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修复与保护中华民族清代著名历史人物何凌汉御赐墓葬的提议

(2016-05-07 21:15:04)

致:中国共产党湖南省委员会徐守盛书记

  湖南省人民政府杜家毫省长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李微微主席

 

尊敬的各位领导

您好

在此,就中华民族著名历史人物何凌汉御赐墓葬的问题,做一个严肃认真的陈述,恳请希望各位领导能够站在中华民族历史的高度,站在习总书记屡次强调传承文化与保护文物的角度,重视著名历史人物何凌汉御赐墓葬的修复,以及何凌汉遗骨的妥善安置问题。

以何凌汉为开端的道州何氏家族,几代人中陆续涌现出了多位名垂史册的著名历史人物,其中也有为共和国做出重大贡献的科学家。

毋庸置疑,何凌汉不但是中华民族历史与文化杰出代表,更是给湖湘历史与文化带来莫大的荣耀。

对于何凌汉这样一位中华名族的著名历史人物,近年来在湖南地域确存在重大的遗憾,其中之一就是“御赐何凌汉墓”的历史问题,至今这位著名历史人物的遗骨仍然散落荒野。

湖南省多级政府部门对于“御赐何凌汉墓”这样一处具有重大历史与文化价值,且必然能为中华民族及湖湘地域带来莫大荣耀的古墓葬,一直以来采取弃置漠视的态度不予过问,更从未有政府部门关心过著名历史人物何凌汉遗骨的安危,这样的现实状况显然背离了人类公知公认的伦理良知,背离了共和国的法律法规,更背离了习近平总书记屡次关于历史、文化、文物作出的重要指示。

如果遵循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精神,立即着手修复御赐何凌汉墓葬的话,必定为中华民族保存下来一处具有重大历史与文化价值的历史物证,必定是造福当代、功在千秋的卓越政绩,必定为湖湘文化带来无法估量历史盛誉。

在此需要提示各位领导的是,在关于“御赐何凌汉墓”被毁坏、被盗倔、被倔挖等一系列违法事件中,湖南省文物局、长沙市文物局、望城县(区)文物局、道县县委县人民政府均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就是湖南省各级文物部门百般阻扰修复“御赐何凌汉墓”及妥善安置何凌汉遗骨的本质原因。湖南省文物局何强副局长在面对何凌汉后裔质询时,明确承认“御赐何凌汉墓”属于中华民族历史上具有重大历史与文化价值的重要文物,但是当问询何副局长在“御赐何凌汉墓”损坏事件中,湖南省文物部门是否存在失察失职责任时,何副局长立即转移话题避不作答。

修复“御赐何凌汉墓”有益于中华民族的传承,有益于湖湘文化的弘扬,更符合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这样的善举何乐而不为呢?

最后,我们再次恳切希望各位领导,对所陈述的问题予以重视并落实解决,以期不让人类的伦理良知留下遗憾、不让中华民族的历史留下遗憾、尽全力让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化与文物的重要指示得以落实。

 

何凌汉六世嫡孙、何绍基五世裔孙 何华中

2016年4月26日 于湖南长沙何绍基墓侧

 

 

 

关于修复与保护长沙市望城区金山桥街道金山桥社区内

中华民族清代著名历史人物何凌汉

御赐墓葬的提议

 

众所周知,近期习近平总书记针对中华民族历史与文化的弘扬与传承,以及本民族珍贵历史文物的修复与保护,做出了一系列清晰明确、高瞻远瞩的重要指示。

2016年4月1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对文物工作作出重要指示。他强调“文物承载灿烂文明,传承历史文化,维系民族精神,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深厚滋养。保护文物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习近平强调:“保护文物也是政绩。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增强对历史文物的敬畏之心,树立保护文物也是政绩的科学理念,统筹好文物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全面贯彻‘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工作方针,切实加大文物保护力度,推进文物合理适度利用,使文物保护成果更多惠及人民群众。”

习近平总书记谈修复:“修旧如旧,保留原貌。无论是可移动文物还是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工作都离不开修复与修缮。”

习近平总书记谈利用:“让历史说话,让文物说话。把历史智慧告诉人们,激发我们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坚定全体人民振兴中华、实现中国梦的信心和决心。”

在中央如此高度关注历史文化及文物保护的精神鼓舞下,在此我们就位于金山桥街道金山桥社区金塘片黄塘居民组内(九子山)的湘籍中华民族清代著名历史人物何凌汉御赐墓葬的修复与保护问题,向湖南省政府主管部门提出一些建议,以期使何凌汉所践行的清廉为官、尽职尽责的吏治思想得到传承与弘扬;以期使这处中华民族历史上重要的历史与文化物证得到应有的重视与保护。

 

何凌汉显赫生平及御赐墓葬

何凌汉于乾隆三十七年八月二十五日(1772年),诞生于湖南永州府道州东门外贫寒农舍之中。在其父亲的严格教导下,学业顺达,于嘉庆十年(1805年)在京城参加殿试时高居一甲三名(探花),赐进士及第。

此后,何凌汉治政有方,廉洁自律,声誉日隆,仕途坦荡,最终成为朝廷中湘籍官宦的首要人物。其生前最高职务相当于现今的正国级干部。

何凌汉在道光二十年二月(1840年)仙逝于吏部尚书、户部尚书任上。谥号“文安”,这个谥号也是清朝历史上唯一的一次封赐。

何凌汉仙逝后,由其长子著名书法家何绍基亲自扶灵柩由京城护送回长沙。后来何绍基历经艰辛最终选址安葬于长沙河西望城九子山,即今长沙市望城区金山桥街道金山桥社区金塘片黄塘居民组内九子山下。该墓葬属于清代皇家御赐殡葬,有享堂、御赐碑(谕旨碑文及谕旨祭文)、神道碑、神道、石人、石马、石虎、石羊等规制物件。何绍基不但全程亲自参与了该御赐墓葬的建造(均有日记记载),更是亲自书写、俯身勒石墓葬所属的谕旨碑文、谕旨祭文、大学士阮元撰文的神道碑,堪称何绍基一生中最为重要的碑刻作品。这些碑刻具有重大的历史与文化价值,是不可多得的重要历史物证。

1988年5月棺椁首次被盗倔,公安机关介入侦办,盗墓分子郑新民(当地村民、现已亡故多年)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至今,著名历史人物何凌汉的遗骨仍在墓冢之中。

 

中华民族历史史料中对何凌汉的高度评价(摘选)

何凌汉服官四十年,品行端正,立朝正直,办事谨慎,廉洁自持,获历史高度盛赞。

阮 元撰《文安公神道碑》:公孝友纯笃,居恒庄敬,刻厉家范严肃为时所称,通籍四十年未尝一干吏议。每有迁擢必兼他职,九掌文衡,五权冢宰,四派经筵直讲。

邓显鹤撰《何文安简传》:何凌汉,字云门,一字仙槎,道州人,嘉庆乙丑进士。殿试一甲第三人,授编修,历国子监司业、左春坊、左中允、日讲起居注官,擢司经局洗马,转翰林院侍讲、侍读,升右庶子、国子监祭酒,出为山东学政,在任转侍读学士,晋通政司副使,擢顺天府府尹,授大理寺卿,署兵部右侍郎,授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晋工部右侍郎,浙江学政,调吏部右侍郎,兼管顺天府尹,补授都察院左都御史、工部尚书,署吏部尚书,调户部尚书,终于任。予谥文安。公以辛酉拔贡官吏部,甲子举京兆试。立朝四十年,屡操文柄,未履外台,而京尹一任最久。理繁治剧,不动声色,畿辅肃然。诸子禀承庭训,皆有学行。长君子贞编修绍基尤有声。公薨,余挽以联语,所云:“中立古名臣,卌载清风三独坐;竞爽四男子,一门绝业共千秋”者也。公名德清望,不以诗鸣。其诗清和懿羡,政未易及。

李元度撰《何文安公事略》:“以文章道德,系中外望者数十年”

段志强撰《顾祠:顾炎武与晚清士人政治人格的重塑》:何凌汉是湘籍士人的首领,与外任的陶澍、贺长龄一道,引领了所谓“湖湘经世集团”的崛起。

道光二十年二月初五日(1840年3月8日),何凌汉在京城寓所内仙逝,终年六十九岁,时任户部尚书、兼署吏部尚书,丛一品(大约相当于现今的正国级)。道光皇帝恩赠何凌汉太子太保衔,谕赐祭葬,谥文安。据谥法,云:“勤学好问曰‘文’;止于义理曰‘安’”。在清代二百余年的历史上享用“文安”谥号的只有何凌汉一人。

 

湖南省志·人物志·何凌汉

何凌汉(1772~1840)清尚书。清道州(今道县)人。字云门,一字仙槎。乾隆三十七年(1772)生。

自幼好学,十六岁时府试第一,补附学生员。嘉庆十年(1805)会试,以一甲第三名成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十二年,任广东乡试副考官。明年,充顺天府乡试同考官,累充文颖馆、国史馆纂修、总纂,文渊阁校理,咸安宫总裁,武英殿提调。历迁国子监司业、祭酒。道光二年(1822),充山东乡试正考官,留督学政,转翰林院侍读学士。六年,补顺天府尹。府中狱讼繁多,何凌汉自立簿籍,饬属讯案,每月按簿催结;并拟定“罪疑为轻,务归仁厚,而于凶盗则严惩之”原则,督促检查,积案皆清。十一年,代兵部右侍郎,授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升工部右侍郎,兼管钱法堂事务。后又代礼部左侍郎,充浙江乡试正考官,留督学政,注重以经述造士,考试严谨,使浙江学风为之一变。十三年春,调补吏部右侍郎,仍兼顺天府尹事。时吏部议定各衙门候补人中,捐银即可尽先补用,何凌汉力争,卒罢原议。又开浚九门护城河,以工代赈数万人。随后,调补户部左侍郎,仍兼任吏部右侍郎。十四年,升任都察院左御史,仍兼顺天府尹,旋迁工部尚书,仍兼任右都御史。奉命查勘明陵,充经筵讲官。十六年,兼任吏部尚书。十九年春,调补户部尚书,仍兼任吏部尚书。四川总督宝兴请按粮津贴防边经费。何凌汉以为“非藏富于民之义,军需藉资民力,尤不可率以为常”。故请于各省秋拨项下,借拨百万两,以三十万为初设边防经纲,余或发商,或置田,所获息以四万为常年经费,两万提还借款,如此“于防边恤民两有裨益”。遂准其奏。

二十年(1840)二月,病逝。

长于诗文、书法。朝廷重大训诰册文,多出其手。所著有《云腴山房集》。有四子:绍基、绍业、绍祺、绍京,皆精书法,时称何氏四杰。绍基,另有传。

 

修复御赐何凌汉墓的历史与现实意义

首先,何凌汉一生清廉正直严肃认真的吏治行为;何凌汉坚持原则维护百姓利益的执政理念;何凌汉虽官居显赫位高权重,但其生前没有私产房舍也没有一垄土地的事实,足以证明其洁身自好清廉正直的品德;何凌汉以身作则严于律己的表率作用,使得其后裔中多次出现被载入历史史册的著名人物,这之中不乏为共和国做出重大贡献的人物。何凌汉的吏治思想与严谨行为值得深入研究与广泛颂扬。毫无疑问,何凌汉呈现于历史的行为规范,符合当前党中央强调的行为准则。另外,与何凌汉类似的先例几年前曾经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关注,一些颂扬古代廉吏的书籍也得到了中央高层领导的重视与推荐。

其次,修复御赐何凌汉墓,并对其遗骨妥善安置,必将为中华历史复原一处有重大历史与文化价值的国宝级古代墓葬。同时,这也是践行习近平总书记以及中央政府倡导的尊重历史、尊重文化、恪守伦理良知的绝佳契机。再有,御赐何凌汉墓的修复必将为湖湘文化带来无法估量的重大影响,也必将为所在地政府与民众带来莫大的成就与自豪,必将有效提升中华民族以及一方地域的文化形象。

 

修复御赐何凌汉墓的可行性

第一、在中央高度重视文物保护的政策框架下,修复何凌汉墓完全具备中央政策的支持,同时这也是公知公认的伦理良知,故必将受到各界有识之士的全力拥护。于历史、于现实这都是功德无量的政绩。

第二、著名历史人物何凌汉的遗骨仍然在墓穴之中,弃置这样的遗骨必将带来无法挽回的遗憾。

第三、御赐何凌汉墓所属的重要文物碑刻、赑屃、石人、石马、石构件等文物尚有遗存。

第四、御赐何凌汉墓所属重要碑刻的拓片全部完好存世,故具有原样复刻的可能。

第五、御赐何凌汉墓所属的土地尚属慌落状态,墓穴主体附近没有任何建筑物,所属土地属于荒地,不是农耕用地。

第六、当地一些上年纪的人士能够说此墓葬在被毁坏之前的实际状况。

第七、修复御赐何凌汉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的界定。

第八、湖南省文化厅在答复国家信访局的函件中,曾明确承诺保护御赐何凌汉墓。

 

类似清代古墓葬成功修复的案例之一

何绍基墓,目前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2010年,长沙市人民政府拨专款一百余万进行修复。

2011年,湖南省人民政府认定“何绍基墓”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2014年,长沙市人民政府拨专款近千万进行何绍基墓周边环境的治理。

2014年9月,省委常委、市委书记易炼红实地考察了“何绍基文化公园”,并对此项文化工程予以高度肯定。

2016年,中共湖南省委、天心区人民政府、天心区政协将“何绍基纪念馆”的修建规划提上议事日程,目前已经着手作报备文案的准备工作。

 

类似清代古墓葬成功修复的案例之二

陶澍(1778~1839),字子霖,号云汀,谥文毅,湖南安化人。进士,四川、福建、安徽等省布政使和巡抚,后官至两江总督,加太子少保,道光皇帝曾亲书“印心石屋”匾赐之。1839年6月病逝于南京。有《江苏水利图说》、《印心石屋文钞》、《靖节先生集》、《陶文毅公全集》。陶公与何凌汉为至交好友,其御赐墓碑由何绍基书丹。

2010年,安化县人民政府拨专款两千余万进行大规模修复,新建有墓塚、御碑亭、全部御碑等。令人欣慰的是,目前陶澍的御赐墓已经成为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类似清代古墓葬成功修复的案例之三

郭嵩焘(1818年—1891年)晚清官员,湘军创建者之一,中国首位驻外使节。1847年进士,1854至1856 年佐曾国藩幕。1862年授苏松粮储道,旋迁两淮盐运使。1863年任广东巡抚,1866年罢官回籍,在长沙城南书院及思贤讲舍讲学。1875年经军机大臣文祥举荐进 入总理衙门,旋出任驻英公使,1878年兼任驻法使臣,次年迫于压力称病辞归。1891年病逝,葬于飘峰之茔。十年浩劫时墓冢被毁,后由当地村民迁回原址——沙溪镇划江村。2011年1月24日郭嵩焘墓被湖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郭公遗骸重新安葬记 2013-02-21 10:59:37 作者:巢坤龙 周纪昌

郭嵩焘1891年7月18日病逝于长沙。当年九月初九日,安葬于现在的汨罗市沙溪镇划江村胡家园。这里风景优美,依山傍水,是郭嵩焘生前亲自选择的风水宝地,宝地的风水名称叫“螃蟹开钳”,因该地形恰以一只螃蟹,两只大钳向前伸展。坟墓正在两只大钳之后。

郭公墓原建有陵园一座,庭院式建筑墓庐屋一栋。陵园建筑气势雄伟,苍松翠柏环绕。石人、石马、石虎伫立两旁。可惜是的,陵园和墓庐屋在20世纪50年代末到“文化大革命”这段时间全部被毁。墓庐屋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一直办学校,1967年,学校规模扩大,便将墓庐屋拆掉,到对门山上建划江小学。

陵园破坏起始于1959年。那时,人民公社大跃进运动热火朝天,到处大办食堂,所有公社社员都要到生产队的食堂吃饭。有些食堂缺碗,就有人提议挖坟取碗,因为据有些老年人讲,郭嵩焘的棺木是用瓷碗围起来的。因坟十分坚固,就用炸药将坟炸开,坟炸开后,并没有取得碗,除郭氏遗体头戴官帽,颈戴朝珠,腰系彩带,此外并无其他陪葬之物。郭氏尸骨抛出后,摆在坟前数日,后被人丢入前面的陈家坝边。当地村民缪冬生看到此景,于当晚冒着政治风险,就着朦胧月光,悄悄来到坝边,将尸骨一块一块地装入箢箕中。然后又找了一个坛子,半夜将尸骨装入坛中,偷偷埋到自己的父母坟旁。从1959年起,直到迁坟时,他每年清明祭拜父母时,同时祭拜郭公。这个秘密他从未向任何人透露过,连自己的妻子儿女也都不知道,直到郭公遗骸重新安葬时,才向世人公开。

1999年9月27日,全国郭嵩焘思想生平研讨会在岳阳市召开。会议对郭公一生作了正确评价,成果被编汇成《郭嵩焘与中国对外开放》一书。根据这本书,我俩缩编了一本小册子——《思想的先驱》,简介了郭嵩焘的生平事迹。汨罗市侨联李泽惠先生看到这本小册子后,冒着寒冷的风雨赶到沙溪镇,会同我俩前往墓址察看。察看后,李先生决定重新安葬郭嵩焘的遗骸,恢复郭嵩焘陵园,并委托我俩负责调查遗骸情况。我俩找到缪冬生老人,询问收埋郭公遗骨的情况。老人说郭公的遗骸是他亲自收埋的,但暂时不能讲出安埋地,他怕一旦被人发现,做了手脚,不好交代。

2003年2月28日,由汨罗市政府侨务办和市侨联牵头,在沙溪镇镇政府召开了“郭嵩焘陵墓修复工作会”,决定3月8日举遗骸安葬仪式,将遗骸安葬于郭氏的原穴中。

听到安葬郭嵩焘遗骸的消息,划江村沸腾了。3月6日晚,郭嵩焘陵园所在地上游和墓庐屋两个组的村民联合召开群众会,共商葬礼事宜。他们决定要按当地风俗最隆重地举行安葬仪式。

3月7日,两个组的村民借来了两套大锣大鼓,购买了烟花鞭炮,还扎了松花轿抬遗像,并先将墓穴挖好。原计划买两口水缸装遗骨,但水缸买回来后,挖墓穴的几个村民认为不妥。村民黎国栋说:“水缸是安葬和尚的,郭公是我国第一任出使英法大使,睡在水缸中,太寒酸了。我们几个筹几百块钱,买一具好棺木来。”在场的几个村民,你二十、五十,他一百,一下子就凑了800多元。中午时刻,一副好棺木就用手扶拖拉机运回来了。下午,两个会做油漆的村民买来了油漆。傍晚时分,棺木漆好,漆黑晶亮。

3月8日早上,雾气很大,天气阴沉。早晨,缪冬生老人就带了几个村民去保存遗骸的坟地,先是开出一条路,接着铲掉坟地上的灌木和杂草。上午9时,正式开穴取遗骨。按当地风俗,先由郭公后裔跪拜,礼生读祭文,举行祭祀,然后开穴取骸。观看的人山人海。因坟土结实,挖了一阵,未见遗骨,在场的人都提心吊胆。缪冬生老人安慰道:“保证不会错,继续挖”。一会儿挖出一根长骨,缪冬生老人说:“不要挖破了坛子”。不久,便挖出一个黑色的坛子,这时,天还是阴沉的。看到坛子,村民黎国栋立即跳进坟穴,捧出坛子。刹时,一缕阳光穿过云层直射大地,锣鼓齐鸣,观看的群众一片沸腾。

上午10时,灵柩抬到墓地,举行了隆重的安葬仪式。经过40多年的风雨沧桑,郭公终于又安睡在了故穴中。

郭嵩焘墓修缮记 2013-03-29 09:42:22 作者:彭祥

郭嵩焘(1818—1891),湖南湘阴人。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位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外交家。1847年中进士,选为翰林院庶吉士。曾任署理广东巡抚、福建按察使、兵部左侍郎、驻英、法公使等职。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驻外使节。他一生著述颇丰,思想见识超越时代。他的身上,正是一个民族变革的缩影。时逢盛世,政通人和。为发扬郭嵩焘丰富卓越的思想,传承、发掘其历史文化价值,2012年汨罗市政府决定对其墓进行维护建设,沙溪镇、划江村及当地村民鼎力支持,年内竣工。流传百代千年后,定识人间有此人。陵墓修缮,昭示后人。郭嵩焘期望的国家图强、变革,己经实现。

……

至此,有充足的理由坚信,无论从中华民族璀璨历史与文化的角度,还是从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历史、文化及文物的重要指示,又或是湖湘文化、望城地域文化的角度,修复何凌汉御赐墓必定具有重大的历史教育意义,无疑这也必将为望城区增添一处国家级的受历史瞩目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在此,我们恳切希望相关政府部门对上述提议予以重视,毕竟何凌汉是毋庸置疑的著名历史人物;毕竟以何凌汉为首的道州何氏家族在中华民族历史与文化上居于重要的地位;毕竟御赐何凌汉具有多重的历史与文化价值。

■(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