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鼎湖听泉
鼎湖听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91,896
  • 关注人气:1,7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甘露之变5:郑注李训为何把牛李党羽大面积清洗

(2019-09-18 12:40:14)
标签:

历史

甘露之变5:郑注李训为何把牛李党羽大面积清洗

5)皇帝“倒阉”的中流砥柱人物

 

关于唐文宗的施政昏庸和“政改”弊端,历史学大佬司马光早就洞若观火,他在自己主编的千古奇书《资治通鉴》中已经有了盖棺定论式的精彩评述,司马光曰:“夫木腐而蠹生,醯酸而集,故朝廷有朋党,则人主当自咎而不当以咎群臣也。文宗苟患群臣之朋党,何不察其所毁誉者为实,为诬,所进退者为贤,为不肖,其心为公,为私,其人为君子,为小人!苟实也,贤也,公也,君子也,匪徒用其言,又当进之;诬也,不肖也,私也,小人也,匪徒弃其言,又当刑之。如是,虽驱之使为朋党,孰敢哉!释是不为,乃怨群臣之难治,是犹不种不芸而怨田之芜也。朝中之党且不能去,况河北贼乎!”(《资治通鉴》卷245

大意就是说,大凡树木腐朽了就会产生蠹虫;食醋腐败更会聚集蛀虫。故朝廷出现朋党为患,就说明君主治政不严控制政局能力不强,应当首先自我引咎,从自己那方面深刻检讨才是,而不应当责备文武百官搞朋党。唐文宗如果忧虑群臣朋党为奸祸害朝廷,为什么不去认真调查核实这种毁誉是否属实?而且更应该弄清楚宰辅们所荐举的官员是否德才兼备,办事是出于公心还是出于私心,他们本人是君子还是小人,这都是人主所应该具备的施政素质和把关能力,不然如何领导国家?皇帝只要能明察秋毫,任人唯才,亲君子而远小人,纲纪严明,再加上赏罚分明(学学千古一帝李世民吧,榜样啊),如果这样治官的话,就是驱赶百官去朋比结党徇私舞弊,他们也不敢那样去干啊!最可笑的是,唐文宗不仅不去这样做,反而反过来埋怨文武百官胡作非为难以驾驭,这正如一介农夫自己不种田也不锄草,却抱怨田地荒芜没有收成一样可笑也。唐文宗还感叹什么去河北贼易,去朝廷朋党难,朝廷中的朋党尚且不能铲除,何况对于有枪有炮的河北三镇的叛贼呢!这算是什么话,荒谬至极。

正所谓那句古代名言“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由唐文宗的言行中我们也不难判断他是怎样的一个皇帝啦,不乱套才怪。

而且这朝中的朋党轮流做庄,他自己管不了,还因为李德裕阻止唐文宗宠幸李训(皇帝认为他和郑注一样是不可多得的奇士),认为李训是个小人,王守澄、李训、郑注因此憎恶李德裕,便唆使唐文宗贬李德裕出京城,再召还牛党李宗闵为宰相,最后是牛李两党一同驱逐。

本来牛李党争,按照历史大家范文澜的说法:“李宗闵朋党依附宦官,两个朋党相争,其中也含有一部分朝官反对宦官的意义,唐文宗不知保持用来较为有利的李德裕朋党,却为了想去掉朋党,因而加强李宗闵朋党,使自己完全陷入王守澄党的包围中,但是,他还在想望诛灭宦官。”(《中国通史》第三册)

这样的混乱思维,简直就是扶不起的阿斗,还指望他能诛灭宦官振兴唐朝,这不是痴人说梦是什么?

好,话分两头,各表一枝。我们先转过来讲郑注和李训。

因为这两人太诡异,来路也太神秘了点,比蓬莱仙境里的仙人还神秘,一下子冒出了这么个政坛新贵,都是靠歪门邪道坐火箭上来的,大家当然都有一点悻悻的,所以朝中不断有人反对这两人上位,认为这两人太邪门了,这算是什么事?当时的宰相李德裕就因武昭案中李训的拙劣表演(栽赃嫁祸也),强烈反对皇帝任用李训并委以重任。这个明显有致命政治弱点的人就因为会花言巧语搞风搞雨,最重要的是能为皇帝“铲除”宦官,所以对于文武百官的强烈抗议皇帝却置若罔闻,当耳边风。皇帝可能是认为他们再差,也不比面对肆虐政坛多时的宦官却采取充耳不闻不理不睬,“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的其他朝官差,像被阉了一样一声不吭。

所以听多了这种反对声音之后,唐文宗也不耐烦地对朝臣说:人谁无过,俟其悛改。就差不说你们也是软脚蟹一个,也不是十全十美,至少连作反的勇气都没有,只会像娘们一样缠绕宦官这棵大树做藤科动物,懒得理你们。最后还是“顶风作案”任李训为翰林侍讲学士,后来又是礼部侍郎同平章事(宰相),位极人臣。

据《资治通鉴》记载,有一个叫李珏的翰林学士说郑注是奸佞小人立马被贬。因为这些朝官的所作所为,得势后的郑注和李训对他们十分深恶痛绝,并进行大肆报复,把这些向皇帝告自己的御状的朝官全都斥为李德裕和李宗闵的党羽,进行大面积清洗,总之是每天都有人被贬逐出朝,搞得满城风雨的款式。盘踞朝中多时的牛李两党也几乎被全部排挤出去,腥风血雨啊,一时朝中尽默。

据历史牛书《资治通鉴》超越时空的报道:“班列殆空,廷中汹汹,上亦知之。”反正就是朝中官员被赶走太多,后来上朝时,百官的班列为之一空,朝廷上下都人心惶惶不可终日。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人都没了革命工作还有谁来干?这不是胡闹是什么?

皇帝当然也知道这种荒唐事,因为他已经把要剿灭宦官的重担压到了这两人身上,而且他俩也同意了,答应为皇帝效犬马之劳,成了剿灭宦官的“三驾马车“,最佳治宦“历史三人组”是也,成败就在此一举了,皇帝当然也默许了郑注李训的胡作非为,更加不可能严肃处理他们的“倒行0逆施”,大家是同一条船上的人,而且他们的主子都是权宦王守澄,让他们筹划剿灭宦官之事神不知鬼不觉的,等于是从敌人内部策反了两个超级卧底,当然不会引起任何人包括宦官的怀疑,这么佳的“障眼法”当然保密工作就好做很多,更加容易成事,绝对不会重蹈宋申锡的覆辙。

而且之前宋申锡也曾想要郑注的命,好在他福大命大,负责逮捕他的京兆尹居然做卧底告诉了权宦王守澄救之,说起来王守澄还是他的救命恩人,谁也不信郑注会想要了王守澄的命(把之纳入政治人范畴就好理解了),总之皇帝有求于郑注李训,当然不会想他们死。你们这帮牛李党人也曾为各自利益斗得一派乌烟瘴气,也该有人来收拾你们了,一箭双雕的买卖谁还能反对了?我才不是一个政治傻瓜呢,唐文宗得意地想。

最后还是郑注和李训怕事情闹大了,担心因此被人控告(赶狗入穷巷也容易被急坏了的狗反咬也),到时偷鸡不成蚀把米,还反过来动摇了自己的地位,于是立马悬崖勒马见好就收(果然是有政治见地之人),居然主动劝唐文宗下诏,说处理了一班朋比为奸的贪官污吏后,朝廷风气已经为此一新,清洗工作也已经圆满告一段落,就至此吧,以后凡是李德裕、李宗闵的亲朋戚友及其弟子部下,除今日以前贬黜的以外,其余的一律不再追究罢免,以免唐朝政局不稳定。

大规模政治清洗之后偃旗息鼓,也有效地安抚了人心,避免狗急跳墙坏了大事,从此局势也逐渐安定下来。

写到这里,大家一定想问,作为权宦王守澄心腹大将的郑注,为什么要那么急切地举起反对宦官的大旗呢?王守澄可以说是他的救命恩人又是衣食父母米饭班主,他为什么要自己“砸”自己的饭碗,并搬倒自己的靠山呢?这是正义行为还是狗咬狗骨?难道他还是“革命义士”了不成?如果他那么想多行不义不自毙的王守澄死的话,为什么他又向王守澄揭发了宋申锡的剿灭宦官计划,把王守澄从危险境地中救了出来,并由此而导致唐文宗苦心孤诣策划的剿灭宦官计划轰然流产了呢?这个当然是一种悖论,简直就是出尔反尔的典型。

唉,历史原来是这样,由于年代的久远和事件的逐渐模糊,当时的人物的最初确切用意早已如晨雾那样扑朔迷离。透过历史的迷雾,有时候基本上我们也是被弄得如堕五里云雾之中,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想也想不清道也道不明,只有干瞪眼。

那么郑注后来为什么成了倒阉的急先锋了呢?为什么曾亲手破坏皇帝的“倒阉计划”的罪魁祸首,在这个当口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华丽转变,又成了皇帝倒阉的中流砥柱人物了呢?至少此刻的他已经是位极人臣,基本上也是达到了个人生活指标的极致了,再进就会惹来杀身之祸了,为什么他要冒着生命危险突然倒向处于劣势的唐文宗的怀抱呢?

这事弄不好可能连自己曾经拥有的政治筹码都因此而永远失去并被踩翻在地永世不得翻身(后来发生的事情果然印证了这些猜想的正确),他图的是什么?难道他突然发瘟得了失心疯?

因为我们也能从前面郑注几次斗智斗勇化险为夷的传奇经历中看出,他绝对不是一个糊涂虫,心里清醒得很呢,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充满政治智慧又见多识广的一时俊杰,标准政治人是也。

他之所以倒向皇帝那一边,当然是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因为他看到了如果“作反”成功的话,那么他作为政治支柱性人物在皇帝掌握了绝对权力之后所获得的利益会比王守澄给他的多得多,说穿了他在权宦那里也只是一只投机取巧的走狗而已,基本上和李宗闵一样都是“藤萝”科动物,随时被别的人取代,而帮助李唐夺回失去的国家控制权的功劳,那是没人能随便就取代得了的,和狄仁杰“再造唐朝”的功绩甚至可以相比美,说是“开国功臣”类型也不为过,比攀附权阉风光得多,地位也会水涨船高。

关于这一点,历史大家范文澜也说:“八三五年,唐文宗将心事密告李训、郑注。李训、郑注二人认为有大利可图,都答应以诛宦官为己任。”反正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再加上善于投机钻营为了利益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奸佞帅哥李训的推波助澜,最后大家一拍即合,二人都甘心效死为皇帝铲除宦官势力。

这个也正是应了那句老话“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郑注和李训这对善于用花言巧语忽悠别人的家伙,更加会遵循丛林法则的政治斗兽场的游戏规则,以利益的最大值为根本,其他的可以无视,最多是成王败寇,或飞黄腾达或身败名裂,反正人生也不过是“幸亏”和“可惜”两种极端走势而已,成就幸亏败就可惜,好过浑浑噩噩不痛不痒过日子,太平淡的日子不适合政治投机家郑注和李训,那样简直是侮辱了他们的智商,即使是轰轰烈烈地败了,也愿赌服输。

这个,从他们传奇又离奇的死亡传说中就略见一斑。

权变失败后李训逃离京城去投奔有私交的终南山僧人宗密,以为能剃发为僧躲过宦官的追捕,由于众僧怕祸及寺院不同意收留,最后悻悻离去,在奔往凤翔的途中被擒获。押送京城时离奇故事发生了,此时的李训怕被送到神策军那里酷刑伺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就惨了,居然又能施展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成功地游说押解他的人干净利落地斩下他的首级向神策军交差,没有多大痛苦地“就义”,视死如归的款式。

郑注更绝,他甚至没有跑路,因为跑也没用。郑注不跑当然是想如上次用滔滔不绝的辩才说服韦元素放过他一条生路一样,来说服要收拾他的监军张仲清,他有这个自信,他本身就是一个江湖大佬,也是一个舌灿莲花的政治赌徒,以前靠他的出色口才平步青云,这次他也同样自信自己会像以前一样逢凶化吉。虽然张仲清也对他很客气,还请他上座并上茶。不过他最终逃不过这一劫,因为还没有容他开口说话,却在他举杯饮茶润喉之际,可惜在他身后的押衙李叔和不给他机会,快刀斩乱麻般当场砍死了他。

这些以后再详谈吧,我们先讲讲甘露之变的全过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