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琦诗歌
王琦诗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6,917
  • 关注人气:7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琦诗歌12首刊于《诗刊》2017年9期上半月刊“青春回眸”

(2017-12-07 11:11:52)
标签:

王琦诗歌

诗刊

2017年9期

12首

大雪日

分类: 发表存档

   [随笔]

 

                                     《诗歌是我灵魂的歌唱》

 


由于工作的原因,经常与不懂诗歌的人谈论诗歌,尤其是经常需要谈论自己的诗歌,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痛苦而无奈的事情。因为我无法把自己的写作用通俗的语言讲述出来,而当别人曲解了自己的作品,我又常常不能解释或者辩白,大多时候只能低低的说一声:请原谅,我的诗歌是我灵魂的歌唱。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出版了个人的第一本诗集《灵魂去处》。

    从那时起,我每天只和自己的灵魂相依为命,不管我的身体经历了多少俗不可耐而又无力反抗的事情,始终把握着一条,决不允许任何情况下让自己的灵魂做出哪怕一点点的妥协或者背叛。这就是我对诗歌的承诺和执着!可以不写,可以少写,但只要我拿起了笔,我就是自己的主宰,我就是灵魂的化身,我就是一个纯粹的诗人。

    我一直坚信,诗人是有使命的人,这是我的终身信条。这种使命并非天定,而是自我承担。从一定意义上说,这种使命体现着诗歌的价值,体现着诗人的价值。

相当长的时间内,我们的诗歌应该是暗夜里的火把,引导着人们沿着某种方向去寻找生命的意义。当然,现在诗歌界对于诗歌需不需要从现实出发有着激烈的争论,甚至有人提出了无意义写作,我觉得这些争论非常可笑。诗歌引导人们向真,向善,向往一切美好就是它存在的意义。意蕴,情感,与之恰如其分的表达应该是一首好诗的基本构成。

    我很少看诗歌理论方面的文章,我觉得诗歌理论属于诗歌研究者,对于诗人来说诗歌理论未必不是枷锁,随着写作经验的积累,任何一个成熟的诗人都知道该去写什么,该去怎么写。

    唯一需要忏悔的是我曾经离开过诗歌,离开了整整二十年,当生存与理想发生激烈冲突的时候,我选择了生存,毕竟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拖家带口的人。庆幸的是,我最终回到了诗歌,回到了自己的精神世界。

一个好的诗人,必将把自己与时代紧紧相连,必将把别人的快乐看成是自己的快乐,把别人的苦难看成是自己的苦难,他也必将时时刻刻思考着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前途和命运,诗人不需要站在一个假设的道德高地上向每一个路过的人大声疾呼,诗人需要的是静静的观察,火一样情感的投入,然后拿起笔来,让你的灵魂在昏暗的灯光下轻轻的歌唱。

永远不要为了写作而写作,虚伪是诗人的天敌,天真是诗人的本性,当然天真不等于幼稚,不要用幼稚的诗句掩饰天真的想法,天真与本真是一对孪生姐妹,具备天真特质的人容易成为浪漫主义诗人,具备本真特质的人更容易成为现实主义诗人。

最近我出版了个人第三本诗集《马在暗处长嘶》,这是我近五年来关注我们这个伟大时代细微变化的短诗集,其中有相当的篇幅展示了自己本真的一面,你看不见我,因为我躲在暗处,但是你可以听见我发出的声音,尽管微弱,微不足道,但那是我的灵魂与你的倾诉。

 

 [代表作]

 

《老黄牛和狗》

 

老黄牛摇着尾巴从村里穿过

狗也摇着尾巴,跟在它的后面

这是一位农民离不开的两种动物

一个靠力气为主人耕地

一个靠忠诚为主人看管着老黄牛

 

老黄牛把自己的一生躬身前行

它听惯了吆喝也受惯了鞭子

它不耕地没有别的出路。但是狗不一样

狗是老黄牛的第二个主人

老黄牛稍有停顿,狗就扑上去大喊大叫

 

一位农民在两种动物之间左右为难

既不能让老黄牛累死,又要让狗有用武之地

他想直一直身子

看看老黄牛他想了想自己

看看狗他也想了想自己


[新作]:


《村里的老中医》

 

一根银针,总能扎在这个村庄的最痛处

轻轻的捻,轻轻的拿捏

老中医把全身的力气集中在山羊胡子上

不管病人如何痛苦,总是不紧不慢

 

每当他拿起笔,另一只手先要翻翻病人的眼皮

有时摇摇头,草草地写一个药方

有时颤巍巍地踱上几步,喘几口气

才把几味猛药加大些剂量

 

在金沟屯,老中医有不可侵犯的权威

他说谁有病,谁一定有病

他说谁得准备后事了,用不了几天就会死人

似乎全村人的生死由他掌握

 

但老中医老了,连同风烛残年的村庄

老中医把自己当成一剂药

把能治病的成分熬出来,最后

一把老骨头,一把药渣子

 

 

 《九月的牵牛花》

 

金沟屯的九月,不是全人类的九月

金沟屯的九月更加真实

尤其是牵牛花,缠绕好自己的枝蔓

根本不管七零八落的花

还有没有再开一次的可能

 

从金沟屯的九月往冬天望去

已是一地落叶,野茫茫里看不见一只飞鸟

这时的牵牛花是枯黄里唯一的绿叶

它没有信仰,也没有追求

只是最晚一株爬向死亡的植物

 

《成熟的原因》

 

金沟屯与生俱来的命运在于

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这样贫瘠

没有更多的养分喂养庄稼,也没有

高高在上的天随人愿的雨水

 

看上去,金沟屯的庄稼弱不禁风

却能忍受烈日,能像男人咬紧牙关

把最后一点力气举到霜降

也不让自己在别人面前弯腰

 

骨瘦如柴的男人们,聚在打谷场上

他们在议论今年的庄稼

他们的肚子咕咕作响

他们的身后是就要成熟的红高粱

 

 

《未能说出的空房子》

 

我把声音压到最低

仍有一些响动穿过了空房子

这是金沟屯的空房子。一群麻雀从屋顶进出

蜘蛛补上了窗户的漏洞

 

风雨剥蚀的墙坯,已经倾斜的房梁

一代传给一代的老房子,就这样破败了

因一些未能说出的原因

像我的内伤,至今疼在衣服的里面

 

这是一个小小村落

一眼就能看见的荒凉。霜降这天

我回到自己的出生地

站在爷爷奶奶的老屋前,想起了父亲母亲

 

想起他们,就想起来身世

我把啜泣压到最低,仍然惊动了四邻

总算还有些人间烟火

守着几棵将要枯死的槐树


《与岩石在一起》

 

与岩石在一起的,是一小块青苔

在远离城市的空间里覆盖了荒凉

经年累月的时间堆积在它们身上

身边围着一圈今年长起来的短草

 

一小块苔藓覆盖的是岩石的夏天、

到了冬天苔藓上面还要覆盖一层白雪

白雪的上面还要覆盖一层阳光

阳光的上面有一些声响

 

所以,我是屏住呼吸的

我像岩石身边的另一块岩石

把孤寂的心靠在一块石头上

并且羡慕那一小块青苔上的嫩绿

  

《墓碑》

 

那块等了我一生的石头

依然在等,它在等着刻上我的名字

竖在百年之后。其实它在等一个名份

等一个称呼,等我成就它的一生

 

放眼原野,形形色色的石头

它们对应着每个人,都在等着自己的石匠。

我们不断抬高目光

目光空虚,石碑上的字迹不仅仅是生平

 

这些散落的石头,重心不稳

正被石匠打磨掉棱角,然后摆放整齐

只要世界的末日未到,我们都要用到其中的一块

不要挑剔石匠的手艺,石匠也有石匠的苦衷

 

 《此去经年》

 

坐在一杯茶里,看着自己走向另一个自己

这完全是两个陌生人

穿着同样的衣服,有着相同的经历

甚至家庭住址与电子邮箱都完全一样

 

唯一的不同,一个自己正在一杯茶里融化

另一个自己已翻过了高山

我看见霞光披在自己的身上

雪山的反射映红了我高大的身躯5

 

但你不能说这是在逃避,我没有这样做

至少我的躯壳还在,这个傍晚还在

我只是让幻想离开了自己

离开了2017,远远的,跑到了自由的天际

 

茶已经淡了,天已经亮了

我保持了这样的姿势

似乎会飞的不只是鸟儿

我的身子很轻,就像白云之上的白云

 

《一匹马在夜里奔跑》

 

一匹在黑夜里奔跑的马

背叛了草原,高山为它竖起鬃毛

丘陵为它扬起四蹄

这梦中的马,已经冲出黑色的边界

冲出华北平原

 

这肆无忌惮的马,无人可以阻挡

它在我梦中的疆域横冲直撞

或者像我曾经的誓言

这匹无拘无束的马,赶在黎明之前

绝尘而去,抛弃了我的黑暗

 

《致春风》

  

三月的阴影下,惊蛰后的蛾子

慢慢苏醒。它先飞到一块岩石上扑闪翅膀

享受一会阳光,然后像它们的祖先

借助风的力量飞过了土墙

 

无所事事的蛾子,到处在找缝隙

白杨树在舒展腰身,孩子们在和尿泥

扑闪的蛾子像一个故事

又像春天的主人公,飞在温暖的迷茫里

 

群山在远处观望,天也很高

慈悲的春风一路奔走,它拨开众人

为一只蛾子的理想

吹绿田野,吹醒沉睡,倾其所有

 

《亲近》

 

从水中捞起月亮,那清冷的光辉散尽

顺着指缝又回到水里,这徒劳的努力

耗尽了一条大河的清澈

一张渔网又被拖回到岸上

 

直起腰,这片波光粼粼的水域

焕发着迷人的光辉

这是有生以来最浪漫的尝试

两岸低垂,仅容我的迷茫与细浪耳语

 

一枚心底的月亮,这无法亲近的

在水中晃动的月亮,让一条大河如此生动

无需掩饰与躲避,一如多年以前

对着月光的描述,你是水一样清澈的少女

 

 


[陵水采风作品]:


《陵水的椰子》

 

一颗陵水的椰子

昨晚一直在路边

等我

 

那青涩的样子

多像我另一个爱人

有着羞羞答答的摸样

 

我们相视很久

谁都没有说话

没有拥抱,也没有鲜花

 

只有无声的倾诉

直到你把内心掏空

我仿佛也仅仅剩下了躯壳






王琦诗歌12首刊于《诗刊》2017年9期上半月刊“青春回眸”

                                                   《诗刊》2017年9期目录

                                作家网链接:《诗刊》2017年9期目录(上、下半月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