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臣
老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928
  • 关注人气:1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净水 净土(二题)》 文艺报2015.3.27

(2015-03-29 13:51:57)
标签:

文化

旅游

散文

      净水 净土(二题)

                     老臣

            净土胡同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参与《三联生活周刊》的,每天出入净土胡同,一晃15年过去了。

净土胡同在著名的国子监胡同对面,那时还没有单行线,每天双向行驶的汽车擦身而过,总会留下一些闪避的惊诧。

但是,在春天净土胡同的槐花还是很香的。若是早起,会嗅到芬芳的气息,恰逢雨后春雨中会洒落银片似的花瓣让人不忍心下脚。

夏天,满街的蝉鸣让燥热的空气充满浮躁的气息,老爷子们光着膀子摇着蒲扇,大姑娘、小媳妇身边走过,视而不见偶尔的雷阵雨过后,会看见一线湛蓝的天,而更多的天空是被树叶遮蔽着的。

秋天,净土胡同里的枣红了,那些囚禁在高墙内的枣树高高地伸向天空,仿佛在炫耀一枚枚火红的灯笼打枣的老人和孩子愉快地笑着,让古老的胡同有了几分萧瑟的暖意而枣子的甜在糖葫芦的吆喝声中,反倒显得知心,有了温度

冬天,薄雪落过,几行鸽群成为城市上空少有的生机麻雀们在瓦楞间惊窜,成为净土胡同的符号而那层薄雪被车轮压过,被急匆匆的脚步踩过,很快就变成了泥汤。夜晚的风吹过,留下一地的滑。

许多年之后,仍然常想念净土胡同。在这个纷乱繁杂的世界,尤其想念净土胡同的“净”。

 

                      

                     云礤听溪

                                          

 

云礤真的在云里。

车在路上盘旋,绕来绕去,我们到云彩里的时候,云礤就到了。

拉开车门,云在身边,溪流声已灌了满耳。

那溪流之声,带着野梁山的清静那是净水砸在石板上的声音,那是浪花从高处跳下,扑入深潭的声音。

沿着曲折的山径上行,溪流声一路上迸响,未见水迹,心中便已湿润。好在那些云在身边萦绕但不是积云,虽然柔软但没有雨意

溪水的确清冽,带着深山的绿意,溪流之中把杂音盖住了。娃娃鱼们没有叫也许叫了,但接近溪流迸溅的水声越响,把那传说中的婴啼之声淹没了

拐进小径,走过木栈,拨开拉拉扯扯的树枝,终于看见了瀑布,那是银链一样的水流从高处蹦下,一个猛子扎潭。

水潭其实不深,这从溪流山涧的回荡之声可以判断

近溪流,水声已变得清冽,灌满双耳。

水太纯了,难怪清澈的波动声响得那么脆。

坐在溪边,坐在福建省武平县,终于体会了水应有的“净”。 

                          《文艺报》2015.3.27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