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法]若昂·塞尔维埃.民族学.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

(2008-12-04 10:14:35)
标签:

宗教

民族学家

人类学

昂·塞尔维埃

北京

文化

分类: 读书学习

P22“另一处被简单地归结为“我们”居住的世界。如此这般,被遗忘在一个人类范围之外的,使是“另一个。所谓的一个人类,就是指那些分享同一地中海文明的民族人群,换言之,即拥有一种相似文明的,习俗与当时世界的习俗相近的那些民族人群。以希腊人为友,以蛮人为敌。

 

P34“另一个在此被说得光辉灿烂,“另一个则只能被赋予一切美德了。

 

另一处、另一个、他者、第三视角、另一条路等等这样的词语总会频繁出现在体育人类学著作当中。

 

P23以利用手势表达的各民族人群,不哑即聋。例如,很久以前的关切人(Guanches),不久前的北非柏柏尔人,以及其他一些民族人群,他们使用各种口哨言语,这些本来是远距离交流的手段,然而,也有人会认为口哨言语并非如此,而是与动物性相近的各民族人群的唯一交流手段。

 

P23当代民族学的趋势之一,可以毫无疑义地说,就是搜集口头传说,我们在后文中会看到这样的情况。

 

P26对搜集到的任何神话研究,首先,继引论之后的是神话复述;接下来是神学阐释(可以用另一种说法:象征阐释),占去一大半的篇幅,最后是关于奥西力斯崇拜的事实,又“分作关于动物崇拜和香料崇拜两组,置于全书末尾”。

 

P32岁之而来的是人们经常遇到阐释这些奇观异志的困难,譬如对北欧“红王埃利克传说”的阐释,其困难在于航海家们使用的绝大部分语言不易捉摸。梅尔屯的航海记做了比较详细记述,“梅尔屯登上一座岛,发现那里有些巨型蚂蚁,大得像马驹。它们摆出吓人的姿势,仿佛要吞吃他和他的随从们。”动物描写之失真,我们先不必追究;倒是应该记住鸵鸟那动物,阿拉伯人在没有更好词汇的情况下,曾把鸵鸟叫作“羽毛马”(auderrich),要否认这一事实的存在是错误的。但不管怎么说,这些巨型蚂蚁”很可能是海象

 

很搞笑,没有航海家撰写的民族志对于世界的了解,我们也许还停留在初始阶段

 

P53作为认识各种人之特殊方式的民族学,如同许多其他学科一样,只能在具备了精心收集、印证核实、经过分类的事情之后,才应运而生。定义

 

P54忘却需要交换思想认识之事。完成此事的前提,就是要了解“另一个”所操的语言。从认识语言出发,而且只有从认识语言出发,才能开始真正意义上的收集事实和初步阐释这些事实的工作。

 

P67神甫杜拉菲(Lafitau),在他的《美洲野蛮人风俗与原始时代风俗的比较》一书中,再度对那些离奇杜撰的游记提出质疑。此书破天荒开辟出普通民族学的园地,无疑是得力于作者的观点文化造诣。

 

P88保尔·布罗卡(Paul Broca)在法国从事的研究,从1847年他对切莱斯廷皇家墓地出土的颅骨进行检测开始,便是这样。1859年,他成立了巴黎人类学协会,又在1876年建起了人类学学校。在人类学学校的基础上,又成立了巴黎的特罗凯德宫民族志博物馆。人类学诞生早期的组织形成

 

P98在法国,德·拉布热1896年出版的《社会选择》,将欧洲人口分为三个集团:其一,北欧人,最优越者,长头型,一般为新教徒,金发,胆大,敢干;其二,阿尔卑斯人,短发型,棕发,冷静,一般为天主教徒,深居简出,奉公守法,但是对进步和一切社会变化持敌对态度;其三,地中海岸人,矮小,棕发,头型不长不短。布拉热的结论是,在他那个时代的欧洲人,所有的人都在一场卑贱种族反对金发北欧人的斗争中,结为联盟。按他的主张,应该通过优生学选择,组建一个新的贵族阶级欧洲等级优劣明显,反映出此时的等级差异,也应用了体质人类学的方法,头发、发型、人种

 

P104在巴斯蒂安看来,具有同类用途的物品之间的相似性,证明人类在心理上存在着惊人的一致性,所谓同类用途,指的是诸如信仰、举动、仪式、技术等这样的类别,它们可以使人们在整个事件空间里,应对相似的处境

 

P106只要追溯某种(假设的)人类本源状态,就能够找到我们当代社会的根。巴霍芬依据的是斯特拉博的这样一个见解:“一切男人都认为,创造宗教的是女人

 

P114像迪尔凯姆那样,把澳大利亚的“图腾崇拜”,说成一种宗教信仰、社会制度、经济体制复合体的初级形式,显然是在不可能对判决提出上诉的情况下做出的宣判,况且这宣判不是建立在具体研究观察事实的基础之上,因而益发显得武断。

 

P115雅姆基·乔治·佛雷泽爵士贯穿整个世界以研究“原始迷信和宗教;要特别研究“欧洲原始迷信”的残余。可以说,他要研究的,是无处无时不见得原始迷信,因为他就是要既汲取农民口头流传的故事,又汲取以往古典文化中那些没有解释清楚的宗教仪式。

 

P135弗里茨·格雷布纳想到:要确定一些具有文化标准意义的组合体,这些标准设计物品、技术、制度和信仰;要将人类历史当作一个统一体看待。

 

P136利奥·弗洛贝纽斯对非洲的总体研究,既像一个粗鲁的笨重巨人,也像一个结构紧密地软面团。它辽阔无垠,形无定质。北方、南方,荒野莽莽;中部是稀木草原和森林(……)。这块大陆给予人类的是什么?埃及曾被他说成“一座如此完好地自我封闭的奇异花园”,他号召人类学工作者,“穿透裹着世界这一部分的内质的外皮,发掘出它那能让人看清的形象

 

P138存在着两类民族学家:一类是现场工作者,一类是“书斋”工作者。现场工作者中,某些人只在当地生活得很短时间,只住过半年到两年的时间,如马林诺夫斯基即是如此。

 

P147人第一次在流水中发现自己的倒影,为之一惊。不过,一切惊异之情,很快就被合理化了,他悟出了与之联系的一些已知因素。试图使 一切都得到合理解释的意志,后来又引发了那种惊异之情;首批遇到爱斯基摩人的航海家,看见的是没有脖子的人;而爱斯基摩人几经琢磨,认定黄家海军们的真正身份是鱼人。很好的理论

 

P148十九世纪,人们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地明确各个人种的定义,辨别动物区系和植物区系,按照进化论先拟就的序列,将一切连成一条线。二十世纪上半期,人们看到,出于种种不言而喻的理由,进化论成为西方非神职人员的宗教教条。人类进化序列。从1920年到1956年间,由于西方列强控制之下的领地一派太平,民族学研究得到自由繁荣的发展,的确,有人经常强调,民族学的发展与殖民帝国基础的巩固,二者是相吻合的,这样就把“殖民主义”与民族学合二为一了

 

P152从一些很明显的道理来看,“另一处完全和“另一个一样,属于空间中的一个部分;运输手段的改变,附属部件得改造,并为造成“相异性的消失。民族学从来没有局限于“原始”人群和“低级社会”研究,并不像本世纪初的社会学家所说的那样。有一种做法,显然是荒唐的,即以某种“历史”观为标准,将世界分为拥有“热历史”的诸人群和拥有“冷历史”的诸人群这样两大部分。我不知道世上有测量“历史”温度的温度计,我看不出,本是在时间推移过程中把握某一民族人群的民族学家,怎么能提出将某固定于某一时刻的公设。

 

最后这段话简直太经典了

 

P156民族学家的园地,和世界一样广阔。只有民族学家们能够追溯历史,能够从今朝出发而深入往昔。民族学家将能够跟踪表面上已经消逝,而实际上是此时此刻刚刚被埋藏起来的历史文化的脉络,而且能够监视那些定期发作的文化病——时隐时现的复归心迹。最后说一点,民族学应该让人们保存住对那些正在销声匿迹的民族人群的记忆。后人能够在博物馆里静观凝视从父兄那里购得的物品,洗耳恭听他们那些不在人世的歌手们的歌声,还有那圆鼓、响板和管笛奏鸣的回响——此时此刻的他们,早已听腻了自动电唱机的音乐。这样,靠了我们的工作,他们将能够产生在当今岁月里延续自己文化的愿望。无论希腊还是罗马,都未曾为“西方的蛮人”,尽过如此心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续 上 篇
后一篇:忙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续 上 篇
    后一篇 >忙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