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洛城心如
洛城心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2,946
  • 关注人气:5,3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此爱绵绵无绝期(短篇小说)——洛城心如

(2015-07-30 12:19:44)
标签:

情感

短篇小说

初恋

洛城心如

此爱绵绵无绝期

分类: 心如原创
此爱绵绵无绝期(短篇小说)——洛城心如

此爱绵绵无绝期
——洛城心如

感谢此篇发表在《天津文学》2015年第7期。

    生命,有多长?多年前,夏明常常和我叨叨这样的一个问题,即使那时的他,身材颀长,样貌堂堂,兼并满腹的才华。

 

    生命,有多长?我从不探讨这样的问题。

 

    我相信,生命的离去,不在于年龄几许。于是在我的心里,从不正视死亡!是没有勇气?还是不屑一顾?我不知道!

 

    年轻的时候,夏明是如此地充满生命活力。

 

    我是他眼里急速飘过的一片彩云,他若不急急地逮住,就会一瞬间消失。夏明曾经和我这样说。

 

    于是,在一天傍晚返回宿舍的路上,夏明突然间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是毫无准备的。在这之前,我偶尔会在音乐学院和美术学院联合周末舞会上碰到他,一个弹起电子琴分外投入、时而用低哑的音喉唱上一曲“恰似你的温柔”的乐手;一个看上去总会若无其事,对别人也会熟视无睹的家伙,这是我对这个在别的女生眼里视为“帅而酷”的成年班男生的全部感觉。

 

    这是一个夏夜,通往宿舍的路上树木葱葱,蝉鸣阵阵,热浪习习。夏明在看了我足有十秒钟后,突然一下子用他灼热的唇压住了我的唇,湿润的,温暖的,激烈的,带有一丁点蒜味儿,混杂着他身上旺盛男儿的汗酸味儿。是不是所有女孩儿都会如我一样,起先诧异,随后惊喜,最后眩晕……就在我二十岁的时候,在这样一个夏夜,在这种情形下,我开始了我的初恋。

 

    长至肩的蓬松略带蜷曲的黑发,两鬓自然地梳理向后边,露出棱角分明的长脸,炯炯有神的双眼,还有笑起来可爱地向上扬去的嘴角。瘦弱的肩膀,修长的双腿,随便穿上什么衣服都会令人联想到“仙风道骨”的感觉……夏明,如果不是帅哥儿,那简直就是睁眼说瞎话。

 

    最可爱的还是他那样一副看似孤傲实则天真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以及出其不意地不断地带给我的惊喜,这都是夏明的标签儿。

 

    夏明会带我去看星星,在音乐学院小操场的草垛上。我们手拉手爬上高高的草垛,然后把自己狠狠地扔进厚厚的干草中,仰着脸肆无忌惮地和漫天的繁星对视。即使在闷热难捱的夏晚,躺在立在空旷之中的草垛上,扑鼻而至的是顺着风儿而来的甜甜的气息,暖暖地裹住整个人和心,我往往在这样的时候忘记自己还会是谁?并肩和心爱的人躺在一起,与星月同眠,任风儿吹,这对于一个年轻女孩儿来说,不是宛若在天堂还会是什么?

 

    夏明总会和同室更换练琴时间到熄灯以前,目的要给我们俩多一点相会的时间。在琴房里,我会目不转睛地看夏明弹琴。琴声忽而激昂,忽而缓慢,夏明留给我的侧面,也会伴随着琴声,时而刚毅,时而柔和。恍惚间,我会不由自主地把手轻轻地来回摩挲在他的脸上;或者轻轻地吻他的额头,抚摸他的双肩;或者一言不发地把头贴在他的后背上,听琴声,还有他的心跳声。有时候,琴声会嘠然而止,随即夏明突然地转过身,揽住我的腰,一把将我拉进怀里,热烈地亲吻相拥,往往让我们忘掉了时间……

 

    有时候,夏明用手把住我的手,我们手手相叠在琴键上,溜出随意的音符,然后夏明在我的耳边轻轻地吹着气说:这是作曲专业的他最具独特灵感的时候。我最喜欢看夏明一边试弹琴一边谱写五线谱,他紧蹙的眉头,他深思的神态,他匆忙地来回改写一个个音符,都会引发我无尽的爱怜。我,用一个年轻女子的情怀,在这样一个浪漫的氛围里,把情爱和梦想交织一起,已经忘乎所以!


此爱绵绵无绝期(短篇小说)——洛城心如

    有了夏明,我开始了对音乐的极度狂热。夏明喜欢巴赫、李斯特、莫扎特、肖邦、贝多芬,以及舒伯特。夏明为我弹奏最多的曲子是《致爱丽丝》。夏明说:他将来一定要为我做一曲他献给我的《致爱丽丝》,那只是他给我的,只有我能听。只要这样的乐曲奏起,就是我们俩心与心的碰撞。即使我从没有听过,如果将来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他为我而奏,我就能听出这是他为我而做的旋律。对此,我深信不疑!我们经常会十指相扣,我相信这是我的心缠绕在他的心上,一辈子不会变!爱,能变吗?在我情窦初开的时候,我坚定地相信:爱,不会改变!

 

    有了我,夏明已经习惯一只手弹琴,他要腾出另一只手在弹琴的时候紧紧地拥住我。没有和旋,夏明弹出的旋律依然流畅动人,至少在我的眼里,我会至死不渝地这样认为。在我的眼里,夏明的每一个汗毛孔是绝美的。我无法想象我的幸运,能有这样好的一个男子,在音乐的殿堂里,为我而奏,为我而活。

 

    我们几乎除去睡觉,除去上课,所有时间都黏在一起。没有夏明,我会食不甘味,我会六神无主。我尽量减少自己的伙食费用,省下钱给夏明买多些营养的东西。我不再给自己买新衣服,如果逛街,我只看哪样衣服适合夏明,因为一件新衣服穿在夏明身上比穿在我身上要物超所值的多。夏明就是天生的衣服架子,他随意的搭配都会漾出常人不会有的风度和气派,这样的做派,只属于夏明。

 

    我们去田野吹风。骑着自行车,奔驰在荒山野岭。学校周遭方圆够得着的山山水水,被我和夏明足足踏遍。春天明丽,青草碧绿,溪水欢畅,蝶蜂起舞,百花怒放。我在一边水彩写生,夏明在另一边写谱。风儿飘起我的丝巾,夏明就会搁下笔呆望我一阵儿,然后冲过来掀翻我的画夹,把我牢牢地搂住,再翻滚在地上,任水彩漫流,渲染得我们俩一身的五彩斑斓。

 

    夏明很喜欢和我玩的游戏,就是在我说错话的时候,把我拉到半人多高的树上,然后他就藏起来。我不一会儿就怕了,怕他生生地丢下我跑开,慢慢地我会惊慌失措,接着就是恐惧,我怕失去他,让我一个人坐在半高的树上上不去下不来。我会突然间哭了,一边喊着夏明的名字一边不由自主地伤悲。夏明总在我绝望的时候出现,轻而易举地把我抱下树,轻轻地拍我的后背,吻我的前额,紧紧地拥着我,轻声说:不要怕,有我哪!

 

    我和夏明之间从没有说过“爱”这个字眼,但我们都知道,至少在那个时候,在一段时间里,我们俩谁也离不开谁。

 

    多少次,我们相挽着走在夜色浓重的林荫道上,夏明哼着小夜曲,我静静地聆听。头上的星星很亮,它们似乎随着夏明的乐曲在跳舞,我的心就完全沉浸了,沉浸在难以名状的感觉和气氛中,还有望一眼身边的夏明都会让我心跳不止的激动里。

 

    夏明每个月的生活费不多,他也花钱没有计划。往往月初时可以大手大脚,到了月底就会捉襟见肘。我不忍心看见夏明受任何委屈,我喜欢看他月初有钱时开心的样子,不忍看他月底囊中羞涩的尴尬。我只能暗暗节省自己的开销,尽量在月底等夏明钱花光的时候,把自己攒下的钱悄悄地塞给他。每当这个时候,夏明会一脸地愧疚。他会怜惜地握着我的手,半天不说话,然后轻轻吻一下我的额头,紧紧地抱住我。此时无声胜有声!我知道夏明在用心告诉我:我会给你一个灿烂的、无忧无虑的未来!

 

    这就是爱吗?那个清晨睁开双眼就立刻占据了整个心思的人,那种晚上入睡前想着就会心中甜甜的美好感觉,无论做什么想什么都为了世界上这唯一让我挂心的人,从没有想过我的未来却时刻担心一个人的喜怒哀乐、衣食饱暖……

 

    爱,也许就是一种毒品,让一个人上瘾,更让一个人梦幻。但是,我对于夏明,从没有奢望什么,我只知道在我的心里,没有人能比他分量重。我只想好好地看着他,看他作曲,看他弹琴,看他做任何常人在做的事情,而在我的眼里,那就是一个个美丽跳跃的音符。这些音符,构成了我现今生命的给养。如果一旦失去了这些音符,我不知道我的生命是否还会鲜活?


此爱绵绵无绝期(短篇小说)——洛城心如

    像每天一样,清晨我睁开眼,起床,梳洗,匆忙吃口早点,拿起书本往大教室跑去。

 

    在大教室门口,我被一个陌生女人叫住。显然,我不认识她!女人看上去年纪不过三十几岁,却显出脂粉遮盖不住的鱼尾纹和抬头纹。女人的衣着是那种低廉的华丽,花哨的连衣裙看上去衣料粗糙,包和高跟鞋也不精致,但女人整体给人的感觉并不粗俗,倒有几分俏丽和风韵。

 

    女人叫出我的名字:“邹丽,你是邹丽吗?”

 

    我惊诧地看着她:“是,我是邹丽。可是,你是谁?我不觉得我认识你。”

 

    女人一丝轻蔑的笑容泛起,说:“你是不认识我,可是你和我的丈夫却打得火热!”

 

    “你的丈夫?”我更懵了!

 

    “是,我的丈夫。夏明是我的丈夫。我们已经结婚五年,我们的女儿也已经有四岁。”女人直直地看着我,一字一顿地说。

 

    “什么?你……是夏明的妻子?他怎么从没有和我说起过?我不相信!”我惊诧地两眼睁得溜圆。

 

    女人好像预料到我会说这样的话,她随即从手包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我看,说“知道你会说不相信,所以要给你看看我们的全家福。”

 

    照片上,夏明和眼前的女人肩并肩坐在一起,中间是一个梳着羊尾辫、从甜甜的笑容里泛出两个深深酒窝儿的小女孩儿。毋容置疑,这是一个幸福的家庭,而这个幸福家庭的男主人就是现在和我爱得死去活来的夏明!

    这是初夏的清晨,本已经艳阳高照,把人晒得极为温暖。然而,站在艳阳里的我已经手脚冰凉,心更如掉到冰窟一般。显然我的脸已经苍白,我的嘴唇也失去血色,我不由自主地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随后好像女人还说了些话,但我已经听不进去她在说什么了。我像掉了魂儿的人一般,晃晃悠悠地转身走出教学楼,往宿舍方向走去,但好像那又不是回宿舍的路。我没有方向了,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更不知道如何面对眼前突发而来的事情。

 

    我突然意识到我应该去问问夏明,要听他当面说出事实,也许这里面有诈哪?那个似乎生死都离我不弃的人,怎会突然间就什么都不是了哪?

 

    其实从美术学院到音乐学院不过只有一站地,我居然挪不动脚步了。我失魂一样上了一辆公交车,又忘记了要去哪里,去干什么?脑子里一片空白。等我意识到是要去找夏明的时候,已经过了音乐学院公交车站。我在下一站下车,又乘上回返的公交车,依然失魂落魄。刹那间,我意识皆无,我忘记了我是谁?我要做什么?而且我为什么还要坐在这辆公交车上,或者我就一直坐在这公交车上,漫无目的地走下去,到一个谁也不认识我的地方。我忘记了我存在于现在以及现在环境里的意义,或许想要去逃避?逃避这即将面临的残酷,在我的心还没有被彻底杀掉之前,我远远地逃开,至少可以保留一份心死后的尸体完整。胡思乱想、心绪混乱,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晃到了音乐学院。

 

    我走到夏明的宿舍,他不在。问他同宿舍的人,说昨晚就没回来。我又走到夏明的琴房,房门紧锁,里面显然没有人。我,在图书馆,在食堂,在教室,在操场,在任何一个曾经与夏明有过甜蜜回忆的地方,试图看到那熟悉而又牵我魂的身影,然而,夏明像突然间蒸发了一样,无处可寻!

 

    二十岁的我,无论如何也不曾想过,当用全身心去赴爱情之约的时候,居然要面临人类最荒诞的玩笑,要强迫自己充当粉身碎骨的角色,或者嘲笑自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情何以堪?当我还是高中生的时候,我看那些言情小说,经常对这样的字眼一带而过,却从未揣摩其中的深意。现在我的脑海里,只有这四个字:情何以堪?似乎我的心一下子老了!似乎人一下子沧桑了。我的青春,我的纯真,也许就在这个晚上,彻底和我挥手做了告别!

 

    不知道什么时候怎样回到宿舍?我已经筋疲力尽。室友告诉我说,一个穿花连衣裙的女人一直在宿舍等我,直到近十一点才离开。她说明天一大早还来,她说需要和我再好好谈谈。

 

    饶了我吧!我嘴里不自觉地喃喃地说。你说什么?室友一脸狐疑,似乎像福尔摩斯一样,要探寻整个事件的真相。我懒得搭理她,胡乱擦把脸,就躺上床,把蚊帐放下,藏在与世界隔绝的一角里,任凭泪流,任凭心碎。我想,最好一觉睡过去再也不要醒来,那明天福尔摩斯就大有作为了!如果那样,世界大乱也与我无关,我依然睡在我的爱情美梦里,永远不要醒来。

 

    清晨,窗外泛起鱼肚白,我依然醒来。对于我的醒来,我非常费解。难道,我是如此坚强的一个人吗?难道,无论如何,我一定要面临势必会彻底戳伤心的事实吗?难道,这就是人生的开始吗?好像我并没有准备好!现在,我想做的就是逃离,彻底地远远地逃去!我要一个人走去,走到一个遥远的地方,一个人静静地度过这段疗伤的时间。否则,我是不是就要彻底崩溃了?

 

    我来不及细想,告诉室友帮我请假,说我家里有急事需要回去。然后匆匆收拾简单的行囊,拿着我所有的积蓄,赶到火车站,不假思索地上了一趟开往云南的火车。在短短的三个小时内,我逃离了那样一个令我人和心都极为不堪的境地,也力图逃离我的第一次刻骨铭心的爱。


此爱绵绵无绝期(短篇小说)——洛城心如

    在我从第一次爱情中被击打的晕头转向的时候,我质疑了爱情的本质。我搞不清爱情是好是坏、是真是假?为什么激昂的夏明、喜欢男人的雄壮和刚阳的夏明、立志要创作中国的《马赛曲》,用几千年历史的雄浑来谱写音乐新篇的夏明——这样使人坚信是一个正义、阳光、诚挚的人,竟然真面目里充满了欺骗和谎言。我从不质疑夏明是一个充满理想和热情的人。当他描述他的梦想的时候,他的精神饱满和眉飞色舞,宛若电影的感召力,可以带人步入身临其境,在他的感染下与他一起雀跃和快活。夏明曾经紧紧拥着我,喃喃地说:我是他的梦想,与他的灵感相通相融。他想象不到,如果没有了我,他还能够创造出真正的乐曲吗?如果我们一直十指相扣下去,那就是他艺术生命的延绵。他好希望我们就这样相伴到老到死。对此,我从没怀疑过。

 

    夏明就是这样一个充满活力和感召力的人,这让他周围的人无法不被他的磁场吸引,就像我,爱他这个人,更爱他那洋溢的气质和飞扬的理想。似乎一切如梦,转眼间我像是那个拿着最后一根火柴的小女孩,在一番美妙幻想之后面临的是冰冻至死。无论之前我如何爱得深爱得不能自拔,如今这一切都面目皆非!

 

    然而,我无法不想夏明,我的大脑和意识里充满了对他的期待和向往。我会幻想:他会不会也在期待我?他会不会焦急地四处打探我的消息?当他找不到我的时候,会不会心神不宁、寝食不安?他会不会因为找不到我而消瘦?……我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意念,无时无刻不在拥有着夏明,我本想逃离,却陷进了心在煎熬的思念中……

    我知道云南有个云杉坪,是纳西族青年男女殉情的地方。

 

    我并不知道去云杉坪做什么?我只知道我需要一个图腾似的东西召唤我,告诉我爱和生命到底是什么?也许是一种信仰的追求,我要去寻觅和求证!

 

    在东巴文化里,传说久命是第一个为爱情而死去的人。“久命”与羽排相亲相爱,但受到“羽排”父母的阻挠。“久命”虽作了种种努力,但都无济于事,绝望之时,她愤然死去。死后,“久命”被居住在玉龙第三国的爱神游主接纳,在那里过着自由幸福的生活。后来,“羽排”赶来,也跟着“久命”到玉龙第三国去了。“久命”与“羽排”,在玉龙第三国,在处处开满鲜花的爱神国度里无忧无虑、幸福地生活。

 

    对于纳西族人来说,殉情不是简单的自杀,它是一项极为庄严、神圣、极为洒脱地进入另一个极乐世界的仪式。殉情有专门的殉情调,纳西语称为游悲。它为青年们描绘了这样一个理想世界:在圣洁的玉龙山上,有一个遍地开满鲜花,没有痛苦忧愁的地方,那是爱神游主居住的地方。在那里,白鹿当坐骑,红虎当犁牛,野鸡来报晓,狐狸做猎犬。在那里有情人可以自由结合,永远吮吸着爱情的花蜜……

 

    我相信这是一个灵魂的召唤,不是一个虚幻的传说。如果爱发自于灵魂深处,生命又算什么?如果有爱有灵魂相伴,生与死有何所谓?如果灵魂最终能进入这样一个理想世界,舍弃尘世功利,解脱人生痛苦,欢欢乐乐地死去,这样的人生结局又何尝不是一种美好?为爱而死,是新生,更是升华,虽然肉体毁灭,但精神永存,灵魂会永远年轻地生活在爱情的国度里。如果这样,来一遭做一次人,也就不虚此行了!

 

    火车到了昆明,我再改乘日夜兼程的大客车,穿越古国的废都大理,经过遥遥一千多里的艰苦行程到达了丽江。当看见丽江的第一眼,我即刻意识到了,古城背景不远处那片高高的雪山诸峰,就是令人仰慕而从未有人涉足过主峰的玉龙雪山。而那片纳西族青年男女作为殉情之地的云杉坪,便在这片美丽丰饶的玉龙山中……

 

    在丽江稍作休整,我乘车从海拔二千四百米的丽江坝子出发,沿着玉龙雪山而行百多里的路程,最终来到雪山东麓的白水河畔,开始登山。登山之路是牛羊和牧人踏出来的小路,在茫茫林海里,小路时而蜿蜒曲折,时而笔直陡峭。雪岭在丛林里时隐时现,像是一个里程碑,指引我向前。伴随着随风飘下来的牧笛声声和牛铃叮叮,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攀爬,我终于望见了飘荡在碧草如茵的坪边四围的云杉树……


此爱绵绵无绝期(短篇小说)——洛城心如

    当站在坪口的时候,我几乎目瞪口呆!在我短暂的二十年生命里,我有见过这样美的境地吗?放眼望去,鲜花如毯子铺开而去,那五彩斑斓的地面宛若彩云飘飘,而头顶的片片彩云又似朵朵鲜花绽放在天上,雪山在眼前明亮如镜,杉树高大挺拔,从远望去,颗颗杉树排列得就像一串玉珠挂在雪山的颈间。阳光,山林,草地,雪山,都覆盖着一层安宁与祥和。在这一幅绝美的画面中,草地的边缘是几个身着纳西族鲜亮服饰的男女,几匹披挂亮丽的马匹,在静止的画面中游动,给寂静的世界增添一丝生命的活力。

 

    眼前的世界,如此纯净、明亮、清爽、神圣!

 

    这是在海拔三千两百四十米的地方;这是一片似乎不是人间宛若仙境的地方;这里如此幽静、如此动人、如此美妙;这里似乎是上帝最先赐福给世界上第一对恋人的伊甸园;这里,就是被纳西族人称为“玉龙第三国”的殉情的地方!在这里,多少年来,不知有多少痴情男女为爱而弃生赴死,去奔赴灵魂奇妙而又美丽的归属,让爱如恒久不变的玉龙雪山,屹立在风景如画的美景尽头,神圣、美丽而又不可侵犯。

 

    云杉坪,是仙界中的人间,是人间中的仙界,是由爱为桥梁而搭接的介于人间和仙界的第三国。那些为爱赴死的情侣们,双双远程来此,穿最美丽鲜艳的衣裳,在绿茵花毯上做爱,雪山作证,绿树围观,白天阳光明媚,夜晚明月相伴。黑夜里,繁星点点,篝火热烈,情侣四目相望,在紧紧的拥抱中让生命的琴弦猛烈地发出最后一声强烈的鸣响,然后断裂,只有余音回响在寂寥的夜空……此时,星月同辉,百花吐香,天地与灵魂共舞……

 

    云杉坪太美了!美得令人窒息,美得令人不忍离去。是不是因为它太美了,情侣们才选择永远地双双地留在了这里?而我,在如此的爱情天堂,该留下还是该离去哪?在云杉坪,有漫开的鲜花、漂亮的房屋、清亮的河流、丰绿的草场、成群的牛羊,以及自由、丰满、永恒的爱情。理想的归属、美丽的景色、宁静的氛围,使我幻想如那些痴情男女们,永远把自己交给这样的一个地方。

 

    在林间的一个缓坡上,我累了坐下来。一颗横卧在地的树干正在腐烂,遍地是一层厚厚的青苔,宛若向我发出死亡的黑暗的气息。我想到夏明,想知道如果他现在和我一起坐在这样的一个地方,他的感想和反应会如何?他会如我一样如此感慨生命和爱情吗?会有为了爱而去奔赴灵魂之地的冲动吗?会如我一样,无言地静坐着,悉心地倾听着,那些从周遭慢慢涌来的情侣们曾经的哭声,笑声,歌声,喃喃细语声,以及爱的高潮的呻吟声吗?或许就在我身后的某个地方,曾经有一对情侣相拥一起度过生命嘎然而止的那一刻;或许就在我坐着的地方,曾经有一对情侣疯狂做爱,试图把生命的所有能量尽然释放;或许身边的每一棵云杉树、每一块青苔地都暗藏着一个凄婉的爱情故事?

 

    我想到了所知道的纳西族女人,我感觉此时触摸到了她们的魂灵,这些辛勤而温顺的女人,对爱情从没有软弱和屈服过!纳西族的女人,在她们的精神与胴体里,对爱情如此专注与决绝,爆发出的惊天动地的力量和情感,令人唏嘘不已。在殉情的历史里,曾经有过不止一例只有女子一人来到此地,无法等到爱人,就一人独自赴死去了。

 

    不能相爱到老,难以苟活人世。这应该是我面临的选择吗?如果生命里没有了爱情,我还会快乐余生吗?我不确定!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决定?

 

    我就一直坐着,坐到太阳渐渐暗下去,我忽然恐惧起来。我突然意识到如果现在我的父母失去了我的消息,该会怎样的心急如焚?如果我因为一片谎言和一个骗局而放弃生命,该是多么不值和被人轻笑?我想起了夏明妻子那抹蔑视的冷笑,我想象这个冷笑会继续变得狰狞而又冷酷。在我所接受的教育里,我明白我的生命并不属于我一个人。当爱可以代替一切的时候,爱至于一切之上。可是,如果爱已经渐行渐远了,我还需要陷在里面吗?可是,一想到夏明,我就心如刀绞,无以名状的心痛,我只感觉四肢发凉,心也一直往下沉,变得很凉很凉……
蹒跚着,在天黑之前,我走出云杉坪。我回头,仿佛看见那些另一个世界的年轻的精灵们,在草地,在林间,在雪山间飘动的身影,是那样的洁白与纯粹。我也仿佛听见那些爱情的呼唤,在山谷里,在天穹上,微弱而纤细,却在我的心里轰鸣,久久回荡……

 

    带着对这些爱情圣者们的崇敬,我踏上了回程。宛若一次洗礼,我寻到了什么是爱情!


此爱绵绵无绝期(短篇小说)——洛城心如

    宛若脱胎换骨,我回到了学校。

 

    室友说夏明几乎天天来,就如我想象的一样,他不知道我何去何从的时候,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我反而倒是镇静的了。我慢慢地在宿舍里收拾好东西,去澡堂痛痛快快地洗个澡,又在食堂吃了丰富的一餐。问室友我拉下了什么课,晚上一个人去教室看书复习。如此沉静,令我自己都吃惊!

 

    夏明终于出现了。他看上去更清瘦了一些,眼眶陷进去,显得面部愈加深邃而线条分明。

 

    “你跑哪里去了?”夏明看见我,一把把我揽进他怀里,紧紧地拥着我说。

 

    “我哪儿也没去,就是回家一趟,家里有事。”我声音平淡,推开他。

 

    夏明再度拥我进怀,说:“什么家里有事?你明明知道这是借口!你知道我多么担心多么焦虑吗?就一个晚上,就一个晚上啊,你都不能忍一忍吗?”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我再度推开他!

 

    “你怎么会听不懂?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一直很纠结,我一直想告诉你,但是我怕,我怕你知道了实情就会离去。你应该知道,我不能没有你啊!”

 

    “那你就用欺骗和谎言来让我陷入一个无颜以对的局面吗?你何曾想过我的感受?”我的声音轰然鸣叫起来!

 

    “不要说欺骗和谎言,你想想我有说过谎言吗?你不曾问过我的经往,我也不曾提过,只能说是隐瞒。我不想说,是因为我不敢说。我想过,为了给你一个交代,我要先把自己的事情解决掉。我从没想过不给我们一个未来,我认定你是我生命的希望!但我需要时间。”

 

    “需要时间?做什么?把另一个女人甩掉?那个曾经把青春红颜为你荒废,为你生孩子为你操心受累的女人?”

 

    “不是!我们的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在这个故事里,我有苦衷,我也是不得已,你不知道我为了追求梦想,有过怎样的无奈和不得已?你如果静心听听我的故事,你就知道我为何这样做了?”

 

    “我,不想听!”我转身,想走掉!

 

    夏明一个健步冲到我的眼前,极为激动也是粗暴地紧紧握着我的手说:“你要听!如果你不听,我不知道今后还能对谁说这些话。我自小喜爱音乐,梦想自己能有一天在音乐的殿堂自由翱翔。但是我家里境况不好,又居住在那样一个小县城里,所以我从不敢奢望我的梦想能实现。她比我大五岁,很年轻时就开始做服装生意,经济条件充裕。她喜欢我,但我不喜欢她。在一次酒醉后,她说我欺负了她,她因此有了身孕,让我一定和她结婚,否则就以死相拼。那时我年轻,不知如何面对一个咄咄逼人的女人,被逼就范,结婚有了英英。我们婚后感情一直不好,我曾经有过离婚的念头,她还是老办法,以死相拼。我只好妥协,和她说保持婚姻可以,但我要实现我的梦想考音乐学院,否则即使两个人在一起我也不会再碰她。迫于无奈,她同意了我的要求。我也如愿考上了音乐学院作曲系……

 

    “好了,不要再说了!带我去你们音乐学院的草垛看星星去吧!”我打断了夏明说。

 

    “好啊!走!”夏明喜出望外,拉起我的手,往音乐学院飞跑而去。

 

    这时的初夏,已经有蝉鸣声四起。天空黝黑,点点星光闪烁,月亮的清辉笼罩下来,在暮色里投注下一片泛蓝的光晕。我们爬上高高的草垛,在近距离间仰望星月。夏明开心地像个孩子,一边吹着口哨一边一刻不松地紧紧握着我的手。

 

    我把手从他的手里抽出来,放在自己衬衣的纽扣儿上,不紧不慢地一个一个地把扣子解开。我轻轻地脱下上衣,拿起夏明的手放在了我丰满的胸上。

 

    夏明诧异地看着我,他明显地开始呼吸急促起来。

 

    夜色里,我知道我那还是处女的酮体是美好的。月光投注在我优美的曲线上,高耸的胸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女人的娇容也在月色里异常柔和。

 

    夏明屏住呼吸,定睛看着我,喃喃地说:“太美了!你怎么这么美!”

 

    我低头思想片刻,接着解开胸衣搭扣儿。顿时,胸衣滑落,我上身赤裸裸地出现在夏明面前。夏明已经似乎不能呼吸。

 

    我开始脱裙子……最后一个完美的还是少女的身躯在月色下显得异常洁白圆润,在夏明面前,在我初恋的爱人面前,我毫无羞涩。

 

    夏明被我这意想不到的一切举动弄得不知所措。他语无伦次,他手足无措,他只会喃喃地说:“不行,不能。我不能对不起你!不能……!”

 

    我一言不发,慢慢地躺在松软的草垛上,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我的爱人覆盖在我的身上。

 

    终于,我感觉他来了!起先轻柔,接着急促,再接着似乎想把一个男人的全部精力都在这一刻耗尽。

 

    疼痛、兴奋、麻木?我不知道我最后能感觉什么?我只感觉一种释放,一种长途跋涉后需要彻底放松似的释放。

 

    今晚的月色是我今生最难忘的了,那样的娇娆,那样的清丽,那样的柔和,在我深深地全身心浸进爱里的时候,在如此的月色里,我又怎会忘记?

 

    女人,从这一晚开始,我成为了一个女人。我相信从这一刻开始,我是一个拥有一份完整的爱的女人,是一个身心都爱的无怨无悔的女人,是一个势必终生都有一份爱深深地、深深地镶嵌入灵魂的女人…….


此爱绵绵无绝期(短篇小说)——洛城心如

    时光流逝,二十年弹指一挥间。

 

    在那个我把处女身献给夏明的夜晚之后,就不再与他联系。任凭夏明如何用各种办法想挽回我们的关系,我都毅然地置之不理。

 

    毕业了,我转往一个陌生的城市,在一个广告公司工作。生活是崭新的,心情却是沉重的。当一个女人可以一辈子忘不掉一个男人后,她的生活里总会患得患失。

 

    我把全部精力投注在工作上,很快成为业内精英。在我三十岁的时候,和别人合伙开了广告公司。也许是情场失意,商场得意吧,我的公司从一开始就业务不断,在创业五年后,已经拓展到了百余人,成为业内名列前茅的公司。

 

    三十五岁的我,已经事业有成,依旧单身。我有过几个男朋友,甚至在三十六岁的时候有一个小我十岁的法国男友。我们一起自驾游,一起周游各国,一起攀岩野营……我们在夏威夷夕阳下的威基基海滩上追逐,我们在伦敦梅菲尔的希尔顿酒店手举鸡尾酒、俯瞰黄昏下的英伦景色,我们在三月的时候去京都看漫天盛开的樱花,我们在威尼斯网络密布的河道上荡舟、听船员那雄浑又古老的歌声……在被诸多美丽外衣披挂的“爱情”里,我知道如何过得春花秋月,如何及时行乐。但是,我从没有想过要和哪个男人天长地久。

 

    偶然间,我会想到夏明,也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那不过是转瞬间的念头,过后就不再去想了。或者,我会在一个月圆的夜晚难以入眠,就坐在窗边看月色,冥思中仿佛回到一个月朦胧的夜晚,那个温暖的草垛,那个炽热的男人身体,那个我成为女人的时刻,在我的记忆中又鲜活起来。我回忆遥远的事情,熟悉而又陌生,仿佛是我的故事,又仿佛不是。

 

    至于夏明,我并不缺少他的消息,他成了名作曲家。我间隔一段时间就会在网络上搜索他的近况,总会或多或少得到他的信息。

 

    夏明多年前就离婚,后又再婚,又离婚,又再婚。他的作品和他的绯闻一样多。他的作品有四重奏、赋格、钢琴与乐队、交响诗、歌剧、舞剧以及电影、电视剧。人们喜欢传唱他的歌曲,许多成为经典流传的歌曲,留下一个个时代的记忆。而专家学者们更加欣赏推崇他的管弦乐交响作品。他的舞剧音乐,让人听到天籁之音;他创作的中国交响乐,把西洋乐器和民族乐器完美契合,把古韵穿插在现代音乐中,使人宛若穿越,领略古乐传神。仙乐飘忽,他创作的小提琴独奏,把人带进天人合一的空灵境界……

 

    夏明的所有作品里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在乐曲激昂之后急转而下,结尾都落入一种忧郁的舒缓中,带着些许淡淡的忧伤。或者有些曲子就在最高昂的那一刻嘎然而止,决然地落下一个句号。关于夏明独特的作曲风格,评论有褒有贬,有视为他是奇才的,有说他是哗众取宠、故作悬疑的。不管外界如何众说纷纭,夏明的风格始终如一。对于夏明的风格,也有各式各样的解说,在我眼里,这些解说都是山寨版的,只有我知道,他的心里想的是什么?

 

    二十年了,我们都把一份该拥有却不能再拥有的爱留在了心底。也许,正是因为心底的这份留恋和无奈,我们才各自有了不同于一般人的激情和精彩,在各自的人生轨迹上,在彼此心底放射出的一丝明媚的光晕中,在始终不褪色的一份纯洁记忆里,跋涉人生。

 

此爱绵绵无绝期(短篇小说)——洛城心如

    又是一个初夏的夜晚,我下班回家打开信箱,一个信封上是我熟悉的字体,我的心不禁狂跳起来。是他吗?时隔多年,他怎么会打听到我的地址?

 

    我慌乱地也是迫不及待地撕开信封,抽出里面的信纸,是一张乐谱。我记得,当年夏明说过他要为我谱写只给我听的《致爱丽丝》,这就是吗?

 

    乐谱底部是一个手机号码,旁边几个字:我真的想你!

 

    顿然,我泪如泉涌!从不知道,我深埋在心的爱,竟然在这一刻如洪水般一泻千里。我抓起手机,拨通乐谱留下的号码。仿佛心有灵犀,铃声只响了一下就被接起,那个我无数次想忘记却愈加铭记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

 

    “邹丽吗?是邹丽吗?”那个声音激动而又急促。

 

    我拿手机的手不禁颤抖起来,我想大声说:是我!我是邹丽!可是,我却无法说出一个字,我紧紧地捂住嘴,好不让啜泣声传到电话那头。

 

    “邹丽,我……终于,找到你了!你让我找得好苦啊!”夏明的声音也哽咽了。

 

    “你知道吗?为了找你,我这二十年里没有一天不在煎熬里。我的生活,我的追求,我的梦想,因为失去了你都不重要了!我颓废过,我浪荡过,我自暴自弃过,我想我这一生终归是要废掉了。我说过,没有了你,我的灵感也就没有了,又哪来的成功?直到有一天,我恍然大悟!我需要树立今生的信念:那就是此生无论如何我肯定还会见到你!一定能见到你! 你,已经扎根在我的心底,怎能说我没有拥有你哪?抱着这样的信念,我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我要怀抱锦绣再度走向你,来弥补我曾经对你的一切亏欠。”

 

    “邹丽,你在听吗?怎么不说话?要知道我多么想听听你的声音?你知道我多么多么地想你吗?二十年了!多么不可思议!我们还有几个二十年啊!”

 

    “邹丽,请你说句话好吗?告诉我你现在好不好?有没有已经成家有了爱人?你还像二十年前一样爱我吗?说话啊,邹丽!”

 

    我想说:我依然如二十年前一样地爱你!我现在依然单身,除了你,我不会再和任何男人天长地久。

 

    然而,我那从手机这端发出的平静的声音,让我自己都吃惊,仿佛那不是我的声音,而发自另一个女人。二十年了,岁月已经让我学会了淡然。

 

    “哦,是夏明吧!好久不见,你还好吧?谢谢你还能想起我。”这听起来毫无热度的平静的声音,让电话那端的夏明沉吟许久。

 

    “你对于我的再度出现,就没有一丁点激动?”夏明的声音低沉而又微弱。

 

    “往事如烟,二十年了,仿佛像是上辈子的事情。”我依然平静地说。

 

    “难道是我一厢情愿地一直坚定地执守我曾经的诺言,而你已经早不是当年的你了?”

 

    “我们都不是当年的我们了!岁月无情,我已经老了!你能够记住当年那个青春年少的我,我就很知足了。希望留存在你记忆里的邹丽永远是当年那个最完美的样子。”这句话确实是我的肺腑之言。

 

    “你,看见我的乐谱了吗?”夏明的语音愈加低沉下去。

 

    “看见了。谢谢你!”我平静地说。

 

    “我一直考虑怎样配乐?我想应该是一首小提琴协奏曲最为合适,会更加柔美舒缓,我要把柔肠百转的感觉诠释出来,这是二十年日日夜夜的思念、憧憬和希望啊!你懂吗?”

 

    “都过去了!夏明。一切都过去了!当然,这是你的作品,如果你想再一鸣惊人,我会期待它早日问世。”

 

    “看来你真是变了!是啊,二十年了,谁会不变哪?希望这个突然的打扰不会影响你的生活和心情,我祝福你!再见!”

 

    “好的,也同样祝福你,再见!”

 

    听到手机那端收线的声音,我却迟迟放不下我的手机。我感觉到心痛,一股痛彻心扉的痛,就这样一直拉扯着我。

 

此爱绵绵无绝期(短篇小说)——洛城心如


    又一天清晨,我打开晨报,在头版的右下角,一条消息这样说:作曲家夏明昨晚十点五十分,因酒后驾车发生严重车祸。现在医院抢救,生命垂危。

 

    顿然,我呆住了!

 

    夏明,这个在我心里呼喊了一辈子的男人,一个在我认为会永远那样活泼风光的男人,一个我感觉长久不衰的强劲有力的生命,怎会突然就生命垂危了哪?

 

    想起年轻的时候夏明经常会问:生命有多长?那时的夏明,还不到三十岁。如今,他生命垂危,也还不到五十岁。

 

    生命是什么?为什么如此脆弱?猝不及防的时候,夏明的生命就要失去了吗?

 

    虽然,我已经决绝地不再幻想和夏明会有什么未来,但他是我心里的一道光明和期盼,带领我一天天走着充满希望的人生路。只要我知道夏明还会在某个角落沉思作曲、谈笑风生,我就心里安静踏实。我用我的方式陪伴着他,用我的祝福保佑着他,用我的生命尾随着他,如果突然间一个具实的夏明不存在了,我不知道我的生命还有何意义?

 

    手机铃的响声惊醒了呆傻的我。我拿起手机问:“哪位?”

 

    “请问是邹丽吗?我是夏明的朋友,如果你方便能来趟医院吗?夏明想见你!”

 

    “告诉我哪家医院,我马上就来!”我下意识地说。

 

    以最快的速度,心急如焚地,我站在了夏明的病床前。

 

    眼前的人,还是那个风度翩翩、才华横溢的夏明吗?浑身的绷带,插满全身的管子,肿胀的脸,微闭的眼,一个躯体,被迫地交出生命的活力,在我的眼前挣扎着,无力地与生命较力。

 

    我再也抑制不住,泪如泉涌。

 

    我握住夏明的一只手,感觉它的温度正在退去。闭上眼,我一幕幕回想与这只手的牵连:我们十指相扣,我们把两只手叠加放在琴键上,我们手拉手奔跑,我们一起举起手指点星月,我把住夏明的手在画板上涂抹……青春里点点滴滴的美好和快乐,都随着这只手被唤起。

 

    我的夏明,你知道吗?因为你,我的生命才有了今天的不同;因为你,我领悟到了爱和生命是什么;因为你,我的一生存留了一份完整的、不折不扣、美好如初的爱。我爱你!从初始到现在,我爱你的心,从未改变!

 

    默默地,不知有多久,我就这样举着夏明的手,闭着眼,用心感受他的另一颗心。直到他的手渐渐地无力地下沉,冥冥中我感到他安静也安详地离去……我依然握着他的手,久久地,不愿放下。

 

 

    从此后,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习惯沉浸在一首缠绵的小提琴协奏曲里,任思绪回到从前,把被尘世污染的心净化,让心静如水。

 

    我给这首小提琴协奏曲取名为《无言》。


此爱绵绵无绝期(短篇小说)——洛城心如

此爱绵绵无绝期(短篇小说)——洛城心如

此爱绵绵无绝期(短篇小说)——洛城心如

把这篇小说得以发表作为自己的生日礼物。此爱绵绵无绝期(短篇小说)——洛城心如

我要啦免费统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