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当时明月在:宰相之子晏几道为何半生穷困潦倒

2020-02-09 23:09:01评论 历史 文化
当时明月在:宰相之子晏几道为何半生穷困潦倒

晏几道当然是一个风0流倜傥的公子哥们,和他的“神童”宰相之父晏殊一样生性浪漫。这“官0二代”的晏几道含着“金汤匙”出世,自然过的是锦衣玉食、倚红绕翠的奢华生活,在脂粉堆整天打滚的他,绝对是“金鞍美少年,去跃青骢马。牵系玉楼人,绣被春寒夜”,每天斗鸡走马、纵情诗酒,可谓是“费资千百万”,狎0妓饮酒唱和,好不风0流快活。以至于词风也和“大宋第一梦中情人”秦观有点相似,都是艳0词高手,婉约异常,晏几道还由此赢得了“宋朝十大词人”以及“宋词小令第一”的美誉。他的“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缠绵哀怨情真意切,和他老爸的“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简直是绝配,不知就里的人还以为这两父子是纯粹的一对“情痴”呢,其实不然。

 晏几道虽然没有他老爸那么神,他父亲7岁就能诗14岁考中进士,不过也差不多,他10多岁时就因诗才引起仁宗皇帝的注意,甚为青眼有加,还特许晏几道去参加宫廷派对呢,算是宠爱那级别的。

 应该说,晏几道的人生并不是那么复杂,甚至可以说是清汤挂面,一揽无余。仿佛他来这个世上就只做两件事:填词和泡妞。因为这些简单的人生理由,他连官都不想当了,多么清爽的理由。

 原本47岁才生他的晏殊可谓是老来得子,所以对这个最小的第七个儿子,也最是宠爱,就因为他聪明伶俐又喜欢舞文弄墨,很得父亲的文学艺术真传。如果按其父亲栽培意愿发展下去,估计当个高阶文官也未尝不可,因为在重视知识分子的宋代,连十分有为的皇帝宋仁宗都已注意到了他的诗才,再加上宰相父亲的人脉和推手,相信会是官0场的最佳新星。

 可惜,文人中的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痴”字作祟,晏几道却自己把自己的大好前途给搞砸了。

 或者他本人本来就无心仕途,即使是他的六个哥哥都谋取了功名当上了官,他自己还是心无旁骛地醉心于他的诗词徘徊于花间,乐得被冠上“风0流公子”之名而逍遥自在。

 晏几道一生也只做了颖昌府许田镇监之类的小吏,直到其父去世家道中落,也不改初衷,更不会利用父亲的故旧门生谋取功名,甚至于因献词给父亲的门生知府韩维而被一顿责难,说他“盖才有余,而德不足者”,应“捐有馀之才,补不足之德”云云,估计是他专傍欢0场艺0妓的风0流韵事让这些一本正经的卫0道士不爽了。

 即使如此,生性高傲的他也学不会势利,甚至于大名鼎鼎的苏东坡有结交之意,换了别人早已吐饭响应,他却一口回绝,说什么“今政事堂中半吾家旧客,亦未暇见也。”更加不用说会以诗词吹捧权0贵求取好处,还因为声援揭露王安石变法负面情况的好朋友郑侠(《流0民图》的制作者),而被下狱。

 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晏几道被下狱的证据,就是他写给郑侠的一首诗:“小白长红又满枝,筑球场外独支颐。春风自是人间客,主张繁华得几时?”罪名就是讽喻新0政、反对新0党。这当然是一种典型的“文0字0狱”,明摆着是以小0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正所谓的“欲0加之罪,何0患无辞”是也。

 不过细想起晏几道此诗的寓意,确实也是令人浮想联翩,以王安石变法那种人造的“繁华”,也确实是没有发展的可持续性,就像是春花绚丽一时,终究很快落花流水春去也,换了人间。以王安石那种睚眦必报的“拗相公”诗人性格,当然也嗅出了此中的异味,何况郑侠让其身败名裂,你晏几道又是郑侠的朋友,正愁没地方泄愤,你晏几道主动撞到枪口上来,敌人的朋友就是敌人,那就一并一网打尽吧。

 这就是不谙世事、不慕势利的晏几道所遭受的无0妄之灾,难怪世事洞明的黄庭坚曾在为晏几道的词集《小山词》作序时,也毫不客气地点出了晏几道的不开窍:“仕宦连蹇,而不能一傍贵人之门,是一痴也;论文自有体,不肯作一新进士语,此又一痴也;费资千百万,家人寒饥,而面有孺子之色,此又一痴也;人百负之而不恨,己信人,终不疑其欺己,此又一痴也。”也正是这样一种赤子般近乎笨蛋的痴呆和痴情,让其后半生一直穷困潦倒,甚至于连当时权0倾朝0野的奸0相蔡京多次请其填词,他老哥子也不知阿谀奉承以换取功名和钱财,算是傻到家的那种。

 当然,事物都有其两面性。正是因为这种没有任何杂质的纯粹痴和傻,让晏几道的诗词充满了纯情痴意、真挚深婉,十分动人心弦,让其充满了生命力,以至于世代流传,可谓是因祸得福,此中的得失大家也已经掂量出来了。

 而且,即使是十分失意,也还是有美人相伴,虽然大都是风尘女子,却又是她们成就了其的千古诗名也。

 比如他的那首著名的《临江仙》,就是回忆自己心爱的歌女小蘋而成的:“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记得小蘋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这词也可以说是晏几道的代表作,而且那个点睛之笔“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据说是化自李白的两句诗:“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归”,不过晏几道却是化出了新境界,明显比诗仙更加“高0逼格”,充其量李白就是宫中及时行乐是也,是带着酒气的轻飘飘,而晏几道的词,却是力透纸背的一种人生寂寞,而且因此种无可排遣的冰冷入骨的寂寞,却让主人公的爱情变得如此温暖如此美丽,以至于穿着两重“心字”图案衣衫的小蘋,被月光笼罩的俏脸,便盛开成了一朵圣洁的白莲花,有一种在月宫里的嫦娥那种不真实感,琴声悠扬如仙乐飘飘,纤手轻诉,那是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最终小蘋踏着月色归去的彩云般绝美背影,简直可让晏几道醉上千年。

 瞧瞧,这就是我们可爱的“情痴”晏几道,简直就是想入非非又情真意切,可是一年之后,斯人已经杳如黄鹤,人去楼空,雾锁亭台,帘幕紧闭,唯剩在落花前喝闷酒的失意人,冷眼看着微雨中缠绵双飞的春燕,一片春恨袅袅升起,无处排遣。

 这“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可谓是融情于景、立意高远、意蕴深刻、对仗工整,难怪好事的杨万里颇有捉弄意味地评这两句词曰:“可谓好0色而不0淫矣”,有的诗评家认为是高度评价十分欣赏,而有的直接就认为变相骂了晏几道是好0色的情痴,而且见一个爱一个。

 所以,作为公子哥儿,晏几道不仅是情痴,而且也是写情高手,词和他父亲相近,燕子去了又来的那种淡淡忧伤,但晏几道的词比其父的恬适或更进一步,也就是思想内容更加深刻,成就更高。

 他的词虽然有点艳0情飘飘,却因为用情真挚、毫不造作,再加上对歌女的悲苦命运充满同情,同时善于挖掘她们十分人性化的美好心灵,又表现出了自己不同流合污、傲视王侯的高贵品格,且语言清新、韵味十足、个性张扬,在小令方面可谓是两宋第一,没人能与之匹敌。

 当然,有心人还是发现了宋代另一著名词人秦观与晏几道在小令方面令人兴奋的共同点,也很喜欢把他们进行一番比较。

 事实上,秦观这位“大宋第一梦中情人”的艳词,确实是和晏几道有几分相似,秦观的爱情词有近40首,大抵都是写与歌0妓和少女的卿卿我我,那种单恋或苦恋,几乎和晏几道的词如出一辙,是爱情情景剧的全程直播,秦观这“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是不是特么与晏几道的“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情景特别协同呢?

 看来雨是最能把他们的爱情鸟淋湿甚至折翼的最佳道具了(正如晏氏父子的“爱情燕”一样神奇,可谓是教主级人马),更由于他们都写得情真意切、委婉含蓄,所以便显出了非同一般的高妙,可谓是艳而不俗,轻柔细腻,质感很好,值得细品。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