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屈丽娜
屈丽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732
  • 关注人气:5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老院

(2019-02-25 20:25:15)
标签:

情感

屈丽娜诗歌

文化

佛学

时尚

分类: ^^散文^^



 时常梦见村里我家的老院,梦醒后才发现它只在梦里出现,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有一天遇见会平,她说我们村早已发展得看不到原来的一些老院,但她还记得我家的老院和院里的Linjin树(结满像小红苹果的树),我家的老院很有特点,她说的这些话,顿时又将我带回村里的老院。

  三家人同住一院 

    记忆中的老院坐北面南共三孔窑洞,自西向东分别住着三嫂家、三妈家和我家三家人。三嫂实际年龄比我妈大,只是按辈分排列,我们叫她三嫂。三家人同住一个院子一排窑洞,有好吃的都不忘共同分享。

     身穿中式斜襟灰布上衣黑色阔腿长裤、脚蹬圆口黑布鞋的三嫂经常把一头灰白的头发一丝不苟地梳在头后盘成一个发髻。在天气晴朗的冬日,三嫂站在院西枣树下一边晒太阳,一边朝手中的篦梳吐上一口唾沫,再给女儿元芳把头发梳理齐整,直到她看到元芳乌黑发亮的头发紧贴头皮,才开始给元芳辫两只大辫子。那时我爸在外地工作,我妈一个人喂猪养鸡放羊,特别辛苦地拉扯着大哥二哥大姐二姐我和弟弟六个孩子,我妈急躁火爆的坏脾气我们随时都能领教到。我妈经常拿着一把扫帚撵着我满院子跑,她要追上我打了我才解气,她嫌我不干活不听话或者和她顶嘴。三嫂一把拉过我为我解围,对我妈说让我妈再不敢打娃了,不然都打成条子(智障)了。中年守寡的三妈饭时经常把窑门闩上,端着一个绿洋瓷碗来我家,坐在土炕对面的板凳上,她一边津津有味地吃饭,一边说着家长里短,露出一口整齐的银牙。三妈经常在我家说话多,呆得时间长,直到一手端着空碗,一手拿着筷子,我们都听瞌睡了。

 

 养蚕

 

     老院南边有一棵老桑树。春天来临的时候,老桑树冒出蛾黄的小芽苞,用不了多久,就会长成一片片嫩绿的桑叶,满院子都像是弥漫着浓浓的桑叶气息。老桑树开着稀疏嫩黄的絮状花,花朵落尽时桑葚也慢慢成长起来了。夏天到来时,枝繁叶茂的老桑树像一把大伞把围在树下歇凉的我们几家人罩着。农闲饭时,大家端着大碗坐在树下的架子车辕上,或者随便蹲在地上边说边吃。满树都是新鲜的桑叶可以供我家养蚕,能为我家增加一些收入,减轻一点负担。    

      那时的养蚕就好像如今人们养鸡喂猪放羊一样普遍。看到蚕卵黑亮的时候,大家就知道蚕要孵出了。摘来刚伸展开的嫩叶,我妈用干净剪子剪成细丝,均匀地给蚕筛子里撒上一层。当桑叶的清香浸润着整个大地的时候,蚕也一天一天健壮起来。啥时候该换桑叶了,啥时候该清理蚕屎了,我妈早晚都得伺候,有时半夜也要及时给蚕筛子里添加桑叶。夜深人静的时候,蚕特别能吃,蚕吃桑叶的沙沙声,像一场春雨不断落下。

     我家桌柜和炕上都放着养蚕的筛子,炕上剩余的地方,我们就在上面休息。蚕一边吃桑叶,一边爬着,经常就爬出了筛子,不少次爬到我身边,至今虫爬的感觉想起来都令我毛骨悚然。我最怕稍不注意,一脚就会踩在蚕身上,白白胖胖的一个小生命和吞食进白肚皮里的一堆绿色瞬间被我踏挤成一滩绿,吓得我每当回屋时生怕蚕拖着毛绒绒的腿,伸缩着长触角,蠕动着胖身子,朝着我爬过来,或者一不小心我的脚底又会踩上一只蚕。

     当蚕变老时,原来一肚子的绿被排泄得干干净净,浑身变黄透明,爬到麦秸秆上吐了丝,把身体紧紧地包在了丝里面,结成了茧。

 

二门洞

 

     在我家窑洞的东北角,盖了一个东边安着双扇木门的小厦房,我们称这间小厦房叫二门洞。二门洞的房顶都是由黑褐色的大椽和木檩条支撑,西南边敞口,便于人们进出。在二门洞的西北墙角,齐整地摆放着萝筐扫帚锄头镢头铁锨斧头等日常生活生产工具。在东南墙角,盘了一个烧柴的灶台,灶台上安着一大一小两个黑铁锅。每到炎夏来临,在窑洞里生火做饭太闷热时,我妈就用大锅蒸菜做饭,用小锅炒菜烙馍。

     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有个夏天晚上,清凉的月光均匀倾泻在院子的地面上,我从锅里舀了一大勺红豆稀饭,端碗边走边喝,觉得嘴里的稀饭可不像往常香糯可口,牙齿一咬还磕碜响。返回拉开电灯一看,从我嘴巴吐到手里的是一只大飞蛾,吓得我一下子跳起来把它扔了,碗也放在锅边不敢碰。原来煮饭时亮着灯,飞蛾扑火,掉进锅里了。自那以后,我每次喝稀饭都会心有余悸,害怕碗里突然会冒出一只飞蛾。

 

 东院

 

     经过二门洞,吱呀一声推开双扇木门就进了我家窑洞东边的院子,也就是东院。木门旁边有一个土台阶和小石槽,蹬着土台阶就可爬上我们三家的窑背上。窑背上长着野葱,风吹过时,一簇簇米粒大的白花不停摆动。不一会我的双手就捋满了野葱花,我大声喊住姐姐,让她把野葱花接住。回家后把野葱花剁碎加点盐用热油泼一下,用来给我们调面条或者夹馍吃。油泼过的野葱花可比大葱花香多了!

     窑背后是三嫂家的园子,园里靠窑背长着一棵高大的核桃树,枝叶伸展到窑背上头,我们站在窑背上伸手就能够到核桃。我和二姐经常爬上窑背偷看绿皮核桃的核桃仁长饱了没有,稍稍长饱能吃时,我们就偷偷摘下些带回家,想办法砸开吃。等到核桃成熟时,靠近窑背的核桃基本都被我们偷偷摘光了。窑背东头和东院里坐西面东大厦房后背的交界处有一棵小桑树,树上的桑葚又红又甜,我们就站在窑背上一边摘桑葚一边放进嘴里。等吃的差不多了,再给衣兜里装些桑葚才回家。夏天的窑背上杂草丛生,也是蛇藏身的地方,大人们就用窑背上有蛇来吓唬我们,不让我们上窑背,害得我们上窑背时胆战心惊,生怕草丛中突然钻出一条蛇来。

     东院东边有一堵带台阶的厚土墙,顺着台阶上墙,墙上的厚度可以同时站着两个人。东墙上有一排木瓜树,木瓜树枝叶茂盛地垂挂到墙外的巷子里。木瓜树每年都在开花结果,惹得墙外的村人经过巷子时不由得仰头朝墙上看,我也经常爬上墙头,站在墙上朝墙外看一会。东墙靠南有一棵水桃树,水桃又大又甜,表皮上罩着一层薄薄的桃毛,手轻轻一捏就分成了两半。再往南,东南墙角有一棵Linjin树,每年都结着红红的小果子,吃起来又脆又香甜。它们成熟时没多久果肉就变面了,远远都能闻到院里阵阵散发着香甜的果香。我妈把水桃和小红果仔细摘好,轻拿轻放,分别放进碗里送给邻居们品尝。

     东院北边土墙上有一株山丹丹,红艳艳的花朵像鲜艳的红绸缎在墙头飘扬。有时我也会摘掉正在盛放的花瓣,我妈用它做的汤鲜香无比,当然也会摘些墙角的南瓜花和葫芦花做汤,比起山丹丹花的汤,汤味就差一点。遇到天旱时,我们不时给花浇水,等到第二年,这株花又会在土墙上开放。北墙下有一棵老枣树,枣树的枝叶伸延到院西边坐西面东的大厦房瓦檐上,房瓦间隙长满了肉乎乎的瓦松。院子南墙下也有一棵枣树,结的枣又大又繁,我们都爱伸手摘着吃。

     牡丹花图案的灰瓦肚中种着色彩艳丽的指甲花和五彩缤纷的小野菊围着菜园子。摘下指甲花加明矾放在碗里,把花捣成泥,用核桃叶把放满花泥的指甲包好,并用白线把包好的指头缠上。晚上我们平躺着动也不敢动,早上一睁眼,赶紧取下手指上的缠绕,双手指甲已变成自然温润的红色,带着淡淡的花香。园里分类种着一畦畦绿葱黄瓜西红柿茄子和豆角,西红柿还没红透时时,我们就窜进园子,摘下带刺的黄瓜和汁液饱满的西红柿。

     冬天到来时,院里落了一层厚厚的白雪,显得异常安静。大哥悄悄在雪地上放上一个大筛,在筛下撒点米,筛子的一边用一根系着细绳的小木棍支起,他拽着绳的另一头躲在不远处。麻雀从大枣树跳下,落在雪地上开始吃米。说时迟,那时快,只听扑通一声,大哥已扯紧了捏在手中的绳,筛子掉在地上,麻雀被扣在筛子里,我们发出胜利的欢呼。

   

消失

 

    我上高中时,我爸已从外地调回,我一天到晚忙于上学,从我爸单位到学校两点一线。听说老院被村里整体拆迁,老院的树木被砍了,窑洞被推土机推平,栽上了苹果树。关于老院的记忆越来越少,我能记住的大都停留在拾猪草、喂猪、养鸡、放羊和上学的日子,到现在很多事情我几乎都记不得了。

     随着村子的不断发展,村子对面建起了社区,搬迁入住进不少业主。村子和社区只隔了一条公路,来往的车辆奔驰不断。老院已彻底从村里消失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新鲜的一天
后一篇:漏洞(组诗)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新鲜的一天
    后一篇 >漏洞(组诗)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