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李庄二审表现分析

(2010-02-04 10:34:52)
标签:

法律

刑讯逼供

龚刚模

李庄

杂谈

李庄在2月2日二审庭上忽然认罪,出乎大多数人的预料。当时有人说他是反讽,是在抗议,但现在从他的最后陈词上看,他是服软了。
但是,他的认罪并不是真心的。从现在披露的庭审事实中不难看到这一点。他在法庭调查阶段做了以下发言:

 

以下是引用新京报《李庄7次认罪拒精神鉴定 指责龚刚模等背信弃义》片段:

“现在我还是认罪”,李庄说,但是他对案件的一些细节,必须讲清楚。
他说,此前,他在做龚刚模律师时,仅发现一处伤痕,而他前天在法庭上注意到,龚的右手还有环状伤痕,而这个伤的来历至今仅有龚刚模自己的口供。
“我再次强调,我不否认我有罪。”李庄接着说,龚刚模手腕上有三处伤痕,至今未查清原因,他深表遗憾

 


    李庄受到指控就是他教唆龚刚模编造自己受刑讯逼供。如果李庄真的承认自己犯有控方指控的罪行,那么他就等于承认他清楚地知道龚刚模未受刑讯逼供。既然他并不认为龚刚模受过刑讯逼供,那么,龚手上的伤从何来就是一个无关的问题。为什么他要对未查明伤的原因而深表遗憾呢?只要这个伤不是刑讯逼供而来,就与龚案和他自己的案子就毫无关系。无论这个伤时黑社会火并造成的,还是龚自己不小心弄伤的,都不是他一个黑律师该关心的事情。他说这番话只能透露出一个意思,就是他仍然坚持不能排除龚曾受刑讯逼供的合理怀疑。只要不排除这一点,就不能证明他教唆龚刚模谎称被刑讯逼供。因而李庄是在暗中否定控方的指控。

 

以下是引用新京报《李庄7次认罪拒精神鉴定 指责龚刚模等背信弃义》片段:

李庄说,前日参加庭审作证的4名证人:龚刚模、龚刚华、吴家友、龚云飞没有如实作证,连起码的道德诺言常规都违背了,只能用四个字形容“背信弃义”。
另外,李庄为公诉人控告其“教唆龚刚模称自己遭受刑讯逼供”进行解释。他说,这项指控除了我自己承认和龚刚模指控外,没有第三个证据,如果没有他自己承认,只剩下龚刚模一人口供。
“我再次承认,我有罪”,李庄对于如何“让龚刚模说受到刑讯逼供”时说,“我编造了,我此前从未向任何人说我编的。现在我承认是我编造的”。

 

    李庄一面认罪,一面否认控方证人说的是实话。如果控方证人在撒谎,说的都不是事实,那么,李庄认的是哪门子罪呢?

 

以下是引用新京报《李庄7次认罪拒精神鉴定 指责龚刚模等背信弃义》片段:

另外,李庄为公诉人控告其“教唆龚刚模称自己遭受刑讯逼供”进行解释。他说,这项指控除了我自己承认和龚刚模指控外,没有第三个证据,如果没有他自己承认,只剩下龚刚模一人口供。
“我再次承认,我有罪”,李庄对于如何“让龚刚模说受到刑讯逼供”时说,“我编造了,我此前从未向任何人说我编的。现在我承认是我编造的”。

 

    李庄强调教唆龚称自己受刑讯逼供只有龚刚模一人做证,这显然在暗示,如果他自己不承认,控方根本没有充足的证据。那么为什么控方没有充足的证据,还要自证有罪呢?

 

以下是引用新京报《李庄7次认罪拒精神鉴定 指责龚刚模等背信弃义》片段:

 李庄说,自己不是当庭认罪,“希望外界不要意会成是二审6名证人证言下,在证据面前,李庄当庭认罪。”李庄称,他此前就通过有关部门向法院递交了悔罪书。

 

    这段话也颇值得玩味。李庄要否认的是他是在铁证如山的情况下认罪的。这和他前面的观点一脉相承,控方的证据根本不充分,因而,如果没有他自己的口供,按现有证据,不足以定他的罪。但是,在控方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为什么要认罪?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他良心发现,主动供认罪行。这可能吗?李庄能有这么高的觉悟?他不是黑律师吗?控方没有足够的证据,不能定自己的罪,自己却主动承认有罪,甘愿毁掉自己的名声、前途,也要让正义得以实现,这是多么崇高伟大的精神呀。这种小概率的可能性,还是不用考虑了。第二种可能性事,他知道判他有罪并不需要充分的证据。既然有证据要判,没有证据也要判,不如主动配合,以换取好处。

 

以下是引用新京报《李庄7次认罪拒精神鉴定 指责龚刚模等背信弃义》片段:

昨日法庭辩论结束后,李庄做最后陈述,他停顿了近半分钟,开始一句一顿的发言,中间也常间隔十余秒的停顿。
1、被刑事拘留及一审判决后,对我触动很大,在各级领导和各级组织的耐心教育下,我逐渐认识到,自己的行为玷污了律师职责,缺失了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的道德基础。
2、刑辩律师比其他律师更要讲政治挂帅,识大体、顾大局,从思想上,觉悟上与党中央保持一致,今后我要努力学习,彻底诀别过去。
3、认真反思,我确确实实没有说过樊奇杭敲诈龚刚模,我是说龚受到黑社会敲诈,这点我在受审问时专门强调过。龚刚模案没有使律师完成正常职责,因为我浪费了司法时间,属于思想不纯,立场不坚。
4、刑诉法规定,罪行法定,这是司法原则。作为法律工作者应重视证据,调查研究,不应当冲动,盲听偏信,不应在大是大非上执迷不决。
5、缓慢的思想转变,为此我付出沉重代价,也为今后的人生积累经验,我将从中吸取教训,追求未来应有的最高精神境界。
6、刑法的宗旨是制止犯罪,保护人民,我将一直牢记心中,这也是一个公民应遵守的基本准则。今后无论怎样,我都会遵照这个宗旨,为社会做出积极贡献。希望二审法庭慎重对待我的上诉。

   
    这是李庄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字字斟句酌。这段话表明,他受到了各级领导和组织耐心的教育。这些教育包括什么?我们不能全部知道,但可以推断,其中包括要他识大体,顾大局。既然李庄是犯了伪证罪,扰乱司法,这就是不是不顾大局,不识大体的问题,而是知法犯法。除非李庄的作为从法律上来讲没有错,而是从所谓“大局、大体”上讲错了。李庄口口声声说自己的问题是道德问题、觉悟问题,却没有说自己的问题是法律问题。他说刑辩律师要比其他律师更讲政治,而不是更讲法律,这不是很奇怪吗?犯罪首先是不讲法律,哪里有资格提升到讲政治的层面上来呢?似乎李庄在这段时间受到的教育主要是要他讲政治,讲道德,讲大局,而不是讲法律。这难道不是在暗示他李庄在法律上没有问题,是从政治的角度才认罪的吗?这政治背后是否隐藏这交易,大家心知肚明。“缓慢的思想转变,为此我付出沉重代价”指的恐怕就是一审时的不认罪,不配合,因而一审被判二年半。现在转变了,配合了,是不是该给点甜头了呢?不过,即使在最后这段摇尾乞怜的陈述中,李庄还是忍不住要喊喊冤,他还是要强调自己“没有说过樊奇杭敲诈龚刚模,我是说龚受到黑社会敲诈”。可见李庄的认罪是多么勉强。

 

    从目前的庭审报道来看,不难看出,李庄是被迫认罪的,不是因证据确凿而被迫认罪,而是因为某种见不得光的巨大压力而认罪的,这种压力就是无远弗届,巨大无匹,人见杀人,佛见杀佛的“核邪之力”吧。李庄在二审时的奇怪表现,表明他自己内心有着巨大的冲突。

 

以下是引用新京报《李庄7次认罪拒精神鉴定 指责龚刚模等背信弃义》片段:

在前日的庭审中,龚刚模堂弟龚云飞作证完毕时,李庄突然拍案而起大喊:“我认罪,但对于证人的胡说八道表示愤慨”,并称“我对激动的行为表示抱歉,我现在是介于正常人和神经病之间的。我认罪,但是我不同意证人说的。”

 

    被迫认罪让李庄觉得很憋屈。必须去承认自己没有犯过的罪,不符合李庄的性格,但是巨大的核邪之力他却又无法抗拒。这种巨大的内心冲突,使他已经介于正常人和神经病人之间了。早先大家传言的李庄如何精明,如何玩弄司法,或者有什么深谋远虑,都是对李庄的过高估计,也是太小看核邪之力了。在核邪之力的面前,任何一个屁民,敢于叫板,都只能粉身碎骨。

    最后,以表达对核邪之力的由衷敬畏,结束本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