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琦诗歌
王琦诗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7,445
  • 关注人气:7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王琦:中华诗世界【诗海诗星】佳作欣赏

(2020-09-24 07:54:55)
标签:

转载

谢谢编者!转走了

本期诗人:王琦

 [转载]王琦:中华诗世界【诗海诗星】佳作欣赏


【诗人介绍】王琦,男,1963年出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诗歌艺委会副主任,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八十年代初写诗,曾参加河北省首届青年诗会,1989年辍笔,2009年重操旧业。先后在《河北文学》《山东文学》《诗刊》《中国作家》《人民文学》《青年文摘》《新华文摘》《星星》《绿风》《诗林》《诗江南》《诗歌月报》等刊物发表作品500多首。荣获河北省2014年文艺振兴奖,河北省2010年度最佳作品奖,《诗选刊》2015年年度诗人奖等。出版诗集《灵魂去处》《王琦诗选》《马在暗处长嘶》等多部,现任承德市文联主席。

  

作品欣赏:王琦诗歌选读

 

《老黄牛和狗》

 

老黄牛摇着尾巴从村里穿过

狗也摇着尾巴,跟在它的后面

这是一位农民离不开的两种动物

一个靠力气为主人耕地

一个靠忠诚为主人看管着老黄牛

 

老黄牛把自己的一生躬身前行

它听惯了吆喝也受惯了鞭子

它不耕地没有别的出路。但是狗不一样

狗是老黄牛的第二个主人

老黄牛稍有停顿,狗就扑上去大喊大叫

 

一位农民在两种动物之间左右为难

既不能让老黄牛累死,又要让狗有用武之地

他想直一直身子

看看老黄牛他想了想自己

看看狗他也想了想自己

 

 

《滦河边,金钩屯》

 

滦河是最笨的一条河

笨嘴笨舌的笨

它有很多捷径,可以直奔平原

却在金钩屯的四季中拐来拐去

它可以不理会我,不把我的三间房子当回事

不把金钩屯当回事

这么大的一条河,笨到结冰、断流

笨到一句话也没有

 

比滦河更笨的是它的支流

断断续续的,漂来枯枝、牛粪和鸭子

本来可以绕过七月的浑浊

在偏西的小沟叉钻出来,扬长而去

也不必绕一个大弯子

绕过光秃秃的柿子树,绕过一个十二月

来赶一顿年夜饭 

 

金钩屯也是榆木脑袋的笨

有些村剩下摇摇晃晃的天空

把土卖给工厂,领工资。而金钩屯连一个

外出打工的都没有,死守着滦河

断污染的稻田。用最笨的方法插秧

用最笨的方式收割

每天都用最笨的木水桶

在河边排开,洗衣、淘米、吃力的把水提到高处

 

在这笨得让我心慌的地方

我的三间茅草房,太不起眼的茅草房

寒风一吹就能吹到河边的茅草房

一句话也没有

这样笨的一条河,笨到不忍心

 

 

《牧羊的星星》

 

今晚的草原异常安静

风在草尖上翻个身又躺下了

辽阔与空旷

从黑暗中看去,仅剩下羊圈大的范围

而我的目光正巧与最近的一颗星星相遇

 

这群羊也随之躺下,依偎在嫩草之间

星光的手柔软得像丝绸,没有一丝褶皱

那种滑爽的感觉比草原的梦更轻

这让我想到很多,想到天空压低了身子

想到小时候,妈妈在我做梦的时候

总会这样俯下身来轻轻吻我

 

俯下身来的星星吻着大地

这群羊在星光下睡得很安稳

哦,我要感谢这个不眠之夜

我多么愿意是这群羊中的一只

默默享受,母亲般的注视

 

天亮之前,有些星星已经隐去

相对于睡梦中的草原

这最近的星光,把天与地之间连成了鱼肚白

我发现羊群散落在星星周围

往一个方向移动

而这一切没有任何的驱使

 

 

《我看见一只山鹰》

 

因为一只山鹰,天空变得很低

它在盘旋,在寻找可以落脚的一块岩石

或者寻找一块骨头,总之

它优雅的盘旋像一位兜风的歌手

 

有时,它逆着阳光向上飞

在终年积雪的山顶投下一行飘忽的黑影

有时它停在气流上,让羽翼张开

然后收拢翅膀急速下坠

 

这让我想到一位诗人的死,想到那纵身一跃

这是一个生命对天空的理解

那优美的弧线,该是天空最贴切的伤口

它藐视了我们的存在

 

我想,我肯定感觉到了那种疼痛

一种无声无息的引力

我也听懂了它不带隐喻的低吟

又回到一种自由,超过了我们的理想

 

 

《留给青砖的记忆》

 

一块青砖的记忆来自一双手

轻轻地抚摸以后又放下,从那时起

这些青砖被垒在一起,自地基以上的部分

风雨不能逾越,除了烟波致爽殿

 

在没有被烧制以前,一切无从谈起

现在它们仍有一些泥土的味道

从骨子里散发出来,赶上阴雨连绵的时候

一处园子,一座皇宫

 

都沉浸在久远的记忆深处

毕竟斑驳成这样了,经年累月

它们曾经围住过一盘炉火,一个老人

一个离我们很近的朝廷

 

大厦将倾的时候,青砖是无辜的

能够看见的坍塌可以挽回

看不见的,在地基以下

皇帝与宰相都无法听见青砖的呻吟

 

 

《雾灵山上》

 

我站在燕山之巅,此时刚下过雨

云雾在山腰起伏,阳光折射在云层

这时放眼望去

我刚刚生活过的世界

全在山脚下匍匐

 

目光所及,我的想象力

已经超出了世俗的允许

正向真理靠近

我能看见一只飞鸟飞进佛塔

我能看见一片森林瞬间倒下

 

当我看见太阳出来,金色的光芒

照在金顶,照在我们这些肉身之上

我已止不住委屈的泪水

我知道,上天从未放弃过我们

 

现在,现在我是一颗小小的秧苗

正向上生长。也可能是一小块岩石

已停止风化。总之

从此我的境界提升起来

从此燕山主峰的海拔应该加上我的身高

 

 

《带着春天去迁徙》

 

草在发芽,阳光洒满山谷

从燕山到西域,我尽可能的把眼光放远些

我要带上心中的春天

去一个没有到过的雪域高原

我要把自己当成种子,种在青稞地里

暖开一块冻土,让春天开花

 

春天是可以迁徙的

就像大雁一样

每年都从我们的记忆里飞走

每当我受神的暗示,为了春天

向群山峻岭深深鞠躬

我都有一种原始的冲动

让温暖向寒冷靠近,再靠近

 

雪山的神啊,请接受我全部的体温

我知道你的沉默,与燕山不一样

你的季节,与故乡不一样

当我带着我的一切

像一团火,扑向你

请你为我的春天让开一条道路

 

 

《风吹过我》

 

风吹过我,此时我身在燕山、

感到大地的呼吸渐渐急促

村庄被吹醒,人们刚经历了黑夜

这些风,也同时吹开他们的眼睛

 

他们第一个看到了我

似乎在问为什么一夜不睡

那些惊愕,如同他们刚得到温饱

就遇到乞讨的人

 

在他们心里,没有风的痕迹

也没有过眼烟云,他们只有庄稼的长势

和柴米油盐,这让我一下想到一个现实

鲁迅死了,孔乙己没死

 

风是凄厉的,从心里往外吹

说成怒号也可以

如果再有几个夜不能寐的诗人

不仅是燕山,华北平原也会飞沙走石

 

 

《那个马鸣蹄鼓的王朝》

 

几十年来,我与一个故去的王朝做着邻居

我们只隔一堵围墙,月夜风高的冬天

甚至能听到老皇帝拔出腰刀的响声

听到一些奏折被扔出窗外的愤怒

 

雪夜初晴,那个王朝的宫门被打开

那是1703年装上去的大门

有人红袍加身光宗耀祖进去领了黄马褂

有人被五花大绑押出来走向刑场

 

邻居做得久了,每一位皇帝的踱步声

都分得出来,得意之处的脚步透着清脆

而犹豫的脚步,慎重的脚步,后悔的脚步

踩在方砖上的声音非常刺耳

 

我想,假如我是那个满腹经纶的老臣

正要上一道事关国运的折子

会不会有一匹快马直奔边关?

事实上,历史没有假设,历史只有选择

 

那个马鸣蹄鼓的王朝,最终消失在自己的

马背上,仅仅一墙之隔

一边是想象,一边是现实

有时君臣之间,又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一个王朝有一个王朝的故事

一个王朝有一个王朝的更替

一个用围墙围起来的国家

总有些疏漏,需要后人补上几笔

 

 

《石舍吟》

 

江南的山水都不必再写

我现在只写石舍村的石头

它们被一种秩序所固定,各有位置

成小路,成房子,成风景

 

这石头的世界,也有等级之分

膀大腰圆的做柱子,小石子儿铺在小路上

有一些排列组合,让人匪夷所思

大与小,圆滑与棱角

都被忽略,那是先人的智慧和哲学

 

最精华的一块,被写进了红楼梦

最成器的那块刻成了石狮子

摆在老县衙的门口,还有一些边角下料

成为孩子们手中的利器

人之初,对石头的疼痛无动于衷

 

其实我知道石头们的苦

说不出,道不出

强加给他们的重量和姿势

只要不坍塌,永远得忍受

 

 

《一阕长调》

 

当我见到宁夏的黄河

我才听懂古老的民歌

低回婉转的声音穿过草原,带起风沙

像这河水穿过大地带走泥土

远不止苍凉这样悠远

不是风的怒吼,是低沉的歌声

从我的身体打开缺口

血一样流走了,冰凉的原汁原味的河水

毡房,草场,雾霭沉沉的村庄

一条长河的尽头在哪里?

当古老的调子顺流而下

我早已九曲回肠,热泪盈眶

 

 

《对视的高度》

 

贺兰山下,静静的卧着西夏王陵

没有喧嚣和痛苦。

没有掘墓人。这是我所看到的

历代王朝最好的结束

 

但我仍有莫名的悲伤

沿着河西走廊慢慢升腾。远去的奢华

远去的国度

只剩无声的石像和封土

 

只剩我一个人,在这里仰望

远远看去,贺兰山被落日衬托得很孤傲

黄河在它的左边

再往前,是十分开阔的宁夏的秋天

 

 

《展览室里的青花瓷》

 

这些瓷器死了,死在展览室里

具体的死因是失血太多,在它们苍白的脸上

六百年前的皱纹清晰而隐秘

从出生到死亡

时光的距离很长,它们赤裸着内心

 

它们都曾在烈焰中燃烧过

像一个女人最热烈的那一次

幽幽的青花像初吻,仍有温润和弹性

想一想,也没有更合适的词语

写出它们若隐若现的身世

 

相隔六百年,在它们脱胎换骨的当初

是否有一位身穿长衫的儒生

为它们描过眉,然后转身对着弯月深深施礼

在它们苍白的脸上

有一滴泪痕,是我能看到的微小的印迹

 

 

《避暑沟的石头》

 

与岩石在一起的,是一小块青苔

在远离城市的空间里覆盖了荒凉

经年累月的时间堆积在它们身上

身边围着一圈今年长起来的短草

 

一小块苔藓覆盖的是岩石的夏天、

到了冬天苔藓上面还要覆盖一层白雪

白雪的上面还要覆盖一层阳光

阳光的上面有一些声响

 

所以,我是屏住呼吸的

我像岩石身边的另一块岩石

把孤寂的心靠在一块石头上

并且羡慕那一小块青苔上的嫩绿

 

 

《宫墙之外的羊群》

 

从羊角的弯曲程度可以看出

一只山羊的实际年龄,也可以看出

它在羊群中的地位和个性

那些缺少智慧的后来者,羊角是直的

牧羊人时刻在提防它们背叛了温顺的同类

 

现在国泰民安,羊群也很少躁动

它们有青青的草有向阳的山坡

有一大堆往事可以趴在一块石头上咀嚼

这时羊角显得笨重而无用

没有力与力的碰撞,或者叫激情岁月

 

等到一只羊角成为摆设,时为冬至

你会听到小雪卧羊的民歌带着腥膻

冒着腾腾的热气。同时那些直立的羊角

也只需要一场大雪就会像它们的前辈

向后弯曲,与牧羊人的想法不谋而合

 

 

附录:著名诗人、承德市文联主席王琦创作的诗集《马在暗处长嘶》荣获第三届(2017-2018)孙犁文学奖。诗集《马在暗处长嘶》是王琦在继诗集《灵魂去处》《王琦诗选》《四人抒情诗选》之后的又一精品力作。本书《马在暗处长嘶》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16开本,22印章,共收录321首诗歌,将日常生活中的可见之物转化为永恒的审美和精神的追索,呈现了诗人王琦对自我的辨认,知识分子的辨认,时代的辨认,和乡土的辨认,精神的辨认。

 

孙犁文学奖:

 孙犁原名孙树勋,衡水人,现当代著名小说家、散文家,“荷花淀派”的创始人。“孙犁文学奖”是一个在河北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省委宣传部大力支持下,为鼓励文学精品创作和优秀创作人才成长,促进文学冀军新的崛起,推动全省文学事业大繁荣大发展决定设立的文学奖项,是河北省文学创作的最高奖。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