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臣
老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928
  • 关注人气:1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 蒙古高原访黄河 江苏少年文艺 2015年11期

(2015-11-10 06:57:30)
标签:

儿童文学

少年文艺

杂谈

分类: 散文.随笔
蒙古高原访黄河

老臣




九曲十八弯的黄河,流经蒙古高原的时候,遇见了我。不,那滔滔河水为了等待我的到来,早在100天前就凝固成冰,虽然波息浪止,仍然保留波涛的姿态,等待一个从渤海边,从海拔零度地带赶来拜望的人。那一刻,我站在海拔1500米的黄河边上,零下30度的严寒中,心中激流澎湃。

日落时分,从西方蜿蜒而来的黄河闪耀着阳光的鳞片。两岸戈壁苍莽无际,芨芨草宛如簇簇弃物,灰暗、零落,点缀着大漠的辽阔。灰黄的沙漠裹挟着黄河,空旷、渺茫,一望无边。没有风,夕阳下,是透彻骨髓的清寂。

我举着望远镜,想尽可能远望黄河的来路。但夕阳下更多是苍黄与混沌。远方,黄河的黄已经融入沙漠的苍凉。金属的导体传达冬天的冷峻,尽管戴着手套,刺骨的寒风仍然从手臂透进衣衫,视野中就多了许多颤栗。

黄河是中国北方最大的长河,起源于青藏高原腹地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那里平均海拔4200米,经过青藏高原,落入河套平原。一路裹挟着泥沙,壮烈,雄浑,凝重。一路奔流入海,几千公里的穿越,几万年的沧桑。寒彻骨髓的严冬,我领略了他另一番壮烈。

起风了,黄河两岸没有小舟,也不停泊帆船。沙漠中旋风正在生成,几股实力相当的沙尘聚拢而来,似乎要变成沙尘暴。但途经黄河的时候,那些几十米抑或几百米的巨兽,仿佛脚下打滑,在凝固的波涛上扑腾几下,就脚下没跟,摔过几次就泄气了,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远方,有滚滚红尘席转而来。近了,看清是骑着骆驼的牧羊人在驱赶着羊群。哦,不是驱赶,是随着红云在空旷的大地上游荡。游牧民族的“游”真是太贴切、浪漫。那是在广袤大地上自由的行走,那是在起伏沙海中优哉游哉的漫步。流沙,羊群,仰望天空的骆驼,寂静无声的黄河,在夕阳的关照下静默而庄严。

耳边偶尔传来隆隆的鼓声。仔细去听,那浑厚的乐音来自于黄河。流水怎会沉默?冰冻的固态只是表面现象,在冰层3米以下,黄河正波涛汹涌,激流奔放。那是大地不竭的冲动,那是高原挥洒的梦想。

我在漫天星光下与黄河告别,与他约好,下一次波涛奔放时期重聚。





从遥远的天山沿着河西走廊回归,一路春风浩荡。我来赴约,来欣赏黄河开凌的壮观景象。

我选择河套平原,早归的大雁最先用翅膀丈量苍天的时候。

黄河流域广阔,穿山越岭,纵横千里,时疾时缓,各地开凌的时间也不一样。

这一年,正逢上游开冰早,裹挟着寒冰的黄河水流经河套平原时,两岸黄沙遍野,芨芨草瑟瑟发抖,没有丝毫春天的气息。

长河落日,寂静无声。

但黄河在膨胀,流水率领上游冲下的冰凌一路冲撞,到处是晶体的碎裂声。时而有舰船般大的河冰块被挤上河岸,烟尘滚滚。大大小小的冰块在缓流处堆积,一座冰坝呲牙咧嘴不断长高,把水流引向两岸广袤的河套平原。一旦势成,将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突然,天空中传来轰轰隆隆的雷声。

哦,不是雷声,是军机在排凌。黄河水被严冬禁锢的激情要合理释放,那些封锁的冰层要尽快破碎,融化成浩荡洪流。

冰坝被炸碎了,锋利的队伍势如破竹,一路激荡,一路狂欢,黄浊的奔流中,冰凌在冲锋,在冲撞,在激荡,也在被融化。

流凌的黄河就那样奔波而去,注入中原大地,流向广阔的海洋。

天空上,高贵的雁阵在阳光中徘徊。最后,它们选择在黄河湿地歇脚。一行,一行,有序降落,沉寂的大地敞开胸怀迎接这些四季之间的行者。它们经历长久的旅行,用翅膀丈量天空,书写大大的人字,让仰望的目光感受人生的寥廓。

我站在高岗,听着雁鸣,目视远去的长河,一颗游子的心打破自我的蛋壳,在长天翱翔。




黄河不仅是一曲壮阔的长调,更是一首抒情的小唱。

春风度过玉门关时,黄河以母性的胸怀滋润大地。

绿色是从黄河南岸开始泛滥的,逐渐漫延向两边广阔的大地。

茫茫草原绿了。

沙漠中的骆驼刺发出新芽,芨芨草张开蓝色的翅膀,连砾石下的小草都听见了石头的歌唱。

上游,远方,三江源的积雪在太阳下融化,汩汩细流穿过草地,流过沼泽,润入沙地,最终都汇入奔流的黄河。这条连缀北方的长河,历经坎坷,冲洗涤荡,滋润广阔的山地、丘陵、平原,让万物生长,让大地丰茂。

而我在夏天的蒙古高原上穿行,终于找到了黄河最美的那个段落。

那是一片黄河岸边的小小胡泊,在一望无际的草原篇章里,那是一个完美的逗号。

那一刻,十几只洁白的天鹅在湖水里栖息,高贵,安详。它们的身姿是和平生活的符号,它们的歌唱是天地之间的绝响。

湖边的蒙古包洁白恬静。黄色的牧羊犬,目视远方的骆驼,骑毛驴的牧人,平静,宁和,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

是的,天空,大地,湖泊,河流,相互滋养。人类与其他动物,互不干扰,都不是彼此的天敌,而是彼此和谐共生。这不是最高尚的美吗?

我走向那户蒙古包的人家。

那些天鹅宛如他家的一员,宛如飞入平常人家的燕雀。是呀,那些天地间的生灵,如天鹅般高贵也好,如燕雀般平常也罢,飞翔,或者如马儿和骆驼一样匍匐在大地上,都在感受黄河的浩荡。

我坐在蒙古包前的草地,品味牧民友善的奶茶香,看天鹅在河流上空飞翔,感受黄河的脉动,内心从未有过的安宁、平静。

黄河是宽广的,如母亲一样包容。寒冷中的忍耐,春风中的激荡,高处的纵落,平原上的宁静,都历尽沧桑。

是的,所有伟大功业,都历经坎坷、曲折,才越来越辽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