系本科毕业,人很聪明,不安分,这大概是老板同意何生再招个助理的原因,也是精明的RAIN最初排斥凌的原因。

    将凌送到后,爸爸该返程了,父女俩在街面上找了家饭馆,匆匆吃了盘炒面,炒面又干又涩,哽着凌的喉,也哽着凌爸的心,走在尘土喧扬的去渡口的路上,父女俩一直没说话,凌知道爸爸的心疼,担心和不舍,驳船来了,凌笑笑,握了握凌爸的手:别担心,这只是个过渡,最多在这呆半年,学好英语,掌据技术,然后我会离开这里,去更好的地方。果不其然,半年后,凌离开了,在她离开之前,RAIN和阿JOHN结婚去了澳州,更早之前,白姐和何生因薪水问题与老板交涉未果双双离开了。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