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洛城心如
洛城心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11,267
  • 关注人气:5,3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

(2018-01-04 15:19:37)
标签:

杂谈

分类: 心依我家
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

回忆2016到2017跨年的那一刻,仿佛在昨天。

回忆2016到2017跨年的那一刻,仿佛在昨天。一晃2017到2018跨年一刻在即,来不及品味这一年的辛酸苦辣,就要进入又一年。一年复一年,时间匆匆而过。似乎相同的日子一直在周而复始,过得人如同踩在轮子上的白鼠,只顾交替两脚追赶时间的车轮,生怕一下子没踩上,就会掉下去。不管是松闲还是忙碌,每个人都有种时间哪里去了的无奈与恐惧。不敢回头,因为一回头怕被扑面而至的年轮碾压地窒息。所以,我们只能往前看,看那些未知的岁月,做点小梦,在想象中重温芳华年纪的天真烂漫,也不失人间一大快事。

新的一年,是新生孩儿,好奇地探头出来,一切未知而又充满希望。春天生命的重生,夏天生命的旺盛,秋天生命的枯萎,冬天生命的凋落,是一年周而复始的规律。然而,每一新年,人们依然欢呼雀跃,依然充满欣喜与期待,生命的力量就是这样——心中从不会失却希望!

新年还未到,贺词就接踵而至。如果应景儿随人潮说些新年贺词,也请不要复制,再群发。请认真想想过去的一年,在自己生命中积累了何种宝贵财富,思考一下,总结一下,追忆一下,回味一下。年年如此,每个人的生命就是一部书,是至少可以留给儿女的一部生命书。这是一个人对自己生命的最起码的尊重。不是要活得累,而是活着要郑重一些。

客观的事情,如岁月,没有人可以改变什么。该发生的,该过去的,该迎接的,该面对的,该爱的,该恨的,该哭的,该笑的,该获得的,该放弃的,该留恋的,该遗忘的,该思考的,该醒悟的......都有时。生有时,死有时;建造有时,拆毁有时。一切都掌握在造物主的手中!同样,那些心灵所感受的,也是没有人能改变的,除非你刻意忽视或掩饰。如果你是个性情中人,会时不常被各种大大小小的人与事感动。活到了五十岁,我可以很清楚地明白:人活着任何吃喝玩乐都毫无意义,唯有心中那一点一滴的感动,才是一个生命的精华之处,也是一个生命活着的真实意义所在。

人活着,若心中没有感动,与行尸走肉有何不同?所以,当我回忆2017,很想为曾经的那些感动留点文字......

当母亲一词让你日益感觉沉重的时候,你早已忘记以往与她的争吵,她的唠叨,与她的恩恩怨怨。你望着她的脸,你摸着她的手,你亲她,你抱她,因为她已经那样无力而又无助地躺在床上,不能说,不能动。偶尔与你对视的眼神,也让你扑捉不到她的真实情感。我想她还会有七情六欲,她知道伤悲,唯独没有喜乐。不知道她的躯体躺在一张小床上,在诺大的地球中只占有那么有限的小小空间,呼吸、活着,是何等的令人心疼。她曾经是多么喜欢动的一个人,喜欢外面的世界,喜欢喧嚣,喜欢与人热热闹闹,却最后在一个小空间里一躺就是三年多。希望她的意识不会很清楚,如果清楚最好也是健忘,否则望着一扇窗户或者盯着房屋的一个角落,日日夜夜,那是过去的她感觉生不如死的事情。

母女连心。如今,我已经习惯了抑制住不去想母亲的现状和她的境况,否则我的心情没有一刻不会忧伤。子不养而亲不待。纵然我再惦念,此岸彼岸,分身不得。祷告,是我为母亲能做的,也只能在这种方式里寄托心情。

2017大年初五,妈妈突发心衰竭,正好是我在值班。我是年根底回国的,因为妈妈一直咳嗽不好,担心肺感染。我赶回既托朋友联系医院,大年二十九妈妈住进天津二附属,幸亏及时,否则真就要转肺感染,那后果不敢想象。

记得初五晚上我帮着护工给妈妈洗好,把她的牙摘了,看她扁扁的小嘴好可爱,还给她照了几张照片,美图秀秀成可爱的样子,发微信说和我家老宝宝给大家拜年。看着妈妈安详舒服地躺在床上,估摸八点多,我离开病房。迎着微寒的空气,我很想走走路,那时心情确实是很好的。相隔离开医院四十分钟,看到护工未接电话,立刻打回去,说妈妈正在因心衰竭抢救。记得听到妈妈抢救的那一刻我拿着手机的手僵硬了,脑子一片空白,好一会儿才想到要打的立刻返回医院。那时心中七上八下,不知所措。姐姐们正好都没联系上,就给一位朋友打电话,他随即就赶来医院。

当我走进病房,妈妈已经抢救过来,她的脸是惊恐不安的,嘴因为憋气而被她自己咬破。我不知要不要哭,但还是忍住了。心中却疼不自已,自打妈妈脑梗一病不起,她这几次三番遭了多少罪。朋友此时陪我在病房。也是他,自打妈妈病,一直帮我们给妈妈联系医院,不管我在不在国内,他都会逢年过节或隔一段时间去看看妈妈。这些情义,是我一生都不会忘记的!

有一次,我们聊天,他说:不知为什么看到你老娘就像看到我老娘。我老娘活着的时候,每个周末我都去陪她。在老娘走后,我依然下意识地周末往老娘家去,车开一半,才想起老娘不在了。那一刻,心真不知道是啥滋味。有娘在,家就在,没娘在,家也就不在了。他话音未落,我已是泪流满面。不管怎样,娘不在了,他还有自己的家在。而我,一旦娘不在了,再回到祖国故土,应该是两眼茫茫,无所归依。这是游子的殇。故土难离,可一旦离了,那拔出的根,怎还能回到原地?乡愁,是所有离家人的心伤。

大年初一,从姐姐家楼梯滚下来,导致现在左臀还有酸痛。2017春节在国内三周,就在妈妈医院、姐姐家、我治疗跌伤医院间穿梭。这一年春节,过得心情低落,只和朋友聚一次。一个人,默默地从彼岸来,默默地走回去。还好,有朋友相送,那是一种很大的安慰。

二月底,时隔二十年,我与尹道先、庞婉华夫妇重逢,我称他们是我的aunt、uncle。当年很多大陆来的年轻人们都这样称他们,他们把家门敞开,迎接过很多人。很多来美学生学者因为他们而信主。

二十年前,到洛杉矶的第二个星期五晚上我就参加了教会聚会,因此认识了aunt、uncle。我想,如果不是aunt、uncle的帮助,我可能不会在美国留下来,也许能留下来,但可能会艰难曲折得多。

我住在aunt、uncle家中相当长一段时间,每天和他们晨祷,一起游泳,吃aunt自做的waffle,听aunt给我讲解圣经,等uncle下班回家教我练车……萍水相逢、素未相识,却待我如亲生女儿,在国人眼中是不是匪夷所思、无法理解?但是,为了神运行在他们内心中的爱,他们就是这样诚心无伪地做。不只是对我一个人做,凡是刚来美国有难处让他们遇到的人,他们都如此做,这就是大爱!他们自己一辈子省吃俭用,却无私无偿地不知帮过了多少人?他们一生都在秉承神的诫命:施比受有福了!

现在回想,当年上帝借着aunt、uncle,对我是多么的恩顾。但是,当时年轻自我的我却不觉得,认为他们这样做是为了让我信耶稣,我也感激,但没有刻骨铭心的感恩。二十年转眼就过了,如今回看,上帝的手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生活轨迹,不管我如何偏行己路,上帝从没有让我愚蠢到翻脸不认识他,但我也没有一心一意地追求过他。

当你总会为世间事所累,又无法变成完全属世的人,你就会痛苦:在为人善与恶间挣扎,在行事为人公义与诡诈间挣扎,在富有爱心与自私冷漠间挣扎……你知道,起初上帝在你心中埋下的那粒种子导致了你的良心不泯灭,你心中向往真善美,你为人做事还尚有原则,甚至你觉得物质富有而精神贫乏是多么令人无法容忍、甚至可以为耻。这是随着年龄增长而越来越有的心理状态,那选择就是:要不完全追随上帝,走那美好之路;要不完全成为世人,成为吃喝玩乐、虚浮虚假、为名为利、随波逐流的一分子。我想,我愿意选择前者。

2016年圣诞,想起多年前那些属灵的长者们,或打电话,或写贺卡,怀着一颗感恩的心。aunt、uncle就是其中一对。我们这么多年都没再见面,之间我在美国中国间来来去去,他们搬到芝加哥和儿女们住在了一起,我们却奇妙地一直没断了联系。月初,uncle发来短信,说这是他的新手机号码,我打回过去,和他们聊了近况。

他们如今已经八十多,依然还把家门打开,依然更多地服侍神服侍人。aunt依然忙忙碌碌地给这个给那个做吃的喝的,uncle依然采买负责接送,他们写书编教程带领更多人信主,他们每天花很多时间来为很多人祷告,我就是其中一个。我知道,神之所以还顾念我,大概因为一直有人没放弃在神面前为我祷告,神一直在等待、等待……如今,aunt、uncle依然笑声朗朗、声音响亮,uncle的声音总是那样慢慢的语调不高不低、aunt则声音像个小女孩,亮亮的、有点嗲,一种活泼的磁力。感谢主,他们老迈,却依然有活力!一辈子不为自己而活的人,他们大概能永远保持活力!

我有一个比常人丰富得多的属灵环境,我知道上帝一直都在等着我放下一切,唯独、单单牵住他的手,让他带领前面的每一天。从2016年底上帝呼唤我回教会,我经历了生命的低谷,情感的争战,生活的坎坷,心灵的苏醒。一只无形的手在拉着我,靠着不间断的祈求,让我渐次明白许多曾经不明白的事情,看见过去所看不见的神的作为。

一个人在改变,从对外界事物的反应感知,到固有的脾气秉性,到对善恶标准的认知,到对正直诚实的持守。一切都似被滋润的大地,在润物细无声中,那枯干之处变得富饶,那处就是一个人的心灵。

三月最大的纪念,是麦克斯步入成年,他18岁了。

麦克斯是我最大的感恩。他天生是一个温顺善良的孩子,我们感恩让他在教会长大。也许他不是社会认知中最优秀的,但他在上帝眼中是蒙福的。他每天读经祷告,他愿意顺从上帝,他奉献很多时间在教会,从主日崇拜领唱,到领导青少年团契,他几乎把业余时间都投入在了教会。用圣经教养孩子,他一生都不会偏离左右。他也许不会躲过人生中的高低起落,但他知道即使走过死荫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有耶和华同在,他的杖和杆都是安慰。信仰的定力是,相信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信靠上帝的人,那不是今生福气所能比拟的。

信仰是一个人心灵的力量,是一个人品格的奠基。品性是一个人一生的导向,人一生的果效由心发出。所以,当麦克斯18岁时,我们惊喜地发现,我们父母的职责可以转移给神了。我们所做的就是,每天为他祷告。相信在上帝带领下的未来,会是最美好的!

四月是我们这里最美的季节,太平洋岸边,那片灿烂的紫花,面朝大海,肆意绽放。那跳跃的颜色,那无拘无束地蔓延,与海洋的澎湃交相辉映。海鸥在头顶盘旋,涛声在耳边回响,湛蓝的天空是至高圣者倾下的爱,亮丽而又洁净。有时我回看一路的人生轨迹,真是感恩备至。我是何等不甘寂寞的人,总忽视手中的幸福,而撇下握在手里的宝贝去捡遍地的沙硕。但那沙是留不住的,你的手越想捧的多,那沙硕越漏的多。结果就是两手空空,只能再来寻求那曾经失落的宝贝。感谢主,他承诺过说,必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你回头,他就在那里。你寻找,就必能寻见!

五月的佩珀代大学退修会,是很多年都未再拥有的享受。独一无二的海景,静谧悠然的校园,躺在床上能听见浪声,走出校园就是太平洋最优美的景色。我们在这里吃足能让你三天胖五磅的美食,看那海的颜色从早晨的淡灰色到傍晚的深蓝色,享受陈牧师精彩的演讲,以及弟兄姐妹同心合一的祷告。这是今年我最为惬意的一段时间,不光是身体的各种享用,更美好的是心灵被刷新充力。离开时,是身心灵都有了焕然一新的感觉。

六月,真是悲喜交加。

六月十五号清晨,我六点醒来,看见三个姐姐都发来微信让我尽快回国,说医生宣布妈妈恐怕熬不过这两天。我慌忙订票,立刻买了当天中午的机票直飞北京,到中国是十六号晚。从北京机场三姐定好车直奔医院,进了病房门,看到妈妈好像并不怎么危险了。我走近她,在她耳边说:老娘,我回来了。清楚记得,妈妈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像是放下心来的叹息,也像是一块石头落地的舒心,她的眉头似乎也舒展开了。

转天,医生惊喜地说,妈妈的血色素提高了,血压也逐渐升高。这真是一个神迹!如今我依然不理解这是怎样的一个祝福,不明白上帝的本意为何。但我了解妈妈,其实她非常害怕死亡。记得,她没病前,每年最惦记的就是鬼节送寒衣,她不嫌麻烦每年都要按照最传统的方式来卷冥钱、叠元宝、糊寒衣,把所有能想起的故人都烧上一份。我父亲和祖父母们当然是最先顾及的。我猜想,她可能没有预备好。以她平时没事也要严重担忧的个性,她恐怕百年后没人像她那样做的周到齐全,更不要说几十年如一年地谨守送寒衣等毫无意义的事情。其实她看重的不是送寒衣这件事,而是怕被人遗忘。因为她从小是孤儿,一生没有被怎么爱过,她的心充满孤独与惧怕,她不敢面对死亡。

自打妈妈病后,我们众多中国美国的主内弟兄姐妹一直不断地给妈妈祷告。与我晨祷的符传道,就曾多次和我跪下,为妈妈流泪祷告。我们姐妹也都不间断为她祷告。神是听祷告施怜悯的神,这样久这样多的祷告,他一定会垂听。神是监察人心的神,他知道天堂是一颗心灵的回归,这需要时间。妈妈需要时间来把心中所有黑暗丢弃,而最终让心与灵归向那片光明之处。

如果人身体暂时的痛苦能换得那永远的光明,以及天堂永生的喜乐,我愿意陪妈妈一步步走过死荫幽谷。今天是2017最后一次的证道,赵老师主题是“福杯满溢”,以诗篇二十三篇来诠释人生的目的和祝福。他说:人生就是从womb到tomb(从母腹到坟墓),一定要经过死荫幽谷的那段路。“经过”不是“留在”。如果一生是追求神的,当你经过完死荫幽谷,就是一片光明之地。那里美丽华丽荣耀超出人的想象,那里有恩典慈爱永永远远地相伴,那里可以不会再有忧伤痛苦疾病患难,那里是上帝之所,那里是永祥之处......

感恩,妈妈可以在众多祷告中,一步步走向神的怀抱。

本来麦克斯六月21号是高中毕业典礼,早在半年前他就非常郑重其事地说,希望我们参加他的毕业典礼,这将是他一生最重要的时刻。确实,在美国一个孩子高中毕业的纪念意义和隆重程度超过大学毕业典礼。妈妈病危实属意外,回国前我和麦克斯千万个道歉表示遗憾不能参加他的典礼,他也表示理解,并让我不要过虑。可是,现在妈妈脱离危险了,我就不想给自己和儿子留下终身遗憾。感谢主,三姐非常理解当妈的心,她当机立断表示她出机票钱让我回美国参加麦克斯毕业典礼。就这样,我一周内洛杉矶北京、北京洛杉矶、洛杉矶北京飞了三趟,如愿参加了麦克斯的高中毕业典礼,亲手记录下儿子这一重要时刻的点点滴滴。参加完典礼,又飞回妈妈身边,一直待到八月中旬。

相信这一切安排都是来自那掌管一切的神!他喜欢人能尽诸般的义。他祝福一切善良的情感,他成全这人世间一切的恩义。(待续)

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

新的一年,是新生孩儿,好奇地探头出来,一切未知而又充满希望。

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

谐趣。

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

2017春节姐妹聚会。

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

初五发的贺年卡。

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

二月底,时隔二十年,我与尹道先、庞婉华夫妇重逢。

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

二十年前,我们和aunt、uncle合影

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

aunt、妈妈和婴孩时的麦克斯。

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

我们全家2017二月和aunt、uncle相聚在洛杉矶。

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

摄于2017.4月

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

三月最大的纪念,是麦克斯步入成年,他18岁了。

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

信仰是一个人心灵的力量,是一个人品格的奠基。

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

四月是我们这里最美的季节。

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

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

五月的佩珀代大学退修会,是很多年都未再拥有的享受。

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

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

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

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

麦克斯的高中毕业舞会。

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

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

麦克斯高中毕业典礼。

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

麦克斯的高中毕业典礼。

2017年中,令我心动的那些......(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