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落马副省长对组织的埋怨令人深思

(2014-01-08 00:07:46)
标签:

杂谈

落马副省长对组织的埋怨令人深思

文/李松林

2013年6月,经中央批准,中央纪委对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立案调查。据悉,在接受组织调查时,倪发科曾经抱怨:“如果组织上早提醒或早处理我两年,我给国家造成的损失也不至于这么大,自己犯的错误也不至于这么严重。”(1月7日《现代快报》)

据目前中纪委披露的消息来看,倪发科在担任安徽原副省长期间,多次疯狂敛财受贿。其本人偏爱玉石,受贿近八成为高价玉石,曾一次收下总价350万元的玉石,可谓胃口奇大。如此官员不落马才怪!然而,令公众震惊的不仅是倪发科的贪腐劣迹,更在他受调查期间的这番“肺腑之言”。

“早处理两年,错误不会这么严重。”这番“醒世恒言”,怎么听都觉得有几分矫情。按此逻辑,如果每一个官员都不贪腐,那就压根儿不会有错误。既然选择了顶风作案,选择了以权谋财,就应该料想到有朝一日会翻船,就应该承担由此产生的所有后果。不过话说回来,冷静分析倪发科落马后说出的这一句埋怨,不仅很难说它是矫情,而且算是一剂苦口婆心的预防针。

从目前的反腐实践程序来看,对官员的监督总体得到加强,但也有不少亟需改善的地方。其中,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对贪腐线索的搜集和跟进调查的力度上。拿倪发科来说,早在2005年,安徽省委巡视组就曾对六安市进行巡视,然而当时并未取得有价值的信息。此后几年,倪发科便开始了疯狂敛财,并在2008年初顺利当选为安徽副省长。直到2013年6月倪发科正式接受组织调查,这期间的时间跨度如此漫长。了解了这个背景后,再来看倪发科“早处理两年,错误不这么严重”的埋怨,似乎多了几分悲情和遗憾。

在最近落马的四川省政协主席李崇禧一案中,同样看到了这样的问题。据报道,在李崇禧被正式调查之前,已经被举报多次。多次举报才换来一次正式调查,这可以理解为搜集更多更全面的线索证据,但也从侧面抛出一个疑问:对官员的贪腐行为,是否非要等到涉案数额巨大或者性质恶劣才有上级监督部门介入着手调查?此外,前几年,甘肃厅级官员李人志在一审被判死缓时也曾对组织抱怨有加。称其“也想做一个纯洁高尚的人,如果纪委、检察院能够预防腐败就不会发展到如此地步。”

事实上,历来都没有一贯纯净的权力,见财色眼不红心不跳的官员。人性天生具有的弱点决定了自律只能是一种手段,还需刚性的法律法规制约。因此,对落马官员种种埋怨,不能简单当笑话和花边新闻来看。须知道声声埋怨的背后,是对当前我们防腐反腐、惩贪治贪机制的折射和惊醒:把权力切实关进笼子,编织更严更密的预防体系,出台“不能腐、不易腐、不敢腐”的反腐政策,建立广泛有效地监督和反馈渠道,等等。我们的反贪腐工作,犹如开弓之箭,不仅无法回头,而且要越来越快,越抓越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