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潜水教练-蝎子Roger
潜水教练-蝎子Roger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0,721
  • 关注人气:4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Jumbo,自由行非洲!——见面礼

(2011-05-30 18:13:58)
标签:

非洲

喀麦隆

坦桑尼亚

埃塞俄比亚

亚的斯亚贝巴

杜阿拉

清凉油

万金油

分类: 11年3月非洲

Jumbo,自由行非洲!——见面礼

塞伦盖蒂草原风光

        坐着穿梭大巴郁闷地整整绕了广州白云机场俩圈。第一圈是司机因我没说粤语,见外了,以至于虽然我不停地在他耳边紧张地唠叨着“大哥,西15路机场货运站麻烦停一下”,他还是把我带回到起点后才猛然记起好像在某个重要的地方忘了提醒一个倒霉的家伙下车。

        离登机也就不到一小时了,但我还得等20分钟才能搭下一班穿梭大巴去货运站拿到我们的护照。所以20 分钟后在大巴上,感受到背后一股凛冽杀气的司机,终于不再试图挑战我拿到护照的决心。

        目光游移在司机大哥的喉结部位,计算着如何用7斤力道进行秒杀,太痴迷于这样的物理力学及人体结构,导致我在拿到护照后,又忘了取回身份证。

        总算是来到登机口,拎着大箱小包的黑人,已经早早地在排队等候登机,那认真劲儿会让人觉得慢点儿就抢不到座位上不了灰机似的,还以为只有咱们大城市那些没见过世面的才有这习惯呢。在广州常驻的这十几万黑人,应该是得到天朝的真传。

        登机口居然要秤带上机的行李,这明显是针对论斤算的国际服装贸易的某种歧视措施。

Jumbo,自由行非洲!——见面礼

        朋友就曾亲眼见到他旁边座位上一黑哥们儿,上了飞机后就开始脱裤子,一连脱了8条。干这事儿也得讲究个天赋,大腿太有肉还真干不了这个。

        我一直以为世界上不可能再有比咱们更喜欢大声说话的民族了,但在埃航客机上,我结结实实体验了一番乌乌祖拉这种传说中的非洲乐器。

        听说这个东非相当讲究礼仪,见面了先不忙说正事,得先请个安问个候,这个问候可不像咱们“吃了吗”或是“离了吗”这么敷敷衍衍的,俩哥们儿得先把家人问候个遍,实在家里人少很快就问候完了,那连对方家那头羊还得关心关心。

        我怀疑身边这帮黑兄弟姐妹的,直到2个小时后飞到曼谷了还没问候完呢,我也趁着这段时间熟悉了一下他们的体味,熏着熏着也就习惯了,我也不清楚一飞机黑人闻着我们这俩没体味的中国人会不会难受。

        说到这个体味,其实在埃航广州办里就领教过了,当时不知道好歹,进去后差点没熏趴下。欧美白人体味也够呛,中世纪那时法国人哪洗什么澡啊,这不弄出个香水来掩盖身上的臭味吗,没成想现在成奢侈品了。阿三们咖喱味虽然挺冲,但你起码可以闭上眼睛当这是一块二百斤的咖喱鸡肉好了。

        但在密闭的狭小空间里,那一阵阵浓烈地往你后脑门里钻的气味,说不上来是什么,猛开始会让你产生一种迷幻,仿佛是樟脑丸混合了死耗子之后加入了安徽臭桂鱼的那种香气,淡淡的,但却是很顽强,好在兄弟我是练过游泳和潜水的,那讲究用嘴呼吸。

        泰国机场的工作人员带着口罩背着吸尘器跟“抓鬼特工队”一样,面无表情上来二话不说一顿狂吸,觉得泰国人真不厚道,明知道接下来我们得连续飞10小时,居然也没安排哥儿几个下去喝杯热茶抽根烟,这也没什么了,但也别搞得跟国丧一样绷着张脸,笑一下会死啊!?

Jumbo,自由行非洲!——见面礼

        长途飞行,就算是精力极度旺盛的几位跟衣锦还乡似的几位黑人,几个小时后终于说累了,我们也能昏昏沉沉地似睡非睡着。这是我第一次飞这么长的航班,最远的一次飞新疆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当时觉得Fiona飞加拿大那种在飞机上呆一整天很不可思议,但从广州起飞到亚的斯亚贝巴,已经是13个小时了。

        Fiona顶着广州的严寒硬是穿着凉鞋到机场上机,果然是飞惯长途的家伙,而犹豫之后还是穿着一双迈乐的我,脚肿得跟什么似的。在此强烈建议各位:去非洲,人字拖——很重要!

Jumbo,自由行非洲!——见面礼

长途飞行选凉鞋和人字拖才是王道

        总算是忍到了埃塞俄比亚的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机场,我没想到非洲之行在这个机场一共中转了三次,便宜机票当然要付出点儿代价。

        有个笑话:埃塞俄比亚人一直自以为他们的首都很大,全世界排名第一是美国的纽约,第二就是亚的斯亚贝巴了,当某天他们第一次看到了北京。。。排名立刻就变成纽约第一,北京第二,亚的斯亚贝巴第三,估计他们也没看过纽约吧。

Jumbo,自由行非洲!——见面礼

        同学老吴跟他的朋友——老蔡俩人是从香港飞,我们四个在亚的斯亚贝巴机场里会合,然后再一块飞喀麦隆的杜阿拉。

        老吴做援非工程将近10年了,前些年才离开公司回海口发展,老蔡开始是给他们做翻译的,现在三亚某五星酒店做工程总监。他们在喀麦隆的时候,老蔡结识了Vanterson先生,这次我们过来就是考察与Vanterson一个合作的项目,通过他发了邀请函过来的。

Jumbo,自由行非洲!——见面礼

        之所以这么喜欢这里,倒不是因为这是在西非和东非这一行中唯一看到像点样儿的机场,而是因为能在这么干净的而且是机场里面可以不受限制地吸烟。洗手间规模都非常小,里面挤满了来这里中转候机的旅客,很多在里面刷牙洗脸的,我们挤不进去,干脆就抽着烟等了。

Jumbo,自由行非洲!——见面礼

        好多人跑过来找我借火,其中一个说他们是打渔的,觉得挺有意思,中国渔民怎么跑非洲这么老远来打渔。老吴说这帮人是大连那边过来的,在西非搞远洋捕捞的中国人多了,几千人都有。中国人打渔是往死里打,网眼都是非常小,连小鱼都不放过,在国内恶性捕捞到现在已经没什么鱼汛了,只能是跑到远洋来。他们经常跟国外的捕捞船队干起来,很多时候也是因为捕捞得太狠了。

        这些远洋渔民,赚到钱后就喝酒嫖妓,很多也是得了艾滋。好一点儿的就像老吴他们公司那些劳务工人,租间房挑一个稍好点儿的黑女人先去做身体检查证明没有艾滋,然后再包养起来。

        他们那些工人,甚至拿一个配发的香皂都能搞掂当地一个女人,香皂都用来泡妞了,结果自己是用牙膏来洗澡,听说很清凉云云。

Jumbo,自由行非洲!——见面礼

        机场里座位不是很多,很多西非人在地上铺条毯子几个人挤着坐。埃塞俄比亚也有信奉伊斯兰教的,所以机场里头也跟马来西亚那样设有祈祷室。商场里也有卖中国烟的,价格跟国内也差不多。

Jumbo,自由行非洲!——见面礼
机场商场里有卖中华和玉溪等中国烟

        等了三个多小时,终于上机飞往目的地——喀麦隆的杜阿拉。埃塞比北京晚了5个小时,而杜阿拉又再晚2个小时。

Jumbo,自由行非洲!——见面礼

        2个小时后,当我们走在杜阿拉那工地似的通道上时,一下子真接受不了居然有如此破败的小机场。

Jumbo,自由行非洲!——见面礼

 

Jumbo,自由行非洲!——见面礼

        这是一幢三层旧楼,没有空调,所有人都满头大汗地在填入关单,一支笔到处借来借去。

Jumbo,自由行非洲!——见面礼

Jumbo,自由行非洲!——见面礼

        Check in的时候,那位胖乎乎的黑大婶拿着护照看了看,很自然地问我们给她带什么礼物了,这时才猛然想起这么个事儿来——在非洲很多地方入境的时候,都会被索要清凉油(万金油),没黄皮书或是有什么状况的,得拿美金搞掂,一般是20刀。

        我就纳闷他们怎么就那么喜欢万金油,那玩意儿不能吃,就算他们拿去卖能值多少钱?但我们还是在广州买了一些,结果亚的斯亚贝巴机场还挺正规的没被索贿,就又塞进行李托运过来,现在行李还在外面没取呢。

        我们按网上所教的跟她们说了声“Maybe Next Time”就过去了,身上的确是没带这么便宜的东西,证件什么的都齐全,我干嘛要平白无故给她们钱,她们是政府工作人员又不是乞丐,再说了,这么油光满面的胖乞丐。。。很不敬业嘛!

        估计这些海关人员是习惯了中国人给他们东西了,很多中国人也是贱,给礼品也得是心甘情愿吧,像这么着明目张胆光天化日下张嘴要东西,就不能惯着他们。

        万金油这些东西不值几个钱,一块钱3个,给他们算了;小费5美金,才几十元人民币,来趟非洲最少都花个一两万的,无所谓了,息事宁人吧。

        恰恰就是中国人这种怕事心态,惯坏了这些非洲人,他们根本不会以为中国人热情大方,而是觉得中国人软弱好欺负。所以,在非洲,各种拦路抢劫的警察士兵,最喜欢看见中国人了,那简直就是送财童子!

        政府是援非了,几十年里,为了让这些穷疯了的非洲哥们儿费几口吐沫说句好话,不远万里大把大把的银子就扔在这个无底洞里,不计利息不回本,干赔。这是种什么行为?这就是犯贱!

        而现在喀麦隆和坦桑尼亚,修路的都是日本和德国人,满大街上跑的都是日本的二手车,黑人回过头来骂你中国的产品都是次货,连带着看不起中国人。

        像老吴这些在非洲呆久了的人,把黑人跟奴隶一样呼来喝去的,我开始也无法接受,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看不起黑人。非洲此行,让我终于明白了,不要去跟黑人交朋友套交情,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一定要说得清清楚楚不要含糊。别以为你跟某个刚认识的黑人勾肩搭背满面笑容地合个影,他们就是你朋友了就不宰你了,别这么幼稚!

Jumbo,自由行非洲!——见面礼

        在取行李的时候,那个喧嚣杂乱哦,跟逃难似的。

        旁边就有很多人等着要给你提行李,两个黑人不依不饶地死活要拎我按住的拉杆箱,差点就掐他脖子了。笑话,咱们这种在广州火车站混过的老驴,还会认为有非洲活雷锋出现?!

        Vanterson先生过来接机,从一片混乱中终于是摆脱了出来,当年赵子龙过长坂坡,也就这样了!

Jumbo,自由行非洲!——见面礼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