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鼎湖听泉
鼎湖听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40,675
  • 关注人气:1,8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有种爱叫放手:汉武朝笑星东方朔为何一年娶妻一次

(2019-10-17 18:18:18)
标签:

历史

文化

有种爱叫放手:汉武朝笑星东方朔为何一年娶妻一次
    关于滑稽之雄 东方朔,可谓是趣事多多,后世还有很多戏曲、影视把之铺陈成传奇故事,赚取了很多人的笑声和眼泪,是一个受众度很高的历史猛人。


东方朔,这个中国响当当的“智圣”,原本也是一个很有政治谋略并打算成为皇帝左右手的人。不然的话,他给皇帝上书也不用上了皇皇三千片竹简,必须要两个精壮的人才抬得动,还让皇帝苦读了二个月才能读完,简直就是奇闻。然而,他却阴差阳错成了皇家文工团的头牌“小品演员”,或且说是汉武朝首席笑星,因为汉武帝始终把他当俳优看待和豢养,让他逗笑自己,以解烦忧,从头到尾都没有特别重用他。


前文我们曾讲过他哄骗侏儒以引起皇帝注意的趣事,那应该是他以死相搏努力开拓官场前程的一次“孤注一掷”。


正因为“独0尊儒术”下的文化犬0儒定位,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东方朔,便只能以政治“倡优”的身份来插科打浑,玩世不恭一番,虽然把皇帝逗得人仰马翻、心花怒放,须臾离不得的样子,也只是仅此而已,不会有太多的政治重任压到他的肩上,永远是最高0统治者身边耍宝的“侍郎”。


所以,基本上著作等身更是中国历史上“智慧化身”的他,在然时观察颜色,直言切谏而未果之后(因为皇帝只需要他的逗笑小品而不是谏言),也只能知趣地端正自己的态度,扮好自己的“角色”,弄清自身的人生定位,即做个没有思想的都市“隐士”, 大隐隐于朝,游戏人生,还特别喜欢玩现在来说也十分前卫的“换0妻游戏”,以此种感官刺激麻醉政治失败的痛苦神经,是标准的情场浪子或采花大盗,居然有传说他死后还成神仙了,在天庭灵霄殿有他的名号。


关于他著名的“换0妻游戏”,史曰:取少妇于长安中,好女,率取妇一岁所者即弃去,更取妇。所赐钱财,尽索之于女子。(《史记》)


按照解说汉史的百家讲坛大腕王立群的解读,居然也能言之凿凿地总结出了满肚子搞笑段子的东方朔的三大“换妻铁律”:一是专娶长安女;二是专娶小美女;三是一年换一次。简直是洪福齐天,艳惊众人。


而最令人惊奇的是,东方朔还有一个怪癖,就是参加皇家盛宴后,喜欢私自把剩下的美味佳肴打包带回家中,还不是用漂亮的饭盒装上,却是用的自家的衣袖揣入怀中,偷偷运走,连华服弄脏了都不为忤,整个一个标准的二百五式“老顽童”,这样的一种官场“另类造型”,很令人想起了汉初萧何大爷以“自污”来自保的把戏,太聪明的人和太有能力的人在官场始终会让上司寝食不安,如果想活得好好的,那么装装傻倒也是最好的“自卫武器”。


反正,武帝不太喜欢聪明的智圣东方朔过多关心政治,只要把小品演好就行,要求并不高,所以怀才不遇的聪明东方朔也不想或不敢强出头,正所谓用之则为虎,不用则为鼠伴0君如伴虎也,到头来怎么死都不知道,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也就努力娱人兼娱己,什么玩笑都敢开,什么人都敢嘲弄,就是不敢和皇帝开政治0玩笑。


如前所说,他屡次把皇帝赐给的华美绸绢变现,然后娶长安城中年轻漂亮的女子为妻,尽情享用,一年之后便让人家“还俗”,自由再嫁。古时候很多大官或大款,都恨不得能像皇帝一样三宫六院三千佳丽左抱右揽,哪会嫌自己老婆多的,这大情大圣东方朔却反其道而行之,偏偏大唱“有一种爱叫做放手”,娶一个放一个,自己不用也让别人用上,果然是有一点怜香惜玉点的况味,为这很多同事嘲笑他是东方疯子,标准败0家子一个。


东方朔听到后,也不怒,继续若无其事地发酒疯趴地大唱饮酒歌,“隐居世俗中,避世金马门”什么的,快乐无比,神仙不如也。


他的那些同事当然不好理解他的嬉笑怒骂、狂傲不羁为哪般,而洞明世事的汉武大帝当然会洞悉了自己的“小品王”的良苦用心,于是对众人说道:假如东方朔不放浪形骸,你们哪个会比得上他呢?


这当然深藏玄机,意思是说如果东方朔不假痴不癫,不做朝中隐士,那么保全自身就难了。


所以,性格本来就滑稽诙谐,言词也敏捷多智的东方朔,经常被那些不开窍又一本正经看不开的文人博士指责为耍滑头,开会议事的时候都义正词严地一同诘难东方朔说:同是能言善辩、知识渊博,苏秦、张仪偶遇大国君主,就能位极人臣,流芳后世。而您老空有治国御臣方术,熟习诸子百家,见多识广,还遇到了圣明皇帝,为什么几十年来官衔不过是个侍郎呢?是不是你的道德修养不够高,行为不够检点?


非也!这个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因为我和苏秦、张仪他们所处的时代不同,也就没有可比性,这哪能简单地机械类比、相提并论呢?苏秦、张仪处于乱世,诸侯群雄争霸,谁得到士人就强大,失掉士人就灭亡,所以士人常常有可用武之地,也很容易身居高位。如今天下一统,圣主在上,四海归心,人才济济,只要听圣主号令就是了。古书曰:‘天下无害菑,虽有圣人,无所施其才;上下和同,虽有贤者,无所立功。’基于此,我想假使苏秦、张仪降生于我们的时代,估计他们可能连一个小官都混不到,又怎敢期望做到常侍郎呢?所以说时代不同,立身处世的标准也就要随之变化,不然的话就是泥古不化。你们可能看不惯我做朝中隐士,却不明白这是我的一种自我修养的方法,诗曰:鼓钟于宫,声闻于外。鹤鸣九皋,声闻于天。如今世上隐士,一时虽不被重用,却能超然物外,独立自处,如古之许由,近之接舆、范蠡,虽寡朋少侣,却能修身自持,最正常不过,你们为什么要对我另眼相看呢?东方朔振振有词地辩解道。


这东方朔果然是话中有话,睿智异常。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