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花使者邢久海
梅花使者邢久海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9,182
  • 关注人气:8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笔墨丹青摄国魂:且读梅花

(2013-06-05 10:28:14)
 
2013年5月31日 ⁄ 梅守福
 
 

在百家姓氏中独姓梅,而对梅花又有天然的喜好,却没有刻意为梅花写点文字,心底里总觉得过意不去。寒冬散尽,正是腊梅怒放时,想找个佳处赏梅,却听闻梅花已自渐落如雪乱了。只好蜗居陋室在电脑屏幕前,执一盏浅茗,与梅遥遥相对。读梅,读一种高标逸韵寂寞倾城的心绪。

爱梅,似乎是与生俱来的情结。爱梅花清雅宜人的幽香,爱梅花冰肌玉骨的韵致,爱梅花高标逸韵的圣洁,爱梅花欹曲疏美的风姿,爱梅花凌霜傲雪的意志,爱梅花独步早春的精神。

当恣意的北风肆虐着料峭的冬寒,当世间的一切都变得黯淡,唯有梅花用心血灿烂出明媚的笑容,点缀着季节的灰暗,平衡着色彩的冷暖。旷远静寂的冰天雪地中,当雪花用手指拨动了梅花的心弦,一树梅花便挺拔而出,傲然绽放。那在天地之间涂抹出的簇簇绚彩,那在白雪映衬下的璀璨英姿,像一幅幅动感的水墨丹青,在白雪素宣上,渲染着自己的淡泊高洁、宁静晶莹。而当一阵又一阵若有若无的清香氤氲开来时,冬也会变得温润而亲切。空气会变得空灵而清新,天地间的暗淡、晦涩也会因了或红或白的梅花的盛放,而显得富有生机和活力。

image

尤其动人的,是在雪霁日晴的时分,在逆光的照耀下,横斜简疏的梅枝被镶上一层金色的亮边,梅花朵儿也变得更加玲珑剔透,梅蕊颀长,密密重重,更显出梅花的峻拔隽秀。倘若是在有月的夜晚,月华朦胧,疏影暗香。沉浸在这样的意境中,心也会变得高远幽深起来。

梅花,这位蔷薇家族中的一员,在中国领先百卉,占尽风骚,无疑是一位成功者的形象。据一份资料表明,自唐至清,对她的歌咏之作,流传下来的超过12000篇,仅陆游一人,就过百篇,且几乎全是主旋律。——即便身处“驿外断桥边”,“零落成泥碾作尘”,也会“香如故”!那些自身运乖命舛郁郁难抒其志的古代文人雅士们,对这位异类中的成功者吟咏不已,莫非在潜意识中也寄予着一种很深的梅花情结?

其实,自然之梅并非古今文人画士笔下之神态。艺术之梅已成为文人雅士的人文精神。学画梅花者,常以古今梅花范本为模范,进行临习创作,学习的是一种精神,而非现实中植物科的梅花,只要求表现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的内在气质,彰显出她的精神。正如清人龚自珍《病梅馆记》所曰:“梅以曲为美,直则无姿;以欹为美,正则无景;以疏为美,密则无态。”这是文人雅士的审美情趣和审美标准,是一种人文精神具体形态的表现,借助梅花特有的气质,附诸于审美文化,寄托精神。最具代表性的当为宋代陆游,把自己的情感物化在梅花之中,是典型的借物咏物。一首《卜算子·咏梅》成为千古传唱,借助梅花气质,表现词人的思想品格,把梅花境遇与自己仕途坎坷相比;词人清高自守,孤傲圣洁的崇高灵魂与梅花零落间还蕴涵着的那份清香是一致的。

众香国里一枝梅,文人雅士独钟爱。那或红或黄或粉或白的小小骨朵儿,姿色算不上漂亮,却独占花之魁。这位当仁不让的成功者,把倾城倾囤的牡丹、流金溢彩的秋菊、娇艳欲滴的玫瑰比将下上,自有其制胜秘诀。

巧择时空争春光。国内十大赏梅胜地,几乎全分布在长江以南,地理上正是温带向热带的过渡区域,即便是冬季,植物仍能缓慢生长。与其说梅花“凌寒独自开”,莫如“春已归而梅先知”准确.此时江南即便有雪,已成不了气候,反做了梅花成功者形象的绝好背景。

善借地利托红颜。国内观梅十大胜地,七处依山,三地傍水。古代花卉学家考察发现,梅树往往“生处殊而体态异”。正是得益于生长地特殊的自然条件育养,造就了梅或秀、或幽、或茂、或瘦的仪态美。这与文人墨客特有的心理因素和着意追求的观赏心态恰然暗通。那风姿绰约的倩影——依崖者,枝闲花茂;傍水者,疏影横斜;偏生驿路,见枝俏花疏;深居幽林,则纷披烂漫。

亦友亦侣得人和。古代文人雅士和旅行家赏梅,有个四字要决:探、寻、问、访。就像是找个恰当的时机前往拜见一位良师益友,梅花清芬的香型,雅淡的花色,而又不作高大状的树姿等植物特征,展示一种很“文化”的品性,是观赏植物中与人类相“友”的一族。“岁寒三友”中,梅花较之松竹,更见平易喜人。历代文人有关梅花的篇章,和梅花本身雅丽俊茂的气质告诉我们,这一人、物关系,既不故作清高,也不与人狎昵,而是可与结友,可与为侣,以至孤山梅花传出“梅妻鹤子”的佳话。

“一生心事问梅花”。问梅花,你是否寒冷;问梅花,你为何选择了冬天;问梅花,你为谁开放;问梅花,你为何在料峭严寒中把清香撒满人间?问梅花的执著,问梅花的坚韧,问梅花的热烈,问梅花的高洁。问梅花的千般风韵,问梅花的万种精神。

琼枝只合在瑶台,谁向江南处处栽。网络缩短了世界的距离,映入眼帘的,是一树又一树的梅花,漫山遍野,如烟、如雾、如雪、如诗。疏落的枝条冷艳的花,在流霞的映照下仿佛有高山的水淙淙流淌,在众芳摇落的冬日里占尽风情独暄妍。缀满琼枝的寒梅,疏影横斜,暗香浮动。陆游曾说:“当年走马锦西城,曾为梅花醉似泥。”那绵绵不断的清芬,仿佛从网络里漫溢而出,真愿化作一树梅花一放翁。端的吟咏不出《梅花三弄》般的绝唱,心底里却潜生出诗一般的感受——

深情地凝视/凝视傲然绽放于霜雪中疏影横斜的笑颜/思绪被仙姿清骨的韵致轻轻地梳理/梳理出一丝淅浙润怀的春暖/静静地默读/默读傲骨琼枝上一串串明丽脱俗的秀逸小诗……

【创作感言】

一生情怀系梅花,一生心事问梅花。众香国里,独爱梅花,一者姓梅,二来爱梅。这篇散文试图写出梅花的执著、梅花的坚韧、梅花的热烈、梅花的高洁、梅花的千般风韵、梅花的万种精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