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赌球:唐僖宗以击球胜负来任命节度使

(2018-06-13 11:23:04)
标签:

历史

赌球:唐僖宗以击球胜负来任命节度使
    在万众瞩目的世界杯开幕之际,本人也来蹭点热度,这一篇我们来开扒作为唐朝“运动健将”的唐僖宗用赌球的形式来任命封疆大臣的奇葩事,蛮应景的。


唐僖宗是一个容貌端庄标致的大帅哥,却又是一个心智不全迟钝呆板的弱智儿(政治方面的),唐僖宗之所以不是嫡长子而被立为太子,宦官看中的就是他是傻瓜的这一点(唐朝最后一位有为皇帝唐宣宗李忱也是靠装傻而被立为帝的)。前文曾扒过唐僖宗是一个好玩之人,经常微服出游,是一个出名的“顽主”(借用王朔的话来说),总之他喜欢斗鸡、赌鹅, 喜欢骑射、剑槊,还精通音乐、围棋,反正游玩的干活他几乎全是行家里手,标准的“二世祖”形像(这个在电影里看到的太多了,就不用再费神描述了)。此外据说他打马球技艺超群,他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的样子,为此他曾大言不惭地对优伶石野猪说:如果有个击球进士科考试的话,我绝对能考个状元回来给你看。石野猪可能是十分得宠吧,说起话来也毫无顾忌,他半开玩笑地对皇帝说:如果遇到尧舜那样的圣明君主做礼部侍郎主考的话,恐怕陛下不仅会名落孙山还会被打屁股呢!简直就是明朝的某位皇帝“主人的本事一窍不通,奴仆的技艺无所不能”的超级翻版,可惜唐僖宗不是马球运动员了,唐朝体育界的一大损失也。


话说唐朝的许多皇帝都酷爱打马球,黎明主演的电影《王朝的女人》,就有很多李隆基打马球的镜头。资料显示,马球古称“击鞠”、“击球”,玩者骑在马背上,以球杖击球入球门。据说唐时的马球有单球门和双球门两种玩法,活脱脱一个古代中国足球另类踢法。


大家可能还记得前文我曾讲过的唐僖宗李儇的搞笑故事,也就是唐朝有数的大宦官田令孜如何巧妙为唐僖宗养马而得宠的故事,反正这个12岁被权宦糊里糊涂扶上皇帝宝座的少年皇帝是一个极其贪玩的人,是一个国家级运动健将,尤其是马球打得极好,也才有上文他曾自信地对近臣吹牛B说要搞个击球状元什么的说法,而且骑射、剑槊、围棋、赌博样样精通,天资聪颖的他却把之用在了游玩上,政治智商几乎为零,简直就是一种大唐政治的悲哀。

如果是在承平盛世,唐僖宗可能是一个很好的体育人才,可惜在他在位的25年,大唐已经处在了风雨飘摇之中不能自拔,他本人也曾因农民起义造成的政局动荡几次逃离长安,就在这样的社会矛盾空前尖锐激化政局一派混乱的社会政治背景下,已经到了国破家亡的地步的唐僖宗照样做政坛“嬉皮士”,一点收敛也没有,后来虽然有摆脱宦官励精图治的想法,不过以他那只有25的弱智政治智商根本就是痴心妄想,而且基于当时的政治大势,经历了无数折腾的大唐帝国基本上已经逃脱不了走向灭亡的厄运。这个是不以唐僖宗是否贤明而最终能力挽狂澜的(就像明崇祯帝也励精图治过,却无可奈何让明朝落花流水灭亡去),因为曾经威震八方的大唐已经伤到了根基,再也伤不起了,这正如懿宗朝担任翰林学士的刘允章在《直谏书》中国有九破描绘的那样:终年聚兵,一破也。蛮夷炽兴,二破也。权豪奢僭,三破也。大将不朝,四破也。广造佛寺,五破也。赂贿公行,六破也。长吏残暴,七破也。赋役不等,八破也。食禄人多,输税人少,九破也。国破基本上也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了。

当时紧迫的局势,除了做些小打小闹的“维持会式”的政治动作,来让大唐苟延残喘之外,基本上谁都没有能力扭转大唐亡国的局面了。

何况唐僖宗这个“温室花朵”,玩得疯狂起来,比他的同样骄奢淫逸的老爹唐懿宗更加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在宦官的诡异运作中,正如某些历史研究者所说:“唐僖宗的腐败程度不仅没有减少,乾符年间(唐僖宗年号)以来的统治反倒黑暗了几分。”老百姓到了“八苦五去”( 刘允章语)民不聊生的凄苦境界,其时的王仙芝和黄巢大规模农民起义就更加打击唐朝的统治基础,国破人亡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所以,唐僖宗虽然天资禀赋高超,而此种高超全跑到了玩那疙瘩去了,没有一点治国之道,生于深宫的他又处处受到宦官掣肘,即使是想重振唐威也只是镜花水月,成了无源之水,也只能在玩耍的麻醉下让唐王朝支离破碎无力回天。

唐僖宗即位不久(公元873年即位),就爆发了王仙芝、黄巢领导的唐朝最大的农民起义,“满城尽带黄金甲”啊,从这你就知道那时的大唐政权处于怎样的风雨飘摇之中,然而即使是在这生死存亡之际,甚至作为一国之君的他连要维持一下的心思也没有,整天和皇室诸王赌博掷骰子,忙得不亦乐乎,很多政事都交给对政治也是一窍不通只会歪门邪道的神策军中尉田令孜打理,因为田令孜自小就照顾唐僖宗,给他养宝马玩乐,所以皇帝对其很信任,唤为“阿父”,宠信程度可想而知,唐僖宗喜欢铺张浪费散尽钱财,钱不够用时田令孜就教他随便出动城管去夺取市面上的商人宝货,不从的一律交给京兆尹乱棍子打死,连宰相都不敢说话,因为那时宦官拥有绝对权力,皇帝又是这样的废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样一来,吏治更加腐败,朝政更是一派混乱。

那么田令孜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在此不如插叙一下。

和所有发迹权宦一样,田令孜也是一个地位卑下却又颇有心计的宦官,最重要的是他还是一个博览群书的宦官,这就令人非常惊奇了,流氓有文化谁也挡不住也。

总之,这是晚唐的又一奇人,一夜之间发迹得令人看勿懂,从一个陪小唐僖宗睡觉为其精心养良马的小混混,因为碰上了好玩的人主,居然也由此发迹,从一个地位低微的小马坊使(也就是负责管理州县进献给皇帝的良马,地位近似于孙悟空在天宫时的职数吧),一跃成了当时一言九鼎的“宦官四贵”之一,先是枢密使,后又是掌握兵权的神策军中尉(即禁军统领),和皇帝亲好一家,被皇帝亲热地称呼为“阿父”(养父),迅速成为了当时炙手可热的政坛“话事人”,甚至于可以绕开皇帝随便给人封官许愿,说白了也就是“摄政王”,也可算是影子皇帝的那种。很多人为了得到一官半职,争相去贿赂这个阉人,一时门庭若市的样子。

可以预见的是,像田令孜这种玩弄权术立身的没有多少政治素质的人一旦大权在握,基本上每决定一件事都会是祸国殃民的,比如上文提到的他撺掇皇帝巧取豪夺商家宝货以便随心所欲地挥霍一空,就是一宗罪。

原本就国库空虚岌岌可危的唐朝经此折腾,不速死也是七分伤了,居然在他的纵容下,玩起来比其父亲还癫狂的唐僖宗(少年不经事的皇帝嘛),兴之所至“而荒酣无检,发左藏、齐天诸库金币,赐伎子歌儿者日巨万,国用耗尽。”(《新唐书·田令孜传》)也就是说皇帝荒唐不检点,经常高兴之余就立马把长安左藏、齐天诸库的金币像天女散花般地赏踢乐工、伎儿,国库几乎到了枯竭的地步,因为有多少才够这个败家子类型的皇帝挥霍啊,悲就一个字。
 
这还不是最惊奇的,最令人惊艳的是这对玩到极致的“父子”,居然在黄巢起义攻城掠地迅猛发展直逼中原腹地要进取长安的时候,即使是心里一片恐惧也不能丝毫减轻他们的玩性,照样是灯红酒绿继续寻欢作乐,最搞的就是甚至于起义军将攻到长安,在皇帝为逃离长安做准备而任命剑南和山南道节度使时,竟然是用打马球赌输赢的办法来决定最后人选的(你以为是欧洲球市盘口咩),这是最惊世骇俗的古代政治决策,比现在的正太考试用硬币正反面决定选择题的对错更加有喜感,居然这家伙还能坐了25年的龙椅(虽然此中要经常逃离长安做唐玄宗式的逃亡皇帝,日子过得不是太风光,甚至是惶惶不可终日),简直是中邪了,如果不是上帝要派这个怂人来败尽李唐王朝的皇气的话,那么就是太违背政治常识了。

据史载,话说田令孜的哥哥叫陈敬瑄,在田令孜没有发迹之前,当然也是一个没有社会地位很卑贱的人,一度曾穷困潦倒到做了武大郎那样的卖烧饼师傅角色,有上顿没下顿的样子。

后来随着田令孜的逐渐坐大,他哥哥陈敬瑄也跟着水涨船高鸡犬升天,最后通过唐朝“击球状元”皇帝唐僖宗的巧妙运作,以击球赌博输赢作为任用封疆大吏的另类考试方法,成功上位,从一个烧饼师傅一跃成为节度使,成功完成了政治身份的“漂白”,传奇性一点也不亚于弟弟田令孜在政坛的冒起方法,区别只不过是一个是养马一个用击球而已,最终还都得归类成鸡鸣狗盗的不入流下三滥方法,也只有唐僖宗这种嬉戏皇帝才能发生的奇门方法,呜呼哀哉。

而且陈敬瑄能当上节度使,也包含了田令孜处心积虑要打击政敌的决心。因为当时的西川节度使崔安潜曾经得罪过心胸狭窄的田令孜,大概也就是崔安潜镇守许昌时,曾黑口黑面地拒绝过田令孜为其兄请求担当兵马使的职务,兵马使职位比较重要,根本不是卖烧饼的军事“门外汉”所能胜任,这简直就是开国际玩笑,国家玩不起啊,基于对国家的忠心耿耿,很有原则性的崔安潜拒绝了。

这就和田令孜有了过节。

最后,田令孜利用职权之便,让其兄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左神策军混级数,只需几年就升为大将军,果然是朝中有人好当官,开辟了另类就业之路。

再下来,田令孜为了培植党羽,安插亲信掌控军队,于是就有意安排自己的心腹大将去镇守三川,并向唐僖宗奏请以其兄陈敬瑄及左神策军大将军杨时立、牛勖、罗元杲等镇守三川。当决定谁分哪块肥猪肉时,一时也犯了难,最后对击球着了魔的唐僖宗要这四人击球赌一把,谁赢出谁就领最大的一块肥肉,最后陈敬瑄“幸运”地赢得了第名,当上西川节度使,顺利挤兑了田令孜的政敌,代替了西川节度使崔安潜的职务,此外杨时立为东川节度使,闹剧都没有这么刺激。

因为以赌球的形式来任命封疆大吏,这在古代官场上极为少见,另类得让你麻痹甚至于神经短路,这玩笑开得也太大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