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臣
老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024
  • 关注人气:1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冰葡萄》刊发于上海《少年文艺》2014年11期

(2014-12-21 01:00:25)
标签:

美食

文化

散文 

 葡萄 

         老臣

那面山崖向北,背阴,上面生满了野葡萄。藤蔓遮蔽整座山崖,远望,像一面巨大的葡萄架。

没人知道那些野葡萄有多大年纪。主杆已经有碗口粗细,从石崖缝隙里遒劲而出,把石缝都撑裂了。

野葡萄开花晚,初夏时分,山野间的果树谢尽芳华,它们才在碎叶间开出一簇簇斑斑点点的花来。石崖禇红色,花期时白里透红,远望宛若一片祥云。

花期过后,一嘟、一串的葡萄粒便长出来,叶子也更茂盛。这时,村庄里没谁会去照看它们。山区宛如一个巨大的果园,到处是丰盈的果实,没谁在意几株野生的葡萄秧。

或许是石缝里的土太贫瘠,或许是葡萄树太老迈,那些果实在漫长的夏天并不怎么长个儿。苹果的脸被秋阳晒得丰圆红润之后,葡萄粒还是小指甲那么大。

秋收之后,才会有一个人常去那面石崖边看看。他是一个黑黝黝的牧羊人,人们都叫他九爷。孩子们曾经跟着他走近那面石崖,摘几粒葡萄吸到嘴里,酸涩的差点连牙齿一起吐出来。

秋天一天冷过一天。终于有一天,北方乌云滚滚,最后一场秋雨要降临了。那面石崖冲着北方,迎着北风。冷雨落下时,把葡萄叶淋湿,把果实也打湿,挂着水珠。但石崖处的气温比向阳背风处低很多。转瞬之间,那里便白气蒸腾,雨点迅速冷却,结成冰珠。空中的雨雾也变成了雪粒。野葡萄崖白雪皑皑,已经变成了一面冰崖。

那时,九爷就晃着脸,笑眯眯地看着风雪中的石崖,嘴角浮出农夫果实丰硕时特有的喜悦。

最后一场秋雨也是第一场冬雨。野葡萄冰清玉洁。九爷满面红光,在雪后的第一个早晨就束缚纤绳,背着竹筐,把自己从崖顶上吊挂下来。

那天是采摘冰葡萄的节日。男女老少都在山崖下看九爷的表演。他挥着剪刀,把结成冰珠的葡萄成串地剪下,装满背篓便用绳索吊下石崖。卸载之后空背篓提上来,他继续欢乐地采摘。那些冰壳里的葡萄饱满圆润,像一粒粒珍珠,每一粒他都小心收好。

冰葡萄采摘完成的晚上,街巷里会飘荡着浓浓的酒香,是九爷启封了前一年酿下的冰酒。每家每户都可以派人端着玻璃或者陶瓷的器皿,去他那里打酒。冰葡萄由他独自采摘和酿造,酒香却飘满整个村庄。

冰酒被称为一场美丽的错误。两百年前的德国,葡萄园遭受到突然来袭的霜害。酒农为了挽救损失,只好将错就错,将冰冻的葡萄压榨,按照传统方式发酵酿酒。据说全世界只有奥地利、德国及加拿大等少数几个国家的少数几个地方,在温度、气候与各方面条件都配合的条件下,才会酿制出冰酒。许多年后,我品尝过各种冰酒,但总觉得缺少了九爷自酿冰酒的天然醇香。

但九爷已经故去多年。他在一次采摘冰葡时,牵引纤绳的铁环裂了。他滚下石崖,瘫痪在床,当年便去世了。村庄里从此再没有人采摘冰葡萄,也失传了酿制冰酒的手艺。

那些坚强的野葡萄树,依然开花结果。只是缺少了九爷的修剪呵护,如今已经枝残叶瘦,盖不满一座山崖了。

      《2014中国年度儿童文学》选载(漓江出版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