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36岁全职太太的简单生活》07   文/天籁微语

(2009-04-01 23:35:19)
标签:

《简单生活》07

分类: 籁籁的小原创

看着自己的影子

拉得那么长,那么远

凌觉得自已的生命也在一点点地被消磨掉了

 

第七章 远方的呼唤--------------------------------------------------------------------------

 

    回G市的那一年多的时间,在凌的印象中是淡淡的,模糊地,无风无浪的白开水一般。分配进入了当时仍然很吃香的某某系统,基层锻炼三个月后,直接调入局机关秘书科任机要文秘兼电脑打字员。

    凌到现在还是搞不清楚是家里托了关系,还是真是因为自己在校的出色表现(校方极力推荐)起的作用,抑或是自己机遇太好,总之,应届和往届校友中能直接进入局机关,在局长、书记直接领导下工作的,数来数去也只凌一个。凌知道,对凌爸爸凌妈妈来说,她初参加工作的那一、两年是他们津津乐道的美好时光:捧的“铁饭碗”,单位效益好,待遇丰厚,工作稳定。由于单位还建有副业场,三天两头的分东西:米、油、副业场自酿的白酒、鸡鸭鱼肉等等。美得好一口的凌爸爸梦想着这样的日子会天长地久,巴巴儿地去特意去买了个十斤装的大塑料酒壶,还是壁厚1.5CM特厚实的那种,指望着年年月月、经久不息地去迎领分发的酿酒。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上好的酒壶怕只用了三五回吧。

    凌的工作轻闲舒适:每天例行公事地到市委领取文件,回去再将局办,科室文件分类,按科长的要求上呈下派,归档打印编号,间或客串科、局系统内外的大小会议及联欢会等司仪兼打杂人员一职。

    某某局离市委很近,步行二十多分钟的路程,中间会经过一个九曲幽径的人工街心湖,凌最爱的就是每天早上步行的这段时光。没有阳光的早晨是美丽的,丝织般的雨雾中,撑一把伞走着,看着身边步履匆忙而坚定的赶班的人们,一辆接一辆地碾过嘶嘶的水声的繁忙的公交车,这座城市熟悉的气息就这样令凌感动地在街道上空飘荡。有阳光的早晨也是一样地美丽,阳光一点点的透过树影斑驳地投射下来,撒在路上,看着自己的影子,拉得那么长,那么远,凌觉得自已的生命也在一点点地被消磨掉了...

    那是90年代初的中国,一场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浪潮正在由沿海城市延伸到内地。92年邓小平著名的南巡讲话:改革开放的胆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在这空前宽松,鼓励全民奋斗的大背景下,社会的进步和时事的变迁点燃了无数人的创业激情和追求新生活的梦想,而当时风靡全国的一些影视作品,是以广东生活为题材的《外来妹》《商界》、《公关小姐》、《英雄无悔》、《和平年代》等电视剧,这股渗透着“复制粘贴”状态的典型广东时尚文化波感染着凌,一脉一脉地冲击着凌年青悸动的心,她渴望着别样的生活,渴望着命运的新篇章,渴望着自由地去追随着自已的梦想,至于这个梦想是什么,年青的凌没有时间去深究。凌的心向往着更广阔的天地。

    沉闷呆板的机关生活,循规蹈矩地坐班,虚情假意地阿谀奉承,这样的生活象一个笼子,越来越让凌喘不过气来,年青的心向往着更广阔的蓝天,她要飞,这个愿望是如此的强烈!

    于是这个局机关最年青的,具有“不可估量”前程的女孩子,不动声色地办理着停薪留职手续,在严肃的局长,和蔼可亲又可敬的党委书记(可怜的书记正准备将凌由准儿媳妇候选人晋升为准儿媳妇,刚刚拜托凌在侨联对台办工作的叔叔上门作媒)连连惋惜声中,在同事老大哥,老大姐们惊诧而复杂地眼神中离开了。

    奇怪地是凌妈妈的平静。在最初的强烈反对之后,冷眼看着凌雄心壮志,豪情万丈地联系工作、单位里办理各种手续。凌是在经历了自已跌跌撞撞、激情飞扬地十年青春后,才最终细细体味到当年凌妈妈的心境:爱她,所以让她自由地去飞,去闯;担心,但又更怕耽搁了她。

    凌妈妈当年也曾在青春飞扬的时期,立志献身伟大的革命事业,只身上山下乡,为祖国大好山河奉献青春,期间,与同样胸怀伟大的凌爸在艰苦的插队林场相识相恋结成革命伴侣,十八年后,儿女成双,才得以返城,开始事业生活的新篇章。内心深处,想来她是最能体会荡漾在女儿心中的激情的,但十八年青春岁月沉甸甸的付出,其中的艰辛和生命的困苦又是此刻的凌不可能理解得了的,也是此刻的凌听不进去的。

    所以,凌妈和凌爸只与凌有个“两年之约”:爸爸妈妈给你两年的时间出去闯,两年后,如果不行,哪怕闯得头破血流,也老老实实地给我们回家。只是世事难测,从那以后,G市的家只能永远地称之为凌的娘家,且是一年难得回来小住几日的娘家。这是凌妈妈耿耿于怀的。

    也是多年以后,凌再回想起自已当年离家时的那份“孤勇”,不禁汗然;寻思着当年自己所追寻的梦,而当年自己的梦想又是什么呢?说是一腔热情感应着时代的脉膊,肯定是一方面,归结于此,却难以自圆其说。细想想,青春期的叛逆应该占据着更重要的位置:凌觉得自己的血液里流淌着流浪的因子,在她的生命中,未知名的远方一直深深地吸引着她,无声的呼唤着她。而心存自由,让自由成为自已的气质,是凌一直梦寐以求,想要拥有的这世上最不易证明的美好。

    在新姐的帮助下,凌很快联系好了沿海城市Q市的一家纯外资企业,这边停薪留职的手续也办下地了,尘埃落地的那一刹,凌的心情却沉甸甸。当远方的呼唤如此真切的近在咫尺时,此刻的凌,才真切地感到自己要远离的,是这样的让自己难以割舍...

    带着这份与生俱来的“孤勇”,凌向着远方起飞了...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