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富贵险中求:李义府首倡立武媚娘为后

(2018-12-06 13:18:00)
标签:

历史

富贵险中求:李义府首倡立武媚娘为后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奸诈小人李义府将被贬出中央政府职能部门而铺开的。也正由于武系四大金刚(许敬宗、李义府、崔义玄、袁公瑜)的加盟,才使根基不牢的武媚集团绝对控制朝廷成为可能,说起来不管是王皇后还是萧妃都只是政治争斗的棋子或幌子而已。而当时这四大金刚多是失意的小人,富贵险中求,吃饭喝粥就看这回押的宝对不对了,翻身就靠这回舍身一搏了。


公元655年,不知什么原因,当时的“摄政王”长孙无忌突然要宝贝外甥李治免去李义府中书舍人的职务,贬他去边远的壁州做司马(白居易好像也吟过什么“江州司马青衫湿”的名句,说的就是遭贬的郁闷伤情),这确实是非同小可,事关前途命运的事,狡猾如狐狸的李义府不可能不当一回事,于是立马找人商量。


其实,在武则天立后前后,朝廷的左中右派都已经敏感地捕捉了战机,重新站队基本是每个政治人绕不过去的坎,就考你的政治眼光够不够毒了,迈对了脚步荣华富贵会向你热情招手,而反过来就是一步错满盘皆输,所以那时也是暗流汹涌,背后的推手更是频频,拉拢与反拉拢,勾结与反勾结,一直成为当时政治生活的主旋律,政治得意者要拼命保住自己的主导地位,而政治失意者更能从那诡异翻卷的政治云层里窥出一点破云而出的阳光,于是很多的政治动作纷纷出笼,而当时属于失意者的李义府和许敬宗早已暗暗有了政治“牵手”,就差下手的时机和动因而已,长孙无忌的这一政治“损招”也加速了失意者联盟的反抗步伐,所以俗话也说不要赶狗入穷巷,狗急是会跳墙的。


其实,在此之前,李治和武媚娘就有意对权臣长孙无忌进行超大动作的拉拢,除了天子携自己的武老婆亲自出马去其府上亲密“拜访”,革命小酒热情地往上端,这还不算,天子又涎皮赖脸地硬要送多少车金银财宝给他的“影子上司”长孙无忌,还怕不够,又主动提出要升亲舅父的几个儿子当大官,武媚娘也为此浪费了很多无谓的媚笑和奉承话,好话讲了十大箩,就差没磕头叫一声爹了,其实他们此行的目的也十分简单,就是要长孙无忌点头让武媚娘取代已经如废人的王皇后。


按正常思维来说,大家都是十分亲的家属,亲舅父嘛,不看僧面也看佛面了,长孙无忌还不笑意盈盈地吐饭响应,顺水推舟送个顺水人情,那才叫傻呢,又发财又升官的,人活在世上不就图这个吗?


呀,如果你这样想就大错特错了。这世上居然就有这种稀有的白乌鸦,天子亲自出马来做“危机公关”,一般人一定是感激涕零,没金没官都无所谓了,这叫长线投资兼面子工程,居然长孙无忌不买天子的账(从这儿你也可以大胆推断谁是真正的话事人了),反正是酒照喝旧照叙,就是不叙武媚娘当皇后的事,这狡猾的老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谁也不知道,反正弄得天子公婆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碰了不大不小的一个软钉子,一抹脸一层厚厚的灰。


我相信阴毒的武后就是从那时起,埋下了对长孙无忌不可遏止的仇恨种子,并要一啖其肉而后快的。


所以,基本上从此唐宫廷也就迅速形成了两派政治力量,简单说也就是拥武派和反武派,围绕废后的事进行了暗无天日的政治厮杀。


就是在这样瞬息万变的“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政治厮杀的社会大背景下,李义府、许敬宗勾结谋私的政治联盟立马呼之欲出,因为他们知道人总是要“扎堆”的,分化组合是绕不过去的政治议题。既然不能融入掌握实权的老臣派中,那么倒入新兴的武媚派也算是上上之策了(逍遥派不好混啊,那说明你早已被边缘化),何况她手里握有大王牌,又急需组建自己的政治班底。


而当长孙无忌要免了李义府的中央大员职位时,原来还有点观望态度的他立马亲密地倒入了武媚娘的政治怀抱之中,果然也押对宝了,从此换来了一段从未有过的锦绣前程。

 

正是这一调职风波,武则天的政坛“四大金刚”也从此正式浮出水面,跑到了唐朝的历史前台,过了一段呼风唤雨的写意日子。而经此一折腾,也引起了一股政坛站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很多政坛人物迅速拜倒在武媚的石榴裙之下,陷入了天后那万劫不复的“温柔陷阱”而乐此不疲。


其实,关于李义府要外调的风声,早就通过内线,传到了老奸巨滑的当年用诗歌“不借一枝栖”向李世民跑官要官的本家李义府本人那里,刚开始李义府还真是有点慌神,非常沉不住气,慌不择言地立马把底子交给了比较要好的同事王德俭。这王德俭也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他其实就是曾大面积改史而让人诟病的许敬宗的外甥,平时也知道许敬宗野心勃勃,总想找通往权力之路的天梯,而且他也知道李义府和许敬宗这对老狐狸早就同穿一条裤子,沆瀣一气,所以即使是没有什么最好的办法也要应付一下李义府了。


于是贼脑子一转,计上心来。他最终想出的妙计就是以毒攻毒要李义府兵行险着另辟蹊径上书要求拥立想当皇后想得要疯了的武则天(这个地球人也都知道),如果由此而博得天子的青睐的话,不仅不用贬到地方,还有可能因跟对主人而荣升了呢,可谓是反败为胜的一记妙招。赌不赌这一局?吃饭喝粥就看这一手了。


于是,一个重大的“变天计划”就在一个始料不及的自保计划中迅速出炉了。李义府当时也没有更好的自保办法,反正也就是要出局,为什么不搏这一局呢?豁出这条老命了,因为他也知道天子早就有了废后之意,只是被那帮作威作福的摄政老臣长孙无忌之流,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横加干涉罢了,要是有足够的力量推动的话,他绝对会启动废后程序的,一旦成功他就是功臣,升官发财绝对不是梦。于是越想越兴奋,立马赞美王德俭小朋友脑袋瓜子灵,想出了如此绝妙、如此有远见的翻身大计,立马转忧为喜。于是贯彻落实精神不过夜,立马付诸实施。恰好那天小王在中书省值夜班,怀着十分激动心情的李义府,硬是不计报酬不要夜班费为小王代班(“西北活雷锋”也),也为把立武媚娘为后的华丽奏表顺利送到天子手中创造了最有利的时机条件,顺便表表忠心。


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李治看到支持武媚娘立为皇后的华丽丽奏表之后,简直就是喜出望外,兴奋得差点晕了过去,这义府本家他妈的简直就是及时雨宋公明,专救我来也。因为那时摄于长孙无忌等人的威势,没有多少人会公开表态支持武则天为后,为了这个不知李治被亲爱的武媚娘骂他无能了多少回,屁都不能放响一个,正烦着呢!


连亲舅父也不买自己的账,羞死了,正想找个小缝钻下去呢,居然有不请自来的“同盟军”,简单就是救他于苦海之中,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有了这张奏表,就说明朝臣不再是“铁板一块”,更可以以此为突破口,撕开一个启动武媚娘立后的裂口。哈,这回有好戏看了。不好意思,舅父,你不给我面子,我自己把自己的面子挣回来,你就不要怪外甥无情了,这么多年在你的至高领导下做个冒牌天子,这个罪我算是受够了,被你像一个小孩一样欺压,我都不哼一声,你拥立我当天子的那些大恩大德也算是还完了,你也赚狠了,捞够本了。我不想再听命于你,我要自己做天子,我不想当超级应声虫做天下最大木偶了,再说你也就是一个外戚而已,哪会比我孩子的母亲可靠呢?今天你反对立后,明天你也可以废帝,哪一天你不高兴我还不是得把皇位生生给你让去?


于是,李治立马笑成了一朵花,对李义府展现少有的和蔼可亲,这明摆着是雪中送炭嘛,这世上雪中送炭的人本来就少得可怜,作困兽斗的李治比李义府更需要一个政治翻身的机会,而李义府就是最重要的棋子和马前卒,爽啊!


所以,李治高兴之余不仅没有贬他的官,让他马照跑、舞照跳、妞照泡,据说还送了一斗珠宝给他,说一切OK,谢谢支持什么的,而当武媚娘听到老公说起此事时,也立马心情多云转睛,也不再说李治是窝囊废别人要坐他的江山什么的了。


心满意足后,武媚娘又喝水不忘挖井人,想起这个可爱的跑官诗人李义府,是他把自己的差点飘走的政治前途打捞上岸的,他是一个十分出色的危机公关人员,于是也派人秘密拿重礼去表示感谢,说没有你就没有我什么的(重复了一次她在王皇后面前说过的那些话),还说以后紧跟她紧密团结在她和天子的周围,绝对有你荣华富贵享受的。


终于,在李义府首倡拥立武媚娘为后之后,朝野上下也立即炸了马蜂窝。李治居然干净利落立马扭转了处处挨打的政治局面,这回是他在那帮老鸟面前“雄起”了起来,连他的亲舅父都有点不认识他了,因为这回不是他找他们谈判,而是居高临下地以天子命令让他们对立武媚娘为后表态,而且是无条件的那种,非此即彼。纸老虎发威也有虎气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